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章 十八连环

作者:黄易

泊在长江旁安庆府码头的官船上。

专使房内。

范艮极听得拍腿叫绝,怪叫道:“我真想目睹当你说爱上了秀色而不是盈妖女时,那女贼脸上的尴尬表情。这妖女玩弄得男人多了,你真的为我们男人出了一口气,不愧浪棍大侠。”

敲门声起,左诗在门外不耐烦道:“大哥!我们可以进来了吗?”

范艮极皱眉道:“可以进来我自然会唤你们,妹子们给多点耐性吧!我们男人间还有些密事要商讨。”

韩柏亦心急见她们,尤其是秦梦瑶,不知她在静室里潜修得如何呢?

范艮极沉吟道:“现在看来盈妖女一天末找到你假扮的婬和尚,亦不会到船上来寻找我们麻烦。不过亦不要低估她们,盈妖女失于不知你身具魔种,才会吃了这个大亏。

”顿了顿阴笑道:“你猜秀色会否因此爱上了男人,对盈妖女再没有兴趣呢?”

韩柏舂风得薏道:“那还用说嘛!后来她不知多么合作哩!否则我的伤势亦不能如此迅快复元过来。想了想道:”为何我们不乘夜开船?”

范良极道:“当然不可以,若你回来后立即开船,盈妖女会猜出你这婬秃和我们定有关系。若待上一段时间才走,她又会误以为我们受了她威胁待她登船。所以索性留上一晚,就像不想在晚间行船那样,教她们摸不透我们。”

韩柑愈想愈好笑,叹道:“找真想跟在她们身旁,看看她们会怎样说我。”

范良极拍拍他肩头道:“你知道这种渴望就好了,以后你说话时若再蓄意凝聚声音,不让我听到,我会要了你的小命。”

韩柏失声通:“那找岂非全无私人生活和隐秘可言吗?”

范良极道:“私人隐秘有什么打紧,只有让我全盘知悉事情的发展,才能从旁协助你。好吧!傍你一件好东西,你就明白了。”

韩相看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锦盒,奇道:“这足什么鬼东西?”

范良极神秘一笑,打开锦盒,原来竟是一本精美巧致的真本册页,写“美人秘戏十八连环”八个瘦金字体。

韩柏愕然望向范艮极道:“原来你才是真正的老婬虫,希望你不是一面听我和娇妻们在巫山销魂时,一边在看这些春宫画。”

范良极怒刮他的大头一记,恶兮兮道:“不要胡乱猜想,我刚特地走了近百里路,到我分布天下的二十个资库之一取来了这春画艺术的极品,拿来给你暂用,你不但毫不感激,还以婬棍之心,度我圣人之腹,小心你的小命。”

韩柏连忙赔个不是,好奇心大起,翻了几页,立时*火大盛,“呵!”

一声叫了起来,脸红过耳。

范良极道:“不要感到不好意思,当日我看这画册时,情况只比你好了一点点。唉!这真是天下极品,稀世之珍,只不知出于前代那个丹青妙手的笔下,不过这人定是对男女情慾有极高的体会和品味,否则怎能给得如此具挑逗性,又不流于半点婬亵或低下的味儿。”

韩柏了迷般一幅幅翻下去。

这十八幅彩画全是男女秘戏图,画中女的美艳无伦,男的壮健俊伟,尤其厉害的是其连续性发展,由男女相遇开始,把整个过程以无上妙笔栩栩如生地描绘出来。

包引人入胜处是始终看不到那男人的正面,更强调了画中艳女的眉眼和肉体洋洋大观的各种慾仙慾死的浪态春情。

谦之颜色鲜艳夺目,予人视觉上极度的刺激。

韩柏看完后闭目定了一会神,才张开眼道:“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册子由今夜起归我所有,你若要让云清看,我可忍痛借你一会儿。”

范良极色变道:“这算是强抢吗?”

韩柏珍而重之地把册页藏入怀里,哂道:“谁可抢你的东西,莫忘记我成功使你多了个瑶妹,你还未向我斟茶道谢哩!你把这册页送我,我们间的坏账亦算扯平了。”言罢站了起来,不理瞪他的范良极,推门而去。

韩柏来到走廊里,拍拍怀中那册宝贝,情忖天下间竟有如此妙品,肯定连秦梦瑶这仙子亦要吃不消,现在她正静室潜修,不知又想不想出什么方法来对付他的魔功?对这点他却非常放心,正如浪翻云所言,只要她对自己情根深种,任她智能通天,仍将逃不出他的“魔爪”之外。趁现在有点时间,不如先和三位美姊姊闹闹,亦是人生快事。

当下再不迟疑,功聚双耳,找到三女的房间,推门面入。

三女在柔柔房内正心焦苦候、见他来到,喜不自胜地围了土来。

左诗怨道:“你为何到现在才来?”

