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一章 奉天之殿

作者:黄易

车队朝皇城进发。

愈接近皇宫,道路上愈是拥挤,车水马龙.都是朝同一方向推进。

韩柏的车队亦不得不放缓下来。

他何曾见过如此阵仗。暗自惊心,不自觉地伸手摸摸两边脸颊,这时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学懂奇功,立即化去这两个巴掌印。

旁边的叶素冬心中暗笑,温和亲切地道:“专使大人放心,只要末将略作安排,包保朝中诸位同僚,连你的样子是怎样都不会知道。”韩柏大讶望向追西宁派的元老高手,奇道:“难道可蒙脸上朝观见皇上吗?”这时车队来到皇宫外城门大明门处,速度更慢,和其它马车挤着驶上跨越护城河的大明桥,缓缓进入皇城。

叶素冬闻言失笑道:“大人的想象力其是丰富。”按着凑近点低声道:“我们见皇上时大多数情况都是跪伏地上,谁也不敢昂然抬头。所以只要未将安排专使是最后进宫那一批人,便不虞给人看到大人的庐山真貌。”韩柏大喜道:“记着要安排我又是最早离开的人才行。”叶素冬苦笑道:“未将尽力而为吧:大人何时离去,就要看皇上的意思”顿了顿忽道:“大人和威武王有没有什么特别关系?”这时车子由大明桥横过护城河,驶人大明门,天色迷蒙里,内外宫城有种懒洋洋的意态。

居于内城中央偏南处,是明宫的主建群,亦是宫城所在,建辍峨,气势横人,宫苑、亭台、庙杜、寺观、殿宇及楼阁林立,井然有序,被纵横相交的矩形道路系统连接起来,加上城内有湖泊水池花园调节空气.一点没予人挤压的感觉。,韩柏收回望往车窗外的眼光,愕然道:“谁是威武王?”叶素冬故意出奇不意问他一句,现在见他连鬼王的封爵都不知道,稍息心中之疑,不答反问道:“大人今日心情好多了,有闲欣赏我大明皇宫的设计布局,大人是否知道明宫出自何人的心思设计?”韩柏想起自己魔功不住减退,连秦梦瑶亦要暂离数天,现在的他实与个傻兮兮的小子无异,强自收摄心神,细察宫内布置。

心头条地一片澄明,整座皇城收入眼底。

宫城的建是沿着中轴线配置,其空间组织由大明门至最后底的靠山,中轴线上共有八个宏伟的庭院组群,形式各异。此时他们的车队穿过了两旁各有四座亭台的方形大广场,走过横跨城湖的外五龙橘,进入奉天门,来到一个长方形的深远内院处,尽端为有封闭式高墙的端门,这就是内宫城的入口了。此时所有马车均停了下来,大小官员走出车外,朝端门步去,只有他们的车队泊驻一旁,无人下车。

韩相对叶素冬微微一笑道:“小使虽不知贵宫是谁人设计,但看宫室既有前序主体,又有过度和转换,纵横交错,层层推演,连每座钟楼鼓楼的位置均无不深合法理,显已掌握了空闲转化的高度技巧,便知设计者定是此道高手中的高手.令小使臣心悦诚服,将来回国后定要向敝国王把所学来的东西如实禀上。”叶素冬本来一直看不起这像傻小子般的所谓高句丽使节,闻言后顿时刮目相看,那知这小子的眼光其实是借自不世枭雄,黑道巨擘赤尊信的魔种。

韩柏见他哑口无言,心中暗笑,顺口问道:“为何还不开车,不怕迟到吗?”叶素冬苦笑道:“若未将下令驱车直进端门,专使或者没事,未将一定项上头卢不保。”韩柏想起朱元璋的各种规矩,心中烦厌,摇头叹道:“贵皇上或者是体恤臣下的健康,所以每早都迫你们多作晨运吧:唤:你还末告诉我皇城是谁人设计的。”叶素冬听他“你你我我”的称呼着,心头反泛起置身江湖的轻松感觉,莞尔道:“那人就是当朝元老威武王,江湖人称“鬼王”的虚若无先生是也。”韩柏恍然,难怪他会探询自己和鬼王的关系,自是因为知道鬼王邀他今午到鬼王府的事。

这时众官均走进了端门去.叶素冬微笑通:“专使大人请下车吧:”晨光熹微中,一队三十多人混集的骑士,离开小镇诚恩,踏上官道。

带头者是个四十来岁的镖悍汉子,长发披肩,作头陀打扮,背插大斧,双目如电,无论装束外貌,都不类中土人士。

而其它二十四名大汉,八名女子,一律神态狠悍,全副武装.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豪勇之气,教人一见寒心。

其中一位白衣美女却没有兵器,眉目间透出一股凄楚无奈,令人心怜,不用说她就是水柔晶。

那带头的悍汉忽地勒马停定,其它人如响斯应,全停了下来,像他们有通心之术那样。风行烈肩托丈二红枪,由官道旁的树林悠然步出,拦在路心,冷冷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带头的大汉哈哈一笑道:“好豪气,我还以为来的是戚长征,原来是你风行烈,且不止一人。”按着冷哼道:“本人乃人称色目陀的是也,若非奉有夫人之命,今天便耍教你血溅当场。”风行烈眼光落到冰柔晶身上,见她体态娇烧,后若晶雪,暗赞一声。同时奇怪为何她见到有人来救,仍没有丝毫欣喜的坤色.反更增添几分凄怨。

