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二章 翠袖玉环

作者:黄易

浪翻云终于以电掣似的眼神,迅快地君到单玉如绝世的玉容,以他的修养,心中亦.由涌起讶意。.在他的心内,最美丽的女伴当然是纪惜惜和言静庵,那是牵涉到感情的主观感觉,尤其这两位美女均已香消玉殒,更长留下美好的印象。

纪惜惜和言静庵外,秦梦瑶的气质是无与匹敌的。可是当他面对单玉如时,却不得不承认这名副其实的女魔头,拥有一种虽与秦梦瑶迥然相与,但却绝不逊色的气质。

若说秦梦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便是能倾倒天下男人的魔女。

但她绝不是荡意撩人的艳女,反而是长相端庄,最动人处是她从艳丽的轮廓和由骨子里透出来惹人爱怜、楚楚动人的气质。

无论想象力多么丰富,也不会把她和老谋深算阴狠冷毒辣连在一起。

尤其她惊人的美丽是绝无瑕疵的,每寸肌肤都是那么白皙娇嫩,使人怎也不肯相信她足年过六十的人,就若言静庵般,达到了青春永驻的境界,看上去比她女儿恭夫人还要年轻。她那对秀眸就像深黑夜空中挂着两颗璀琰的明星,充满了水分和大气的感觉,宁静怡人,使见者无不联想到她不但有美好的内涵修养,性格还应是温柔多情的。

她身上穿着及地的广袖阔袍,玉带生风,乌黑的秀发衬着雪肤白衣,那种强烈的对比,使浪翻云亦感眼为之眩。

单玉如不用施展任何诱惑手段,就那么盈盈俏立,足可迷倒天下苍生,使人生出缠绵不尽,婉转依依的销魂感觉。

她又是那么如烟似梦,教人难以捉摸,感到没有可能拥有如此般美好的事物。

当浪翻云迅快地打量她时,单玉如亦以充满渴想的醉人眼神好奇地回敬他。

水月大宗一声冷喝,通:“浪翻云:你不是要求动手吗?”

浪翻云微微一笑,点头道:“正是如此,水月兄想不动手也不行。”

一阵娇笑来自单玉如檀口中,声音清甜柔美,涓涓若清风,清澈如流泉,即使天籁,亦不外如是。

这女人难怪能臻达媚术的最高境界,最厉害处,就是使人绝不会觉得她在媚惑你,但偏是一颦一笑,均教人心生怜意,恨不得把她修美动人至无以复加的玉体,拥入怀中蜜爱轻怜。

尤其她的美丽有种不具实体的魔异感觉,更使人生出像追求一个美梦的心情。

单玉如笑罢回复止水般的安然,秀眉轻蹙,柔声道:“浪翻云终于来了!”浪翻云探手怀内,掏出酒壶,在两大高手眼睁睁瞧着下,悠闲灌了三口,笑道:“不但浪某来了,庞斑也来了,刻下正在皇城外欣赏夜色呢。”

水月大宗神色不动,一直全神观察着浪翻云注视单玉如和喝酒的动作,只要对方露出一丝空隙,他的水月刀立会乘虚而入,取敌首级。

单玉如听得庞斑之名,秀眉扬起,轻呼道:“嗳哟:那妾身和水月先生更要速战速决了,翻云勿怪妾身,你的覆雨剑实在太厉害了。”

指尖火光倏地熄灭,大殿立刻陷进先前伸手不见五指的暗黑中。

“叮”的一声清越激响,单玉如以之横行江湖的一对玉环交击在一起。

声音竟来自浪翻云的背后。

把水月大宗的刀啸声和单玉如飘移的声音全遮盖了。

暗黑里的浪翻云悠然一笑。

安雨剑再次出鞘。

寒碧翠专心地为爱郎戚长征的长靴绑扎靴绳。

戚长征背插天兵宝刀,脸容肃穆,眼中射出坚定不移的神色。

他与鹰飞实有着海般的深切仇恨,若非鹰飞连施狡计,不但水柔晶不用死,连封寒等人亦可避过大劫。

尤其现在褚红玉已成了他的人,他更要鹰飞以血来清洗她曾受的耻辱。

他反而不是那么恨甄夫人,她对付水柔晶的手法可算是留有馀地,若她让柔晶落到鹰飞手上,更是不堪设想。

至于甄夫人长街施袭,亦是依足江湖规矩行事,先下战书,再两军交锋,在这情况下自是伤亡难免。

她为的是公仇,而非私怨。

况且在眼前这种形势下,他戚长征为了大局着想,尽避无奈也只好把她放过。

何况她能否逃返城外,仍是未知之数。

他真的感谢老天爷赐他与飞决战的机会,不过对方亦必也在感谢老天爷。

今晚之后,他们只有一个人能活着。

寒碧翠为他穿好长靴后,站起来紧搂着他,深深一吻后道:“不用记挂着任阿人,放手去杀敌取胜吧:不论生死,碧翠永远是你的人。”

