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二章 战书韩柏

作者:黄易

垂头丧气推门走出他的专使房,留下盈散花和秀色这两个妖女在他房中庆祝胜利,秦梦瑶的房间走去,才走了两步,给范良伍在后麻鹰捉小鸡般一把抓着,擒了进另一间空房去。陈令方跟了进来,叹道:“为山九仞,功店一蒉,唉!可能只是半蒉。”

韩柏对范良极摊手作无奈状道:“不要怪我,连你这名贼头都看不穿她们的诡计,怎能怪我?”

范良伍两眼一翻道:“不怪你怪谁?你这浪棍给那秀色嗲上两句,灵魂儿立即飞上了半天,连爹娘姓甚名谁都忘了。”

韩柏神色一黯道:“我是真的不知爹娘是谁,想记也无从记起。”

范良极知语气重了,略见温和道:“查实也不能怪你,我早知这女飞贼狡猾至极,但仍想不到她完全看穿你既任情又心软的致命弱点,累得我也输惨了。”

陈今方献计道:“无毒不丈夫,不若干脆把她们两人杀了,至于她们另外还寸什么杀手纲,那时才再兵来将挡,凭我们鼎盛的人才,有什么会应付不了。”

范良极“呸呸”连声道:“还自号惜花,居然如此心狠手辣,要摧花灭口。”

陈令方若无其事道:“老夫又未见过她们,怎知是否应惜之花,”范良极重新打量着陈今方,恍然道:“我明白了:原来陈兄心动了,想见见那两个妖女,看看女妖精究竟是如何诱人。”,韩柏自言自语道:“不若我来个霸王便上弓,把盈妖女也征服于胯下。”

范良极嗤之以鼻道:“请你勿用那个‘也’字,你征服了秀色吗?她收拾了你才真。韩大浪棍啊!人家是以文比来赢了我们,若你和我稍有点大丈夫概,亦只能用斯文漂亮的方法,胜回一局,就像和棋圣陈下棋那样。靠的是棋术,而不是旁门左道的卑鄙手段。”

韩柏自知理亏,老脸一红,嗫嚅道:“你这老小子有时也有些撞得正的歪理。”

“丫!”

门给推了开来。

秀色探头进来道:“小姐着我来问三位大爷,那间房是给我们的?”眼光深注在韩柏脸上,若有所思。

陈令方一看下色授魂与,走了过去道:“这个让我来安排一下,我隔邻那间房应可空出来的。”

范良极看着房门关上,听着两人离去的足音,颓然道:“我们现在手上剩下的筹码所馀无几了,真可能斗不过她们,将来传了出去,我和浪翻云再不用在江湖上混了,瑶妹则须回慈航静斋悔,你这降格的小婬虫大侠,则应像白痴般被关起来。”

韩柏对牢狱最为忌讳,听到“关起来”三字,勃然大怒道:“死老鬼!看我的吧!我定要把这两个妖女彻底征服,以后都要看我的脸色做人。始肯罢休:范良极冷冷道:“你好橡忘了盈妖女是不欢喜男人的。”

韩柏傲然道:“这才顿得出我的手段和本领。”

范良极还要说话,秦梦瑶的声音传入两人耳内道:“大哥请让韩柏到我房内来:“两人对望一眼,都奇怪秦梦瑶为何合主动邀请韩拍到房内密谈。范良极向韩柏打了个暧昧之极的眼色,指了指他藏在衣袖内的秘戏图。韩柏会意,猛点了两下头,不好意的无声一笑,出房去了。”咯咯咯!“秦梦瑶的声音在房内起道:“请进来!”

