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五章 联手夹攻

作者:黄易

风行烈、戚长征和翟雨时。坐在一所小房子外的平台,神情木然地看朝阳升上远处的洞庭湖上。

梁秋末走了上来,坐在空椅里。道:“仍没有帮主和二叔的消息。”转向风行烈道:“贵属联络上了干罗,可是尊夫人似接到急讯,连夜赶往京师,不知为了什么事?”

风行烈一震道:“什么?”隐隐想到必是与年怜丹有关.想起此人的可怕手段,禁不住心焦如焚。

梁秋未道:“尊夫人留下口讯。嘱你到跃鲤渡与她会合,事不宜迟,风兄感立即起程。”

戚长征则精神一振,问道:“碧翠和红袖是否仍和义父在一起。”

梁秋末道:“你的红袖仍跟着你义父,但寒掌门却回了去召集旧都,重整丹清派,留下话来要你赶快去找她。”

翟两时插入道:“在这里呆着并不是办法。我最担心的却是那展羽领导的屠蛟小组。不若行烈兄和贵属立即赶去与尊夫人们会合。我们则赶往与干罗会面,搜寻帮主和二叔。”

戚长征豁然起立,道:“我们立即起程。”

风行烈亦站了起来,道:“不!我的人留下来助你们,我只要一艘小风帆和操舟的人手便够了。”

翟雨时点头道:“这样或者更好一点.可以避人耳目。”抓着风行烈的手,表示他的感激,戚长征伸手紧拥着风行别的宽肩,低声道:“保重了!”风行烈叹了一口气道:“唉: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以抛下一切,找韩柏和老范两人来痛一顿呢”“

梁秋末笑道:“我知道那间青楼的气氛最够味儿!”上官鹰一个跄踉,差点掉落地上,幸得干虹青一把扶着。

他们正登上一座高山,过了此山就是小镇“北坡”,干罗等人藏身的秘密巢穴,就在北坡东三十里处的大州县常德府。

只要能和干罗会合,他们就安全多了。

凌战天思处精密.猜到若戚长征等人安然无恙,必会和干锣联络,所以若找到干罗,等若和戚长征他们恢复了联系。

凌战天停了下来,见上官鹰青脸白,感同身受,心中一痛,和干虹青两人掺扶着他,躲入了一堆草丛后,助他运功行气,小半晌上官鹰进入物我两忘的调息里。

凌战天向干虹青低声道:“昨夜来搜索我们的高手达百人之众,显是展羽和他的人接到通知,结群而来对付我们,若给他们截着.定是有死无生之局,所以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干虹青点头道:“昨晚幸得二叔在离寺三里的山岗先一步发现敌人追来,否则若给他们围了野寺,那就糟透了。”

凌战天从容一笑道:“二叔一生在刀头舐血中长大,怎会这么容易给迫进死地里,不过现在形势极不乐观,由这里到常德府只是一天脚程,但亦是最凶险的一段路程,我有一个想法,就是你和小鹰在山林找个地方躲起来,由我独自闯关,找来援兵,胜过一起送死。”

干虹青色变道:“若给恶人找来,我们那还有抗拒之力:”

凌战天微笑道:“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干虹青倾心细聪。皱眉道:“除了风声和流水声外,我什么都听不到.雨也要停了。”凌战天淡淡道:一全靠这雨才冼去了我们的气味,虹青放心吧!趁雨停前,我为你们找个隐藏的地方,好让小鹰疗好伤势,而我将会引开追兵,你若三天内不见我回来,你们便自己设法逃命吧!”干虹青娇躯一颤,望向这视死如归般等闲的怒蛟帮第二号人物。

只有这种英雄人物.才配得上当浪翻云最好的兄弟。

韩柏一觉醒来,太阳早出来了。

三女仍沉睡未醒,显是昨夜太兴奋劳累了。

在这三位海棠春睡、娇柔可爱的美姊姊俏脸上各香一口后,才小心翼翼爬起床来。

没有了秦梦瑶。总像欠了点什么似的。

出房后,自有人服恃他梳洗更衣。

韩柏又生感触,想起不久前仍是韩府的小,现在却连朱元璋亦可随时见到,恍若春梦一场。

可是床上那三个属于他的美女,却是铁般的事实。

女侍为他穿上官服时,他不由想起了共同生活了十多年的韩府诸人。

韩天德对他始终有大恩,若有机会,自己定要报答他。至于曾硬着心肠害他的韩宁芷,他亦没有半分恨意。

她终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罢了。

这时范豹走了进来道:“专使大人,外面有很多人在等你哩!”韩柏大感烦厌,只是应付各式人等,便够受了,皱眉道:“今次又是什么人?”

