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八章 借卿疗伤

作者:黄易

“啪!”

一声清响,全场侧目。

戚长征脸上露出清晰的指印,若非寒碧翠这一已掌没有内劲,他恐怕只剩下半张脸孔了。

红袖心痛地道:“你为何要动粗打人?”

寒碧翠吃惊她以左手提自已刚打了人的右手,尴尬地道:“我怎知他不避开昵?

戚长征先用眼光扫视向他们望过来的人,吓得也们许作看不见后,才微笑道:“可能我给你打惯了,不懂得躲避。”

寒碧翠“噗哧”一笑迫:“那有这回事?”

红袖道:“春宵苦短,看来姐姐都是不肯陪这位大爷度宿,今晚便让红袖好好侍候他吧!”

寒碧翠咬chún皮道:“耍我倍他上末,是休想的了,但我可以与他逛一整晚。”指戚长征道:“好!由你来拣,我还是她!”

戚长征愕然道:“愿赌服输,怎可现在才来反悔,今晚我定要找个女人陪我,你若不肯我便找红袖。”

寒碧翠气得差点哭出来迫:你这是强人所难!”

红袖大奇道:“姐姐明明爱上了这位大爷,为何却不肯答应他的所求?而你阻了我们今晚,也阻不了明晚,这样胡闹究竟有什么作用?”

寒碧翠事实上亦不知自已在干什么,自遇到戚长征后,她做起事来全失了方寸,既答应不再理戚长征的事,但忍不住又悄悄跟来。见到戚长征公然向沙远争夺红袖,竟插上一手加以破坏,只觉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给红袖这么一说,呆了一呆,霍地站起道:“我绝小是爱上了他,只是为了某些原因不想他在这时候寻花问柳,坏了正事,若他把事情解决了,我才没行理他的闲情。”

这番话可说强词夺理之极。她说出来,只是为自已的失常行为勉强作个解释而已。

戚长征站了起来,到了红袖身后,伸手抓她香肩,凑到她耳旁轻轻道:“小痹乖!你好好待我,我一找到空档,立即来向你显示真正的实力,教你一生人都忘不了。”

红袖笑得花枝乱颠道:“我也有方法教你终生都难不开我,去吧!与这位姐姐逛街吧!”

戚长征顺便在她耳珠啮了一口,走到因见他们打情骂俏气得别过脸去的寒碧翠身旁,同她伸出大手道:“小姐的玉手!”

寒碧翠吓得忘了气苦,收起双手道:“男女间在公开场台拉拉扯扯成什么体统。”

戚长征一叹道:“偏是这么多的顾忌,算了!走吧!”向红袖眨了眨眼睛,便往外走去。

寒碧翠俏脸一红,追去了。

秀色的帽子掉到地上,乌亮的长发垂了下来。

韩柏撄她的纤腰,暗忖这秀色平时穿起男袈还不怎样,可是现在回复秀发垂肩的女儿模样,原来竟是如此艳丽。

尤其这时他搂她疾奔而行,作极种亲密的接触,更感到她正绝不逊色于盈散花的尤物,只不过平时她故意以男袈掩盖了艳色吧了!

而事实上盈散花有一半的艳名是赖她赚回来的。

例如她的腰身是如此纤细但又弹力十足,真似仅盈一握,可以想象和她在床上颠鸾倒凤时的滋味,难怪能成为每代只传一人的“咤女派”传人。

他搂秀色最少跑了二十多里路,在山野密林里不住兜兜转转,却始终甩不脱那女飞贼,心中苦恼之极。

忽地停下,将秀色搂个满怀。

秀色毫无惊惧她冷冷瞪者他,眼中传出清楚的讯息:就是你定逃不掉。

韩柏一阵气馁。

盈散花刚那两掌差点就要了他的小命,想不到这妖女功力如此清纯,连他初学成的挨打功亦禁爱不了。

这一番奔走,使他的内伤加重,所以愈跑愈慢,若给她追上来,定是凶多吉少。

唯一方法就是迅速恢复功力。

而“葯物”就是眼前这精擅咤女采补之术的绝色美女。

所以他定要争取一点空隙时间。

韩柏不怀好意她笑了笑。

秀色当然看不到丝巾下的笑容,但却由他眼里看到这有某种吸引她的魅力的神秘男子,有不轨的企图。

“嗤!”

