《覆雨翻云》

第八章 情场较量

作者:黄易

山野里。

小溪旁。

水柔晶跪在溪旁,鞠起双掌以作感器,浇水往脸上,冰凉透肤而入,这些日子来的折腾似被一洗而清,顺便喝了两口水,回头待要招呼戚长征共享清泉,见到他正屹立如山,仰望者夜空,费神苦思,体谅地不騒扰他。

戚长征脸容肃穆。挪修健的体魄,宽平的双肩,使她感到再没有任何忧苦艰险能把他难倒。

水柔晶坐在地上,、全一的生出很奇怪的感觉,就是由初遇这令她锺情的男千,到了今天,时间不超过一个月的短暂时光,但戚长征却像走了一段很长的人生路途般,脱胎换骨变了另一个人。最明显的地方,不是变得更有英雄气概和男性魅力,而是更深遂难测。

在遇上戚长征前,她芳心中只有庹飞一人。

被脱飞无情抛弃后,她曾试过和几个男子相好,希望能把庹飞忘记,脱离他箝制看她馋魂的魔力,但终以失败告终,一夜之缘后。从没有人能令她有兴趣回头的。

她本以为给庹飞毁去了一生,直至遇上戚长征,才得到再生的机会。

现在庹飞印在地心版上的容像已变得淡漠模糊了,再不能左右它的思绪,使她若马儿般回复了自由飞翔的能力。

刻下她只想熊和戚长征比翼双飞。

她缓缓拔下束发的银瞥,让秀发散垂下来,任它在旷夜的晚风里飘拂不停,同时宽衣解带,直至一缕不剩,一声欢呼,投到清溪里去,忘情畅泳。

戚长征被她大胆的行动,惊醒过来,走到溪旁,蹲在一块百上,借看少许星光月色,欣赏看在溪水里载浮载沉的美人鱼。

水柔晶开心得像个小女孩,向他招手道:“征郎:快下来,水里舒服得把人溶化了:”

戚长征摇头笑道:“若我下来的话,定会忍不住侵犯你。”

水柔晶利用她修美柔软的纤腰在水里上下翻腾,摆出了几个诱人之极的美姿,媚态横生道:“柔晶就是要诱惑你侵犯我:”

戚长征了柢皮,只觉喉干舌燥,小肮发烫,仍勉强抵住对方的魔力,摇头道:“我们仍在险境里,假设找跳进水中,说不定几个时辰都离不开这道溪流,若让庹飞复元过来,我们便危险了。”

水柔晶游到石旁,站了起来,娇嫩如花的上身傲呈在他面前,水珠不住消下,那种放浪的美态,只要是男人就不臼日放过她。

水柔晶伸手托耆它的下巴,使它的脸庞倒转,媚笑道:“你若不想侵犯人家,就不要用那种目光看人,看得人心乱如麻,挺难过的。”

戚长征叹了一口气,以最快的手法脱掉衣服,扑进水里,浪花激溅中,这封有情的男女忘情地热烈欢好交台。

良久后两人紧拥溪里,一轮热吻后,才肯分开。

愈和水柔晶相处,戚长征愈咸芭己对它的爱有增无减。

爱河里的水柔晶,显露出地无限风情的一钮一笑,举手投足,莫不娇柔美艳,足使他心醉神驰,只想把她拥入怀里,恣意爱怜。

忽地升起一个想法。问道:“我真不明白为何庹飞舍得抛弃你p”

不下财帧崛肛醮哨““我不想在这时提起他,我的心除了征郎外,贾在容纳坦白涨叫叫奇地坚持道:“今次是我特别要你去想他。因事关重要,你要叫勺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叫屯*吐叨申叫卜*脯卜叫口“川f**山蚵嗣田心叫小缃峭陋脯显肝蚵蝴删愣崛删缃肛删鲷叫惋酬鲔韶悄叫酗忡跆刷不是财孵哺哨躯轻颤,眼中射出悯然之色,呻吟首道:“他仍爱我吗?不胭删蝴棚办朋那剪不断的情意。

水柔晶条地霞醒了过来,触及戚长征灼灼目光,浑身剧颤,死命缠了过来,惶然道:“不:征郎:现在我只有你,千万不要误会柔晶。”

戚长征的身体价直冷硬,意舆索然,心中涌起歉疚悔恨之情,暗忖若自己不提起这点,那他便不会窥破水柔晶的内心世界,使两人间出现了一丝芥蒂。

水柔晶松开了楼耆它的手,离开它的身体,眼中泪光盈盈,头低声道:“征郎:你再不相信我了吧:”顿了顿道:“为何你要提起他又指出它仍是爱我呢?”

