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三章 夜闯鬼府

作者:黄易

长沙城。

戚长征步进一间位于闹市中心,邻靠驿站的茶馆去。

十来张抬子全坐满了马夫脚夫苦力一类的人物,空中充塞汗水的气味和喧闹叫嚣的吵声。

戚长征大感有趣中溜目四顾,随即看到扮成脚夫的风行烈正学者旁边人的模样,蹲在一张长凳上,捧碗热茶呷。

戚长征摇头失笑,来到他身旁早挤满了人的长凳硬插进去,蹲到风行烈旁低声道:“伙计,今天有没有生意?”

风行烈微笑道:“小生意倒有一点,大行当却半单都没有,教我吃不饱油水,那些大行当都不知溜到那里去了。”

戚长征皱眉道:“这真是奇怪之极,殷妖女究竟在玩什么把戏呢?”

风行烈压低声音道:“我刚和老杰的手下碰过头,根据敌人移动的迹像,若杰相信殷妖女已把主力撤出城外,动向不明。”

戚长征愕然道:“我们宰了莫意间这么天大的事。他们竟不意吗?”

风行烈道:“这还不是最奇怪的地方,殷妖女竟连搜查网也撤去了,干前辈等正在仔细研究,是否应立刻乘机遁离险地?”

威长征忽地脸色大变道:“不好:殷妖女的目标可能是柔晶,那样她便可反客为主,不愁我们不迭上门去。”

风行烈一呆道:“这确是个头痛的问题。”

戚长征霍地站起,断然道:“风兄先回。小弟办妥事情再来会你们。”

风行知他心念着水柔晶,所以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往这方面想去,微笑起立,挽戚长征手,挤出茶馆外去,同时道:“假若戚兄估计无误,此行凶险万分,多我一把枪总聊胜于无,嘿:我才不信她能比我们更快找到水姑娘。”

戚长征感激道:“能交得你这朋友,不知是我老戚几生修来的福分。”

两人来到街上,长沙府的夜市在万家灯火中,亮如白昼,热闹炕t平,可是他们都没有任何轻松的感觉。

这花刺子模美女实在太教人莫测高了。

顺大街走去,风行烈哂道:“横竖倩莲我们以游击战术牵制敌人,要搅得他们鹤唳风声,不能安寝,不若我们索性大闹一场,直接找上殷妖女,杀她一个人仰马翻。”

戚长征一把挥掉戴在头上遮半边脸孔的帽子,大笑道:“这话最对我老戚脾胃,不过记旧打不过时就要撒腿溜走,莫要硬充英雄好汉。”

风行烈不理途人因戚长征大笑而侧目,哈哈一笑道:“我根本不是什么英雄好汉,只是不惯做缩头乌龟吧了!”

威长征兴奋道:“来:我请客,先喝两杯以壮行色。”伸手搭上风行烈肩头,没进街上的人流里去。

花解语来到魔师宫内庞斑居住的院落,黑仆迎了上来道:“主人仍在高崖处凝立沉思,花护法似不应在这时扰他。”

花解语皱眉道:“他已一动不动地站了五天,不:我定要和他说上两句黑仆脸上露出理解的神色,再没有说话。花解语伸手轻拍下黑仆眉头,叹了一口气,往后院的高崖走去。广阔的星空下,高崖之岭,天下第一高手庞斑傲然负手立在崖边。寂然不动。花解语神态自然地来到庞斑身后,看到庞斑背后的手,紧握书一对绣花鞋,心中一震。升起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难道无情的魔师亦会为情所困?巳站了五日五夜的庞斑叹道:“解语你还没有怀孕吗?”

花解语想不到庞斑不但没有责她来打扰他,还关心起它的事来,黯然摇头后,站到庞斑旁边,侧头望向这脸容奇伟的天下第一人,道:“魔师你老人家在想什么呢?”

