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六章 抵达京师

作者:黄易

专使房内。

柔柔,左诗和朝霞穿上了高句丽色彩鲜艳的华服,人比花娇地笑看着范良极义正词严地括责韩柏的不是。

令她们忍唆不住的不是韩柏苦着脸的表情,而是穿起了比他身裁稍大的官服的范良极,指手画脚时那像老猴般的有趣神气。

陈令方坐在一旁,慾言又止,显是见范良极正在势头上,有话亦不敢说出来。

这时范良极正唠唠叨叨骂道:“你这好色的小子,一听见别人有美女相送,立时灵魂儿飞上了半天,也不想想若让我们身旁多了个燕王的间谍,是多度危险的事。”

韩柏轻叹道:“你可以告诉谢姦鬼说自幼苦练重子功,难道我可以这么说吗,若断然拒绝,不是摆明不合作叹?莫忘记我们的原则是要拖着他们。”

这几句话有如火上添油,范良极跳了起来道:“现在是我们要靠他吗?用你的小脑袋想想吧:拒绝就拒绝.他能奈何我们嘛?找借口还不容易:每次你想推我,不都是有一担又一担的借口,不如索性阉了你,变成太监专使,那以后就没有这方面的烦恼了。”

三女听他愈说愈粗都俏脸红了起来。

韩柏愕然道:“阉了我?你不为我着想,亦要为你四位义妹将来的美好生活着想呀。”三女更是脸红耳赤。

左诗知道两人不会有什么好说话,责道:“大哥:柏弟啊:快到京师了,你们不好好商议待会见到胡惟庸时如何应付,却还在纠缠不清。”

范良极对这义倒是言听计从,再瞪了韩柏一眼后,别过头去,看到陈令方表情古怪,喝道:“陈小子:你怎么想?”

陈令方瞪大眼看着他。

范良极颓然道:“二弟:你…:唉!”韩柏失声道:“你那盘关系终生的棋输了吗?”范良极苦笑道:“真不忿,这次只拉一子.却多了个妈的二弟。”

三女终忍不住,笑作一团。

陈令方吸了一口气后道:“四弟说得不错,因为他有点像我,摆明乃贪花好色的格局,人家有女相赠,若看都不看就拒绝了,实在于理不合,我……”

范良极阴恻恻道:“我实在不应做你的大哥,你和这婬……叹:这贪花浪棍才是难兄难弟,配对成双。我这洁身自爱的人实不宜和你们混在一起。”

韩柏哼哼一笑道:“洁身是个事实,自爱则未必,说到底你只是怕去应付云清之外的任何女人,生怕多了个女人后云清会不睬你,你心中还不是也想女人嘛,只不过是一个而不是两个吧了。”

范良极老脸微赤,长叹道:“我也不骗你。我确想到云清的问题……”

接着提高声音.理直气壮地道:“但更重要的是明知这不会是好事,弄了个燕王的人在身边,你怎样处理?”

韩柏吞了口涎沫道:“不若如此吧:我们先接受他的馈赠,三日后完璧归赵,送还给他,告诉他我家中四双河东狮呷醋得太厉害了……三女一齐大发娇嗔,指骂韩柏。范良极瞪着他道:“你打的真是如意算盘,怕不是三日.而是“三夜”吧:这赠品若仍是完璧,我敢把人头送你。”

陈令方亦皱眉道:“我没有四弟的借口,是否应照单全收呢?嘿:横竖我不是和你们住在一起,多了个间谍在房内怕没有什么问题吧?”

这时任谁都知道这封难兄难弟都想收纳燕王棣送出的大礼了。

左诗娇哼道:“韩柏:我们四姊妹要和你约法三章 ,若没有我们的准许.其它野女人一个都不准进门。免得你给人骗了都不知道。”

范良极见终有人站到他那一边,大乐,正要夸赞自己的贫贱不能移,房门推开,穿上韩国华丽女服,头结宫髻的秦梦瑶娜娜,轻步而来。

六个人齐感眼前一亮。

华服盛装的秦梦瑶,多了平时麻衣素服的她一份没有的阳光般夺目的的亮丽,那种高雅清贵,连三女亦看得目炫神迷。韩柏等更是目定口呆,连呼吸都停了。

秦梦瑶见所有眼光全集中到她身上,雍容地向范良极道:“继续骂这小子吧:梦瑶支持范大哥。”

