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二章 横起风云

作者:黄易

胡节水师布在前防的百艘斗舰上,士兵均弯弓搭箭,备好擂石火炮燃火待发,准备对驶来的怒蛟帮那载满火油的众艇迎头痛击。

怒蛟帮那方忽地擂鼓声晌,艇上的怒蛟帮人纷纷跃入水里,消没不见。

这边厢的胡节和众将丝毫不觉惊异,那批敌人绝不会留在艇上等候屠奇怪的是那批无人小艇速度不减反增,加速往他们直冲过来。而怒蛟帮更不知使了何种手法,艇上的燃油开始由艇尾泄入湖面,在艇尾拖出一道又一道黑油的尾巴来,随即不住扩散。

胡节双目亮了起来,哈哈一笑道:“怒蛟帮技只此矣,给我投石沉一声令下,前防的百艘斗舰立时万石齐发,蝗虫般投往那些进入射程的小艇投去。

这时喊杀连天,炮声隆隆中,怒蛟帮两翼的部队,以竟然高速,由中路两侧回师.顺书风向对胡节两翼的水师发动最狂猛的攻势。

甫一接触,在射程内胡节水师的几艘掉头迎来的战舰立时起火,害得船上的人慌忙救火,一片混乱。

怒蛟帮人射出的箭都是特别铸制的“十字火箭”,近箭簇处有小横枝,成“十字”状,射中敌帆时受横枝所阻,不会透帆而去,只会附在那里,而因“十字”的中点包着易燃的火油布,对方纵有防燃葯,时间一久亦要燃烧起来。

在一般情况下,处在逆风的船舰均应把帆降下。只由掣掉孔伸出船浆改以人力操舟,可是胡节两翼的部队本是处于上风优势,现在突然由顺风变成逆风,仓猝下那有时间把帆降下,故一时陷于挨打被动之局,兼之怒蛟帮的船舰无论速度、镂活性和战士的质素经验,均优于胡节的水师,所以胡节舰艇的数冕虽多上数倍,仍处于劣势里。

火弹拖曳着烈焰,漫天雨点般顺风往他们投去。

怒蛟帮的中队在主舰怒蛟的带领下,开始以高速往胡节旗舰所在的水师冲刺过去。

万桨齐施,打起一团团的浪花.煞是好看。

小艇纷纷被投石击得碎片横飞,和着燃油浮在湖面。

胡节无瑕理会两翼的战事,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看着横互前方湖面长阔达数里的燃油和碎木。

旁边一将道:“这些人定备有气娃,故可在水底换气。”胡饰有好气没好气地瞪了那副将一眼,暗忖这么简单的事谁不知道,下令道:“水鬼队下水准备,防止敌人凿艇。”命令立时以擂鼓声发往前防的百艘斗舰。

胡节看着以高速逆风向他们驶来的三十多艘怒蛟巨舰,神色出奇地凝重。

身旁另一佣将访道:“怒蛟匪是否活得不耐烦丁,若驶进燃油的范围内,只要我们投出两颗火弹,即刻会化成火海,他们还那能活命?”胡节额上泄出汗珠,喝道:“蠢材闭嘴:”他原本的计画是希望占着上风之利,以雷霆万钧之势,借着数目众多的舰队以库碾螳臂的姿态.正面迎击敌人.岂知对方来了这一着,使他们由主动变被动,只能采取守势。已大感不是味道。而现在怒蛟帮逆风攻来,更使他大惑不解,怎能不暗暗心麓。

两翼的喊杀声更激烈了,双方的先头船队开始近身接战,一时擂石火箭火弹漫天飞舞,惨烈至极。

胡节布在中队前防的百艘斗舰忽地乱了起来。

胡节等一齐色变,这时才看到那些浮在湖面的燃油碎木,正迅速往它的前防部队飘浮过去。

胡节骇然大喝道:“全军退后三里,在怒蛟岛外市防。”那边的凌战天听着对方号角和战鼓声。仰天长笑道:“胡节你千算万算,却算漏了洞庭湖这时节在怒蛟水域的暗流,现在始懂退师,不嫌太迟了吗?帮主,下令吧:”上官庹兴奋得俊脸发着亮光,高唱通:“火弹伺候:降半帆:”一时万道烈焰,齐往前方的燃油投去。

