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五章 含冤入狱

作者:黄易

韩柏醒过来时,发觉自己的处境由天堂坠入十八层地狱里去。

他躺在着张冰冷的麻石上四周满是人,一时间他也弄不清楚谁打谁。

一个人正以凶光闪闪的眼在打量他,见他醒来,冷冷道:“犯人醒了!"韩柏定一定神,认出是缯捕头何旗扬,刚才他还来谒见马峻声,不知为何会来到内院这里,还说什么“犯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股恐惧流过这对世情险恶全无认识的少年心头。

叫了一声,想挣扎起来,才发觉双手给反缚起来,一对脚系上了铐锁,落得一阵锁和石地磨擦的响声,混进武库内乱成一片的人声里。

何旗扬冰硬的声音再次响起道:“韩柏,谢青联和你有何仇恨,为何杀了他?”

韩柏脑际轰然一响,待要说话,左肩剧痛,不知谁给了他一脚,胸胁一麻,全身*挛,那说得出半句话。

一道声音诚惶诚恐地道:“这奴才不懂半点功夫,恐怕人不是他杀的吧?”

韩柏认得是大少爷韩希文的声音,便像遇溺者抓到了浮木,心中升起希望,终于有人为他说话了。

二小姐慧芷的声音:韩柏虽爱胡思乱想,但生性善良,怕是别有内情吧。

马峻声的声音:“我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人,当时.这小兄弟手拿染血匕首!”

何旗扬道:“马师叔,是否徙犯人身旁拣起这一把?”

马竣声道:“正是,他手上拿这把匕首,谢兄却伏地上,四周再无他人,所以我出手制伏他;这事我可以作证。”

大少爷韩希文懊恼地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偏偏爹和大伯父出了门,唉!”

何旗扬道:“这是犯人身上搜出来的一幅山水风景刺绣,上面还有五小姐的名字,五小姐,这是你的吗。”

韩宁芷颤抖的声音响起道:“不……不……是…;.是我的”何旗扬紧迫着道:“是否是你绣给他的。,一韩宁芷叫道:“不,我怎会送这种东西给下人。”

马峻声插入道:“看来定是犯人从小姐闺房里偷出来,给谢兄发现,尾随他人武库,想劝他交回,却给他乘谢兄不意,把谢兄暗杀了;韩宁芷默敏不语。嘴脸给压在地上的韩柏心中狂叫道:“不!为何不作声,是要找将剌绣送给展少爷的!”

韩宁芷始终没有作声。

何旗扬喝道:“马师叔的分析定错不了,来人,将犯人押走,那怕他不招认。”

韩柏只感一般冰冷传遍全身,一时问什么也想不到。

身子给抬了起来。

还有人在他嘴里塞进一团布。

小舟缓缓摇近岸旁。

数名全身黑衣,在襟头绣着黄色月亮标志的大汉,客气地指示着浪翻云这临时的艇夫,将小艇泊在仅馀的其中一个空位处。

成丽向浪鄱云道:“你会在艇上等待我们吧!”

浪翻云对她命令式的语氯又好气又好笑,淡淡道:“我不知道。”

成丽杏目一瞪,强忍下火爆的脾性,眼珠一转道:“不如你跟在我们身旁好了!”

泪翻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这时一名带头的大汉走上来道:“贵寰请登岸。”

成丽秀眉一扬,轻轻一跃,脚“重重”地落到岸上,成抗灵巧地跟上,轻若羽毛地飘落姊姊身旁,两姊弟那种轻重倒置的表现,令人生出非常突兀的怪感。

浪翻云大步跨上岸去,心神却已飞到巨舫上。

大汉向成家姊弟恭敬施礼道:“不知嘉宾高姓大名,本人乃邪异门下七大分坞”摇光坞”副坞主马权,专负迎宾之责。

成丽装出一副老江湖的样子,豪气干云地道:“马副坞主你好,我是成丽,他是我弟弟成杭,来自塞外小银琅的成家牧场,家父成天北。”

马权微一错愕,显是不知成家牧场是何东西,但终是老江湖,口边挂着久仰,眼光却转到浪翻云身上,后者仰首望着云雾散去后初露仙姿的明月,像完全听不到他们的交谈。

成丽也算头脑灵活,抢先道:“这是我们的仆人。”

马权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要知浪翻云乃当今黑道声望仅次于魔师庞斑的不世高手,举手投足,一坐一站,无不自具一代剑术宗师之气象,马权这种老江湖怎能不留上心,不过见浪翻云没有出言反对仆人身分,也便不*僭谝狻*

马权伸手一招,一名邪异门下走过来。

马权道:“带贵客入公众席!”

