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一章 娇妻俏婢

作者:黄易

风行烈着三位娇妻美妾和俏婢玲珑,悄悄抵达南康。

五人弃舟登岸,改乘当地修府下早为他们备妥的马车,进入城内。

正值清晨时分。

车厢内有三排座位。

比倩莲和白素香坐前排,风行烈和谷姿仙居中,小俏婢玲珑在后。谷姿仙扭身向后面正大感兴趣,透过窗往外观看的玲珑微笑道:“小丫头是第一次离开双修府到外面来,感觉如何呢?”

玲珑兴奋地低唤道:“小婢早就听得多了,原来真是这么热闹的”风行烈听她语气夭真可人,回头向她柔声道:“到了京师,你才知道什么是繁华世界呢。”

玲珑那敢和风行列明亮慑人的眼神相触,垂下头去,玉脸通红,涩得手足无措,微“嗯:“一声,算是答了。风行烈见她神态动人之极。心中一荡,暗忖若蓄意挑逗这未经人道的天真少女,必是另有一番味况。想到这里,心中一惊,为何竟有如此想法?究竟是因为给三位妻妾打开了自己爱的心肆,。还是因为体内漩流着的三气呢?谷倩莲收回看往街上行人的目光,同玲珑笑道:“待会求香姊把我们打扮成男装,我便带你到街上逛逛,让你这大乡里一开眼界。”

玲珑吃惊道:“不!玲珑要服侍姑爷和小姐啊:“谷姿仙向倩莲瞪眼责备道:“小莲你最好给我安份守己,你当我们是来游山玩水吗?”

比倩莲吐吐小舌头,向玲珑作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转回头去。

风行烈见有人能管治道最爱顽皮生事的小精灵,不由夷然而笑。

岂知谷倩莲眼角正留心它的反应,见他如此表情,又扭头过来撤娇道:“小姐骂人家时,不准你在旁偷笑。”

风行烈失笑道:“算为夫不对:“凑上前去,两手分按到谷倩莲和白素香肩上,在两人脸蛋各香一口道:“这是陪罪的,以后我偷笑也只在心里笑,”绝不会让你的眼角儿看到。

“谷倩莲见爱郎如此宠自己,得意万分道:“道还差不多。”

白素香笑道:“小莲一刻不作弄人。就会周身不舒服,郎君若不一振夫纪,打后还有得你消受。”

比倩莲不依地倒入白素香里,怪白素香助风行烈来对付她。

风行烈坐回位子里,和谷姿仙相视一笑。

比姿仙甜甜地横他一眼,看得他又心中一荡,忍不住按着她香眉,轻吻了她的腮儿。

比姿仙似喜似嗔盯了他一眼,示意玲珑会在后面看到他的荒唐行径,着他检点。

风行烈忍不住望往玲珑,这小俏婢早脸红过耳,更是手慌脚乱。

比倩莲又显出她的本色,叫道:“行烈快吻玲珑,她的小嘴定是很香的。”

玲珑大为失色道:“不:“白素香也随着谷倩莲的口风道:“玲珑不想姑爷和你亲热吗?”

玲珑俏脸更红,急道:“不想:“这吹连谷姿仙亦不禁莞尔,责道:“你两人不要作弄小玲珑了,累得玲珑她以后对着行烈时更不知如何是好哩:“风行烈摊开两手潇酒地耸眉道:“你要为夫如何呢?”

比倩莲望向苦忍着笑的风行烈,嗔道:“小子!你是否心中在偷笑?”

比倩莲给他送上迷人的笑容,快乐地转回头去,和白素唧唧侬侬耳语起来。

听着两女传来银铃般的轻笑声,风行烈感到一片温馨,伸手过去,握紧谷姿仙的柔莠。

风行烈点头道:“你是否想到方夜羽?”

比姿仙反抓着他,深情地瞅了他一眼道:“行烈,姿仙有点担心。”

比姿仙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马车遣时驶进“安和堂”的后院去,门关上后。停了下来。

风行烈是第二次到这外进是葯材、内进是住宅和制葯工场的院落的安和堂来。不由想起上次谷倩莲带他来时,不先说明,使他误会了是在白撞。

一会后五人来方当日他谷倩莲调情的后厅内,那莫伯早恭迎一旁。众人在厅内椅子坐定,莫伯欢喜地道:“恭喜小姐!现在所有人都放心了。”

接着不胜欷嘘长叹逍:“想到我莫商还有踏足故土的可能,便忍不住流下泪来。”

比姿仙俏脸一红,偷看了自己种情愈深的夫君一眼。

风行烈感受到莫伯语气间对故国深切的倩,暗下决心。定要助他们打败年怜丹,取回无国。

莫伯平定情绪,道:“我们依小姐吩咐,把我府与里赤媚等的战况广为传播,现在弄得夭下人尽皆知。浪翻云这一出手,立时镇住了整个武林,使方夜羽声势大为削弱;除非庞斑立即出手对付浪翻云,否则很多在现时仍摇摆不定的会门派,将只会明哲保身,隔岸观火,试问谁还肯开罪或惹上浪翻云?”