“蓬:”两车间的湖面立即化作一片火海,而因火海在水流带动下,转眼把胡节前防的百般斗舰卷了进去。

这火海还迅速往乱成一片,待要掉头逃走的胡节水师移去。

此时两翼的战事亦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刻,武功高强。训练充足的怒蛟帮徒,借着飞索之便,纷纷跃往敌舰,杀人放火,尽情施为,完全控制了局面。

当怒蛟帮的主力闯入火海的边缘时,火势减弱了少许,可是百艘胡节水师的斗舰全部燃烧起来。而胡节七百多艘大小战舰的其中近百艘亦被火势波及,陷进火海里,乱作一团,舰上兵将进退两难,留在船上既不是,跃入满布烈焰的湖面则更不是。

怒蛟帮方再一阵连天的战鼓声,三十多艘战舰灵活地改变方向,共分雨路,斜斜地沿着火海往横切去,由后两侧抄往胡节水师的侧翼,显示出高度的灵活性和机动力。

勉强逃过火烧,正掉头往怒蛟岛驶去的胡节恨得咬牙切齿。他娘的:连正式交战还未开始,眼睁睁便损失丁近四百艘战船。去了数千条人命,若还不能取得最后胜利,他顶上这头预定然不保。幸好以他目前手上的实力,仍足可使他平反败局。

就在这时,“拉拉拉:”数声巨晌,惊碎了它的希望。

随师而返的百多艘战船里.已有多艘在船底处,爆出火光木碎。

胡节等才记起对方早先滔入水襄的想蛟帮徒,不过已是迟了。

拉隆爆破之声不绝于耳。

数十艘战船遭到水底的破坏,纷纷倾侧下沉。

胡节水师军心已失,再不成其队形。

所有船舰无心恋战,只顾逃命。

再来几声然巨晌,一时慢夭都是火葯烟屑的气味。

就在此时,怒蛟帮队形整齐的舰队,分别出现在胡节败退的水师左右方半里许处,以高速迫至。

敌我双方,一逃一截,都处在逆风里,可是胡节的水师仍是满帆,而怒较常都是风帆半下,这情况下纯斗瞥力划桨,水师兵又那是武功高强的怒蛟帮徒的对手?加上水师楼船级的巨舰占了百艘,船身笨重。机动力和窍活性远及不上怒蛟称,眼看便要被追上。

胡节咬牙喝道:“全力应战:”战鼓喧大里,五六百艘战船纷纷掉头,准备仍趁顺风之利,迎击敌人。

追来的凌战夭摇头失笑道:“胡节页丢尽朱元璋的面子。”按着大喝道:“拦江岛:”拦江岛在怒蛟东三十里处,凌战天下令往拦江驶去,便是要趁胡节回师的混乱时刻。改变方向擒往胡节的左后方,只要早一步到达那里,便会由逆风变回上风,在海战的策略上,确是无懈可击。由此亦可知凌战天赁比胡节高明得多,不斩制造新的形势,瓦解敌人各方面的优势。

怒蛟帮的战舰一齐喷出浓浓的黑雾,把两队船舰隐形起来。

胡节的水师勉强掉头布起战阵时,四周早陷进一片黑雾里,完全失了敌舰的值贸。

只有远处仍在着火焚烧的船煜,传来叫喊逃命之声。

当怒蛟帮的舰队再出现时,早到了他们的后方,还不住喷着黑雾,借着风势,往这群变成了驾弓之鸟的水师舰队蜂拥过来。

火箭火炮雨点般打过来。

这时连逃都逃不了。

“皇上驾到:”数百名朝臣一齐跪伏地“,额头触地。

韩柏因代表高句丽正德王,原被安排了坐在离皇座低两层的台阶上,比群臣高了一级,这时亦慌忙起立,跪伏地上。

韩柏偷眼向范良极瞧去,只见这老小子口中念念有词,正在奇怪,其接晌起他的传音道:“有什么好看,我正在诅咒朱元璋的历代祖宗。唉:今早又忘记了方便后才来。”纵使在这么庄严肃穆的气氛中,韩柏仍感好笑,真想狂笑一番作减压之用,可是当然不能如此放恣。

步履声晌起。

韩柏只凭耳朵,便知道有三个人在与他们同一台阶对面跪伏下来,据陈令方说,能在奉天殿里有座位的。只有四类人,第一个当然是皇帝老儿;第二类人就是诸位皇子皇孙,他们中又分两级,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可坐在最接近朱元璋那一层的平台上:第三类人就是像他们这种国外来的贵宾.与其它封王的皇室人物同级;第四类人却只一个,就是“鬼王”虚若无,可与继位者平坐,于此亦可见虚若无的地位是何等超然。

