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七章 鬼王秘技

作者:黄易

韩柏神魂颠倒地离开秦梦瑶的香,看着这不胜娇羞的仙子凡心大动的诱人样儿,大口急速地呼吸道:“梦瑶啊!我知你真是由天上下来的仙子,快告诉我怎样可悉破鹰刀的秘密,使我的魔种生出道心,那我将可随时臻至情慾分离的先天境界,求求你吧!我知道你定有答案。”

秦梦瑶嗔道:“你这人呢!到此刻还要对人家嚼舌头。”又“噗哧”娇笑道:“想悉破鹰刀还不容易嘛,只要你的精神能嵌进传鹰存于鹰刀的精神烙印去,自然可分享到传鹰的经验。一韩柏心头剧震,想起与水月大宗交手时,曾和鹰刀产生奇异的联系,隐隐间似抓着了某种微妙的东西。秦梦瑶搂着他脖子,吻了他面颊,柔声道:“梦瑶爱看你现在那种凝神沉思的表情,有种震撼人心的魅力。”

韩柏接触到她深情的眸子,缓缓道:“我或者有方法勘破鹰刀的秘密,只恨时间无多,梦瑶若再不能续回心脉,恐难捱过今晚。”

秦梦瑶微笑道:“除非能像传鹰般跃马虚空而去,否则谁能不死!迟些早些,不外如是。韩郎何须介怀。但我却有奇妙的预感,知道韩郎定可为人家接回心脉,让梦瑶乖乖的做你的妻子。”

韩柏兴奋起来,道:“我差点忘了自己是福将,何况你这仙子的预感定错不了。不过你休要骗我,你绝不可能像诗姊姊等般甘心做我韩某的归家娘,是吗?”

秦梦瑶横他一眼道:“若给你彻底征服了,谁说得定人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无赖大侠,落花桥到了,上岸吧,有很多人等着我们呢。”

韩柏愕然道:“很多人?”

秦梦瑶叹道:“由你下船开始,一直有人跟着我们,由这里到皇宫,绝不会太平无事。”

韩柏豪气狂涌,哈哈一笑,拔出鹰刀,扶着她站了起来,道:“我忽然信心十足,就算来犯的是里赤媚,亦有把握把你送入宫去。”

秦梦瑶移到他身后,攀上他的背脊,两腿挟着他的腰腹,凑到他耳旁道:“由此刻起,梦瑶把一切全交给你了。”

韩柏伸手往后,在她的美臀大力拍了两记,笑道:“放心吧!一切包在为夫身上。”一声长啸,拔足离艇,背着这天下第一美女仙子,投往岸上去。

风行烈箭步前移,丈二红枪由腰眼吐出,像一道激电般射在水刀刃上,绞击在一起。

水月大宗雄躯剧震,往后一晃。

风行烈亦退了开去,却是退而下乱,丈二红枪弹在高空,化作千百枪影。

戚长征像头猛虎般扑到水月大宗左侧,“嚓嚓嚓”一连劈出三刀,天兵宝刀决汤翻飞,每一刀均若奔雷掣电,全不留后手。

水月大宗刚挡了风行烈凌厉无匹的一枪,本应乘势追击,可是戚长征惊人的刀势却使他不敢轻忽,全力施出水月刀法,卷往成长征,刀光刀气,激昂跌宕,不可一世。

刀锋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戚长征完全陷进了水月刀使人身不由主的激流里。只觉对方每一刀均若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且重逾万钧,奋力挡了十多刀后,早给他杀得汗流浃背,挡三刀只能还一刀,暗叫厉害,但又痛快之极。

寒碧翠宝刃已至。

水月大宗踏着玄奇步法,水月刀潮影一展,把她亦卷了入去,竟仍应付裕馀。

“锵!”

丈二红枪又至。

一时间四道人影分合不休,兔起鹊落,兵刃交击声不绝于耳,看得双方之人均目眩神迷。

就在此时,鬼王蓦地出现战圈近处,哈哈大笑道:“水月兄,假若虚某现在出手,保证能在三招之内取你性命。”

风林火山四侍立即移前过来,却给铁青衣和碧天雁截着,不敢轻举妄动。

水月刀光芒暴盛,却仍迫不退三人。

水月大宗犹可开口道:“以多胜少,算什么英雄。”

虚若无冷冷道:“我们是两国交锋,非是江湖比武,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给我住手。”