比姿仙暗忖假若庞斑把与浪大哥的决战提前,究竟是福是祸呢?

莫伯续道:“而且梦瑶小姐亦亲自出手对付方夜羽,她的身份非同小可,隐为白道至高无上的精神领袖,代表着两大圣地,八派联盟岂能全无反应,所以八派在京师举行的元老会议会作出定,是否要插手到现仍基本局限在黑道的争斗里。”

比姿仙低声问道“我们在人派内的线眼,有没有八派对阿爹还俗作出反应的消息呢?”

莫伯道:“其它人说什么,不讲也罢。总之不会是什么好说话。反是无想僧的反应最奇怪,只骂了声”好小子“便不置一词,看来还是他最超然和看得透。”

比姿仙头道:“爹说这人是小事糊涂,但到了重要关口,却绝不含糊,看他肯任由阿爹处理马峻声的事,已可见一斑。”

风行烈因曾答应浪翻云协助怒蛟,所以最关心亦是这方面的事情,问道:“怒蛟帮现在形势如何?”

莫伯有点不知从何说起,想了好一会才道:“情况错综复杂至极点,勉强说来,则要分三方面报道。首先是怒蛟帮忽然销声匿迹,只要想想他们庞大的船队,便可知这是一个奇迹,由此推之,凌战天和翟雨时确是非凡之辈,早预见会有此一朝,才可以干得如此漂亮。”

白素香奇道“如此为何莫伯还象很心的样子?”

莫伯一向疼爱白素香和谷倩莲,慈祥一笑道:我心的是戚长征,此子算神道爪大,竟屡破方夜羽向他撒下的天罗地,现在更招摇饼市,公然向方夜羽挑战,若方夜羽真的拿他没法,方夜羽再不用在江湖上混了。因此我才心它的安危。若他有任何不测。对怒蛟打击之大,可能只仅次于浪翻云,因为他现在已成了武林景仰的英雄。“风行烈点头道:“戚长征目下的处境确是非常危险,若我猜得不错,方夜羽是故意做成这等局面,迫怒蛟帮现身出来,加以屠戮。”

莫伯点头道:“这正是江湖上最流行的一个说法。因为戚长征虽是不凡,可是方夜羽只要派出红颜白发这类高手,保证戚长征会饮刃当场。可是当我作了个深入的调查后,根据方夜羽和楞严两方面人马的调动情势,判断山戚长征真的已晋身绝顶高手的境界,是凭着实力保命至这一刻的。”

风行烈等一起动容。

至此风行烈才知道莫伯是第一流的情报专才,否则不能抛开江湖上种种说法的影响,独特地分析判别出确况。

莫伯叹道:“这还不是我最忧虑的事。”

比倩莲娇嗲道:“莫伯莫要吞吞吐吐,快点说给倩莲听吧!”

莫伯无奈笑道:“你这小精灵,除了小姐外,没有人可治你了。”

比姿仙道:“现在有行烈为她撑腰,我亦拿她没法”众人笑了起来,不过心悬莫伯刚才的说话。都笑得非常勉强。

莫伯向谷姿仙道:“我前天接到一个人的消息,就是方夜羽和里赤媚秘密了武昌,看样子应是到京师去。所以找想请求小姐和姑爷暂避一避,因为说不定他们是要来对付你们。”

风行烈和谷姿仙等同时色变,明白了莫伯忧何事。

要知方夜羽和里赤媚若可随意离开,那证明了即管没有他们在,留下的力量仍可足够对付怒蛟帮和任何想帮助这黑道大帮的势力,这当然包括双修府在内。

那问题就来了,怒蛟帮论武功有凌战天和戚长征、论智计有翟雨时。加上双修府和风行烈,实力不可轻侮,而方夜羽和里赤媚仍敢抽身离去,那即是说,他留下的人里有着能对付以上所有人的厉害人物在座镇着大局。

比姿仙望往风行烈,把决定权交了给自己的男人。

莫伯转向风行烈道:“方夜羽手上控制着的几股势力:包括了卜敌和毛白意的尊信门、干罗旧日的势力,万恶沙堡与逍遥门,还有一群江湖上头有悬赏价格的剧盗。正往戚长征曾公然现身的长沙城赶去,目的不问可知。”

风行烈讶然道:“这真的奇怪,戚长征是吃惯江湖饭的人,在道理应是隐蔽行藏的时刻,为何要弄得好象人人都知道他在那里的样子?”

