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二章 势压群雄

作者:黄易

干罗等逃离长江,为了避开敌人,干罗肩起了宋楠。戚长征则背着宋媚,提气朝京师的方向狂奔。

直走出三十里许外,才放缓脚步,辨认地势方向。

干罗功力毕竟比戚长征深厚得多,又故意快走两步,好让这对男女卿卿我我。

宋媚身体毫无保留地紧贴在个郎背上,早羞不可抑,又给那接触的刺激,弄得心如鹿撞,呼吸急促要矛盾。它和次要矛盾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如中国 ,既尴尬又销魂。

干罗专拣荒僻之处走,路上杂草蔓生,显然长期没有人经过。

戚长征远远迫在他背后,向后面的宋媚道:“刚才害怕吗?”

宋媚俏睑凑前,娇笑道:“有你保护人家,媚媚当然不怕。”

戚长征涌起护花救美的气概,头往侧稍移贴上它的脸蛋道:“有件事找想和媚媚你打个商量。”

宋媚作了一声表示舒服的娇吟后,谢道:“说吧:对人家说话何必要吞吞吐吐,还不知媚儿全听你的话吗?”

戚长征歉然:“正因我怕你会曲意来迁就我,所以才让你可以拒绝找。”

宋媚大嗔道:“真不知人家心意吗?只要你喜欢,媚媚便依从了。”

戚长征大喜道:“那就好极了,不知是否我性慾特别强,这样背着你弄得我*火如焚,很想和你欢好交合。”

宋媚那想得到此子原来满脑是坏东西,立时俏脸绯红,大窘嗔道:“戚郎啊干爹和大哥就在前面,我们怎可以……唔……你说吧!”

戚长征笑道:“只要你合作,跑着也可以,不过这样似乎对你不尊重,尤其这是你的第一次,老戚才不想你回忆起来都心惊胆跳呢:”

宋媚又羞又窘,但对他的体贴仍是心存感激,若他一边走一边行事,给人看到,她还那有面目见人,赧然道:“原来对你乖是这么吃亏的:”

戚长征失声笑道:“我虽爱男女之欢,却非常有自制力,只是随口和你说有这样的可能性,已大感香艳刺激了。”

宋媚虽生于官宦之家,但自幼随乃父往来各地,所以绝无一般闺女的畏怯,给他逗起了春心,忍不住狠狠在他肩上咬了一口,痛得戚长征“哎唷!”叫起来,她才对:“你这人对女人这么有办法,既大胆又风流,究竟搞过多少女人?”

戚长征偏爱和美女调情,宋媚的大暗直接,最合他脾胃,笑道:“我那有什么手段,只是宋小姐可怜我、垂青于我老戚而已:”

宋媚嗔道:“竟把责任推到人家身上,明明是你主动侵犯人家,累得人家除了你外什么人都不嫁了。”

戚长征大乐,亲了亲她脸蛋,后面抽着她腿弯的手上下游移抚捏着,叹道:“小媚的大腿真结实,摸上手的感觉动人极了。”

宋媚颤声道:“人家走路走得腿都粗了,已不知多么担心,还这么取笑人家。”

戚长征忙道:“现在是恰到好处,我可用曾详细检验过媚媚玉腿的专家身分给予如此品评,嘻”

宋媚给他言语逗得羞喜交集,偏又爱听他这些风流言语,由后搂紧了他,正要说话,戚长征忽地停了下来,原来到了干罗和大哥宋楠旁。

她本以为戚长征会放她下来,岂知对方却毫无这意思,自己又舍不得离开他强壮的背腰,唯有仍含羞伏贴他身上,心儿霍霍急跳。

他们站在一个山头上,山下旷野处隐有几点灯火。

干罗道:“下面应该就是秣陵关。”指着远方一座雄峻的大山,和隐见反光映照的长河道:“那座就是应天府东南面最高的方山,绕山而过的是由应天府流出来的秦淮水。”

宋媚凑到戚长征耳旁轻声道:“好夫君!求你放人家下来吧!人家快羞死了。”

戚长征嘻嘻一笑,放了她到地上,怕她双腿不习惯,仍体贴地搀扶着。

宋楠喑忖像戚长征这江湖人物,最不守俗礼,亦不以为异。心神转往如何混进应天府去,道:“秣陵关是京师东南重镇,关防严密,但又是往京师的必经之路,不若由我向把关将领表露身分,由他们报上京师,蓝玉的势力应该伸展不到这里来吧?”

