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章 一吻定情

作者:黄易

“笃:笃:笃!”敲门声响。

韩柏和三位美姊姊刚正云收雨遏,闭目养神,感受看体内澎湃的真气与飞跃的神思绵绵流转,气舒意畅。

三女饱承雨露恩泽,先前的少许不满早不翼而飞,只想在爱郎陪伴下,共寻好梦。

闻声下四人齐感愕然。

韩柏愕然问道:“是谁?”

浪翻云的声音响起道:“小弟:是浪翻云。”

韩柏惊喜道:“大侠回来了。”忙爬起床来,左诗一听是浪翻云,又喜又羞。

喜的当然是这大哥无恙归来,羞的却是自己只和浪翻云小别三天,便给韩柏弄了上床,现在还是赤身躶体,真是羞死人了。

朝霞和柔柔则心中奇怪,以浪翻云的性情,怎会在这等时候来找韩柏,其中必有因由。

索索之声响个不绝。

韩柏最快穿好衣服,待三女也匆匆理好衣着后,过去把门拉开。

浪翻云笑立门外,赞叹道:“小弟真本事,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韩柏老脸一红。

左诗的俏脸在韩柏背后出现,轻轻唤了声大哥。

浪翻云见她眉黛含春,有若脱胎换骨般变了另一个人,平时工整的云髻变成披肩的垂发,别有一番风姿,衷心赞道:“这才是我的好诗儿,你应是这动人的模样和晓得作如此抉择才对。”

左诗紧张的神经蓦地松弛下来,从深心处涌起挡不住的欣悦和幸福,再没有半丝尴尬不安,抢前娇痴地道:“诗儿的香衾花呢?”

浪翻云手掌一翻,托着个精致小巧的瓷碗,三朵紫色的小花在半满的水面浮着,香气袭鼻而来。

柔柔和朝霞簪好了秀发,这时来到韩柏背后,一看下齐声欢呼。

浪翻云取出一枝香衾花,插在左诗凑过来的变发上,花娇人更美,看得浪翻云双目一亮。

朝霞和柔柔不甘后人,拥了过来,要浪翻云也为她们插上香花。

浪翻云一一照办,同时向韩柏道:“小弟到房外去吧:范兄在待着你。”

韩柏正奇怪为何不见范良极,闻言一怔,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隐隐感到有事情发生了。

左诗见他犹犹豫豫,把他推了出去,同时记起白芳华的事,仍觉有点馀气末消,不客气地道:“快出去,我们要和浪大哥聊天直至天明,你不用回来了。一韩柏苦笑摇头,步出长廊外。人影一闪,范良极不知由那里钻出来,亲热地搂着他的肩膀,拥着他往通到舱顶望台的楼梯走去。

韩柏奇道:“你要带我到那儿去了”范良极出奇地沉默,直到了楼梯下,才摇头叹道:“真不知你这小子有什么吸引力,连天上的仙子也肯下凡来找你。”

韩柏突感心脏一阵剧烈跳动,困惑地道:“不要开玩笑!”范良极两眼一翻道:“我现在嫉妒得要命,那有心情和你开玩笑,快滚上去吧!”大力一推,把他推得差点似连滚带爬地走上去。

韩柏竭力地要摄定心神,但终像给搅得糊里糊涂、晕头转向般,无限狐疑的一步一步登阶而上,暗忖若范良极耍弄他,决不轻饶。

才踏上看台,韩柏脑际轰然一震,立时魂兮去矣,不能置信地瞧看卓立旁,迎风而立,凝望着大江对岸,衣袂飘飞,淡雅娇艳的秦梦瑶。

这令他梦萦魂牵的美女,一身洁白的素服麻衣,只是随随便便站着,姿态之美实是难以言喻,自具一种超凡脱俗的仙气和遗世独立的骄姿,一种不占染半分尘俗的至洁至美。

韩柏整个人发起热来,每个毛孔都在吸收着由秦梦瑶芳体散发出来的仙气,欢欣雀跃。

那种感觉便他的精气神倏地攀升到至最高的境界和层面。

秦梦瑶似有所觉,转过头来,淡雅如仙的玉脸在星月照射下,美至使人目炫神迷,但又是如许恬静平和,教人俗念全消。

她清彻的眼神落到韩柏脸上,闪过惊异的神色,亮起前所末有的彩芒,按着微微一笑,露出编贝般的皓齿,清丽更胜天上仙子,使人不敢逼视。

这是个令他难以相信的事实,秦梦瑶不但来找他,还特别安排在这谈情幽会的胜地与他单独相会,这是韩怕在最深最甜的梦里亦不敢奢求的事。

秦梦瑶幽幽轻叹,唤道:“韩柏:你来了!”柏先涌起自惭形秽的感觉,旋又消去,坚定地来至她身旁,倚着干,仔细端详秦梦瑶娇的容颜。

秦梦瑶横了他一眼道:“你的胆子为何忽然变大了,竟然这样无礼地看看人。”

这虽是秦梦瑶一向对他说话的口吻,可是韩柏却有着完全异于往日的感受,他发觉对方已大大减低了往昔那凛然不可侵犯的神色,多了几分温柔婉若、亲近关切。

韩柏心头狂喜,疯话待要倾口而出,岂知秦梦瑶把手掌向他摊开,淡淡道:“拿来!”韩柏错愕道:“你要什么?”