范良极被她绝世姿色所摄,竟连高兴都忘记了。

陈令方叹道:“见到四妹.二哥才明白什么叫倾国倾城之美!”柔柔走了过去,挽着秦梦瑶道:“梦瑶真的美艳不可方物。”转头向另两女招呼道:“不要理他们的事了,趁还有点时候。我们再给梦瑶打扮一下。”

两女欣然和柔柔拥着秦梦瑶出房而去。

韩柏扑至门边,向着四女往邻房行去的背影吱道:“梦瑶记得替你落妆是为夫的权利。”

范良极一把将他抓了回来,把他按到靠窗的椅里,自己坐到一旁,吁了一口气道:“我们要先清醒一下,好应付抵京后会遇到的各种问题!”

韩柏笑嘻嘻道:“终于肯承认自己患了失心疯了吗?”

陈令方怕范良极再次骂不停口,插入道:“现在最头痛就如何患付燕王,他似乎早有一套计刮,想边过我们来进行,一步步把我们迫上不能回头的路上。你们试想想吧:燕王的封地最接近高句丽,我们又是由谢廷石陪伴到京……”

范良极冷冷切入道:“你们又受落了他的美人儿。”

陈令方有点尴尬地干咳一声,续道:“就算你有女人,我们亦免不了受到牵连.你们两人或者各打一百大板,逐回高句丽算了,但我就惨了。”

韩柏为了表示并非只懂迷恋美色,煞有介事道:“我还有个疑问,就是燕王之所以看上我们,自然是为了那些万年参,若在其中加料,定可把朱元璋毒死,但现在要到京师了,万年参立会被接收,为何谢廷石还好整似暇,不怕失去了下手的机会吗?”

陈令方和范良极两人齐往他看来,却毫无赞赏他思虑慎密的意思。

韩柏老脸一红,不安地搓手低声道:“叹:难道我说错了。”

范良极闷哼道:“你脑筋不灵光我绝不怪你,只能怪你父母。”站了起来,到了他身前仔细端详着道:“你若是朱元璋,人家送东西给你,你就想都不想便吃了吗?”

陈令方不忍韩柏被范良极耍弄下去,截入道:“朱元璋身旁有几位葯物专家,再为他检验所有东西,不要说食物,连写字的纸张都不放过,想下毒害他,真是难之又难。”

范良极道:“就算过得他们那关,也过不了那些什么圣僧太盐。”转向陈令方喝道:“你最好由现在开始叫回皇上,做回你的狗奴才,否则在胡惟庸面前,冲口叫出了朱元璋,保证你马上人头落地,那时莫怪我们和你画清界线,不认你作兄弟。”

陈令方脸色微变,心知肚明范良极不满被他剥夺了一次耍弄韩拍的机会,可是对方言之成理,一时哑口无言。

范良极大感惬意,待要乘胜追击,船速倏地减速。

“砰砰膨膨!”一阵震耳慾聋的礼炮声,在岸旁晌起。

接着是喧天动地的鼓乐声。

韩柏的心忐忑跳了起来,喘着气道:“妈的:终于到了。”他的感觉恰像初登戏台的小丑。

甄夫人步进鹰飞的卧室时,鹰飞刚做完午课,闻声睁开眼来,看着这外貌娇媚,心比蛇的美女,心中涌起一阵强烈的刺激。

甄夫人毫不避嫌。坐到床缘,伸出纤美的玉手,搭在他腕脉处,好一会后才松开手,道:“封寒那死前一刀确是非同小可,以你深厚的底子,又经我立即施救,恐怕不休息上十天,绝不能复元,使我们的实力大打折扣。”

鹰飞问道:“其它的人怎样了?”

甄夫人淡淡道:“除了摇枝先生伤势较重外,其它人都可随时出手,这一战看来是我们占尽上风,可是以万恶山庄和山城去换封寒之死,始终不划算,这次我们可说是得不偿失。”

鹰飞叹道:“这事不能怪你,要怪就怪夜羽当日收拾不了干罗,致种下了今日的祸根。否则他们休想有一个人能逃掉。”顿了顿低声道:“我亦要负上很大的责任,不但杀不了戚长征.还让他忽然复苏过来,杀了魏门主,伤了摇技先生。”,甄夫人似对得失毫不在意,微笑看着他道:“飞爷何时这么懂得体谅人家呢?”