干罗嘿然道:“宋世侄太天真了,我也相信守关将领必然是朱元璋信任的人,可是只怕你人未见到,早给宰了。你那些书信关系到蓝玉的生死,他怎会疏忽了这么重要的必经关口。”

宋楠焦虑道:“那怎办才好呢?”

戚长征哈哈一笑,看看残星慾坠,天将破晓的夜空,通:“趁天还末亮,我们便打他妈的一场硬仗,爬过关,好赶上明晚和大叔等吃餐晚饭。”

干罗失笑道:“这小子想到动刀动枪便兴奋。”由包袱里取出一条布带,抛给宋媚道:“还不请你的夫婿把你绑起来?”

宋媚先是一愕,才把握到干罗的意思,红着俏脸推了长征一把,那含情的模样儿诱人之极。

宋楠尴尬道:“不用绑我吧!真悔恨早年没有学功夫”

干罗叹道:“若宋兄是媚媚的姊姊就好了。”

韩柏随着一片碎瓦,落到玄母庙内广阔的神殿里,双掌上推,一方面把碎瓦送回上面的破洞,挡追兵,亦加速落往地上。

四周神像林立,正中是高及殿顶的玄毋娘娘的金身巨形塑像,在供奉两旁的长明灯映照下,一片庄严肃穆的神气氛。

韩柏眼光来到神态各异的代表东南西北四大天王手持着的兵器上,大喜过望,扑了过去,说了声对不起,随手取了把大关刀,“砰”一声硬以魔功撞破侧墙,来到庙外围墙内的空地里。

头顶上风声响起,古剑池的美丽女性高手“慧剑”薄昭如由墙上扑下,手中宝刃当头砍来,动作疾若电光火石,兼之剑锋生寒,凌厉异常。

韩柏陪忖自己又没有采过你,为何如此落力,一晃双肩行云流水错开两丈。

薄昭如一声娇叱,剑尖点地,凌空改变方向,如影附形追击而至。

韩柏眼见四周人影绰绰,暗唤了声娘后,头也不回,关刀往后挥去,硬架敌剑。

兵器交击,发出震耳慾聋的金铁交鸣声。

.薄昭加的长剑差点脱手,心中骇然。

在十二种子高手里,她排名仅次于不舍和谢峰,功力深厚,虽吃了对方重兵器的亏,仍禁不住对方的劲道骇然凛佩。

韩柏亦是心中暗凛,想不到这弱质纤纤的女流之辈,竟可硬挡自己一招,使自己想趁势后退,拿她作人质的好梦亦化作泡影。

就在这稍一延迟里,头上前方全是刀光剑影,狂喝一声,他再撞破右侧高墙,跌到庙墙和民房间的长街处。

还未站稳,再次陷进重围里。

韩柏魔性大发,炯若寒星的虎目射出森冷电光,大关刀旋舞一圈,挡开了两剑一刀,再持大关刀挺立原地,气势坚凝,强猛无俦。

忽然有人叫道:“让开”

韩柏的心静了下来,冷然转身。

只见书香世家之主向苍松脚不沾地,人剑合一,往他击至。

其它人见这一派宗主亲自出手,都放心地往外退去。

人未至,韩柏已感到对方宝剑生出森寒的剑气,破空潮涌迫来,令人呼吸顿止。

韩柏夷然不惧,吐气扬声,大关刀全力振臂由下而上,百戳对方咽喉,势若雷霆,快如电闪,竟是同归于尽的招式。

向苍松心中喑赞,知道对方看出自己气势蓄满,锋芒难挡,才以这不顾自身的打法应变。

他当然不会和这婬贼同归于尽,化攻为守,手中剑猛劈在大关刀处。

“当!”的一声脆响,远近可闻。

向苍松借刀飘起,挽起剑芒,再化作千万道剑影,往下方的韩柏攻去。

韩柏被他长剑劈得两手发麻,暗呼厉害,又见对方毫不停滞,连消带打,招数奇奥玄妙,不敢逞强,竟就地滚往一旁。

几名拦在那方的八派弟子早严阵以待,却想不到对方用的是这种不顾仪态身分的招数,错愕间大关刀由地面声势汹汹横扫而至,那敢硬挡,退往两旁。

向苍松这时落到地上,他乃一派完主身分,连续两招仍师老无功,不好意思再追,立定不动。

韩柏破开重围,那敢迟疑,再滚几步,弹了起来,掠进一条横巷去。

直到这刻,对方宗师级的人物里,除了向苍松出过两招外,其它无想憎等全袖手旁观,可是假若韩柏真的没有人可以拦阻,又或已出手伤人,他们自然不会任他横行。

倏地田桐现身横巷尽端,手持无量剑,迈步直追上来,气势坚凝,杀气罩身。

韩柏暗叫厉害,若化解不了对方势,必会陷进至死方休的挨打之局。但又知道若连田桐都收拾不了自己,自然轮到更高一级的沙天放、庄节和忘情师太等人出手,那种胜不得,败不可的矛盾,使得他差点要把“妈呀”叫了出来。

