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四章 河心遇袭

作者:黄易

浪翻云坐在岸旁一棵大树的暗影里,喝着清溪流泉,凝视着河上往来的船艇。

他今天曾到过莫愁湖去,见到明岗暗哨重重保护着韩范等人落脚的宾馆。放下心来,同时亦奇怪为何朱元璋如此重视他们。

后来左诗等兴高烈到左家老巷去,他一直暗中保护,然后才到了这充满了美丽回忆的秦淮河旁喝酒。

梦瑶这仙子究竟到那里去了?

隐隐感到有点不妥。

她的伤势其实巳到了大罗金仙也难以救回的地步,全赖她本身精纯的先天真气,加上他的盖世神功,勉强延续生命。

双修大法再加道胎魔种,虽是满有把握地由他口中介述出来,实情却只是姑且一试,能否成功他也半分信心都欠奉。

梦瑶若要另地静修一定是因韩柏魔功未足,所以要凭己身的苦修拖延性命。

就在这时,他看到韩柏载着一位绝色少女。随着水流泛舟向长江口处划去。

身旁黑影一闪,有人由陆上紧蹑着他们的艇子,看其身手,便知是一流强手,并精通潜藏隐匿之术。

韩柏的艇子过后,又有几艘快艇:贴着岸旁暗影遥遥追在韩柏的艇子后面。

浪翻云纳罕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坐到船尾后,庄青霜一直默然不语,像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韩柏怕她反脸无情,知趣地不去打扰她。

庄青霜忽低声道:“大人的涵养真好,受了虚夜月这样不识好人心的侮辱也不动气。你提的那白姑娘是否白芳华?为何虚夜月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怕你说下去呢?”

韩柏的小艇避过迎头驶来的一艘画舫后,暗叫惭愧,自己其实是有痛脚被虚夜月拿着,才如此吞声受气,那想到反獾得赞许,看来鬼王说得不错,这正是傻有傻。

现在这美女摆明想知道他和虚夜月的真正关系,自是对他生出好奇心。

反正他对虚夜月已彻底死了心,以她的小姐脾气.自己这么当众开罪她,她不恨死自已才怪呢。

不若把心神全放到这世上最难相处的美女身上,在最短时间内俘虏了她.岂非男人最大的荣耀。

想到这里,精神大振.魔种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极限.眼中电芒一闪道:“若我说根本不知道她有什么私隐,只是虚言恫吓,庄小姐信是不信?”

庄青霜秀目一亮,侧头凝神细思后。轻轻摇头道:“对不起,青霜不信。”

水流忽地急了起来,小艇速度骤增.原来到了长江和秦淮河两水交汇之处。

韩柏心怀大畅,逆流而上,像个小孩子般完全沉醉作划艇之乐中。

庄青霜再没有追问,看着永无休止往东逝去的江水,芳心一片宁洽,就像回到童真时代那无变无虑再不可得的往昔崴月里。

蓦她芳心一颤.知道是因受到这充满魅力的专使所感染。

唉:怎办才好呢?为何自已会和他夜游秦淮河呢?是否打一开始便拒绝不了他?使她连小燕王都不再理睬了。

韩柏干咳一声。

庄青霜吓了一跳.嗔道-“吓死人了!”这罕见的女孩家情态,出现在她身上,就像阳光破开了乌云,使韩柏双目一亮,赞叹道:“天啊:你不冷起俏脸时真的动人极了。嘿:不过你冷若冰霜的样儿亦很吸引人,另一种吸引人。”

庄青霜虽对他略生情愫,却亦受不起他这样直接的轻薄话儿,俏脸一变道:“把船划回岸去,我要回家了。”

韩柏忽感心灰意冷,只想回家睡觉。这庄青霜美则美极了。可是喜怒难测。

一如虚夜月般难以侍候,自己用尽方法取悦她,最后只落得这两句绝情说话。

唉:梦瑶仍在就好了,只有这仙子方可使自己感到有没有虚夜月或庄青霜都不重要。

庄青霜突然低声道:“对不起:那两句话定是伤害了你,大人的眼神变得很忧郁哩!”韩柏一边把艇掉头往秦淮河划回去,意兴索然地道:“我的心早碎了,还有什么好伤的。”想起了秦梦瑶,他真的感到一颗心裂成了无数碎片。若失去了她,连虚夜月和庄青霜加起上来亦抵偿不了那损失。

庄青霜出奇轻柔地道:“人家说了对不起都不可以吗?”

韩柏一震瞪着她道:“天:你原来竟可变成现在这种神态和语调的。”

庄青霜玉容解冻。有若大地春回,万花齐放,嫣然一笑道:“平时人家不冷着脸做人行吗?惹来了像你般的吊靴鬼就真是烦死了。”

韩柏这时才真正领教到庄青霜惊心动魄的引诱力,一时连秦梦瑶也忘了,那还肯放过在言语上占她便宜的机会,故作惊讶道:“青霜小姐现在似摆明不怕小使追求你了。”

庄青霜羞地点头赧然道:“是的:我现在是故意迁就讨好你,只为想知道一个答案。”

这次韩柏真吃了一惊.愕然道:“那是什么样儿的天大问题呢?”