秀色上身的衣服,给他撕了一幅下来,露出雪自粉嫩的玉臂和精绣的抹胸。

韩柏并不就此打住,还撕下她的裤子,把她修长的美腿全露了出来。

秀色皱眉不解,暗忖这人既受了伤,又被人追得像丧冢之犬,难道还有侵犯她的闲情吗?

韩柏把她的破衣随意掷在地上,然后把她也放在地上。

嘻嘻一笑,忽地横掠开去。

“劈劈啪啪”声里,也不知他撞断了多少横枝。

好一会后,韩柏凌空跃来,拦腰把她抱起,纵身一跃,升高三丈有多,落在丈许外一株大树的横桠处,又再逢树过树,不一会藏身在浓密的枝叶里,离地约两丈许处。

秀色给他以最气人的男女交台姿势,紧搂怀里,感觉对方的热力和强壮有力的肌肉紧迫她,心中忽地升起奇怪的直觉。

这是个年青的男子。

难道是个年青的和尚。

想到这里,她芳心涌趄强烈的刺激,有种要打破他戒律的冲劲。

风声在刚两人停留处响起。

盈散花停了下来,显然在检视韩柏从秀色身上撕下来的碎布。

盈散花怒叱一声,骂道:“死婬秃!”

风声再起,伊人远去。

这正是韩怕期待的反应。

他要利用的正是盈散花和秃色间畸情的爱恋关系。

盈散花眼见“爱侣”受辱,无可避免急怒攻心,失去狡智,无暇细想便循痕迹追去。

韩柏毫不客气,一把撕掉秀色的亵衣裤,又给自已松解裤带。

虽说这与强姦无异,他却丝毫没有犯罪的感觉。

因为咤女派的传人怎会怕和男人交合,还是求之不得呢。

而他则确需要借秀色的咤女元阴撩治伤势。

秀色双眼果然毫无惧色,只是冷冷看他,直至他闯进了她体内才射出骇然之色,因为她这时才发觉到对方是她前所未遇过的强劲封手。

月夜里,树丛内一时春色无边。

韩柏依从花解语处学来的方法,施尽浑身解数,不住催迫秀色的春情。

秀色虽精擅男女之术,但比起身具魔种的韩柏,仍有般遥不可及的距离,兼之穴道被制,根本没有能力全面催发咤女心功,不片响已大感吃不消,眼内充满情慾,把元阴逐渐向韩柏输放,任君尽情采纳。

韩柏趁机把元阴吸纳,又把至阳之气回输秀色体内。

每一个循环,都使他体内真气凝聚起来,灵台更趋清明。

那种舒畅甜美,教两人趋于至乐。

秀色虽对男人经验丰富,还是首次尝到这种美妙无伦的滋味。

破空声由远而近。

盈散花急怒的声首在下面叫道:“我知你在上面,还不给我滚下来。”

韩柏叹了一口气,拉好裤子,凑到秀色耳旁道:“我知你还是未够,我亦未够,迟些我再来找你。”

风声响起,盈散花扑了土来,两掌翻飞,往他攻来。

一时枝叶碎飞激溅,声势惊人。

韩柏功力尽按,搂秀色使了个千斤坠,往下沉去。盈散花娇叱一声,冰蚕丝射出,往两人卷去。

韩柏重重在秀色香chún吻了一口,不敢看她令人心颤的眼神,将秀色赤躶的娇躯送出,任由冰蚕丝把她绕个结实,他则往后疾退,迅速没进黑暗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