转念之间,手中关刀砸扫过去,竟用硬拚硬的打法,迫田桐决战。

要知在这横巷之内,根本没有闪躲的馀地,故对擅于近身搏击的田桐绝对有利。

韩柏的关刀反不易发挥出重型兵器的威力,所以在两旁屋顶观战的人都以为韩柏会设法跃离小巷,叫田桐在空旷的瓦面比斗,那想得到他竟不作此图。

身在局中的田桐却是另一番感受,韩柏关刀末至,可是关刀带起的森寒杀气,潮涌浪翻般卷来,隐有一去无回的气势。尤可惧者,是对力的大关刀丝毫不受窄巷的狭小空间影响,既威猛刚强,但又灵动巧妙,把两种截然不同的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颇有点不舍“两极合一”的味儿,那知韩柏亦是受到来自秦梦瑶双修心法的影响。

这刻给数十对眼睛盯着,田桐慾退不能,唯有硬着头皮,使出无量剑法的精萃,封架敌刀。

大关刀倏地升起,避过敌剑,在田桐眼前上空,化作无数刀影。

乍看韩柏空门大露,可是田桐却感到自己刚才连关刀的影子都碰不到,已使自己辛苦蓄的气势土崩瓦解,现在关刀又紧紧把自己笼罩着,不要说进攻,连退走都有问题,心神一颤下不自觉地退了一步。

观者无不哗然,谁都想不到薛明玉厉害至可迫退田桐的地步。

韩柏一声暴喝,关刀疾劈而下。

田桐亦狂喝一声,无量剑闪电挑出,身法步法,均暗含无数变化和后路。

“当!”一声,田桐竟被韩柏连人带剑震退三步,后路变化一点都派不上用场。

田桐终是一流高手,退而不乱,挽起剑花,守得周详严密。

众人均屏息静气,注视着巷内恶斗的发展。韩柏遇强愈强,杀得兴起,抛开一切,奋起神威,踏步进击,大关刀涌起千重光浪,狂风般往阵刚稳的田桐卷去。

到这刻八派上下人等,才真正认识到韩柏盖世的豪勇和可怕的实力。

风声响起,沙天放扑入巷中,凌空一拳向韩柏背心击去,大喝道:“万恶婬徒,人人得而诛之!竟不顾身分,要与田桐夹攻韩柏。

田桐正心胆俱寒,见有西宁三老之一的沙天放助,大喜下改退守为强攻,出剑疾刺对方脸门,教对力不能前后兼顾。

这时连眼力高明的无想僧、不老神仙之辈,均认为韩柏要避过这燃眉之急的险境,舍往上拔起躲避,实再无他途。如此田桐和沙天放两大高手便可乘着优势追击,把陷于绝对下风的韩柏收拾。

八派年轻一辈声四起,只有云素心想,虽说擒拿恶人,不须讲究武林规矩,但以田桐和沙天放两人的身分地位,联手夹击对方一人,而沙天放又是乘人之危出手,终有点不公乎。可是恩师在旁,那轮得到她一个小尼姑发言。

眼看沙天放动气似狂飙般的一要击中韩柏背心,韩柏倏地前冲,大关刀不顾一切往田桐电闪砍去。

这次轮到田桐大惊失色,他虽一向出手狠辣,但并非说他不贪生怕死,只不过是不爱惜别人的生命罢了。

而且对方此着,实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并没有留下后路,若以攻对攻,十有九成是自己老命不保,那时纵使沙天放把对方一拳轰毙,亦于已无补,自己怎犯得着作这婬贼的陪葬品,一声长啸,翻身跃离窄。

“蓬”

沙天放风击中韩柏背心。

韩柏惨一声,踉跄前仆。

沙天放大喜,加速扑去,拳化为爪,抓着韩相的右肩胛,意图挥碎他的肩骨,废掉对方半边身子,好生擒活捉。

韩柏喷出一口鲜血,心头一松,回复了神功。

这是他从与年丹剧战领悟得来的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势压群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