庞斑淡淡一笑道:“我正回忆那十天在静斋和静庵朝夕相对的日子,一分一毫都没有放过,又不时想起其它人来,不知不觉站到现在这刻,唉!想不到回忆原来竟亦会如此醉人。”

花解语强烈地想起韩柏,心中一酸,为何自己一生人从不相信爱情,到了这年纪,偏锺情于一个比自己小上二十多年的男子呢?情究是何物?

庞斑淡淡道:“静庵去了:就在她仙去的那一刻,我已感应到了。静庵啊静庵:我庞斑为你放弃了一切达二十年,你亦为我献出了最疼爱的徒弟,我们谁也不欠谁了,可是为何我总仍觉得亏负了你?谁能为我解答这问题?”

花解语三日前已收到言静庵的死讯,但因庞斑来了这高崖处静立,没有机会通告他,岂知他早“知道了”,轻震后一时哑然无语,说不出话来。

庞斑忽又又开话头道:“身具魔种的人,所有生机均给收敛了去,是不会使女子受孕的,解语你是白费心机了。”顿了顿,眼中精光闪掠通:“有没有鹰缘的消息?”

花解语道:“两位少主均为此事努力追寻,一有消息,立刻会报告给魔师知晓。”

庞斑微笑道:“只要知道他在那里,我会抛开一切。立即赶去与他见上一面,看看蒙赤行的徒弟和传鹰的儿子,究竟谁优谁劣。庞斑何幸:竟有机会再续师尊和传鹰百年前未了之缘。”

花解语向往道:“魔师可否带解语一起去,好让解语作个历史的见证人。”

庞斑失笑道:“你想见韩柏这小子才页,对不起,我安排了你回西域去,我虽不会直接插手夜羽的事,但亦不会横加破坏,你乖乖给我回去,永不得再踏入中原。否则本人绝不饶你。”

花解语凄然道:“解语遵旨!”

庞斑语音转柔道:“回去吧:生命总是充满了无奈。回去吧:我还要多想一会。”

范良极和韩柏两人身穿夜行衣,蒙头脸,一先一后,在星夜下的屋顶鬼魅般纵掠闪移,往清凉山上的鬼王府奔去。

韩柏又喜又惊。

喜的是这种夜行的生活刺激有趣,的是若遇上了鬼王,便等若遇上了里赤媚那么槽糕。

“鬼王”虚若无在江湖上是个最高深莫测的人物,而只要知道当年里赤媚亦只能和他战个乎手,便可知他多么厉害。

前面的范良极忽地停了下来,伏身在屋顶边缘处。往前方偷看过去。

韩柏闪到他藏身处伏下低声问道:“是否见到来捉你这老盗的官差大哥?”

范良极怒瞪他一眼。冷然道:“用你的狗眼自己看看吧!”

韩柏嘻嘻一笑,煞有介事地做仰上身,往前面望过去。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屋脊瓦背,直延至远方山脚的树林处。

在这片密林的上方,隐见数点闪烁跳动的火光,像悬在虚空中的星星那样,只不过强烈刺目多了。

韩柏细心一想,知道那是位于清凉山上的鬼王府,火光烁动正是鬼王府后院的灯火,由这角度看去刚好隔了片楠树林,风吹树摇时。做成这诡异的视象。

韩柏一呆道:“有什么好看的?”

范良极嘿然笑道:“对不起:我应该说用你的狗耳听听才对。”

韩柏忿然劲聚双耳,立时收到左方屋处传来夜行人掠过去远的风声。

范良极冷冷道:“不懂用耳的人,最好不要去夜街,否则去了小命还不知道是什么一回事。”

韩柏虽然心中佩服,口头却不让道:“人耳当然及不上狗耳的灵锐。”

范良极一肘挫向他肋下软弱处,冷喝道:“不要一见人便乱吠,来吧!”伏身前窜,箭矢般投往远处另一屋脊上。

韩柏闷哼一声,忍者痛楚循这名震天下的独行大盗的路线,紧追在对方身后。转眼间,两人扑至清凉山脚下,上方的鬼王府灯火闪耀,照亮了树林的上方。透凄迷柙秘的色彩。

范良极看韩柏学他蹲在一块巨石后的草丛里,才道:“想进鬼王府的人,都看中了这后出的楠树林,以为可神不知鬼不觉潜进鬼王府的后院去,岂知正中鬼王的诡计。”

韩柏一呆道:“这么大片树林,除非找以千计的卫士来把守,否则怎能阻人进去?”