三女一起动容,对风行烈缜密的心思佩服不已。亦对戚长征的行为感到奇怪。

莫伯亦佩服地通:“姑爷一眼便看破了最关键的地方,我们追查过消息的来源,虽不得要领,但肯定有人蓄意将这戚长征的行传播开来,否则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弄得天下皆知。”

白素香道:“这散播消息的幕后人很有可能是方夜羽的人,目的仍是使怒蛟的人沉不住气。”

比姿仙道:“官府方面有什么动静。”莫伯道:“胡节的水师把怒蛟岛重重围困,又派人占领了怒蚊岛,至于为朝廷效力的高手,包括了展羽在内,则仍是行隐秘,教人看不破他们下一步的行动。”

风行烈叹了一口气道:“目前最需要援手的看来是戚长征。”望向谷姿仙道:“我们改变行程吧!先到长沙城去,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上一把,否则我含感到有负你浪大哥所托。”

比姿仙欣喜道:“姿仙全听烈郎的吩咐。”转向莫伯道:“明天一早我们从陆路赶往长沙,莫伯给我们安排一下吧:“谷倩莲失望地向玲珑道:“暂时不能带你这丫头到京师去开眼界了。”

白素香笑道:“小莲也暂时见不到那范老贼和韩小贼了。嘻!你昨天不是告诉我,他们很好玩吗?”

比倩莲不依道:“以后我再不告诉你任何事了,竟当着行列笑人家。”

风行烈为之莞尔,问莫伯道:“有没有年老妖的消息?”

莫伯眼中射出深刻的仇恨,道:“他应无疑问是到京师去了。”

比姿仙向风行烈送出个迷人的笑容,道:“行烈!玲珑先服侍你到客房休息,我们和莫伯要安排一下赴长沙的琐事。”

比倩廷嘻嘻一笑。楼着玲珑道:“你代我们陪夫郎了。”

风行烈望往羞红了脸的玲珑,禁不住又有点梓然心动起来。

戚长征昂首阔步,沿着小巷深进。

寒碧翠小鸟依人般傍在他旁,想到的却是褚红玉被制的高明手法,暗忖若解不了它的禁制,岂非会被鹰飞窃笑中原无人,可恨自己又真的是没有破解的把握。

戚长征停在一间普通的小平房前,向她问道:“是否这一间?”

寒碧翠一震醒了过来,记起了到道里来是干什么事,立时脸红过耳,一咬银牙,越墙而入,低嗔项道:“来吧!”

戚长征迫在她背后,看着她动人的背影,竟不由自已地,暗想道:“放着如此身份崇高的美女不追求到手。日后定会后悔不已,可是如此把她得到,又像非常不妥,究竟我老戚应如何取舍呢?”

两人来到屋内小厅里。

寒碧翠转过身来,两手收往背后,挺起胸脯。闭上美目道:“戚长征你若问过良心都没有问题,随便欺负碧翠吧!”

戚长征愕然望向神态撩人的寒碧翠,气往上涌,原来这成熟的美女直至此刻仍不是心甘情愿向自己献出肉体。还在耍赖皮。自己应可趁机戏弄她一番,到最后关头才停手,看看它的窘态。可是这样做却太没有风度了,冷哼道:“我的良心一点不妥当的感觉也没有,但老戚从不勉强女人,我这就去找红袖,你便回去当你永不嫁人的贞洁掌门好了。”

寒碧翠猛地睁开美丽的大眼睛,俏脸气得发白道:“去罢去罢:到街上随便找个女人干你的壤事吧:我寒碧翠发誓以后不再理你了。啊!”

最后那声驾呼是因戚长征移了过来,把她整个娇躯摘腰抱起,往内房走去。

寒碧翠浑身发软,玉手无力地缠上戚长征的脖子,俏脸埋在他的宽肩里,浑身火烧般发着热。

戚长征开傻笑道:“终于肯承认爱我老戚了,这样我干起事来才甘够味儿。”

寒碧翠一颗芳心志忑狂跳,不要讲出言反对,连半个指头都动不了。

戚长征坐到床缘,把她放在腿上,便扳着她巧俏的下巴,细看娇容道:“你再不张开眼睛。我的手可不会对你客气了。”

寒碧翠吓得张开俏目,满脸红云晕嗔道“你这样接抱人家,算是尊重吗?”

戚长征道:“什么?你带我到这偷情的好地方来,原来是给机合我表现对你的尊重吗?