韩柏并不担心会见到虚若无,因为陈令方说他老人家已多时没有上朝议政了。

按着是轻巧的足音,在上一层的台阶处晌起来,不用说,是皇太孙允攸那小孩儿驾到了。

韩柏心中涌起一阵怜悯,想来童稚那无忧无虑的天地,定与这继位者无缘了。

大殿忽尔肃静了下来。

有力的脚步声在最高的台阶晌起来,按着是拂袖和衣衫摩擦的声音。

满朝文武连呼吸都停止了,空广庄严的奉天殿,静至落针可闻。

那气饿高张的蓝玉,跪在武将的最前排处,这样看去,并没有和其它众官有何分别,不过可肯定这架筋鸡驯的人绝不会服气甘心。

在极静里,朱元璋生人龙椅上的声音因此亦分外清晰晌亮。

朱元璋充满自信和威严的声音在大殿的一端干咳雨声后,悠然道:“众卿家身体安和:”殿内立时拉然晌起高呼“万岁”的颂词。

条又静了下来,那充满压迫惑的气氛把人的心也似压得直沉入海底襄去。

朱元璋“的”一声弹晌了指甲。

一把声音唱偌道:“赐皇太孙、秦王.晋王、燕王坐:”谢恩后,人孙允蚊和那三位皇子生入椅里,然后轮到韩柏。范良极亦沾光免了跪灾,“昂然”立在他身后。

其它文武朝臣仍跪伏地上,头也没有机会抬起来。

韩柏故意不望往对面燕王棣等人,反望往高高在上的朱元璋,只见他安坐宝座之内,头顶高冠,身穿龙袍,背后为贴金雕龙的大屏风,页有说不出的华贵和霸气。

只不知那些与他形影不离的影子太监。是否躲在屏风后呢?韩柏望往朱元璋时,他灼灼的目光亦正朝他射来,盯着他左右脸颊的巴掌印。

韩柏吓了一跳,垂下头去,不敢再往四处张望,心中析梓,求着天上所有神的荫庇。就在这时,他感到对面有一对精芒闪煤的眼睛,正仔细审视着他,不禁吓了一跳,暗忖原来燕王棣的内功竟如此精湛深厚,目光有若实在的东西。

那仪官又唱偌了一番,像说书唱乐般好听悦耳,为这场面注进了少许娱乐性。

一时没留心下,韩柏竟没听清楚他在宣布什么,到身后的范良极推了他一把后,才若然醒觉过来,知道早朝第一个“外国使节进贡臣服”的节目由他们负责,然后他们或可溜之大吉,球开道气氛沉重得可压死人的地方,留下朱元璋他们自己鬼打鬼,只可怜心切当官的陈令方亦是其中一个受灾者。

连忙站了起来,依着仪官指示,三跪九叩后,同朱元璋呈上国书。

仪官当场把译成本国文的国书版本宣赞出来.又把进贡的物品清单逐一官读。

仪式完毕后,韩柏一身轻松生口椅内,听着朱元璋训了几句什么两国永远修好的门面话后,正以为可以离去,岂知朱元璋语气一转,温和地道:“文正专使,朕有一事相询。”殿内各人均感愕然,他们已有很多年未听过朱元璋以这么亲切的口气和人说话了。

韩柏才敢抬起头来,乘机看了那燕王棣一眼,果然一表非凡,尤其那对锐日冷静自信,采遂难测,样貌和身形都和朱元璋有几分酷肖,只是较年轻和更为俊伟了一点。

韩柏再瞧往朱元璋后恭敬地垂头道:“皇上请赐问:”此时他感到允攸那对小眼睛正好奇地打量着他,忍不住偷眼望去,还微微一笑,眉清目秀的允蚊一愕后微现怒色。别过头去,神态偶傲。

朱元璋嘴角逸出一丝仅可觉察的笑意,平和地道:“据说专使用来浸参的那些酒是特别采仙饮泉泉水制成,只不知是何人所制?”韩相的心“霍霍”跳动起来,忙道:“酒乃小使其中一位妻子所造。”朱元璋像早已知道般,淡然道:“今天威武王府之行后,若有时间,专使可否带她来见朕。”韩柏慌忙离椅跪下道:“谨遵圣谕:”朱元璋一手按着椅背,目光缓缓离开跪伏地上的韩柏,扫往俯伏阶下两旁的文武诸臣,嘴角抹出一丝冷笑,语气转寒道:“专使可以退下了:”黑雾漫天里,杀声震天。