但此刻无瑕多想,转向色目陀讶道:“任你如何装腔作势,自吹自擂,但想不动手行吗?你不是窝囊得要以水小姐的生死威胁我吧?”色目陀嘴角逸出一丝冷笑,不屑地看着风行烈,其它人亦露出嘲弄之色风行烈大感不妥,这批人数目不多,可是实力不弱,兼之有色目陀这等第一流的高手押阵,自己若非有整个邪异门作后盾,连是否能逃命亦成问题呢但若要歼灭他们,纵可成功,己方亦势将大伤元气,这确是一阵硬仗。

愈接触甄夫人手上真正的买力,愈觉深不见底,令人心栗。

色目陀闪着电芒的双目缓缓扫过官道两旁的密林,忽地一声暴喝,也不知何动作,背上大拜劈空往风行烈飞去。

风行烈闷哼一声,丈二红枪闪电向前激射。

“当:”两人同时一震。

飞斧旋飞开去,回到了色目陀手上,原来斧柄尽端开了一孔,絮着一条黑劫功的幼铁索,鸡怪如此收放自如。

色目陀的手下见到风行烈硬挡他们头儿一词飞斧,毫不落在下风,均露出讶异之色。

风行烈一摆红枪,喝道:“好:果然不槐色目高手,可敢与我一战定生死。若风某死了,我的手下绝不留难;若你败了,便须交出水柔晶小姐。”色目陀瞪着风行烈,好一会后才通:“说真话我亦手痒得很.只恨夫人下有严令,要我见到你或戚长征,立即把水小姐交给你们,然后各行各路。

哼:这交易你是否接受,一言可决;我最讨厌就是婆婆妈妈,纠缠不休之徒。”风行烈的心直沉下去,望往水柔晶,只见她一对美目泪花盈眶,却没有说话。那还不知这绝非好事,唉:这甄妖女比之方夜羽更要厉害,己方每一步都落人她的神机妙算中。方夜羽有她之助,确是如虎添理。

这批色目高手分明一早便展开搜索水柔晶的行动,故能着着占上先机。

色目陀不耐烦地道:“你哑了吗?”这时连智勇双全的风行烈亦要俯首认输,软弱地道:“你们滚吧:”色目陀双目闪过凶光,点头平静地道:“冲着这句话,下次遇上之日,就是你的忌辰:”胯下骏马一声长嘶,发力前冲,箭般往风行烈驰去。

其它人亦似要发心头怒火般,纷纷策马前冲,显出精湛的骑术和勇于征战的气概。

一时蹄声震耳慾壁,尘土飞扬。

风行烈见对方如此声势,叹了一口气,避往道旁。

色目陀等转眼远去,只馀下漫天尘屑,和孤零零独坐马上的水柔晶。

她的生骑受到影响,亦要跟着跑去,给切出来的风行烈一把拉着。

风行烈抬头往她望夫。

泪流满脸的水柔晶低头向他凄然道:“他们在我身上施了特别手法,又下了天下无人能解的慢性剧毒,说要让戚长征看着我慢慢死去,好报蒙大蒙工之仇。唉:长征他如今在那里呢?”范良极和陈令方见到前面的韩拍和叶素冬终于肯滚下车来,才敢走出车外,与两人会合,往端门走去。

守门那队仪容威猛的禁卫军肃然向他们致敬。

叶素冬稍退平步,和陈今方乎排,向两人躬身道:“专使、侍卫长两位大人请:”范良极挺起瘦弱的胸膛,正要和韩柏进门,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由外五龙桥的方向传来,条忽闲一队十多人的骑队,蹄声疾骤地往端门旋风般卷至。

众人一齐色变,在大明皇城内,谁人如此斗胆横冲直撞。

只有叶素冬脸容不改,像早知来者是何人般向三人低声道:“我们先让他一让。”.,范良极冷哼一声,正要抗议,身旁的陈令方拉了他一把,低声道:“是蓝玉:”来骑已驰至端门前,矫捷地跃下马来,动作整齐划一。其中作大将打扮,瘦硬如铁,勾鼻薄厝、双目锐利如肛牵的人,眼光扫过众人,只略和韩柏和范良极交换了一个眼色,都看出对方心中的惧意。

当蓝玉经过他们身旁时,两人均同时感到一阵森寒之气,那是先天真气的兆,只从这点推之,便知陈令方所言不虚,此人确是个不世的高手。

其它十多个随从,形相各异,但均达精气内敛的一流境界,只是摆在他们前这强大实力,已大出他们料外。

朱元璋能在江湖翠雄襄脱颖而出,绝非偶然的事,可是当年他们因利益一.而纠合,但今天由于各种利害冲突,亦逐渐把他们推上分裂的迸缘。

叶素冬看着蓝玉等人去远后,摇头苦笑,才再恭请众人内进。

各人踏进端门,步过内五龙桥,一座毅峨五土的大殿呈现眼前。

两排甲胃鲜明的禁卫军由殿门的长阶直列而下,只是那肃杀庄严的气象足可把胆小者吓破胆。

这就是皇城内最大的三座大殿之一,名为奉天殿,在三屑白色台基之上乃皇朝最高的权威表征。

三层节节内缩的层檐,上蓝中黄下录,而终于收至最高的一点实顶,汇聚了所有力量,再升华化入那无限的虚空里,那种迫人的气势,确使人呼吸顿止,心生畏敬。

大殿除主建外,殿前有大月台,台左角置日冕,台右角置嘉量。前后迥廊,均有石栏杆,机为精巧。

面对如此派势,韩柏深吸一口气后,才能提起勇气,登阶而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