秦梦瑶向他嫣然注视,恬然道:“当然是梦瑶的白丝巾!”韩柏失声道:“你仙驾临此,就只为了向我讨回丝巾吗?”

秦梦瑶不露半点内心的真意,悠悠道:“为何不可以?”

韩柏耸肩道:“这些日子来,每次单思着梦瑶时,小弟都痛苦落泪,不觉拿了你的丝巾抹涕揩泪,弄得白巾变成了黄巾,我就算还给你,怕你亦不想要吧?天上的仙子怎可披俗尘涕沾污了至洁至净的芳怀。”

秦梦瑶见这小子初见自己时的震撼一过,又故态复萌,疯言疯语,大耍无赖招数,心中有气,微嗔道:“我又不是仙子,怕什么沾染:况且整条长江就在脚下,只要我把丝巾往江水洗濯,韩柏大什么的俗泪尘涕,都要一去无踪,不留半丝痕迹。”她说话中隐含深意,暗表即管与韩柏有甚沾染,也可过不留痕。

韩柏懊恼道:“我对你那么宝贵的单思印迹,你忍心如此洗个干净吗?”

秦梦瑶又好气,又好笑,故意冷起俏脸,佯怒道:“我没有闲情听你的疯言疯语,快给我拿来。”

韩柏深知即管被秦梦瑶痛骂一场,亦是其乐无穷。嘻嘻一笑,掏出白丝巾,在秦梦瑶的眼前扬了一扬,迅即收入怀中,厚看脸皮道:“若要我韩柏大什么的还你珍贵无比的白丝巾,怕到下一世也不行,要吗放马过来,把我制着,再由我怀里掏回去吧!”秦梦瑶淡淡望了他一会,收回摊开的玉手,顺手掠鬓,整理好被江风吹拂的秀发,再横了他千娇百媚的一眼,平静她道:“你要留下便留下吧:当时既是我自愿给你,今天就不再强夺回来。”

韩怕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差点便要冒犯她,想着的虽只是轻吻她的朱chún,但这种想法连他这样放浪不羁的人亦要大吃一惊,因为若对秦梦瑶这仙子出这种事,那严重裎度等若破了她凛然不可侵犯的圣洁和贞节。

秦梦瑶见他死命町视看自己,“噗哧”一笑道:“你见到我后眼也不眨一下,不觉得累吗?

韩柏浑体一震道:“天呵:梦瑶你若再以这种神态对我说话,不要怪我忍不住冒犯你。”话才出口,心中叫糟,这样的话,都可以向这有若出家修行的美女说出来吗?以后她还肯理他吗?

岂知秦梦瑶俏脸微红,白了他一眼后,只是别过俏脸,将美眸投往对岸去。

热血直冲上脑,韩怕忍不住再移近秦梦瑶,到差不多碰到她的娇躯才停下来,微俯向前,在不足三寸的距离细赏秦梦瑶的俏脸,颤声道:“皇天请打救我,梦瑶你是破天荒第一次脸红,可是为了我?梦瑶:我……”

秦梦瑶转过脸来,如画的眉目回复了一向的淡恬超逸,伸出手来。托看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推移一侧,让他的眼睛不能直视看她,轻轻道:“你当秦梦瑶像草木般不会动情吗?偏要这样看人家。”

韩柏披她纤美无瑕的手托看下巴,三魂七魄立时散乱,兼之对方檀口微张,香气都喷到他鼻颊处,都还按捺得住,一把握看她托着他下巴的柔荑,凑头下去,让他的玉手贴在自己脸上,那种刻骨镂心的接触,使他神为之消。

秦梦瑶似不堪刺激,娇躯抖颤,轻责道:“韩柏:不要这样,好吗?算梦瑶求你吧!”韩柏见秦梦瑶半丝怒意亦付厥如,那肯放手,舒服得闭上眼睛,呻吟道:“就算梦瑶因我的无礼立即杀死我,我韩柏亦是心甘意愿,死无怨言。”

秦梦瑶心中叫道:“天啊:为何我会沉醉在与他亲密接触的感觉里,完全捉不起劲来挣脱他的掌握,把手收回来。若我真的和他合体交欢,会不会因此陷溺在与他的爱恋里,把至道置诸不理呢?”