水月大宗收刀后移。

三人当然同时退开。

水月大宗尚未站稳,鬼王欺身而上,水月大宗一刀劈去,鬼王哈哈一笑,衣袖里滑出一截名震天下的鬼王鞭,激射在刀锋处。

表王晃了晃,水月大宗却后退了小半步。

表面看虽似是鬼王占了上风,可是水月大宗在力战之后,所以仍应是平分秋色。

表王鞭又由衣袖滑回去,另一截竟又从裤管滑出来,像能自己作主般往水月大宗脚下扫去。

水月刀猛插地上,险险挡了他这诡异莫测的一鞭。

戚风等人大开眼界,想不到鬼王单懑肌肉的移动和内功的驾驭,把鬼王鞭用至如此使人防不胜防,出神入化的地步,使水月大宗亦要改采守势。

表王鞭缩入裤管里,影踪全无,但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由什么地方钻出来。

水月大宗刀回鞘内,微微一笑道:“鬼王终是英雄人物,水月领教了,在决战浪翻云前,再不会来扰下清修。”

众人都暗讶水月大宗能屈能伸,这么一说,鬼王自不好意思把他强留。

表王点头道:“水月兄确有挑战浪翻云的资格,请了!”

水月大宗一声呼啸,领箸四侍去了。

戟罗的声音在后方响起道:“水月刀确是名不虚传,若虚兄不亲自出手,我看他还不肯死心。”

表王转身笑道:“我怕受伤,他也怕受伤,不能以最佳状态对付浪翻云,这叫两者都怕,怎打得起来。来,我们继续下棋。”

秦梦瑶耳际风生,在韩柏强壮安全的背上随他窜高跃低,这一刻还在檐顶间驾雾腾云,下一刻则在横街小巷里急窜,又或跨墙进入人家的院落里,所采路线莫可预测,迅快无伦。

她的道心澄明不染,清楚感到韩柏利用魔种敏锐的特性,先一步避过敌人的拦截。

韩柏愈是狂奔疾走,愈是欢欣莫名。

背着使自己梦萦魂牵的仙子,他感到双方不但在精神的层面上,紧密和融浑无间的结合着,即使在物质的层次中,他们的血肉亦连接起来,成为一体。

那种深刻的感觉,绝不会比男女合体交欢逊色分亳,但却又是那般超然醉人。

包奇妙的是手中的鹰刀像变成了有生命似的灵物,使他的心灵扩展开去,忘忧无虑,没有半分惊惧惶恐。

魔功不住运转,突破了以前的任何境界,超过了体能的限制。

那种感觉像魔种初成,由被埋处钻了出来,在荒野狂奔,后来更遇上靳冰云时的情景,只是那感觉更强烈百倍。

整个白雪覆盖了的世界与他再没有彼我之分,包括了紧贴背上的盖代美女和手握的鹰刀。

当他再跃上一座巨宅的瓦顶时,皇城遥遥在望。

两道人影落到他身旁,陪着他朝前掠去。

左边是天下无双的剑手浪翻云,右边是两大圣地净念宗之主了尽主。

由这里开始,房舍稀疏起来,更多的是园林和旷地,再无法借地势来躲避敌人的追击,敌人截击的重兵亦将布在由此往皇城的路上。

韩柏分别和两人打了个招呼。

浪翻云笑道:“鬼王真懂看气色,看出韩小弟今晚有难,所以把鹰刀交给你。”

了尽淡笑道:“能否闯到皇城,全赖檀越了。”接着低喧一声佛号。

秦梦瑶闭上美目,紧搂韩柏,对身边的事不闻不问,晋入了定的至境。

交谈间,四人掠过了二十多幢房舍,前方忽地现出数度人影。

韩柏定睛一看,暗叫乖乖不得了。最碍眼当然是里赤媚、年怜丹和那‘荒狼’任璧,其他两人乃由蚩敌和强望生,看来今夜方夜羽的人倾巢而来,存心置自已于死地。

浪翻云一声长啸,远近皆闻,超前而出,雄鹰搏兔地往敌人投去。

那边的里赤娼知道他是故意惊动皇城严无惧方面的人,心中暗恨。

初时他们打算在韩柏和秦梦瑶会面时,立即出手;那知秦梦瑶竟坐艇而至,秦淮河上,又有浪翻云和了尽作护法,不宜群斗,惟有苦待他们上岸。那知韩柏这小子忽然功力大增,又利用地势鬼神莫测地避过了他们的追截,直到这里才拦上他们。不过亡命相搏,生死判于数招之间,只要缠住浪翻云和了尽,那怕不立即以雷霆万钧之势,把韩柏和失去作战能力的秦梦瑶绞个粉碎。