寒碧翠架不住这欢场老手的花语,嘤咛一声,偏又不能别过脸去,更不敢闭上眼睛,只见这“恶棍”一对色眼,盯紧自己为扮男装紧里了的酥胸,更是身软心跳,一边感觉着身体与对方的亲密接触,嗅着对方强烈的男人气息,默然无语反驳。

戚长征在她上轻吻一口后道:“不若这样吧:你乖乖的答应嫁我为妻,那今天就当我是预支大掌门的*夜,噢!应是”初日“才对,那我便不用问过良心,亦受之无槐了。”

寒碧翠一震下清醒过来,按着他肩头坐直娇莲,幽幽瞅了他一眼,道:“你这人真懂得寸进尺。”接着轻叹一口气,白了他一眼道:“即管你现在立即收手,可是人家这样给你抱过,若真要嫁入。也只好将就点嫁给你算了。但我寒碧翠并非普通待嫁的闺女,要人下嫁你,还要约法三章 。不过这都是找话来说,因为直到这刻我仍未考虑破誓嫁人。唤:不要那样瞪着人家,最多我要嫁人时。第一个考虑你吧:“戚长征涌起被伤害了的感觉,暗忖我征爷肯娶你为妻,已是你三生有幸,保证使你生活得快活无边,但现在这样明着表白不肯嫁给我,我老戚若占有了她,还是因她对自己做了件化凶为吉的好事,自己岂非变了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下了决心,将她移到一旁坐好,然后长身而起。往房门走去。寒碧翠脸上现出爱恨难分的神色,低唤道:“戚长征!你到那里去口”戚长征立定坦然道:“去找个不会令我良心不安的女人共赴巫山。”

寒碧翠淡淡道:“为何你如此没有自制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呢?”

戚长征叹了-口气道:“但愿我能告诉你原因,或者这是个心理的问题,又或是生理的问题。大战瞬即来临,老戚自问生死未卜,很想荒唐一番,好松弛一下紧张的神经,就是如此而已,这答案大掌门满意吗?”

寒碧翠看着这轩昂男儿气概迫人的背影,秀日异采连闪,却没有说话。

戚长征没有回过头来,心乎气和地道:“若大掌门再无其它问题,我要走了!”

寒碧翠狠声道:“若你这样走了,寒碧翠会恨足你一辈子。”

戚长征一震转身,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寒碧翠垂头坐在床缘,低声道:“告诉我:男人爱面子,还是女人爱面子。”

戚长征苦笑道:“无论男女,谁不要面子,不过女人的脸皮应是更薄一点的。唉!起码是嫩滑点。”

寒碧翠嗔道:“现在人家什么薄脸嫩脸都撕破了,肯与你苟且鬼混,你还想人家怎样呢?我可是正正经经的女儿家。”接着以微不可问的声音道:“女人若给你夺了它的第一次,以后便将是你的人了,碧翠何能例外。你难道仍不明白人家的心意吗。”戚长征喜上眉梢,到她身旁坐下。搂着她香肩亲了她脸蛋一口笑道:“这才像热恋中的女人说的甜话儿,现在我又不想占有你了。”

寒碧翠愕然道:“你转了性吗?”

戚长征嘻嘻笑道:“我一向追女人都是快刀斩乱麻,剑及履及,直接了当,但和大掌门在一起时,却发觉只是卿卿我我,已乐趣无穷,所以又不那么心急了。”

寒碧翠被它的露骨说话弄得霞烧双颊,气苦道:“拿开你的臭手,若你现在不占有本姑娘,以后休想再有机会。”

戚长征脸皮厚厚地一阵大笑,好整以暇脱掉长靴,又跪了下来为寒碧翠脱鞋,心中暗笑:我老戚对付女人的手段,岂是你这男女方面全无经验的姑娘家所能招架?

寒碧翠见他似要为自己宽衣解带,手足无措地颤声道:“你又说不要,现在……噢:真的又要……吗?”

戚长征握着她脱掉鞋子的纤足。把玩了一会,将她抱起放在床上,然后爬了上去,躺在她身旁,把她;搂个结实,大腿还压在她丰满的下肢处,牙齿轻啮着她耳珠道:“老戚累了,陪我睡一觉吧:“寒碧翠心颤身软,空有一身武功,偏是无半分方气把这男人推开。戚长征不知是真是假,气息转趋均匀悠长,竟就这样熟睡过去。寒碧翠暗叹一声罢了,闭上美目。戚长征舒服地一阵扭动,手臂压在她挺茁的酥胸上。寒碧翠迷迷糊糊里,又兼奔波折脸了一夭一夜,嗅着戚长征的体息,竟亦酣然入睡。这封男女就如此在光天化日下,相拥着甜甜地共赴梦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