韩柏这时早忘了盈秀两女,心脏不争气地志忑跳跃起来,推门进去。

秦梦瑶一身雪白,淡然自若坐在临窗的太师椅处,含笑看着他。

韩柏摸了摸袖内的宝贝,战战兢兢坐到几子另一边的椅里,叹道:“韩柏有负所托,终斗不过那两个妖女。”

秦梦瑶柔声道:“战事才是刚开始,谁知胜败?而且我看最后亦没有任何人能分得出究竟谁胜谁败。”

它的话瞌含采意,韩柏不由思索起来。

秦梦瑶微微一笑道:“韩柏你是虽败犹荣,因为她们利用的是你的优点而不是缺点那就是你善良的本性和多情,所以只要你明白了她们胜你的关键所在,便可以之反过来对付她们。”

韩柏仔细玩味着它的说话,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了,她们能胜我,就是看穿了我既善良又多情,那就是说她们对我的印象其实很好,哼:“忽地愕然向秦梦瑶道:“为何你不唤我作柏郎,而叫我作韩柏?”按着头声道:“天!你里回以前那未下凡前的样子了!”

秦梦瑶失笑道:“你好自为之了,你因受挫折,魔功大幅减退,所以影响不了我的慧心。使我恢复了剑心道明的境界。虽然希望不高,说不定不用你的帮助,也可接回断了的心脉,你说你是否应好自为之呢?”

韩柏废然若失,那本好东西更不敢拿出来丢人现眼,忽然涌起意冷心灰的强烈感觉,站了起来,颓然往房门走去。

人影一闪,秦梦瑶把在门处,悠闲地挨着木门,仰起天仙般的俏脸,爱“怜地轻责道:“梦瑶只是想振起你韩柏大什么的意志,那知你这小子变本加厉,梦瑶收回刚才那些话吧|没有了你,梦瑶必然活不过百日之期,亦不会感到称心遂意。”

韩柏一震下抓着她两边香眉,大喜道:“原来你在骗我。使我还以为自己在你脸前一点用处也没有。而且你像再不倾心于我的样子,真是吓坏我了,唔:你定要赔偿我的损失。”

一对眼贼兮兮地在她身体巡视着。秦梦璃眼神清澈澄深,淡然道:“你若下得了手,要梦瑶赔偿什么就赔什么吧:“韩柏和她眼神一触,慾念全消,还生出自惭形秽的心。松手连退两步,颓然道:“对着梦瑶我真的不济事了,怎办才好?”

浪翻云的声音传入两人耳内道:“小弟你过来。”

玲珑打开了客厢内小厅约两扇大窗后,垂着头背着风行烈道:“小婢到房内弄好被,再服侍公子沐浴包衣。”

看着她巧俏的背影消失房内,风行烈解下背上的丈二红枪,放在几上。

舒服地伸展了一下筋骨,挨在椅上,手往后伸,十指扣紧,放在颈后,权充枕头,想着一些问题。

以方夜羽的庞大势力。年怜丹的武功才智,为何莫伯可以如此肯定地掌握了年怜丹和那两位花妃的行呢?

假若是方夜羽故意如此布局,让人知道年怜丹是往京师去。又有什么目的呢?

他费神思索了一会,始终猜不破其中玄机,索性闭目假寐养神。

一会后,玲珑的足音响起,往他走过来。

风行烈暗忖,这妮子的步声轻巧,武功显然相当精纯,怪不得谷姿仙放心让她恨来涉险。

玲珑来到他旁,不知如何是好。

风行烈睁开眼来,懒洋洋地望往这美丽的心俏婢。

玲珑正擎着一只又大又明亮、纯真可爱的眸在瞧着他,舆他日光一触,吓了一跳,娇羞地垂下头去,顾声道:“姑爷请随小婢到房内去。”

风行烈嘴角逸出笑意,站了起来,顺手拿起放着丈二红枪的革囊。

玲珑慌忙在前引路。

风行烈步入房内,见到房中有一个大木盘,放了半盘清水,房的另一角安了个燃着了的炭,火上的大水锅,正发出沸腾着的水响声。

他心中奇怪,难道畏怯的玲珑,竟敢为自己洗澡吗?那定是非常诱人的一回事。

玲珑来到澡盘旁,背着他俏立着。

风行烈知她害羞,来到她身后,低声道:“玲珑你到邻房休息吧!我会打理自己的。”

玲珑一颤回过头来,惊惶地望向他道:“不!小姐要小婢服侍姑爷的。”抖着手为他脱下外袍。

风行烈心中一荡,微俯往前,在她俏脸不足两寸许处道:“你真要侍候我入浴吗?”