范豹先遣走众仆役女侍,才道:“最重要的客人当然是鬼王府的铁青衣,侍卫长正陪他闲聊。”

韩柏失声道:“既然是他。为何不唤醒我?”

范豹道:“他这人全没架子,不愧名门之后,是他坚持要等你醒来的。说你昨天定是劳累极了。”

韩柏想起了虚夜月,忙赶出去。

范豹迫在身后道:“京城的总捕头宋鲲都来了!”韩柏一愕在长廊停了下来,奇道:“他来找我做什么?”

范豹道:“听说是有关大人你昨晚遇到薛明玉的事。”

韩柏冷哼道:“那是要盘问我了.唉:好吧:见完铁青衣再说,真烦死人了。”顿了顿道:“还有什么人?”

范豹道:“还有司礼聂庆童派来的公公,他为大人安排好了整个月的宴会和节目,想亲自和你说上一遍。”

韩柏一拍额头,叫了声天呀,转入了铁青衣和范良极两人所在的南轩一番客气话后,三人坐了下来。

铁青衣向他竖起拇指道:“我跟了鬼王四十多年,从未见过他如此欣赏一个年轻人的,韩小兄昨天约月儿划艇那一着功夫,确是漂亮极矣。”

韩柏老脸一红。正要谦虚一番。范良极喷出一个烟圈,嘻嘻笑道:“有我这爱情专家教路,这小子是不会差到那里去的。”

铁青衣微一错愕.半信半疑瞧了他一眼,才向韩柏续道:“鬼王着我前来,就是想知道全部过程的细节。”

韩柏失声道:“什么?”

范良极亦皱眉道:“其间有些细节,说出来怕会有点尴尬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韩柏对美人儿的急色和不检点的一套了。

铁青衣苦笑道:“他老人家平日已惯于向人查问有关月儿的一切事,眼下怎会放过如此精的环节,不过韩小兄不用说给我听.他老人家自会找你,我只是来知会一声吧了!”韩柏至此才明白虚夜月为何会抗议鬼王管束得她如此厉害,不由同情起她来。

范良极眯起一对贼眼道:“铁兄来此,不会只为知会一声吧!”铁青衣笑道:“这只是顺口一提,我今次来是要提醒韩小兄正好乘胜追击,不要放过机会。”

韩柏想起虚夜月走时说的那句“人家恨死你”的话,心下惴然.推搪道:“这些事有时是慾速不达呢!”铁青衣道:“小兄有所不知了,月儿昨夜回府时,笑吟吟神飞扬的。还命人推掉了今天所有约会安排,说要在家中静静想一件事。这是从未尝有过的呢。”

韩柏听得呆了一呆.暗忖虚夜月怎会给他占了便宜仍兴高烈呢。看来定是她好了反击自己的阴谋。唉:怎办才好呢?

青衣压低声有道:“小兄不用犹豫了.来:立即随我到鬼王府去,鬼王在等着你哩!”韩柏心中叫苦,若让鬼王看到虚夜月对自己的讨厌态度,什么最有前途青年的良好印象都给破坏了,嗫嚅道:“但有很多人在等我啊!”青衣笑道:“你是说内监和宋鲲等人吗?放心吧:由我亲自打发他们便成,谁敢要劳鬼王苦候呢?”

韩柏灵机一触道:“铁先生可否帮我一个忙:你知道啦,为了夜月小姐,我再多时间都不够用,偏偏聂公公却给我编了整个月的节目和宴会……”

铁青衣同意道:“这果是严重之极,让我看看可给你推掉多少。不过牵涉到皇室和一些特别的人,我可也无能为力。”

站了起来道:“我转头便和两位同到敝府去。”

范良极忙道:“嘿:我今天另外有事,你和这小子去好了。”

铁青衣离开南轩后,韩柏奇道:“死老鬼:你有什么急事了?”

范良极竟老脸一红,支吾道:“你诗姊的酒今天立即动工装修。没有我在旁提点怎行?”

韩柏呵呵笑道:“不用瞒我了,快说出是什么车?”