成丽一挺胸,当先跟去。

浪翻云缓步跟上,忖道:有公众席自然有嘉宾席,马权表面客气,其实却看不起这对入世未深的姊弟,不由大起怜惜之心。

在小岛的正中心处聚了数百人,却没有喧闹的嘈吵声,透出一种紧张和等待的气氛,直到此刻浪翻云仍弄不清这是个什么性质的聚会,但既然可使得动邪异门来负责迎宾,召开这聚会的人自是大有来头。

在岛心一处广阔可容千人的大草地上,数十张大桌团团围着了一块空地,桌子的摆布共全二层,内圈的桌子每桌只坐一至两人,中圈的桌子三至六人不等,最外围的桌子密密麻麻坐满了人,显然是马权口中的公众席。

大多数都是雄纠纠的年轻人,脸上盈溢着期待的神情。

引路的大汉把他们带到了很外围的大桌前,道:“贵客请入座!”

成丽眉头一皱,望了望内围空荡荡的桌子,道:“那边还有座位,我们可否坐在那里?”

大汉闪过一个不屑的神色道:“这是副坞主的吩咐,除非别有指示,否则不能更改。”成丽秀眉一扫,待要发作,成抗一惊,轻扯了她的后衣一下,那桌已坐下了的七、八名青年里已有人笑出声来。

成丽怒目向发笑的人一瞪,喝道:“有什么好笑的!”

登时吸引附近数桌人的目光。

发笑的青年年约一十五、六,生得有点獐头鼠目,闻言冷冷笑道:“也不秤秤自己有多少斤两,嘉宾席是随便让你坐的吗?”

成丽俏脸一红,使起小性子,一跺脚道:“我偏要坐!”

成抗哀求道:“姐姐!”笑的人更多了,都带着幸灾乐祸的意味。

浪翻云不动如山地卓立两人身后,就像一切都与他全无半点关系。

有人窃笑道:“敢来这里撒野,恐怕连”双修公主“的脸尚未见到,便给赶入湖底。”也有人调笑道:“这婆娘也不错!”

一时成家姊弟成为众矢之的。

成抗直急得想哭出来,这时若有个洞,成抗一定会钻进去,并希望那个洞是深一点的。成丽一扭腰,要穿进内围其中一张空桌去。

一名五十来岁,身材矮胖,笑嘻嘻的汉子刚好拦着去路,道:“姑娘有话好说,国有国法,帮有帮规,姑娘还请赏个脸给敝门,遵守敝门的安排。”

浪翻云一看此人,便知是邪异门的四大护法之一的“笑里藏刀”商良,不要看他终日笑脸相迎,其实手段毒辣,动辄出手杀人,绝无“商量”馀地,是江湖上可怕人物之一,想不到今天连他也出动了,可见邪异门对此事的重视。

成丽怒道:“我们成家牧场好头有脸,为何不能入坐嘉宾席?”

周围十多桌的人哄哄大笑起来。

亦有较善心者露出同情之色,为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儿开罪邪异门而担心。

商良眼光在三身上巡游,最后落在浪翻云身上,首次闪着猜疑的神色。

自爱妻惜惜死后,这多年来浪翻云罕有在江湖走动,加之以往他一向不喜欢外游交友,所以认识他的人,可说绝无仅有,商良又怎会想到眼前人乃天下有数的高手之一。

浪翻云的黄睛似开似闭,似醉似醒,毫无表情地望着他。

商良无由地心悸。

成抗又叫道:“姊姊!我们将就点,坐回那桌算了。”

众人的哄笑更响亮了。

商良眼中闪过怒色,撇开泪翻云,向成丽道:“姑娘请回吧!”

