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一章 妾意郎情

作者:黄易

溪旁的山野里。

水柔晶在戚长征怀里醒了过来,天刚发白。

在戚长征早醒了,低头向她笑道:“昨夜睡得好吗?”

水柔晶知他故意不起身,是怕弄醒自己,感激地坐起来,献上香吻,道:“我从未试过睡得那么好调,规定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纲领。文 ,征郎:你在想什么?”

戚长征笑道:“我想起了一些有趣的问题,忽然又感到不用急着赶到洞庭去了。”

水柔晶不解道:“你难道不担心你怒蛟帮的兄弟了吗?”

戚长征胸有成竹道:“不知柔晶有没有想到我老戚这次逃忙,已成了天下皆知的事,假若方夜羽和楞严连对我这样一个小子也无可奈何,势将威信尽失,一向服从他们的大小帮会唯物主义等。参见“形而上学唯物主义”、“机械唯物主义”、 ,都会生出离心,所以方夜羽和楞严对付怒蛟帮的重心,已逐渐转移到我的身上。”

水柔晶一震道:“我倒没有想到这点,但事实确是如此,不过假若你被他们杀死。对怒蛟帮声誉和实力的打击,亦是非常严重。”

戚长征道:“说得很对,所以方夜羽和楞严将会不择手段,置我于死地,甚至会暂时放过怒蛟帮,全力追击我。”

水柔晶担心道:“可是以你我两人之力,如何对抗对方庞大的力量,何况对方已出动到里赤媚和展羽那样级数的高手,我们根本毫无机会。只是一个鹰飞已不易应付了。”

戚长征意气飞扬道:“我们绝非孤军作战的。”

水柔晶愕然。

戚长征微笑道:“只要我们把事情闹大,以老杰的才智,必能看出我的行为背后隐藏的深意,自会配合我的行动,打击方夜羽和楞严的联军。何况我还有义父做靠山,有他出马,就算对看里赤媚,亦有一拚之力。”

水柔晶一震道:“谁是你的义父。”

戚长征眼中射出景仰之色,道:“就是“毒手”干罗。”

水柔晶“啊”一声叫起来,眼中燃起了希望,垂头一会后,低声道:“征郎:我们恐要分开一段时间了。.这次轮到戚长征愕然道:“这次又是为了什么原因?”

水柔晶柔情无限她道:“当然是为了你,若没有我在旁,你将无后顾之忧,尽情发挥你的才智和力量。”

戚长征一叹道:“先不说我舍不得离开你,最怕你再落到鹰飞手里,那时只是悔恨懊恼就可把我折磨死了!”水柔晶欢喜地道:“我最爱听你这些深情的话,不过你可以放心,经过昨夜后,我已解开了庞飞的心障,别的不行,但在追踪和躲避追踪方面我却是大行家,而且我受过野外求生的严格训练,只要找个山洞躲起来,保证没有人能发现我。柔晶就在那里等你一年,若不见你回来找我,柔晶便当你死了,以身殉死,好吗!”戚长征心中感动,搂看她一轮热吻后道:“放心吧:我定会活着回来找你,而且绝不会让你等一年那么久。”

两人又再一番缠绵。

水柔晶沉吟片晌后道:“除了庞飞外,还有一个女子,你要特别小心!”

戚长征愕然道:“那又是什么人?”

水柔晶道:“我们都尊称她为甄夫人,事实上她仍是小泵独处,年轻貌美,武功才智,不下于鹰飞,心狠手辣则犹有过之。她并非蒙人,而是与蒙人一向关系亲密的色目人,带看一批色目高手,特别进入中原,帮助方夜羽,据说蒙人和色目人有一秘密交易,就是若方夜羽真能夺得汉人天下,须立甄夫人为皇后,方夜羽若要对忖你,定会派她出马,因为此妹最擅潜形追踪之术,手下两名大将,一名颜木良,一叫卓愿愿,均是色目的顶尖高手,比得上由蚩敌,所以你要特别小心他们。”

戚长征透了一口凉气道:“方夜羽真是了得,手上拥有这般实力,却能一直深藏不露,就像一个永不见底的深潭。不知除了这批色目人外,还有什么厉害人物?”