一声冷笑,往落在瓦面的浪翻云攻去。

浪翻云脸孕微笑“锵!”的一声覆雨剑落到手上,先爆起一个剑花,接着化成千千万万的剑芒光点,巨浪激涛般往五人冲撒而去。

任璧还是初遇浪翻云,虽久闻他的厉害,仍想不到臻至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剑雨起时,整遍瓦面全陷入光点里,更慑人心魄是随着剑雨而来凝若实物,无坚不摧的剑气,今他觉得己方虽人多势众,但却完全没法发挥群斗的威力、变成处于各自独立作战的劣势里。

任璧一声狂喝,把蓄满的气功,遥遥一拳击往光点的核心处。

年怜丹有和浪翻云对战的经验,那敢迟疑,手中重剑似拙实巧,一剑劈去。

由蚩敌和强望生的连环节扣与独脚铜人,并肩由两侧攻去。

大战终于由浪翻云的覆两剑揭开序幕。

风行烈、戚长征和诸女回到月楼时,仍在兴致勃勃讨论着把水月大宗迫走一事。

这时各人睡意全消,由翠碧和夷姬献上香茗。

宋媚和红袖欢天喜地迎上戚长征,自有说不完的关怀情话。

他们已从虚若无处得知水月大宗伏击韩柏不成,才到鬼王府来寻晦气。

坐好后,戚长征摇头叹道:“韩柏这小子真是潜力无穷,深不可测,我们三人还是仅可挡着这倭鬼的攻势,真令人想不透他为何可夷然无损地溜回来。”

比倩莲抿嘴笑接道:“这家伙还龙精虎猛的吻了我们的月儿和霜儿,化解了她们憋满一小肚子的怨气呢。”

虚夜月和庄青霜被她笑得脸染红霞,娇嗔不依。

比情莲笑嘻嘻坐到两人的长椅间,闹作一团,气氛热烈。

戚长征向寒碧翠夸奖道:“碧翠剑术大有精进,可喜可贺。”

寒碧翠得爱郎赞赏,心生欢喜,白他一眼道:“人家以前虽是一派之主,但却像长在温室的花朵,没有历练的机会,唔!人家不说了。”

比姿仙和她最是相投,一直不敢问她丹清派的事,这时见她心情大佳,趁机关心地采问。

寒碧翠神色一黯,但旋又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道:“我们的牺牲并没有白费,很多平时对我们冷漠的帮会家派,忽然都对我们热心和尊敬起来,在外地的师叔伯和师兄弟,更是众志成城,回来重整丹清派,所以我才能抽身上来寻这狠心的人。”

戚长征举手道:“好碧翠,为夫早投降了,还要我怎样讨你欢心,尽避划下道来。”

虚夜月轻轻道:“你定是吻得翠姊不够。”

寒碧翠跺脚娇嗔,却是暗自欢喜。

戚长征坦然道:“最可憎就是水月这家伙,否则寒大掌门早像月儿霜儿般怨气全消了。”

众女娇嗔笑骂,喜气洋洋。

任谁与水月大宗这么可怕的刀法大师交手后,仍丝毫无损,自是值得心悦欢腾的事。

比倩莲搂着虚夜月道:“月儿爹的鞭真厉害,萁没想过可以这么使鞭的,月儿会不会这样用鞭,来!傍莲姊看看有没有把鞭子藏在衣服里?”

自然又是一阵扭打笑闹。

风行列想起韩柏,皱眉道:“现在京师处处危机,韩柏不知是否可应付得了?”

戚长征笑道:“放心吧!这小子诡变百出,又不像我们爱逞英雄,况且大叔定会护着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忽然像想起什么事似的,拉着风行烈到了一角道:“我们屡次被袭,憋得一肚子闷气,现在好应主动出击,找方夜羽的人祭祭旗。”

风行烈皱眉道:“敌暗我明,如何可以下手呢?”

戚长征的声音低下去道:“可以用诱饵的方法。”

众女本竖起耳朵、听他两人说话,见他们说的是正事,遂不在意,各自谈笑起来。

比姿仙最爱关心别人,走到褚红玉旁,为她解闷,红袖则向宋媚问起到京的经历,气氛融洽。

戚长征见众女再不注意他们,压低声音道:“我明早约了古剑池的薄昭如,说不定可由她处获得宝贵的资料,风兄可否为我掩饰,使我可脱身去赴约。”

风行烈为之愕然。苦笑道:“你这风流的混蛋。”

戚长征除了陪笑外,还有怎么可说,愈在生死决战的一刻,他便愈需要美女的调剂和松弛,他的生性就是如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