柔柔嗔道:“以后你若离开我们,必须亲白告诉我们,你当我们是什么呢!”

朝霞道:“听说你受了伤,现在好了点吗?”

韩柏慌忙赔罪,跟又哄又骗,凭他口甜舌滑,才把三女安抚下来,陪他生到床上去。

韩柏从怀里恭恭敬取出锦盒,平放床心。

三女好奇地瞧。

韩柏嘻嘻一笑道:“你们猜猜里面是什么好宝贝。”

左诗猜道:“定是我们女儿冢胭脂水粉那类东西。”

柔柔摇头道:“不!柏郎从没有对人冢这种心事,他自己这么馋嘴,应是可以吃的东西。”

朝霞迟疑道:“不是偷来的宝物吧!”

韩柏笑道:“是十八张精绘的图画。”

三女齐感愕然,她们这夫君一向都对诗书字画全无兴趣,为何忽然拿了本画册来和她们共赏?”

朝霞伸手打开锦盒,一看册页上面标签上的八个字,立即俏脸霞升,啐道:“你这头号大坏蛋。”

左诗还是首次接触到春宫画,一时间不明所以,向朝霞奇道:“为什么要说他坏?

柔柔跟随莫意闲时不知看过多少这类画册,若无其事道:“让我看看画工好不好?

”揭开了第一页。

这一页男女均是衣整齐,图中美女神态端庄,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三一女齐声赞叹。

朝霞还以为自己误会了韩柏,不好意思地道:“我还错怪了柏郎,这幅画真够生动,颜色又美。”

左诗爱不释手道:“你们看,连衣服上的剌绣和折纹都一点不漏绘了出来,这样精美的彩画,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柔柔道:“脸上的表情才生动哩,梦瑶很多时都是那种神情的,亦只有她的美丽才能胜过图中这美女。”

韩柏道:“不!三位姊姊都比她美。”

三女得他称赞,兴奋起来,争去揭开第二页。

这页和先前变化不大,只是男的去拉女的纤手,而那美女则是慾拒还迎,无论表情和体态都清楚呈现出那种反应,确是巧夺天功。

三女看得呆了,俏脸开始红了起来,也开始明白“连环”的意思,但已深被吸引,明知另外那十六页会愈来愈不堪入目,亦抬不得放弃不看。

韩怕虽是第二次看,仍禁不住心旌摇荡,揭到第三页去。

画内的男子到了美女身后,头埋在她颈后,看不到容貌,只见他一手紧搂美女的小蛮腰,另一手探进了女子襟袍里,连在袍内那手指活动的情况,也借衣服隆起的皱折呈示出来,教人叹为观止。

三女看得脸红耳赤,偏是移不开日光,呵知这秘戏图是如何具有吸引力。

左诗娇吟一声,倒入韩柏怀里。

韩怕哈哈一笑,通:“今晚看三页,若你们乖乖听话,明天再给你们看下三页。”

盖好画册,放在台旁几上。

当他再钻进帐内时,三女主动向他投怀送抱,个中美景,即使妙绝天下的笔,亦难以尽述。

韩柏本想和三女欢好一番潘后,便去撩拨秦梦瑶,岂知三女意兴高涨下,直缠他不放,临天明时,范良极又来拍门。

三女睡得像三堆软泥,连韩柏爬起身来亦不发觉。

韩柏摸出门外,范良极神色凝重道:“盈妖女和秀色来找你!”

韩怕骇然道:“什么?”

戚长征和寒碧翠在一所大宅里见到湘水帮的第一号人物尚亭。

这尚亭作文士打扮,身材瘦削,神气稳重,一对眼神光内蕴,显是内外兼修之士,难怪湘水帮能成为洞庭湖附近仅次于怒蛟帮的另一人帮。

尚亭只足孤身迎接两人,其它手下都被挥退厅外,教两人大感奇怪。

他和两人礼貌地说了几句客气话后,领两人往内堂走去,最后到达一间幽雅的房子里,他的夫人褚红玉躺在床上,容色平静,像熟睡不醒的样子。

尚亭把服侍褚红玉的两个丫环遣走,仔细看戚长征的表情。

戚长征眼中射出怜惜歉疚的神色,叹道:“是我累了她!”