玲珑像下了决心似的,勇敢地点头道:“小婢终身都要服侍小姐和姑爷。”

风行烈意大生,伸手抓着她香肩,入手处丰满腴滑,心中大赞,想不到她看来如此细巧年轻,其实身成熟动人之极。

玲珑呻吟一声,倒入他内,身子像火般发烫。

风行烈把她拥紧,心中却没有半丝慾念,有的只是爱怜之意。

玲珑仰起俏脸。不胜娇羞道:“让小婢先服侍姑爷宽衣沐浴,否则小姐会怪我服侍不周的。”

风行烈的身体忽地僵硬起来。

玲珑吓了一跳,以为惹得这英俊潇洒的姑爷不高兴,正要说话。风行烈把手按着它的小嘴,神色凝重地轻声道:“有高手来了!”

韩柏有负所托,羞惭地坐在浪翻云的对面。

浪翻云含笑看了他一会后,通:“老范说得不错,若我们不助你收拾盈散花,我们这些老江湖那还有脸在江湖上混饭明。”

韩柏信心全失道:“这两个妖女如此高明,我怕自己不是她们的对手。”

浪浪云点头道:“天地间的事物从不合以直线的形式发展,不信的话可看看大自然里的事物,人为的除外。那有直线存焉:所以山有高低、水有波浪、树木有曲节、练武亦然,尤其是先天之道,更是以高低起伏的形式进行。”

韩柏若有所悟地点头受教。

浪翻云续道:“你在对付她们前,因被梦瑶蓄意的刺激,猛跨了一大步,臻至前所未有的高度,所以遇到这大挫折,跌得亦比以往任何一次更低更惨,却不知若能挨过这低谷。将会作出另一大突破,那时你又可破去梦瑶的剑心通明了。”

韩柏先是大喜,旋又颓然道:“可是我现在信心全失,好象半点劲儿都没有的样子。”

浪翻云沉吟片晌,缓缓道:“小弟是否很多时会忽地生出意冷心灰的感觉,什么都不想做,亦提不起劲去争取呢?”

韩柏点头应是。

浪翻云正答道:“那只因你的魔种是由赤尊信注入你体内,没有经过刻意的锻练磨砺。

明白了这点,你即知道振起意志的关键性,否则过去一切努力,将尽岸东流。”

韩柏一震道:“那我现在应怎么办?”

浪翻云道:“梦瑶说得对,你看似一败涂地,其实仍未真的输了,若我猜的不错。这妙计必是秀色想出来的,当她与你欢好时,凭直觉感到你善良多情的本质,那也是说,她对你生出真正的了解,那是用上了全心全灵才能产生的感受,尤其在你们那种敌对的情况里。”

韩柏神态攸地变得威猛起来,但仍有点犹豫道:“大侠是否暗示她其实爱上了我,但为何又要和盈妖女来玩弄我呢?”

浪翻云道:“这问题非常复杂,秀色若真的爱上了你,又或对你生出爱意,当然要弄清楚那征服了她肉体的人是不是你,只有揭穿了你,她方可像现在般跟在你身旁,看看有什么法子可把你从她心中赶出去。”

韩柏失声道:“什么?”

浪翻云淡然道:“不要讶异,秀色精于女之术,自然不可锺情于任何男子,否则身心皆有所属,还如何和其它男人上床?”

韩柏呼出一口气,道:“现在我给弄得糊涂了,究竟应怎办才好?”

浪翻云道:“你要设法伤透秀色之心。使她首次感到爱的痛苦,才可以使她甘心降服,若攻破了秀色这一环,使盈散花失去了伴侣,必然没法子平静下来,而对你恨之入骨,那时只要你能把它的恨转成爱,将可漂亮地赢回一局,说不定连她们的老本都吃了。”

韩柏两眼闭起精芒,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望着浪翻云心悦诚服道:“现在我才知道谁是其正的爱情专家,总之绝不是正在偷听的范老鬼。”

范良极的声音在他耳旁怒道:“小子竟敢在浪翻云前贬低我。亏我还好心地去找三位义妹来救你。”

“咯咯:“浪翻云微笑道:“诗儿进来吧!”