水柔晶道:“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对甄夫人的实力特别清楚的原因,是因我曾在他们的指导下,学习驾御小灵的秘术。”

戚长征呼出一口凉气,担心她道:“那即是说他们比你更精于藉灵兽来追踪敌人,怕不怕他们把你找了出来。”

水柔晶道:“放心吧:没有十足把握,我怎敢夸口可以躲起来,好了我们行动吧!”戚长征一把将水柔晶紧拥入,深情地道:“我们立下协约,誓要一齐好好活着,好教将来能双宿双栖,享受神仙般快乐逍遥的生活。”

水柔晶想起离别在即,热泪早忍不住夺眶而出。

韩柏脱掉官服,露出内里一身劲服,和秦梦瑶并肩来到南康府的中心区这时天仍未大白,除了做早市的食肆外,其它店仍未开门做生意。道上行人稀少,不过路人无不对他们行注目礼,一方面因为秦梦瑶美胜天仙,兼又背挂飞翼古剑,韩柏则身形雄伟,意态轩昂,郎才女貌,怎不教人侧目。

秦梦瑶意与大发,拉着韩柏走上一家最具规模的酒楼,找了个幽静的厢房雅座,竭脚休息。

秦梦瑶早到了辟谷的境界,偶有进食,都只是少许素菜生果,所以只要了一盅热茶,韩柏则乃馋嘴之人,一口气叫了几个小点,又要了个香葱碎肉面,放怀大嚼,稀里呼噜吃个清光,连汤水亦点滴不留。

秦梦瑶兴致盎然她看着他狼吞虎的不雅食相,朱chún带笑,神色宁恬。

韩柏满足地拍拍肚子,不好意思她道:“你真不用吃东西吗?”

秦梦瑶露出笑靥,瞅他一眼道:“吃就吃吧:不须因我不吃而感到不好意思。”

韩柏给她瞅得全身骨肉酥松,快乐无匹,想起昨夜销魂滋味,眼光不由落到她诱人的红上。

纵以秦梦瑶已臻无患无求的修养,仍敌不过他如此“不怀好意”大胆放肆的目光,嗔道:“你看什么?”话才出口,立知不妥,这样一说,不是引他的疯话出笼吗?

柏果然不负所望,道:“我在看梦瑶的香,看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为何竟可使我享受到如许销魂蚀骨的好滋味。”

秦梦瑶想起昨晚他那恼人的攻坚情况,心中暗恨,俏脸一沉道:“你再多说一句疯话,我立刻离开你。”

韩柏嘻嘻一笑道:“若我不说疯话,好梦瑶是否不会离弃我?”

秦梦瑶拿他没法,叹了一口气道:“韩柏你对梦瑶愈来愈放肆了,守点规矩好吗?”

韩柏听她语气隐含恳求之意,这在秦梦瑶来说,实是从未之有的事,诚恳地道:“无论我说什么疯话,梦瑶请大人有大量,不要怪我,因为我心中对你实是无比尊敬。”

秦梦瑶气道:“那即是说你还要继续对人家放肆下去了。”

韩柏认真地道:“是的:梦瑶若不让我口舌放肆,会憋死我的。”

秦梦瑶为之气结,暗呼冤孽。自踏足尘世以来,诸多年青男子虽对她心生爱慕,但为她超凡脱俗的气质所慑,谁不自惭形秽,在她面前诚惶诚恐,惧恐冒渎了她。独有眼前这小子丝毫不怕她,更以调戏她为乐,打一开始就大耍无赖,死缠拦打,可恨自己却是心甘情愿被他胡闹,真的不服气得要命。

师傅啊:你有否想过最钟爱的徒儿会如此不济呢?她还曾向你保证过不会对任何男人动心。

韩柏见她黛眉轻蹙,神色忽喜忽忧,但无论那一个神情,均是那么扣人心弦,清雅动人,忍不住从台下伸手过去,紧抓看她的柔荑,还把手背落在她浑圆丰满的大腿上。

秦梦瑶娇躯轻颤,出奇地没有挣开他的手,只是皱眉责道:“你知否道这是大庭广众的埸台?”

秦梦瑶肯如此任他胡为,韩柏心花怒放,指着遮门的布,嬉皮笑脸道:“在房内谁可看见我们,甚至亲嘴也可以。”

秦梦瑶发觉他的大手不断揉捏着她的指掌,爱不释手,同时因动作的关系,手背在自己的玉腿上轻轻磨擦着,大感吃不消,软弱地挣了一下,当然脱不开韩柏的魔掌,嗔道:“你的脑袋里除了这些东西外,没有别的了吗?”

韩柏步步进追道:“梦瑶不觉得昨夜我们舌尖相触,发生了这世上最美妙的事吗?”

