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二章 佳人夜访

作者:黄易

韩柏和范良极两人垂头丧气回到莫愁湖旁的外宾馆时,范豹趋前道:“三位夫人和白小姐都等得很心急哩!”韩柏一时想不起白小姐是谁,愕然道:“什么白小姐?”

范良极撞他一记,不耐烦道:“你认诚很多白小姐吗?当然是白芳华.说不定她是奉鬼王之命来向你提亲.半夜三更来找男人,离道鬼王这一轮没有理睬她,使她变成了久旷的怨妇吗?嘻!”韩柏受过上次教训,不敢立即去见白芳华,同范豹道:“你告诉她我换过衣服便去见她。”一手抓着要逃去的范良极,语带威骄道:“你给我去向三位姊姊解释睑上的掌印,若她们不满意你的解释,我绝不放过你。”

一番扰让后,韩柏终换好衣服,到客厅去见白芳华。

她一见韩柏立即满睑嗔意,怨道:“你到了那里去,累人家等了声个晚上。”

韩柏大讶。以前她不是说过怕再见到自己,以免愈陷愈深吗?为何现在却像个没事人般向自己卖俏撒娇。

不过他最见不得美女,看她巧笑倩合,丰姿楚楚的样子,骨头立时酥软了大截,说不出门面话见来,笑嘻嘻来到她身旁坐下。

当下有睡眼惺忪,强撑着眼皮的侍女奉上香茗。

韩柏如获甘露般连喝了两杯热茶后,挥退侍从,见到白芳华目光灼灼看着他脸上的掌印,老脸一红道:“这只是个意外,白姑娘莫要想歪了。”

白芳华掩嘴笑道:“你最好小心点,采花大盗薛明玉来了京师,现在全城的武林人物和官府衙差都摩拳擦掌,若被人误会你就是薛明玉时,那就糟了。”

韩柏并没有将薛明玉放在心上,乘机又开话题道:“白姑娘来找本大人有何贵干。”

白芳华“噗哧”一笑道:“那有人自称本大人的哩,专使的中文看来仍有点问题。”

韩柏见她笑得像芍葯花开般妖俏美艳,色心大起,把头揍到两人间的茶几上,低声道:“没见这么久。先亲个嘴见行吗?”

白芳华俏脸泛起个哭笑不得的表情,项道:“人家今次来是有正经事哩!”韩柏见她一语一嗔,莫不带上万种风情,涎着脸道:“轻轻地吻一下,让我尝尝姑娘的胭脂,这样也吝啬吗?”

白芳华横了他一眼。凑过小嘴蜻蜓点水般碰了他的皮一下。

韩柏在事出猝然下,想还招时,她早鸣金收兵,气得韩柏直瞪眼道:“你听过“强来”这两个字吗?”

白芳华笑道:“当然听过,但却不害怕,唉:我很久未试过这么开心了。”

韩柏大喜,正要鼓其如簧之舌,引诱她去“寻开心”,白芳华早先一步道:“我今次来,是代鬼王邀你明天早朝后到鬼王府一行。”

韩柏遍体生寒,*火登时全都被吓走了。

假若他带着巴掌印去见鬼王,不是明着告诉人他就是韩柏吗?况且以鬼王的眼力,一眼便知自己是谁,那时怎么办才好?

虚若无可不是好惹的。

这老小子的可怕处,绝不下于庞斑或里赤媚。

幸好回心一想,若范良极所料不差,白芳华早看穿了他们是谁.所以鬼王亦应知道他们是谁。

鬼王找他们所为何事呢?

天!

假设范良极猜错了,白芳华真的信他是专使,那明天岂非糟糕至极。

鬼王发起怒来便等若里赤媚发怒,那可不是说着玩的一回事。

心里不争气地上下忐忑跳动。

白芳华奇道:“专使大人在想什么?”