范良极屈起指头敲了他的大头几下,笑道:“让我指点你这小子吧,这这还不是厉害处,因为够闯鬼王府的都是高手,这些线绝瞒不过他们,难搞的是宿在林内的岛群,只要有人经过,便会突然惊飞,比任何警报更可靠。”

韩柏愕然道:“那为何你又带我到这里来,不是明玩我吗?”

范良极胸有成竹,悠闲地挨在石上,微笑道:“小伙子:给点耐性吧!很快就有好戏上演的了。”

话犹未已,山上的楠树林里,拜然响起马儿尖嘶和拍翼的响声。

接附近所有马儿间声响应,离林而起,时林上漫漫的夜空,尽是鸟鸣鸟飞的喧闹声。

韩柏暗忖原来声势会是如此人,难怪瞒不过鬼王府的人了。

不知是谁夜闯鬼王府呢?

范良极道:“机会来了,莫要错失,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记得紧跟我旁,让我可保禳t照顾你这浑小子。”

说到最后第二句时,他早掠出十丈开外。

韩柏此时才知道他在等候有人闯来惊起宿鸟时产生混乱的良机,浑水摸鱼偷进去,心中折服,忘了反驳,追去了。

两人把速度提升至极限,无声无息穿林而过。

范良极驾轻就熟,领韩柏避过林内的布置,不一会穿过了茂密阴沉的楠树林,藏身在一株可俯视整个鬼王府后院的大树缣t密的枝叶里。

后院黑压压一片,其中几闲屋舍虽透出灯火,却是寂然无声。

反之在前院某处却被火焰照得亮如白书,隐隐传来人声。

韩柏细察这宏伟府第的一角。与范良极所绘的图样分毫不差,赞道:“你若老得没有能力偷东西,大可转行画春图。”

范良极低咒了啊句后,道:“灯火处是正院内的练武场,看来那刚闯人来的人颇有两手,否则鬼王府的人早轰走他了,那有闲情像现在般和他聊天。来:我们去看看。”

范良极双耳一阵耸动,倏地一拉韩柏,扑落后园,沿一道长廊往前奔去,又一拉韩柏,闪入廊舍间一个小园的假石山后。

韩柏知机不作声。

风声响起,两道人影在长廊掠过,转往右方去了。

范良极低声道:“这是鬼王手下二十银卫的人物,这批人当年随鬼王南征北讨,实战经验丰富无比,即管武功比他们高的人,亦会因不够狠和辣,致败在他们手下,你要小心了,他们都穿银衣,非常易认。好:我们走!”

韩柏收心柙。把魔功提至极尽,几乎是贴范良极的背脊穿房过舍。

扑往广场去。

两人再避过几起巡逻的卫士,最后来到广场东侧一所无人的饭席,潜到窗台下,一起伸头往光若白昼的广场望去。

十多名银衣大汉。手拿火把,分立在广场的四周,隐然包围卓立广场中央的一名吊发如银的老人。

范良极道:“原来是他,看来无论平日怎么清高的人,都会起贪念。”

韩柏好奇道:“这人是谁?”

