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四章 再作突破

作者:黄易

韩柏随着左诗,到了柔柔房内。

朝霞和柔柔关切地围了上来,分两边挽着他手臂。

柔柔不忿道:“范大哥把整件事告诉我们了,哼:这两个妖女真是卑鄙,竟利用夫君的好心肠把你骗倒。”一向善良怕事的朝霞亦不平地道:“这两个妖女如此可恶,看看老天爷将来怎样整治她们。”左诗转过身来,织手缠上韩拍的脖子,身体主动贴上去,更吻了鞋柏一口,无限爱怜地道:“柏弟弟:我们愿为你做任何事,只要能使你回复信心和斗志。”韩柏则两手左右伸展,按着柔柔和朝霞的蛮腰,深感艳福无边之乐,信心陡增。暗忖浪大侠说得对,自己的意志的确范弱了点,例如硬充英雄答应了秦梦瑶不动她,但多看两眼,便立即反梅,正是意志不够坚强的表现。现在稍受挫折,便像一贼不振的样子,怎算男子汉大丈夫。

三女见他默言不语,暗自吃惊.以为它真的颓不能与,交换了个眼色后,左诗道:“柏弟弟,不若上床休息一下唯我论主观唯心主义的极端形式。把“我”看作唯一的 ,又或浸个热水浴,再让我们为你槌骨松筋好吗?”韩柏一听大喜,却不露在脸上,故意愁眉苦脸道:“一个人睡觉有什么味儿?”左诗项道:“怎会是一个人睡,我们三姊妹一起陪你。难道还会要你受冷落吗。”韩柏试采道:“真的不会受冷落吗?”三女终听出他语里的深意,反欢喜起来,无论他如何使坏,总好过垂头丧气的颓样儿。

柔柔“噗嗤”笑道:“你想我们怎样,即管说出来吧:现在谁敢不迁就你?”朝霞道:“不要整天和范大哥唱对台了,他对你不知多么好呢。千叮万叮要我们哄你高兴,所以我们全听你的了。”韩柏乐得喜翻了心,向左诗道:“哈:那真好极了,诗姊:你先脱清光给我看看,然后是朝霞和柔柔。”左诗俏脸飞红,俏脸埋在他肩膀处,含羞道:“到帐内人家才脱可以吗?求求你吧:好夫君。”韩柏哈哈大笑,心中又充盈着信念和生机,正要继续迫左诗.好看她慾拒退迎的羞态。

敲门壁响起。

盈散花的声音传入来道:“专使大人是否在房里?”三女俏脸只得寒若冰雪。

柔柔冷冷道:“专使大人确在这里,但却没有时闲去理没有关系的闲人。”盈散花娇笑道:“这位姊姊凶得很呢:定是对散花有所误解了,散花可否进来赌个不是,恭聆姊姊的训诲。”左诗听得气涌心头,怒道:“谁有空教你怎样做好人,若想见我们的大君,先给我们打一顿吧:”盈散花幽幽道:“散花的身子弱得很,姊姊可否将就点,只用戒尺打打手心算了。”三女脸脸相觑,遗才明白遇上了个女无赖。

韩柏知道斗起口来,三女联阵亦不是盈散花的对手,失笑道:“姑奶奶不要扮可怜兮兮了,有事便演进来,没屁便不要放。”盈散花推门而入,同三女盈盈一福,恭谨地道:“三位姊姊在上,请受小妹一礼。”韩柏放开三女,喝道:“快给三位姊姊和本专使斟茶认错。

”左诗冷哼道:“这杯茶休想我喝:”不满地瞪了韩柏一眼。

盈散花甜甜一笑,向韩柏道:“待三位姊姊气消了,散花再斟茶赔礼巴:”三女虽对她全无好感,可是见地生得美饱如花,笑意盈盈,兼又执礼甚恭,亦很难生出恶感。适才明白为何连干拍和范良极这对难兄难弟也拿她没法。…还是柔柔深懂斗争之道:“你人都进来了,还装什么神弄什么鬼,有事便说出来吧:”

盈散花风情万种横了韩柏一眼,通:“现在这条船顺风顺水,我看明天午后便可抵达京师,所以特来找大人商量一下,看看给我们两姊妹安排个什么身份,以免到时交待不了。”就在她说这番话的同时,浪翻云的声音又快又急地在韩柏耳旁响起道:“秀色和盈散花先后借故来见你,就是要观察你魔功减退的程度,所以你若能骗得她们认为你的庹功再无威胁,秀色就会主动在床上和你再斗一场,若能反制你的心坤,你对它的心锁便自动瓦解。她亦可回复“女心功”,小弟!不用我教你也知道应怎办吧?”他说的最后一个字,恰与盈散花最后一个字同步,其妙若天成处,教人咋舌。浪翻云如此小心其冀,亦可见他不敢小觑盈散花。