韩柏差点答不了这问题,长叹一声道:“有人告诉我白姑娘你乃鬼王的人,初时我尚不信,现在看来……嘿!”白芳华垂头幽幽道:“专使若不说清楚“鬼王的人”是甚么,芳华定不肯放过你。”

韩柏一愕道:“指的当然是男女关系!”“啪!”的一声脆响,韩柏本来完美无瑕的另一边脸颇,又多了另一掌印,再不完美了。

白芳华哭了起来道:“这是对芳华的悔辱.也是对我干爹的侮辱。”

韩柏摸着被白芳华重刮得火辣辣的脸皮,心中叫苦。

若有什么比带着一个掌印上朝更尴尬的事,就是带着两个掌印了。

可是当听到白芳华如此表白时,立时把一个或两个巴掌印的事置诸脑后.喜动颜色站了起来,来到白芳华椅旁,单膝下跪,伸出手扰着她膝上的罗裙道:“是本小人不好,误信坊间谣言,嘿:原来鬼王是你的干爹,他老人家和干女儿应该……嘿:应该不会吧!”白芳华瞪着泪眼娇嗔道:“你在说什么?”

韩柏吓得掩着脸颊,以免要带着第三个巴掌印上朝,叹道:“恕我孩童无知。我素来都不明白亲戚间之关系。”他从小孑然一身,自是不知。

白芳华受不住他的傻相,化涕为笑道:“你这人哩:平时精明过人.糊涂起来,比任何人都糊涂:总之芳华和干爹对得住天和地,噢:痛吗?”

伸出纤手,爱怜地抚着他被打的脸蛋。

韩柏乘机握着她另一只柔荑,神魂颠倒般道:“说不痛就是假话,你可要好好赔偿哩。”

白芳华秀目射出万顷深情,柔声道:.“这么赔好吗?”

俯下螓首.小嘴吻在他上。

她吻得很轻,很温柔,很湿软。

韩柏灵魂儿立时飘游在九天之外,竟破例没有乘机动手动脚,只是楞楞地享受着那蚀骨销魂,比蜜糖还甜的滋味。

白芳华离开了他的嘴chún,轻轻道:“大人:芳华要走了。夜了!”韩柏一呆道:“夜?快天光了。”

白芳华推开他长身而起,失笑道:“和你一起时间真快过。”

韩柏想起左诗三女,那里敢再留她,正想着如何向她们解释这新鲜热辣的一个巴掌印时,耳听白芳华道:“早朝后鬼王使人驾车在外五龙桥等你,他通知了司礼监,明天午饭前你不会有别的应酬了。”

想起这火烧眉睫般紧迫的头痛事,韩柏颓然道:“知道了!”白芳华泛起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眼神转柔,轻咬着chún皮低声道:“不送我到门外的马车上去吗?”

韩柏欣然道:“贵国不是有句什么“送卿千尺,终须一吻”的话吗?”

白芳华美得娇柔不胜地伏在他肩头花枝乱颤,失笑道:“芳华不行了,快要断气了。”在韩柏吻上她春前却又退了开去,去往大门道:“你若不怕给十多对眼睛看着,就去吻个饱吧!”韩柏迫在她身后道:“为何你提都不提那株仙参?”

白芳华边走边道:“不用了:本来我是想送给干爹的.可是皇上今午派人送了一株给他。你留给自己作贿赂其它人之用吧:嘻:和你一起真开心。”

韩柏陪着她来到宾馆前院.一看为之愕然。

等待她的马车,除了驾车的两名大汉外,还有近十个全副武装的劲服卫士,人人太阳穴高高隆起,显都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这等人物,平时找一个都不容易,现在竟一下子出现了八九个之多,还只是充当侍卫,可知鬼王手上掌握着多么强大的实力。

难怪朱元璋如此忌惮他。珍贵的万年参亦要忍痛送他一株。

同时亦知道没有机会再吻这风韵迷人而又男女经验丰富的美女,无奈叹道:“白姑娘的架子真大,累得我因等待下一吻今晚又要再患单思症了。”

白芳华抿嘴笑道:“你怎知是单思呢?你能看穿人家的心吗?”轻提起长裙,下阶朝马车走去。

众大汉一齐肃立,同两人施礼。

白芳华来到马车旁,自有人开门让她进去。

韩柏倚在窗旁,大感兴趣地看着白芳华坐下来。低声问道:“明天会见到你吗?”

白芳华含笑道:“明天不是便可知道吗?”按着微嗔道:“不是人家架子大,而是现在京城里的女子人人自危,鬼王不放心干女儿,才派了这么多人跟在芳华身旁呢。”再“噗哧”一笑道:“京城的姑娘都矛盾得很哩:既怕薛明玉爬上床来,但又怕他连门窗都不肯敲!”韩柏讶道:“怕他上床可以理解,为何又怕他不来串门呢?”