怒蛟号在敌舰中横冲百撞,凭着船头的尖铁和高度的灵活性.一连撞沉了十多艘较小的敬舰后,往胡节旗舰约方向迫去。

凌战天亲自把弓,射出十多支无一不的中对方风帆的火箭后,掣出名动天下的“鬼索”,豪气干云地大喝道:“胡节小儿,我看你今天能逃到那襄去?”他这些说话全以内功追出,竟盖过了整个纵横达十里的水上战场所有声音,怒蛟帮徒则是士气大振,而驾弓之鸟的水师却更是军心涣散,无心恋战,溃不成军。

胡节并没有回应,反吹起彻退的号角,一时间所有水师船舰,均朝怒蛟岛逃去。

凌战天旁的翟雨时眉头锁了起来,道:“不妥:胡节仍有再战之力,如此撤退,实在不合情理,兵败如山倒,他怎会如此愚蠢。”上官肪正杀得兴起,大笑道:“雨时不必过虑,苟且偷生乃人之常情,胡节这等鼠辈,何来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的勇气。”凌战天亦喝道:“现在我们亦是在有进无退的局面里,索性抛开一切,被他一个痛快。”翟雨时拗他两人不过,目光扫过浓烟阵阵的湖面。

双方且逃且追,胡节的战船只剩下了二百多艘,但楼船级的巨舰占了船高护墙坚固之利,大致仍是完好无缺。而己方亦沉了五艘斗辟,三艘正起火焚烧,馀船亦多负伤,实力土仍以对方优胜得多,他们实在没有撤退的理由。

忽然间他想起了甄夫人和黄河帮的联合舰队。

就在这时,守在船桅上望台的怒蛟帮徒吹晌示警的哨子,惶急地指着右侧远处。

翟雨时等心中一栗,朝那方向看去。

外围稀薄的黑烟若地破开,闲进了一批战舰,半顺着风,弩弩地切往他们和败退着的水师中间的位置。

若他们速度不改,不到一盏热茶的时间,就会以近距交锋了。

一通鼓晌,胡节的水师掉过头来,与援军对他们展开夹击。

韩拍和范良极两人如释重负,欢天喜地步出殿门,迎土来的是叶素冬和同礼监的太监头子聂庆童。

两人伴着他们走下奉天殿的长阶,叶素冬道:“想不到专使和侍卫长两位大人这么快便可出来,现在离威武王约定的时间仍有个把时辰,幸好聂公公早为两位预备好节目。”聂庆童点头道:“两位大人远道来此,除了与我大明修好论文外,自然是想增加对我邦的认识,好回报贵王,如此怎能漏去我们的大明皇宫。”韩柏吓丁一跳道:“皇宫是可以开放给人参观浏宽吗?”聂庆童神秘一笑道:“别人不行,专使却是例外,此事已得皇上圣示,两位大人请放心。”韩柏望往叶素冬,见他亦脸带讶色,显然此乃非常之举,说不定是由朱元璋亲自提议,内中情由大不简单。一时心中揣揣,无奈下只好勉强答应。

岂知范良极一伸懒腰,打了个呵欠道:“专使请恕小将失陪了,唉:昨大晚上陪专使你去……嘿:现在其是累得要命。”转向普受过他大礼的聂庆重道:“公公有什么地方可给小将打个盹儿?”韩柏心中叫了声娘后,心脏剧跳,渲贼头十天不睡觉亦不会倦,分明想趁此机会去偷他想偷的东西。有破坏没建设,说不定会牵累到他和朱元璋目前的良好关系,局又作声不得。

聂庆童不虞有他,笑道:“这个容易得很,安和院环境优美,保证侍卫长大人有一觉好睡。”反是叶素冬奇怪地瞰了范良极一眼,他负责宫内保安,惯于事事怀疑,暗想这侍卫长武功精湛深厚,怎会在这等时刻要去睡觉?但一时亦想不到他有何圜谋,当然:若知他就是贼王之王范良极,话便不是那么说了。当下道:“公公陪专使大人去参观吧:侍卫长大人山我招呼好了。”范良极心中暗笑,装作感激地答应了。

韩柏真想狠狠揍他一顿,若老贼头给摆明要监视它的叶素冬抓着病脚,他实在不知再怎样做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