尚亭平静地道:“我想要戚兄一句话,这是否你干的?”

戚长征坦然望向他道:“不是!”

尚亭毫不惊异道:“我早知答案。红玉明显有被姦污的痕迹,而制她穴道的手法却非常怪异,不类中原家派的手法,我会请了各地名家到来给她解穴,竟无一人敢谬然出手,怕弄巧反拙。今次讲戚兄来,就是想问戚兄,这究竟是那个婬徒的恶行。”

寒碧翠大感意外道:“尚帮主绝不会只因制贵夫人者的手法奇怪,就不怀疑戚长征,说不定他机缘巧合下,又或凭出已的才智,练成这种手法亦说不定。”

尚亭眼中射出悲痛愤怨之色,点头道:“当然!不过人总不会突然转变的,戚兄虽是风流,但江湖上谁不知他是情深义重的好汉子,只是为了怒蛟帮的清眷,就不肯做这种事。况且若他真的如此做了,只是浪翻云和凌战天就不肯放过他,所以我绝不信戚长征会这样做。”

寒碧翠坐到床沿,伸手搭到褚红玉的腕脉上,默然沉思。

戚长征冷哼一声道:“帮主既对我帮有如此评价,为何又助朝廷和方夜羽来对付我们,难道不知狡兔死走狗烹之理。”

尚亭两眼射出寒光,冷然道:“若换了往日,戚兄暗讽尚某为走狗,我定会和你见个真章。”忽默然下来,望往褚红玉,沉声道:“但现在我忽然失去了争霸江湖的雄心,想和红玉好好地过这下半世就算了。”

戚长征愕然道:“帮主又不是未曾遇过风浪的人,为何如此意气消沉。”

尚亭唤道:“实不相瞒,今次尚某肯应楞严之邀出手,赏因楞严保证能歼灭浪翻云,可是双修府一战后,浪翻云声势更盛,直追庞斑,起始答应对付贵帮的人,谁不在打退堂鼓。说实在的,除了魔师宫外,谁惹得起浪翻云?尚某仍有这点自知之明,所以才礼请戚兄到此一会,问明姦污红玉的究是何人后,立即退出这是非之地。”

戚长征哂道:“二百多人声势汹汹将我围,算什么礼请?”

尚亭道:“戚兄见谅,当时我藏在暗处,暗中观察戚兄的反应,见戚兄怨愤填膺,更证实了我的看法。若真动上手时,我自会出来阻止。”

戚长征心中暗凛,想不到尚亭亦是个人物,看来自己是低估他了。

寒碧翠向他们望来道:“这点穴的人肯定是第一流的高手,竟能以秘不可测的手法,改变了经脉流动的情状,本来人身内经气的循环都是上应天时,盛衰开阖,气血随时辰,在十二经内随某一节韵,周期性地流动:寅时至肺经、卯时大肠经、辰时胃经、巳时脾经、午时心经、未时小肠经、中时膀胱经、酉时肾经、戌时心包经、亥时三焦经、子时怆经、丑时肝经、循环往复。这人的厉害处,就是减慢了这速度,所以尚夫人才会沉睡不醒,非经二十八天之数,待经流再次上到正轨,才可苏醒过来,手法之妙,教人深感叹服。”

尚亭动容道:“寒掌门不愧穴学名家,你还足第一个看穿对方的手法的人。”

戚长征苦笑道:“没有人比找更清楚寒掌门点穴手法的厉害了,只不知寒掌门有否解救之法。”

寒碧翠白了他一眼,才道:“这手法对尚夫人没有大害,醒来后只会感到疲倦一点,几天后可完全复元,但若冒险救她,则可能会弄出岔子,这人的确厉害之极,算准即管有人能破解他的手法,亦因这理由不愿冒险出手。”

戚长徙自知穴学上的认识,远及不上寒碧翠,恼恨地道:“鹰飞这混蛋如此费功夫,其中定有阴谋。”

尚亭眼中厉芒一闪道:“鹰飞?”

戚长征趁机把鹰飞的事如盘托出,然后道:“虽然我知道不应这样说,还是要劝帮主忍这一口最难忍的鸟气,起码待夫人醒来后,才决定怎样去对付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十八连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