白芳华掩嘴低笑道:“以往能给薛明玉看上眼的,都是出名的美人儿,若他不感兴趣的话。岂非达不到美女的标准。再见了:我的专使大人。”

马车开出。

众大汉纷纷上马,追随着去了。

韩柏好一会才收拾回聚少离多的三魂七魄,走回宾馆内去,心中仍狂叫“妖女厉害。”戚长征沿岸疾跑了近两个时辰后,不得不放缓下来,想道:“这样直跑到洞庭湖,不累死亦没有馀力和敌人舞刀枪拚命了。”

正沉吟间,上游有一艘大船满帆放河而下,速度迅。

戚长征大感讶然,船上的人定有要事,否则绝不会在夜里行舟。

想都不想,觑准两岸地势,赶到一个山岗上,在一株横伸出河旁的大树横枝处,扑往大船去。

船儿就送我一程吧!

戚长征安然落往舱顶,一个翻身神不知鬼不觉落到下一层的平台。闪入了暗处,脚步声忽由舱内传出,两个人推开枪门,走到平台上。

戚长征心中暗奇,这么晚了,不去睡觉,却到这空台来干什么。

他把呼吸收至若有若无间,从对方足音他听出了这两人都是精谙武功之辈,其中一人内功还相当精纯呢。.一位声音听来似上了年纪的道:“真不好意思,我睡不着,累得向兄冷落了夫人,陪我喝了整晚酒。”顿了顿叹道:“我们这样日夜赶路,应可在四天内抵达京师,希望皇上不会怪我迟到就好了,早知就不到衡州府去访友,便不用赶得这么心焦,又错过了在家中接圣旨。”

那姓向的男子微笑道:“韩兄放心,你是我们八派的人,不看僧脸看佛脸,朱元璋总会卖我们一点面子的,何况我早着人飞报京师的叶素冬,请他先向皇上解释两句,垫了个底儿,皇上怎还会怪你。”他的声音温和悦耳,非常动听。

韩姓老者叹道:“这一行不知是凶是吉,你知皇上是多么难伺候的,一个不好,打得屁股开花已属幸运,唉!”姓向男子道:“韩兄的心情在下非常明白,无论如何.皇上看中了韩兄,下旨韩兄上京当官,自是要借助韩兄丰富的理财经验,韩兄乃武昌巨富,谁不知你做生意的头脑精明过人?”

暗处的戚长征脑际轰然一震,知道了谈话的两人,一个乃韩天德,另一人则是八派书香世家的少主向清秋。

天!

他竟来到了韩家的大船上,不知二小姐慧芷是否亦在船上呢?

韩天德的声音响起哂道:“你当皇上真的看中我的才干吗?他看中我的身家才对,听说京师有几项大工程,都需要大量资金,尤其是正在兴建的明陵,更是在在需财,今次召我上京当六部的一个小财官,我若不捐献多少,日子恐怕难过得很呢。”

向清秋失笑道:“韩兄能如此设想,在下真的放心了,因为你学懂了揣摸圣意。”

天德叹道:“家兄仍未有任何消息,生死未卜,我那有当官的心情?”

向清秋道:“这事多想无益。上京后,韩兄记着不要和胡惟庸太亲密,现在人人都猜皇上重组六部,提高六部的地位,是在削胡惟庸的权力……”

听到这里,戚长征没有聆听的心情,无声无息跃上舱顶,心儿霍霍跳着,不能遏制起想道:“假若韩慧芷就在船上,现在定是好梦正酣,我老戚进去看她一眼也可以吧!”内心斗争了一会后,终按不下心中的火热,测度了形势,施出江湖人惯用的倒挂金钩,一个个舱窗看进去。

看到第二个窗时,里面传来女子的声音叫道:“死韩柏:不要吓我,唤:最多人家陪你玩玩吧!”戚长征为之愕然,谁会在梦叹中都唤着韩柏呢?