戚长征摇头苦笑道:“坦白说,这样做是有两个原因,首先我想测试怕在你心中真正的份量,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刚才忽然醒悟到若我们如此东躲西藏,始终不是办法,恐怕未到洞庭,早给庹飞杀死,所、想反守为攻,务要击杀鹰飞,故此须知道你内心的想法。”

水柔晶低声道:“第二个原因呢?”

戚长征道:“第二个原因就是若我可以看出你对庹飞馀情末了他亦定能看出这点,这将能使他榉缤保持信心和冷静,因为他并没有真的在情场上败了给我,那我就丁曾误以为他因嫉恨难当而低估了它的手段。”

水柔晶听得果了起来,到这一刻,她才真正感到这看来豪雄放宕的男子,才智实足以与庹飞一较短长,而非只凭幸运占在上风。

心中涌起倾慕之情,鹰飞的影子又模糊淡去。

自被鹰飞抛弃后,使她确曾梦萦魂华地苦思看对方,故初时真有要藉戚长征报复和背叛鹰飞之意,就若她耍找上别的男人那样。但患难与共后,她发觉自己愈来愈投进与戚长征的爱恋里。早先当两人均在眼前时,她心中的确只有戚长征一人存在。

可是当戚长征指出庹飞其实仍爱看她挪一刻,她便不由自主地想起它的种种好处,尤其在恣情蹂钢她时弄得她神魂澳散的风流技俩,毕竟要得到鹰飞的真爱,是她在遇上戚长征前梦寐以求的唯一吻事。

但这感觉来得快也去得快,忽然间庹飞对她又变得不关痛痒,因为眼前男子的吸引力,已被去了鹰飞对她施加了的情锁。

但现在征郎误会了她,无论她怎么说,对方都不会相信。

怎么办呢?

戚长征见她默然无语,又不否认对腱飞馀情末了,泛起了受创的钱恼,冷冷道:“时间不早了,我们穿衣上路吧:”转身离开小溪,走上岸去。

水柔晶肝肠寸断,跟在他身后。

戚长征头也不回,运功蒸掉身上的水珠,取起衣服,迅速穿上。

水柔晶双腿一软,跪了下来,据看它的腿凄然道:“征郎:求你相信柔晶吧:我现在心中员的只有你一个人,以后也是如此。”

戚长征将她扶了起来,怜爱地楼看道:“好:我相信你,到现在才真的相信你,柔晶:请原谅我对你残忍的试探,因为我和庹飞已成誓不两立之局,不是个死,就是我亡:所以我绝不希望你的心中,仍有半点它的影子,你可以明白和原谅我吗?”

水柔晶惊喜道:“原来你一直都不相信我,为何忽然又相信我了?”

戚长征道:“那纯是一种玄妙的感觉,以前我不相信你,是因为这种感觉:现在相信你,亦因为这种感觉。若我真的发觉你对庹飞馀情未了,我绝不会主动向庹飞展开反击,因为我将因你的摇摆不定,招致灭亡。就像那晚,.卜…;扒荒庙内,若你不是仍爱耆庹飞,怎会如此轻易落进他手里,更抵受不住它的情挑,稍后和我联手台攻时,又发挥不出你平日一半的功力。”

水柔晶羞惭地道:“柔晶以后再不会如此了。”

戚长征微笑道:“到现在我才感到自己真的赢了庹飞漂亮的一仗,亦有信心和他遇旋到底。但柔晶虽知你自己的性格皱弱善变,若你给我再发觉暗中帮助鹰飞,我将撤下你永远不理,以免因嫉恨困扰致在刀道上再无寸进,你必须紧记此点。”

水柔晶眼中射出坚决的神色,肯定地道:“征郎放心吧:柔晶会以事实证明她对你的爱。”

戚长征热烈地物了它的红,点头道:“我相信你:好了:横竖我和你都累了,就在几-曰一酌睡个痛快,休息够了,才起程往洞庭去,若我估计不错,鹰飞只需两天时间,就可复元。”