范良极无奈放低声音、却是遏不住兴奋地道:“云清来了!”接着警告道:“我一天未把云清这婆娘生米煮成熟饭时,都不准你去碰她的尼姑师妹美人儿,免得节外生枝,听到了吗?”

韩柏叫屈道:“一直都是你自说自话,我几时说过连尼姑也要偷呢?”

范良极瞪他一眼道:“你最好待见过了才说得这么肯定吧:试想若尼姑都不得不被选入十大美人榜,你说这尼姑有多么动人。”

韩柏暗忖我给虚庄二女弄得头也大了,还那来闲情要去破坏人家的清修,我虽爱美女,但还不致这么没有道德吧!

范良极见他沉吟不语。误会了他色心大动。恶兮兮道:“若你破坏了我的好事,我绝不放过你。”

韩柏气得双眼一翻,倒在椅上,忽记起一事,坐直问道:“昨早你托词去小睡:究竟干了什么勾当?”

范良极神秘一笑,正要答话,铁青衣飘然而来,笑道:“聂公公编的约会大部份我都给你推了,这几天除了胡惟庸和燕王的晚宴推不掉外,小兄是完全自由了。不过待会你还要进宫去见皇上。”

韩柏大喜拜谢。

鬼王今次接见韩柏的地方是月榭之北名为“尽斋”的一组庭院。小巧玲珑.精雅别致,与院内其它宏伟的建物相比,又是另一番雅逸格局。

铁青衣把韩柏带来后,便退了出去.剩下他们两人单独相处。

鬼王负手上在露台处,细看庭院间的花木鱼池,整个人像溶入了建和园林里。

韩柏站在他身后,大气都不敢透出一口,生怕惊扰了他。

鬼王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度。

好一会后,虚若无柔声道:“园林之胜,贵在曲折掩映、隐而不藏、隔而未绝、别有洞天;而园中庭院,则须生趣引人,不旷不抑,景色多姿,左顾右盼,均要恰到好处。”接着转身微笑道:“你干得很好:来:让我们喝一杯!”带他走进斋内。

韩柏跟了入去,对桌坐下.连喝三杯后,鬼王压低声音道:“我那手法是否给他看破了。”

韩柏苦笑点头道:“看来你的千金比虚老你更厉害哩!”虚若无淡淡一笑道:“小兄弟错了,我是故意让这妮子看破的,这叫计中之计。务求引起她对你的好奇心,亦使她知道你并非一个外国来的小官那么简单。看:现在不是收到效果吗?否则她怎会去破坏你和庄青霜的好事。嘿:你这小子比我还行,懂得利用她们互相嫉妒的微妙关系。”

韩柏听得瞪目结舌,不能置信地道:“你怎会知道的呢?”

虚若无有点不耐烦的道:“这事有何奇怪,我们鬼王府等若大明朝廷的最高情报机关,有什么事可瞒得过我,老朱不知道的事,我也知道呢。否则老朱为何如此忌我。”接着皱眉道:“小兄弟武功虽好,可是月儿的水底功夫和轻功都得我真传,为何你竟能赶上她呢?”韩柏大吃一惊道:“你的人看到我赶上她吗?”

虚若无道:“那是从她回府的时间判断出来的。虽只是半盏热茶的工夫。但亦呈不应该的迟延。”

韩柏暗呼厉害,胡诌道:“我也不知道,我的魔种不知为何忽地灵性起来……”

这时步声晌起,有人闯入齐来。

虚若无脸现讶色,韩柏扭头望去,立时大叫不好,出现的原来是一脸笑意的虚夜月。

她来到韩柏身旁,一把抓着他背后的衣领,运力扯得他站起来才放开纤手,娇嗲地向鬼王道:“爹:我要向你借这个大坏人韩柏去行刑,答应哩?”

虚若无“呵呵”一笑,并没因她叫破他是韩柏而讶异,慢条斯理道:“月儿且慢,先听为父说两句话。”

虚夜月又把韩柏按回椅内,坐到两人间的椅里,不耐烦地道:“快说吧!”韩柏给她毫不避嫌的亲热动作弄得魂儿飘飘慾飞,看着她妩媚巧俏的神态动静,想起昨晚曾抱过她并吻过脸蛋,益发不知人间何世?

虚夜月倏地别过头来,恶兮兮的瞪了他一眼,轻喝道:“看什么?不准你看!”接着又忍不住“噗哧”一笑,扭头望往乃父,娇姿美态层出不穷,令人神迷目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联手夹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