他心挂韩慧芷,无瑕深究,转往另一窗门。

茉莉花清香的气味,扑鼻而来。

正是当日韩府内韩慧芷闺房襄熟悉的香气。

戚长征大喜,施出江湖手法,打开了窗框翻身进去。

在他那对夜眼中。房内布置,雅致怡情,教人打心底舒服出来。

戚长征自问这一世亦没有摆出这种布置的眼光和本领,不由涌起自惭形秽的感觉。

牙床帘怅低垂,内中传来韩慧芷轻巧却微促的呼吸声。

看来她正作着噩梦。

戚长征爱怜之意洪水般迸发开来,移到床头,手颤颤地揭开了绣帐。

韩慧芷踢开了被铺,长发散在枕上,脸上隐见泪湿。

戚长征心神颤荡,伸手要为她拉好被子,以免秋凉侵体。

韩慧芷忽然低吟道:“戚长征:你好狠心哩!”戚长征浑身剧震,再遏不下如大石压胸的强烈情绪,扑上床上去,把她搂紧。

韩慧芷猛地惊醒,模糊里未及呼叫,戚长征在她耳旁道:“慧芷:是我:是狠心人戚长征。”

韩慧芷一震完全清醒过来,不能置信地看着紧压着自己从未被异性碰过的娇贵身体的男子。

令她梦萦魂牵的气味涌入鼻里。

当她娇羞不胜时,戚征已用嘴对善她的春。

韩慧芷剧烈颤抖着,拙劣地反应着,任由对方熟练地撩导着香舌。

天地溶化分解,只剩下火热的接触和爱恋。

戚长征感到身下芬芳动人的女体灼热起来,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她的香chún,低声忏悔道:“对不起:戚长征太粗心了!”韩慧芷美眸异连闪,颤声道:“这是否梦境,你为何会在这里的?”

戚长征再轻吻香chún后,迅速解释一番,道:“船上有什么地方是最易于藏身的,到了洞庭我便要下船。”

韩慧芷四肢缠了上来,娇痴道:“长征会否认为慧芷婬荡呢,因为我不想你离开这里,要你藏在这房间里。”

戚长征一呆道:“这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可是下人进来打扫时岂非糟糕?”

韩慧正道:“不用担心,我的侍婢小茉莉是我心腹,肯为我做任何事。”

戚长征笑道:“这名字定是你为她改的,若有机会。我定送你一束最大最香的茉莉花。”

韩慧芷感激得紧拥着他,柔声道:“吻我吧:教慧芷怎样去取悦你,慧芷要使你觉得在这一天或更多一点的时间,是一生人襄最快乐的日子。”

戚长征心中一凛,暗忖自己并非什么正人君子,和这俏娇娆相处一室,加上对方又是心甘情愿,若说能不及于乱,只是一个神话。可是自己此行生死未卜,若一夜风流,使这位大官之家正正经经的娇贵小姐珠胎暗结,以后教她如何做人?可是自己又真的很想占有她,看她在怀里婉转承欢的动人美态。当然更不敢再次像上趟般刺伤她的心。

矛盾犹豫间,韩慧芷一颤道:“你在想什么?”

戚长征知道因着上次的事,这美女变得对自己多疑敏感,慌忙痛吻一番,弄得韩慧芷娇喘连连时,才在她耳旁道:“我在想如何才可过得你阿爹c那一关,明媒正娶把你要了,让你替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韩慧芷竟然回吻他,柔情无限道:“慧芷很喜欢你这样说。但我却知道这不是你心中所想着的,你怕回不来了来,所以不敢和我共寻好梦,放心吧若你死了,我也不活下去,让我在黄泉下继续做夫妻吧!”戚长征这时对她的深情再无点怀疑.感动地道:“若你有了我的孩子,你怎还能随我到下面去?”

韩慧芷显是从未想过这问题,一呆道:“这样便会有孩子吗?我们只是亲嘴吧了!”戚长征见她天真可人,如她在这方面全无认识,失笑道:“你长得这么美丽动人,亲热起来,我老戚岂会只是亲亲你的小嘴……,我会,嘿!动手动脚,把你脱:…”

韩慧芷粉脸通红,求道:“不要说了,我……我受不起啦。”

“笃:笃!”一个慈和的女声在门外道:“慧芷:慧芷!”韩慧芷色变轻声道:“是娘亲!”韩夫人的声音又响:“你整晚说着梦话,唉:本来我只担心宁芷一个,现在又多了你。开门让娘进来吧:天快亮了,我知你早起床了。”

戚长征点了点头,指着床底向她装了个俏皮的鬼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