韩柏福至心灵,眼中故意露出颓然无奈之色,勉强一笑道:“那你们想仍做什么身份?”-一直没有作声的朝霞寒着脸道:“你们休想做她的夫人,假的也不行。”盈散花笑道:“我们姊妹那敢有此奢望,不若这样吧:就把我们当作是高句丽来的女子,是高句丽皇献给朱元璋作妃子的袒物。”范良极的声音在韩柏耳内响起道:“小心:她们是想刺杀朱元璋。”韩柏亦是心中懔然,断道:“不行:兰致远等早知道我们遣使节团有多少褛物,退开列了清单,怎会忽地多了两件出来,所以万不可以。”盈散花深望他一眼。

韩柏又装了个虚怯的表情。

盈散花得意地一阵娇笑道:“任何事情总有解决的方法。现在还有一天半的时间,专使好好的想想吧:散花不敢警扰专使和三位夫人了。”韩柏再露颓然之色,挥手道:“快给我滚:”走到门旁,又同过头来道:“咦:专使退有一位夫人到那里去了?”盈散花不以为忤,千娇百媚一笑后,才从容离去。

三女发觉了韩拍的异样,目光集中到他脸上。

韩柏听得盈散花远去后,像变了个人似的跳到左诗面前,伸手便为她解衣,兴高采烈道:“快:趁秀色妖女来找我前,我们先快活一番:”韩柏舒适地挨枕而坐。

三女睡被内,熟睡的脸容带着甜蜜满足的笑意,看来正做着美梦。

韩拍的信心已差不多全回复过来,最主要是因与秀色即将举行的“决战”,刺激起他庹种里由赤尊信而来的坚毅卓绝的意志。

可是他仍未能达到受挫前的境界。

秦梦瑶的声音在门外咎起道:“韩柏:梦琨可以进来吗?”韩柏喜得跳了起来.揭怅下床,才发觅自己身无寸琪,暗忖和秦梦瑶迟早是夫妻,这有什么大不了.昂然拉开门栓,把门敞开。

秦梦瑶俏立门外,还末看清楚,给他一把搂个满怀,再抱了起来。

后脚一仰,踢得房门“碰”一声关上.又顺手下了门栓,才抱着似是驯服的秦梦遥到靠窗的椅子坐下。让她坐在腿上。

秦梦瑶白他一眼,伸手搭着他的脖子,依然是那个恬静消雅的样儿。

韩柏回复了挑逗侵犯它的心志和脍量,有恃无恐地嘟起嘴道:“你的心嘴呢:”秦梦璃看着随意拂在地上的衣物、又瞌见帐内三女烟笼方葯般睡姿,韩柏的赤躶身体和他正在自己背上爱抚着手掌更不斯传来烫人的灼热感,终于俏脸一红,送上香吻。

韩柏像久旱逢甘露般吸着。

一道悠长的真气,由秦梦瑶缓缓注进他体内。

说不韩柏心中一动,忙运起无想十式,瞬那间心神空灵通透,又幻变无穷,说不出的舒服自在。

他又把体内真气与秦梦瑶的真气交融,回输到她体内。

如此循环往复,不片晌秦梦璃的身体熬了起来,娇躯更主动靠贴过来,玉手紧缠他肩膊。

韩柏一对大手忍不住由秦梦遥的玉背移到身前。

秦梦瑶勉力振起意志,推开了他的脸,让四片层皮分了开来,却没有阻止他不肯罢休的轻薄,红着脸轻轻叹息道:“你停一停可以吗?”韩柏一手褛着她,另一手按在她腿上,嬉皮笑捡道:“我又破了你的剑心通明了。”秦梦瑶秀目内洋溢着剪不斯的深情。微笑道:“梦瑶是心甘情愿在这时刻过来让你使坏,免得你因梦瑶而进一步挫弱了信心,在与秀色的对阵上招致败绩。”韩柏由衷道:“你也像浪大侠般看穿了她们的心意。”顿了顿叹道:“若她们真的想行刺朱元璋,就教人头痛了。”秦梦瑶瞪他一眼适:“人家说的你就信吗?”韩柏愕了愕,恍然道:“我和老范都是糊涂透顶,以盈妖女的狡猾,怎会开出我们完全不可接受的条件,又那么容易让我们看穿她的目的,所以这定是障眼法。”秦梦瑶见他一点便明,心生喜悦,吻了他一口道:“遣才是梦瑶的好夫君,盈散花这手法叫开天索价,落地还钱,迟点若另有提议,那还怕我们不接受。”韩柏像全听不到她后来的几句话,呆头鸟般瞧着秦梦瑶道:“你刚正唤我作什么?”秦梦瑶有好气没好气道:“休想梦瑶再说一吹,我的好夫君。”说完泛起个佻皮之极的动人笑容。