韩柏忽地毅然放下她的玉手。

秦梦瑶刚神智骤醒,已给韩柏探过来的大手,抓看两边香肩,同时给一直困扰着她芳心的男子扯得往他靠贴过去。

她一声娇吟,举起玉手,按在韩柏宽阔壮健的胸膛上,阻止了两个身体贴在一起。

韩柏满脸通红,雨眼射出狂热至能把她定力溶掉的强光,低下头来,吻在她那娇艳慾滴的红上。

秦梦瑶嘤咛一声,像只受惊的小鸟般强烈地抖颤着,两手乏力地推着韩柏。

可是她这种反应适足以刺激起韩柏体内的魔种,现在就算她剧烈挣扎,韩柏亦不肯放过她,何况只是如此象征式的反抗?

这时的韩柏想客气守礼亦无法办到,疯狂地痛吻看她柔软娇的红,近乎粗暴地把舌头进侵过去。

秦梦瑶唯一可办到的就是咬紧银牙,不让这无赖如此轻易得手。

韩柏双手一紧,终成功地把秦梦瑶搂个结实。

秦梦瑶再一声娇吟,似抵不住韩柏的攻势,森严的壁垒终于溃缺,给韩柏令她情迷意乱的舌头攻了进来,还把她的丁香小舌大力吸啜了过去。

两舌甫一接触,一股充沛得若席卷大地的洪水般的热流,涌进秦梦瑶的经脉里,秦梦瑶顿时忘掉了一切,纤手搭上韩柏粗壮的脖子,让动人的玉体任由这侵犯自己的男子磨挨擦挤压着。

韩柏迷失在迷惘的天地里,感到自己完全开放了,精气不住送进秦梦瑶体内,而秦梦瑶却像大地般吸纳着他输来的源源甘露,同时秦梦瑶体内又有一道绵细的热流,由舌头回输进他体里。

他们同时感到灵觉在提升着,像能与永恒的天地永远共存,生生不息、循循不休。

长江在他们脚下滚流着。

他们的触感变得敏锐无比,每一阵江风拂来,都使他们生出强烈的感觉。

肉体磨擦给韩柏带来神消魂惘的强烈快感,连衣服亦像不知何时给溶掉了,不能生出阻隔的作用。

长久之后,秦梦瑶忽她放开搭看韩柏的纤手,用力把他推开。

韩柏失魂落魄地离开她的朱chún。

秦梦瑶转过身去,剧烈地喘息看,一手抓看干,支持看摇摇慾堕的娇躯。

韩柏靠贴过去,两手攀着她的香肩,懊恼地道:“梦瑶:是我不好:你骂我杀我吧!”他作梦也没想过自己会这种侵犯秦梦瑶,不由涌起破了秦梦瑶多年修行那犯了天条般罪恶感。

可是这已成了不可挽回的事实。

秦梦瑶往后靠进了他怀里,身体停止了抖颤,呼吸回复正常,俏脸仰后,主动贴上他的脸颊,轻轻磨挲看,幽幽一叹道:“不要怪责自己,梦瑶亦应负上责任,何况我不想得到我初吻的男人为此感到无尽的痛苦和后悔。”

韩柏狂喜道:“梦瑶你真的那么想,那就好了,噢……我……我可否再吻你。”

秦梦瑶又羞又气,猛地挣脱离开他的怀抱,霞烧玉脸矫嗔道:“你这人真是不能给你半点颜色,最懂得寸进尺,人家只在担心你内疚自责,岂知你立即故态复萌了。”

柏见她眉眼间洋溢着前所未有的姿情,神韵之诱人,怕连面壁百年的老僧都要动破戒之心,真恨不得把她再搂入怀内,轻怜蜜爱,心痒难熬下,手道:“若你再是这模样,休怪我又忍不住侵犯你。”

秦梦瑶吃了一惊,扳起脸孔道:“万万不可,若你对我再有不规矩的行为或妄想。我拂袖就走,永远不再回到你身边来。”

韩柏惶恐失声道:“你打我骂我没有问题,可不要不理睬我。我尽力克制自己吧:不过莫要怪我不说清楚,尝过刚才吻你的滋味后,梦瑶实难怪我再情难自禁。”

秦梦瑶浅叹道:“韩柏啊:给点时间梦瑶好吗?当那一刻来临,梦瑶定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韩柏剧震道:“你说什么?”

秦梦瑶看看天色,娇声答道:“听不到是你的损失:天快亮了陪梦瑶到岸上走走好吗?.韩怕狂喜道:“当然好到极。”

秦梦瑶主动地拉起他的手,以一贯恬淡的口吻道:“来吧!”韩柏握着她柔软的玉手,涌起销魂蚀骨的感受,心中狂叫道:“天啊!秦梦瑶原来真的爱上了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