庄青霜秀目闪过动人心魄的芒,正要说话。

“卜!”

船底异晌传来,接着“砰”的一声,两人间的船底溅起碎屑,破开了一个小洞。河水狂涌上来。

韩柏真是是魂飞魄散。

他的魔种灵与过人.又因今早受了影子太监村那异人的引发,功力大进,水路两路的跟踪他全已心中有数,刚才本想告诉庄青霜,只是忽然岔开了话题,事实上他一直全神贯注.防止有人暗袭。

哪知这来自水里来的偷袭,事前全无先兆,难道敌人竟高明至可瞒过他的魔种.那就真是糟糕透了。

“卡啦!”裂痕中的破洞向小艇其它地方扩散,眼看小艇即要解体,两人情急无奈之下.一起离艇跃起。

当两人升上四丈许的高空时,小艇已裂成了碎片,教人想不通敌人是以何种霸道手法,如此快速无伦的弄沉小艇。

这处乃两河交接处.水流既急,河面宽广,离两岸每边至少有二十丈,就算是庞斑浪翻云之辈.怕亦未必可在空中换气,安然回到岸上。

两人在空中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的惧意,且都知道这神秘敌人正在水底内等待着猎物。

庄青霜家传之学虽高明,实战绝验却完全欠奉。一惊下真气转浊,眼看要跌回水里去,韩柏一声大喝,闪雷般探手抓着她柔荑,使在空中横移四丈,离右岸的距离拉近了少许,才往下跌去。

庄青霜给他扯着玉手。娇躯剧震,体内真气由浊转散,身子一软,全赖韩柏拉着.两人跌速立即加剧。

就在这时,四艘快艇电射而来,卓立其中一艘艇上的庄节平和定的声音传来道:“大人和霜儿不要惊慌,我们来了!”韩柏早猜到跟踪者里定有一批人是庄节和叶素冬,这时见最近那艘快艇亦在二十丈外,他们赶到时。他和庄青霜早掉进了危机四伏的河水里了。亏他临危不乱。放开了庄青霜那可爱柔软的小手,运气下沉,越过了她,先一步踏足河面。

庄青霜花容失色,想到水里等待着的可能是薛明玉时.忽然给韩柏两只大手托着小蛮腰,一股大力涌来,腾云驾雾般横过湖面,投往乃父箭矢般疾驰而来的快艇去。

她勉力提气弯身.回头望向韩柏。

只见这小子还不忘挥手向她道别.然后沉进河水里。

一条索子由庄节手上飞出.卷在她腰间.把她接到船上。

这时四艘快艇都赶到了他们遇险处.可是河水如常,平静得像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

在另一艇上的叶素冬大惊失色,心想这专使若给人宰了,他如何向朱元璋交待,情急下领先投入河水里。

他的手下那敢怠慢,亦纷纷入水救人。

庄青霜站在脸色凝青的庄节身旁,完全失去了一向的清冷,热满脸,若非庄节阻止,早投入水里去找舍身救己的韩柏了。

叶素冬从河里冒出头来.见到庄节和庄青霜的神情,骇然道:“还没有出来吗?”又沉了进去。

庄青霜终哭出来道:“他……他定是给人害了。”

韩柏刚沉避水底,河水淹得他眼前一黑时,右脚踝一紧,给索子般的东西缠着,直拖到难以见物的冰寒水底里,接着把他拖往上游去。

倏忽间又回到落水之处,可知敌人水中功夫何等高明。

韩柏惊魂甫定,猛地缩脚,身子一曲,就要往缠着足踝的东西抓去,岂知足踝一轻.那东西已离脚甩开,累得他空在水中一阵翻滚。

他顿时由此想到,这在水底的人并非存心取他们性命,只是要作耍他们一下。不由大叫有趣,全力运展魔功,凭魔种灵巽的特性,瞬眼间潜至岸旁,抢上岸时。眼前疏林庭院,那有敌人的踪影。