范良极正想回答时,见两男一女由广场对面的屋舍悠然步出,其中一名师爷模样的人笑道:“对不起:鬼王今晚没有兴趣见未经预约的客人,我们来打发谢兄。”

韩柏忘了追问范良极,细心打量在那师爷旁的两个人。

那女的年纽在四十许间,士得像母夜叉般丑陋怕人,一望就知是脾气极臭的。

那男的高瘦挺直,站在两人间,自然而然使人从他的神态和气度,察觉出他才是地位最高的领导人物。

韩柏透了一口凉气道:“若非我知道鬼王仍龟缩屋内,必然会猜造高瘦汉子就是鬼王,谁能有这种气势。”

范良极眼中露出赞赏之色,传音进他耳内:“算你有些眼光。这人是……”

外面那银发老者仰天一阵大笑,打断了范良极的说话。笑声倏止。身子轻晃下,冷冷的望那高瘦汉子,皮肉不动地道:“阁下是否昔年曾助传鹰大侠一臂之力的铁存义大侠的后人?”

那高瘦汉子微徽一笑道:“我是他的孙子铁肯衣,谢兄确是博闻,只从铁某刚才向谢兄送出的一道劲气,便推测由是我们铁门的”玉蝶功“,真不愧名震苏杭的高手。”

那谢眼中惊讶之色一闪即逝,收敛狂气道:“本人一向尊敬铁大侠,故绝不纂t与铁兄动手,只不知若谢某现在离去,铁兄会否拦阻。”

范良极在韩柏耳旁冷笑道:“现在方知怕,真是后知后觉,这铁青衣是虚夜月的三个师傅之一。武功仅吹于鬼王,因为一向非常低调,江湖上悉知其人者极少,我倒要看看谢如何脱身。”

一把破锣般的粗声在场中响起,原来是那丑妇在说话,只听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谢你刚才起了宿乌,理应知难而退,不要以为诈作要见府主,就可掩饰你闯府之罪。”

那师爷接口道:“念在你还没有伤人,我恶讼棍霍慾泪就代你求铁老一个情,只要你留下一指,即可离去。”

韩柏心中暗叹,追是摆明要与这个什么苏杭高手过不去了。

范良极乘机在他耳旁迅速介绍通:“这恶棍和你这婬棍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其的使得一手好棍,和那”母夜又“金梅都是鬼王府座下四小鬼的人物,非常不好惹。”

韩柏暗叫一声娘:到了身在虎穴时,范良极才说这个如何厉害,那个如何厉害,分明在坑他。

那谢仰天一阵长笑:“谢某再说下去,反教你以为我怕了你们,哼!我既然敢来:就有信心离去,请了!”攸地后退。大鸟般往后跃起,瞬眼间没入黑暗里。

范良极和韩柏脸脸相觑,为何场中鬼王府的人半点追赶的意思都没有呢?

念头才起,东面的屋脊上传来谢的惊叱,接是兵了交击的声音,原来另有鬼王府的人把他截,只看铁青衣和那十多个持火把卫士冷静安然的表情,就知那谢凶多吉少了。

韩柏心中栗然。这鬼王府真是高手如云,只是眼前这三人。便难以应范良极神色变得凝重无比,凑过来道:“他们三人为何还不滚回去,留在这处吃西北风。”

韩柏下意识地缩低了寸许,惊纶刑:“若要留下手指,你最好代为搅妥。”

铁青衣的声音刚好在广场中响起道:“何方高人大驾临此,何不出来一见。”

韩柏和范良极遍体生寒,心想此人若能如此发觉到他作的行踪,功力岂非骇人之极。

要知范良极乃天下群盗之王,最擅潜踪隐匿之术,要发现它是谈何容易,韩柏则身具赤尊估的魔种,自然而然拥有了这不色高手的特质功力。当他蓄意避人耳目时,除了庞斑等绝顶高手外,谁能如此轻易发现它的踪影?

广场四周卫士持的火把猎猎作响,深秋的寒风呼呼吹。

范良极传音道:“不要答话,他可能在试我们。”

韩柏头皮发麻,点了点头。最初来此想偷窥虚夜月的兴奋心情,早荡然无存。

铁青衣冷哼一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要铁某把你迫出来就没有什么味道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