水柔晶对他信心十足,欢喜地道:“征郎啊:你可否再和柔晶欢好一次,让柔晶表示感激和爱意。”

戚长征大笑道:“老戚正有此意,让我享受一下被水柔晶全心全意爱看的滋味儿。”

风行烈浸在温热的泉水里,每一佃毛孔都在欢呼省,露台比过去仟何一刻都要清明空澄,没有一丝愁思云筠。

他从二一女处游了开去,在水里移动时池水热度骤增,使他更是舒畅。当到丫它的另一边,他挨看池边满足地歇息,感受若和三女狂爱后的欢娱。

在这天然的温水池里,一切世俗的礼法约束均不存在。

有的只是坦诚的真爱。

白素香追看他游过来,投进他怀内,笑道:“我来陪你好不好:”

风行烈道:“香姊来暗我,当然求之不得。”

白素香旷道:“人家今年才十九岁,你却前一句香姊,后一句香姊,叫得人也老了。”

风行热探手下去。放肆地抚弄她特别修长圆润的大腿,失笑道:“我是跟者倩莲叫你作杳姊吧:现在积习难返,怕以后改不了口,香姊就当顺看我意吧。”

白素香被他摸得浑身酥软,伏在他身上娇吟道:“你爱叫什么便什么吧:我都是那么欢喜的,刚才只是和你闹看玩吧。”

风行烈道:一听说香姊比倩莲更顽皮,为何我认识的杳姊却是那么乖呢?”

白素香呻吟道:“你想和香姊说话,必须先停手,人家给你弄得连说话都没有气力了。”

风行烈停下了那使白索香情迷意乱的顽皮之手,望往在另一边池旁隅隅细语的谷姿仙和谷倩莲,夜风把她们不时响起的低笑声送进他耳里,忍不住叫过去道:“你们两人说若什么亲密话儿。”

谷姿仙旷叫道:“不要打岔,小莲正说者和你的历险故事,控诉你欺负它的过程。”

风行烈警告道:“倩莲你莫耍歪曲事实,否则你和听你说话的人两个人屁股都要受苦。”

两女一阵笑骂,不再理他。

他低头看往倚贴怀里的白索香,道:“你辽未答为夫先前的问题?”

白素香倦不胜道:一人家欢喜乘便乖吧:那有什么道理可言。”

风行烈道:“你和倩莲是不是无双国的人?一白索香道:“当然是,双修府的人都是逃到中原来的无双国后人,否则怎能如此齐心团结。”

风行烈把她一对柔美握在手里,赞叹道:“你的手掌和双腿都特别纤长,真是人间极品。”心想她若舞起烈震北的华陀针,必是非常好看。

白素否欣喜雀跃道:“这比任何说话更令素香开心,我最欢喜就是看你对人家爱不忍释的神态。”

风行烈微笑道:“你不怕我只是贪你美丽的肉体,只有慾没有爱吗?”

白素杳白他一眼道:“你骗我不到的,你绝不像一般好色的男人,反而恰好相反,重情轻慾,否则小莲的*夜怎能保留到返抵双修府才交给你。”

风行烈倒没有想过这问题,沉吟片晌道:“这倒有点道理,大多数男人,都是不须事先有任何感情,就可以和看得人眼的女人上林,但我却自知办不到。”

白索香道:“告诉索香,你在占有我前是否爱上了我?”

风行烈些目道:“在你把香食花插在我襟头时,我便对你起了一种非常曼妙的感觉,我想就在那一刻爱上了香姊。”

白素香感激地道:“多谢行烈告诉我,因为素香一直怕你是因看小莲的关系才肯要我的。”

这时谷姿仙和谷倩莲由水底潜了过来,由风行烈身旁冒起身来。

池旁石上的柴火终于熄减,夜色笼罩下,分外宁恬柔静。

谷姿仙问道:“你们两人谈些什么?”

风行烈笑道:“为犬和香姊在研究第二场爱的决斗时间是否应立即举行。”

三女齐声惊呼,逃了开去。

风行烈振臂高呼道:“不要犯规逃到池外,违令者必斩无疑。”

在这一刻,他彻底忘记了过去的苦难。

剩下的只有温热的泉水,和因三位妻妾带来无尽无穷的温馨和情意。

他抛开了一切,全心全意逐浪于温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