成丽也想不到事情闹到这么僵,首次犹豫起来。

此时浪翻云微微一笑道:“寨外小银乡成家牧场名震天下,谁人不知,商良你还是安排成家小姐和少爷入坐嘉宾席吧!否则厉若海怪罪下来,恐怕你承担不起。”

所有笑声刹那间断绝。

,全场静至落针可闻。

邪异门门主“邪灵”厉若海名列“黑”十大高手之一,威慑天下,浪翻云竟敢直呼其名,口气之大,令人吃惊。

内围嘉宾桌其中一名花花公子模样,手摇折扇的男子霍地立起,喝道:“谁敢对门主不敬!我花羽第一个不放过他。”这花羽似乎是仗义出言,其实只是想沾沾锦上添花的便宜,邪异门又怎会让他代为出头?

商豆像背后长了对眼睛,头也不回道:“花公子好意心领,请坐下喝茶,这事商某自会处理。”

商良眼中凶芒厉闪,向混翻云沉声道:“阁下何人!”

浪翻云哈哈一笑,踏前两步,越过成家姊妹,淡淡道:“让我领路!”

商良杀大起。

浪翻云向他走来。

商良左手微动,一把暗藏袖内的匕首滑到手中,脸上却换上一脸招牌笑容。

泪翻云提脚,似要往前踏步。

他和商良间现只有八、九尺的距离,以他的大步,再前一步,便会迫贴商良。

商豆心中计算着他落步的位置,手中匕首蓄势待发。

浪翻云前脚向下踏去。

商良眼光凝注奢他的双肩,因为一个人无论动作如何灵巧变化,双肩总是简单清楚地露出端倪。

浪翻云左肩微缩,略往右移。

商豆心中暗笑,暗忖你想由我右方穿过,岂能瞒我,立时相应地右移。

岂知眼前一花,浪翻云迫至左边五尺许处。

商良暗吃一惊,往左侧迎去,匕首准备刺出。

泪翻云忽地变成正面往他移来,若不退开,商豆势必和浪翻云撞个正着。

商良大怒,匕首正要剌出。

泪翻云的身体微妙他动了几下,在外人看去,那是不可察觉的轻微动作,但在商良眼中,只感到对方每一下动作,都是针对着自己的弱点,像能预知将来般明白自己每一个心意和动向。而这些动作却全与手脚无关,只是肩身微妙移动,竟已能清楚无误地发出讯号,确是教人难以置信。

商良那一刀不但发不出去,还不由自主地噗噗连退三步。

浪翻云像和他合演了千百次般,每当他移后一步,便前进一步,却又刚好比他快上一线,使他连思索的时间也没有。

浪翻云气势沉凝,移动间手脚的配合隐含玄美无匹的法度,无懈可击o商良懔然*痪退一旁。浪翻云气势沉凝,移动间手脚的配合隐含玄美无匹的法度,无懈可击o商良懔然一*退一旁。

浪翻云越他而过。

商良手刚动,浪翻云转过身来,淡淡道:“多谢让路,小姐少爷请!”

商良的刀,终剌不出。

成丽一呆,想不到商良竟肯让路,以为凭的是自己的脸子,俨然一挺,大步走去。

商良只觉浪翻云举起招呼成家姊弟前行的手,上摇下摆,恰好封制着自己每一个可以出手的角度,心中大骇,连门面话也忘记说了。

周围的人那看出其中的微妙形势,以为商良忽地想起成家确是威震塞外,故临时变卦,尤其他一直保持笑嘻嘻的样子,确易使人误会。

除非是“邪灵”厉若海这类同等级数的高手,才能看出其中玄虚。

邪异门守在四方的门人,见有护法作主,自更不会轻举妄动。

浪翻云待成丽大模样坐上嘉宾桌,成抗把他的巨“缩”入座位,才淡淡一笑,从容坐上成家姊弟的一桌。

“当!”

铜钟声从巨舫处传来。

好戏终于开猡。

官路上一骑策马急驰。

明月高挂天上,又大又圆,还有两天便是中秋了。

当快马驰过一处树林时,有人在林内叫道:“马少侠!”

骑士一抽绳索,健马长嘶仰跳,随着骑士抽疆回头,在原地踏着碎步。

暗影里闪出一个高大身形。

那人哈哈一笑道:“马峻声!久违了,可还记得三年前渡头一战?”

马峻声一呆道:“戚长征!”

戚长征道:“正是小弟o”马峻声大笑声中跃下马来;冲前紧握着戚长征伸出的*郑裉欢悦,道:“威兄弟神采更胜往昔,在此等黑夜,仍能认出策马飞驰的小弟,必是刀法大进,不知何时可以请益。”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含冤入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