韩柏心叫我的蚂呀:秦梦瑶这仙子竟可变得如此冶艳迷人.记起了一事道:“奥:我有些好东西给你看:”秦梦瑶微笑道:“那些春画吗?唔:现在还不成,因为你仍未能把我真个收伏得服帖,到你连盈散花都收抬掉,我看就差不多了。”韩柏尴尬地道:“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秦梦瑶“噗嗤”笑道:“现在整艘船上的人都处在一种非常微妙复杂的奇怪关系襄,两位大哥因关切你魔种的进展,所以无时无刻不在留意你,好作提点,当然!这样做亦是为了梦瑶的伤势。”接着娇媚地白他一眼道:“至于梦瑶嘛:更把所有心神全放在你身上,好让自己对你愈陷愈深,不要以为这是强自为之,而是梦瑶真的欢喜这样做。”韩柏喜翻了心,闪缩地问适,“嘿……那……那当我和三位姊姊共赴巫山时,你是否也在注意聆听着?“秦梦璐若无其事点头道:“当然:”秦柏想不到她如此坦白,愕然道:“那你有否动情?”秦梦瑶叹道:“对不起:我虽有点感觉,但离动情尚远,唉:梦瑶二十年来的清修,岂是那么容易破掉的?韩柏你要努力啊:梦瑶把自己全交给你了。当我忍不住向你求欢时,就是那关键时刻的来临了。”韩柏心中一热,涌起豪情,傲然道:“梦瑶放心吧:终有一天我可使你全心全意地苦求渴望着我的真爱。”秦梦瑶心中欣悦,她在这时刻过来,就是要以种种手段,激起他的魔性,使他回复信心,所以方任由他的大手放恣。

她微笑着收回接着韩柏脖子的左手,情不自禁地在韩柏充满肌肉美感的胸膛温柔地怃着,心想:它的身体真是具有强大的诱惑性和魅力,难怪每一个和他有合体之缘的女子都不能自拔,连自己亦感到爱不释手,将来和他合体交欢时,那感觉想必非常美炒。

而且他的身体和魔种结合后,体质剧变,每寸肌肉都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量,当他和异性交合时,便会自然发放出来,让对手的肌肤吸收进去.进一步加强了肉体接触的感觉;恐怕以自己坚定的道心,亦会为此进入如痴如狂的状态里,那时自己仍能和他保持澄明相对吗?

天下间亦只有秦梦瑶能以这么超然的理性,去分析韩柏对它的影智,换了左诗等这时早意乱情迷了。

韩柏给她摸得灵魂似若离窍游荡,舒服得呻吟道:“求求你不要停下来,最好摸下一点。”秦梦瑶失笑道:“没有时间了:”韩柏一震醒来,眼中奇光边射,点头道:“是的:秀色正往这里来,让我去应付她。”轻吻了秦梦瑶的脸蛋,在她耳旁道:“不管你愿不愿意,下次我定要采手进你衣服里放肆一番。”秦梦瑶回吻了他,微笑地道:“真高兴你回复了本色,不过我是不会那么容易投降的,你要以真正的本领来收伏我,千万不要忘记这点。”秀色来到韩柏所在的房门的门前,正要敲门。

韩柏推门而出,一副无精打彩的模样。

秀色心中一片惘然。

她是否真要依从花姊的话,把这兼具善良真率和狂放不抵种种特质的男子以女心法彻底毁掉,使他永远沉沦慾海呢。它是第一个使她在肉体交合时生出爱意的男人,从而使她觉得这也可能是使她得到正常男女爱恋的唯一机会。

唉!韩柏装作魔功减退至连她到了门外都不知道的地步,吓了一跳道:“你……你在等我吗?”秀色一咬银牙,幽怨地自了他一眼,轻轻道:“人家是特地过来找你,你这负心人为何迟迟理也不理秀色。”韩柏目光溜过它的酥胸蛮腰长腿,不用装假也射出意乱情迷的神色,吞了口涎沫,暗忖这秀色不扮男装时,直比得上盈散花,和她上床确是人间乐事。

秀色见他色迷迷的样子,心中一阵憎厌.暗道:“罢了:这只不过是另一只色鬼,还犹豫什么?”脸上露出个甜蜜的笑容,嗅道:“你在看什么?”她表面上叫对方不要看,其实却更提醒对方可大饱眼福。

韩柏感到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再作突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