就在这时浪翻云的声音在耳旁晌起道:“小弟:这边来!”韩柏大喜,却弄不清楚浪翻云在那处。远方瓦面火熠子的光一闪即逝,他再不犹豫,狂追过去。

浪翻云不住在前方为他引路,倏忽间远离了河岸区,到了林木婆娑的郊野。

他刚掠过一个密林。只见前方一道黑影,疾苦流星般掠往一个小村庄。

韩柏大喜.晓得那黑影就是在水底作弄他的人,忙向那人追去。

浪翻雷的声音又传来道:“别让他走脱了!”韩柏忙把轻功提升至极限,刹那间把和那人的距离拉至二十丈许的短距。

那人蒙着头脸,回头瞥了他一眼,大吃一惊,手中飞出一条绳索.搭在前方一棵大树的横丫上,显要借力加速迹遁。

韩相大急,心中大叫浪大侠啊:还不动手拦人。

那人刚借力腾空而起。

眼看就要逃去,岂知那被借力的粗若儿臂的树技竟“啪”地一声断成两断。

韩柏一边感谢浪翻云,一边加速赶去,“嗖”的一声,已到了那跄踉落地的神秘人后。一掌拍去。

岂知那人倏地转过身来,挺起酥胸,搔腰娇喝道:“韩柏你敢!”韩怕连忙收掌,却收不住前冲之势,把她撞个满怀。

那人想不到他有此一着.惊叫一声,已和韩柏两人一起变作滚地葫。

他们由草地翻入了密林里。

停下时韩柏刚好把她压在草丛上。

那人变得娇柔无力,只懂喘气。

韩柏一把掀开她的头罩,虚夜月绝美的娇秀容颜,立时呈现眼下。

她俏目紧闭,极有个性的小嘴儿却微喘着张了开来,不住吐出芳香醉人的芝兰般气息。韩柏那有错过这机会,忙吻下去。

虚夜月惊叫一声.侧转俏脸,当然逃不过脸颊被吻的运道。

虚夜月不知那来的气力,一把撑开了韩柏,滚了开去.再跃了起来,叫道:“人家恨死你了。”

不待说完已不顾而去。

只剩下韩柏一人呆坐在地上。回味着刚才和这美女湿漉漉的身体全面接触的销魂滋味。忽然间,浪翻云到了他身旁坐了下来,合笑看着他。

韩柏大感不好意思,勉强道:“大侠!”浪翻云笑道:“夜月这丫头对你的前途是很重要的我才不惮暗助你一臂之力,不过你现在快回去见你的青霜小姐吧:她为你急得哭死了。”

韩柏道:“但我还有很多事要给你报告呢?.”浪翻云微笑道:“我晓得。不过事有缓急轻重。我自会找你们。快去吧:否则整条秦淮河都会给翻转过来了。”

当韩柏来到秦淮河他们遇袭处时.那场面把韩柏吓了一跳。

两岸全是官兵,把守着不准任何人接近。水师船截着上下两游,不放任何船艇经过。

河面灯火通明,数十艘快艇来回边巡,还不住有人从水里冒出头来。

他才出现即给西宁派的人发觉,拥着他到了正在岸旁苦待得心焦如焚的庄节等人处。

最先迎来的本是哭得两眼红的庄青霜.不过她才走了两步,立即止住.垂下头去,不好意思让这专使看到她曾为他哭过。

叶素冬.庄节和沙天放三人越过庄青霜.把他团团围着。

叶素冬放下心头大石,叫道:“谢天谢地,大人没事真好极了。”

沙天放道:“追不到那贼子吗?”

韩柏暗忖,追是追到了:但能拿她怎样呢?口中却绘影绘声,把虚夜月改为薜明玉,自己如何施展神威,追上去将对方打伤,可恨仍给他借密林逃走了。

秦淮河封锁解开,转眼回复了先前的热闹。

庄节伸手拍下拍他的肩头,感激地道:“想不到薛明玉如此厉害,幸好专使武功高强,又舍身救了霜儿。大恩大德,不敢只是空言道谢,有空请到敝府吃顿便饭,这事由素冬安排吧!”叶素冬点头答应,通:“专使怕亦累了,理应回宾换衣休息。侍卫长和贵夫人已回宾绾了。”接着低声道:“我们尚未通知他们专使河上遇袭的事.请专使包涵。”

韩柏口中应着,心中却想着俏立在一旁的庄青霜.暗忖今次因祸得福,对追求她应大有帮助,正要找借口溜去和她说两句亲密话儿,倚老卖老的沙天放巳向庄青霜唤道:“霜儿还不过来向大人致谢:”

庄青霜走出小半步,便停了下来"叶素冬在他背上轻推一下,韩柏借势走出人堆,来到庄青霜面前,低声道:一小姐受惊了,都是我保不周之过。”

庄青霜咬若下,低声道:“那怎关你的事呢?你是否仍想知那间题呢?”

韩柏见她变了另一个人似的,神态诱人至极点,禁不浑潭身酥痒,欣然道:“当然想知道,死都想知道。”

庄青霜嘴角逸出一丝笑意.飞快地瞟了他充满少女风情的一眼,美声道:“那便记着再来找青霜吧!”俏脸一红,急步走往乃父等站立处。

韩柏差点仰天欢呼。

如此倒霉的一天.竟以这般甜蜜的结尾收场。

真要多谢虚夜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