秦梦瑶发梦地想不到竟有男人会对她这一生虔修禅道的人说出这种露骨的话,毕竟现在是亲耳听到了,俏脸擦地通红,直透耳根。

受伤后她虽间有娇羞的情况,但都只是红晕浅抹,速来速退,像现在一种情况,实在是破题儿第一遭,可知她真的有点抗拒不了韩柏无边的魔力。

芳心同时回到昨夜的初吻里。

舌尖相触时,她运起了从谷凝清学来的双修心法,让两人的道胎魔种水rǔ交融,身内严重的伤势立即好转,可知浪翻云所料不差,天下间惟有韩柏的魔和双修心法才可救他。

韩柏最看不得秦梦瑶女儿家娇羞的诱人神态,何况是现在那种脸红耳赤,那能再忍耐得住,凑了过来就要吻她。

秦梦瑶大惊失色,伸出两指接在韩柏湿润的上,颤声道:“你不要在的这里胡闹。”

韩柏听她的语气,只是认为地方不对,并没有拒绝他,大喜道:“不若我们找个幽静无人的她方,又或到旅馆找间上房,好好亲热缠绵。”

秦梦瑶的羞红有增无减,无计可施下,淡淡道:“好吧:梦瑶任你带她到那里去,让你为所慾为也可以,但事后我会一去不回头,你自己斟酌一下吧!”她说来时像一点也不关她本人的事,淡写轻描,反使人不敢怀疑她一往无回的决心。

韩柏骇然道:“你说的所谓让我得偿所愿,就是这样一回事吗?”

韩怕最见不得秦梦瑶女性化的神态,秦梦瑶却最见不得的是他的傻相,反手抓紧看韩柏的大手,绷紧的脸容解冻春回,忍俊不住娇笑道:“看你怕成那个样子,又何苦咄咄迫人呢?.一柏依然心惊胆颤道:“梦瑶还未答我的问题。”

秦梦瑶怜惜地道;“当然不会是那样,你当我没有感情的吗?但必须是在我心甘情愿的情况下发生,而不是给你硬来下得到。”

韩柏心下稍安,色心又起,试探着道:“假若像昨晚那样,我继续下去,得到了梦瑶的仙体,那是否算硬来呢?”

秦梦瑶白他一眼道:“当然硬来,因为是由你主动,而不是我。”

韩柏愕然,失望叹道:“那我这生休想有真正一亲芳泽的机会了,梦瑶怎会这样便宜我呢?

秦梦瑶微笑道:“柏大什么的请放心,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韩柏大惑不解,仔细端详了她一会,举起空出来的另一只大手,缓缓往秦梦瑶娇美绝世的俏脸抚过去,他故意放慢动作,让秦梦瑶有思索和躲避的空间时间。

秦梦瑶神色恬静,脉脉瞧着他,直至他的大手摸上她的脸蛋,才轻吟一声,舒服地闭上秀气无伦的双目,还主动把脸蛋磨挲着他的手掌。

韩柏的表情罕有地严肃,低声心痛地问道:“梦瑶你是否受了严重内伤?”

秦梦瑶张开秀目,一对明眸像两泓清不见底的潭水,轻吐道:“你看出来了吗?”

韩柏摇头道:“表面一点看不出来,可是自昨晚第一眼看到你时,我感到你有种荏弱得需我呵护的感觉,昨晚啜看你的香舌时,更感到你的身体渴求看我的精气,梦瑶啊:韩柏愿为你做任何事,我直觉感到只有我的魔种,才能治好你的伤势。一秦梦瑶伸手抓着韩柏抚摸着她脸蛋的大手,温柔地拉了下来,放在另一条腿上,任自己一封柔荑全落到韩柏掌握里,柔声道:“假设梦瑶只因治伤才来找你,你会恼梦瑶吗?”

韩怕断然摇头道:“即管如此我也不会恼你。何况当我们躲在屋檐处暗中保护何旗扬时,我事实上已夺得梦瑶的芳心,当时还不敢肯定,又或不敢相信竟可获得天上仙子的垂青,但现在回想起来,再没有半点怀疑了,是吗?我的乖乖宝贝好仙子亲亲小梦瑶!”秦梦瑶垂下螓苜,微一点头。

韩柏终得到秦梦瑶亲自承认爱上了他,欣喜若狂,怪叫一声,拉起她的手,摇晃着道:“我们立即回到船上,让我以种魔大法为你疗伤,最多由你自己主动吧!”秦梦瑶俏脸飞红,“啊”

一声摔掉他那对大手,鼓起俏香腮人发娇嗔道:“你这人真是死性不改,除了要把梦瑶弄上床去外,你的脏脑袋还会想到什么呢!”韩柏脸不改容,正要继续向这最令他神魂颠倒的美女放肆一番,房外脚步声由远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妾意郎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