鹰飞微一错愕,思索着对方的话,她说得不错,他鹰飞一向待已竟对人冷酷。何时变得如此为人着想,难道自己竟情不自禁爱上这厉害的女人,想到这里,暗自抹了把冷汗。

甄夫人浅笑道:“以你的性格,肯如此不顾自身来救我,素善怎能不心生感动,所以就算你要我拿身体来报答你,素善亦只会欣然答应。”

鹰飞双目亮起异,仔细看了她一会后,摇头苦笑道:“若非我精通觏女之术,看出你仍是处子之身,定以为你是个爱勾引男人,媚骨天生的尤物。算是我求你吧:天下间没有多少个正常男人能拒绝你,而可恨你却是我不敢动的女人之一,你难道对夜羽半点爱意都没有吗?”

甄夫人看到鹰飞进退两难的窘态,花枝乱颤般娇笑连连,半晌后回复平静,淡然道:“小魔师是个罕有的动人男子,文才武略均使素善心悦诚服,说人不喜欢他,实在大没道理了。可惜我总觉得和他的关系有着交易的味道,总提不起劲来,或者和他云雨之后,会有另一番光景,不过一天他未能收复中原,我也不会和他欢好。唉:素善终是个正当的女人,在这刀头舐血,兵凶战危的时刻,自然地生出肉慾的渴求,但能被我看得上眼的人又实在太少了,我这样坦白道来,你应充分体会到人家的心意吧!”鹰飞心叫不妙!这女人总不放过引诱自己的机会。与方夜羽的真致交情,究竟能令他还可支持多久呢?

甄夫人若无其事道:“好吧:以后我不再挑引飞爷了。”

鹰飞呆了起来,一时不知是何滋味,只知绝非好过。

甄夫人眼中射出憧憬之色,悠然神往道:“告诉你吧:或者素善确是天生婬荡的女人,因为我很想会会那韩柏,看看为何花解语和秦梦瑶这两个极端相反的女人,都会同时对他倾心。”

鹰飞为之哑然,并涌起一股强烈的忿怒和嫉意。

她是否故意刺激自己呢?

横竖地想献身韩柏,不若由自己先拔头筹。

甄夫人轻松地道:“或者我们是同类人,都是为求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之辈,很多我不敢向夜羽透露的事,都觉得可以向你说出来,不怕你会露给第三者知道。”

鹰飞心中暗道:“就是知道你比我更厉害,我才要克制着自己,不敢碰你。”

他想了一会后道:“夜明若知道你封韩柏大感兴趣,对他的打击不是更大吗?”

甄夫人摇头道:“你是夜羽最好的朋友,应明白他是个为成大事,不惜牺牲一切的人。连秦梦瑶他亦可以舍弃,何况是素善。”

鹰飞听出她语气里的苦涩味儿,反放下心来,原来她想见韩柏,一方面是生出了好奇心,更重要是对方夜羽报复。当然,日后假若她遇上韩柏,真的弄假成真爱上了他并不稀奇,像他们这类自私自利的人,动了真情可能比任何人都来得疯狂,原因在于会把对方视为私有物。

解决的方法,就是把韩柏干掉。

甄夫人有点自言自语地道:“夜羽其实是个温柔多情的人,只不过给放到了这位置上,不得不硬着心肠去追求达到目的,自他知道秦梦瑶活不过百日后,我从未见过他有半丝欢容。”

鹰飞道:“其实夫人你是深爱着夜羽的,只不过不忿只能在他心中只占到次要的席位,为何不以你的柔情把他争取过来,助他忘记秦梦瑶。却反要去碰那韩柏,小心引火自焚,难以自拔哩!”他自已想想都觉好笑,竟如此苦口婆心去劝一个女人,一向以来,女人不外都是他有趣的玩物罢了。

甄夫人秀目彩光涟涟,微笑道:“飞爷可知训兽师如何去驯伏猛兽吗?”

鹰飞皱眉道:“怕不外有赏有罚,使猛兽知道反抗无益,只好乖乖服从命令。”

甄夫人摇头道:“那只是表面的基本功夫,高明的驯兽师都知道,最重要是须取得猛兽如老虎的信任。”

鹰飞愕然道:“怎样可取得没有人性的老虎的信任呢?”

甄夫人盈盈起立.轻笑道:“方法很简单,就是陪老虎睡觉,他才会视你为同类,真心服从你,此事千真万确。绝非我诳你。”

鹰戒微怒道:“问题谁才是真正的驯兽师?”

甄夫人到了门旁,停步转身,嫣然一笑道:“只为了想找出这答案,我便想去会会那个韩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