左诗推门而入,爱怜地看了韩柏一眼,显从范良极处知道爱郎受挫。

她来到浪翻云旁道:“大哥的伤势怎样了?”

浪翻云笑道:“多几天静养便可无碍,把你的柏弟弟带走吧!”

左诗跺足嗔道:“大哥笑人,诗儿主要是来探你,柏弟的事只是附带的罢了!”

浪翻云和韩柏对视一眼,齐声失笑。

左诗怎知范良极早和两人说了,俏脸微红,向韩柏一瞪道:“你竟敢笑我,其是好胆:要不要我将你如何欺负我的事,告诉大哥,让他教训你。”

浪翻云哈哈一笑,伸手过去楼着左诗的小蛮腰笑道:“诗儿还忍心对自己的夫君落井下石吗?他若过不了这一关,不但梦瑶命不久矣,赤尊信在天之灵亦死不瞑日。我和范兄也不用混了,来!把小弟带走,用你们的爱助他恢复信心吧:“”笃……笃笃……笃。“铜环扣门的声音传入耳内。戚长征和寒碧翠同时醒来。寒碧翠依依不舍爬了起来,在他耳旁道:“这是我们丹清派叩门的手法,表示有十万火急的事找我,你好好躺一会,碧翠再来陪你。”

戚长征一把扯着她,懒洋洋道:“陪什么?”

寒碧翠俏脸一红道:“睡也陪你睡了,还想人家陪你干什么?”挣脱他的手,出房去了。

戚长征心中甜丝丝的,暗忖这俏娇娃确是非常有味儿,尤其她那永不肯降服的倔劲儿,确是诱人之极。

开门关门声后。一把陌生的声音智起道:“李爽参见掌门:“寒碧翠的声音在厅内起道:“不必多礼,李师兄这样来找我,必是有十万火急的事。”

李爽像知道了戚长征在房内般,压低了声音,说了一番话。

戚长征心中一凛。知道李爽说的必是与自己有关,可恨却不知他们谈话的内容。

两人再谈了一会后,李爽告辞离去。

寒碧翠神色凝重回到房内,坐到床缘处。

戚长征毫不客气,一把将她搂到床上,翻身把她压着,重重吻在它的香chún上。

出乎意料之外,寒碧翠以她稚嫩的动作,对这“真正”的初吻作出热烈反应。

良久后才分了开来,两对眼睛难舍难分地交缠着。

戚长征待要再亲她,寒碧翠道:让我歇一会好吗?碧翠有要话和你说啊:“。戚长征经这小睡,精足神满,这样和美女在床上磨,情火狂升道:“若是有关我老戚的安危,不说也罢,那是我早预了的,现在我真的满脑子邪思,不管你是否肯嫁我,也要把你占有呢。”

寒碧翠那会感觉不到他贴体的强烈慾望,俏脸通红,仍强作平静地柔声道:“现在已不是你个人的事了,方夜羽正式向我们下了战书,今晚子时到来和我们算帮助你的账。”

戚长征一震下*火全消,骇然道:“什么?”

寒碧翠道:“现在他们的人把长沙城完全封锁,逃都逃不了。”

戚长征呆了一呆道:“我岂非害了你们。”

寒碧翠平静地道:“你说错了,是我们害了你才对。”

戚长征当然明白它的意思,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亦被迫要和寒碧翠并肩打一场胜望其微的硬仗,那亦即是说他失去了以往进可攻、退可逃的灵活之势。

戚长征吻了她一口,嘻嘻笑道:“现在离子时还有一大段时间。我们应我们应否先寻欢作乐呢?寒碧翠伸出纤手把他搂结实,娇呼道:“长征啊:你若不占有碧翠,她绝不肯放你下床的。戚长征心中一震,终于明白了寒碧翠刚才被吻时为何如此热烈。因为她知道可能再也没有明天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