戚长征哈哈一笑,涌起万丈豪情,探手搂着她柔软的腰肢,走出门去。

铁青衣拉着两匹神骏之极的骏马,正和风行烈和他的三位娇妻闲聊着,神态如常,一点没因两人去赴生死之约而紧张。

反是谷姿仙三女忧色忡忡,没有半丝笑意。

戚长征隔远大叫道:“三位好嫂嫂放心,老戚保证小烈旗开得胜,取年老贼首级而回。”

风行烈肩托接好了的丈二红枪,身体挺得比红枪还笔直。

铁青衣笑道:“我也以此语赠给三位夫人,只见行列站立的姿态,便知他功力大进,不逊乃师。”

戚长征留心打量风行烈的站姿,确是另有番慑人之态,羡慕道:“这站法是怎么学的。”

风行烈正容道:“铁老眼力真好,自第一天学艺,师傅便教我站立之法,他说只有一站法才能取得身体的绝对平衡,就是当后脑枕和脊骨成一绝对的垂直线时,才可做到。”

接着苦笑道:“说来惭愧,这两个平衡点我还是刚刚找到,灵感来自当日在空中目睹师傅和庞斑决战时的姿态,无论红枪千变万化,师傅仍保持在绝对的平衡中。”

众人听到如此玄妙的道理,均啧啧称奇,亦对厉若海生出高山仰止的崇慕。

比倩运听得心情转佳,这才有闲想其它事,奇道:“韩柏那家伙和月儿为何尚未回来?”

铁青衣笑道:“不用担心他,没人比这小子的福命更大的了。”

众人为之莞尔。

铁青衣把两匹骏马交给两人,笑道:“这是府主精心配种培殖的十匹良骏中最好的两匹,有他们的脚力和速度,必可使两位如虎添翼。这亦是府主赠给两位的贺礼。”

戚、风均是爱马的人,忙抚马颈,先套点交情。

两马非常懂性,以马头触碰两位主人。

戚长征飞身上马,放蹄奔了开去不一会转了回来,信心十足大笑道:“我老戚现在连庞班都敢挑战,更不要说区区一个鹰飞了。”

风行烈被他激起豪情,翻到马背,心中忽然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已变成乃师厉若海了。

庞斑迅速在皇城内移动,尽避守卫森严,他却加入无人之境,没有人能觉察到他的行踪。

他当然避开了有特级高手守护的重地,亦避开了浪翻云和水月大宗及单玉如交手的后宫。

以庞斑的修养,给浪翻云捷足先登,接去了水月大宗这么难得的对手,亦唯有喑叹倒霉。幸好他还有个更深不可测的鹰缘。

由动身离开鸡笼山开始,他使感应到鹰缘的心灵。

他完全不知道见到鹰缘后会发生什么事。

而这正是鹰缘最吸引他的地方。

神舒意畅间,他踏上通往太监村的山路。

朱元璋看着胡惟庸瘫在地上的身,龙颜震怒。

严无惧、叶素冬、燕王棣、直破天和帅念祖五人全噤口不敢言。

朱元璋冷哼道:“韩柏说得不错,单玉如是蓄意牺牲胡惟庸,来保持密,更要杀人灭口,我们终是棋差一着。”

严无惧道:“根据调查,胡惟庸应是在我们攻入丞相府时才去的,找到他体时,尚是温热,这样看来……”

朱元璋打断他道:“我才不信他会自杀,何况还有一条我们知情的地道,大可供他逃走。单玉如的人能把时间拿捏得那么准,这代表她们情报准确,只是这点,就绝不可小觑她。”

接着冷冷道:“楞严闻风先遁,是最好的例证。”

叶素冬奇道:“但楞严只是庞斑的……”

朱元璋显是心情不佳,打断他道:“楞严既勾结得胡惟庸,亦可勾结单玉如,只看他今晚可逃过大难,便知其中大有关连。”

沉吟半晌后道:“你们可散播消息,说朕大寿一过,立刻把陈贵妃处死,朕才不信引不出楞严来。”

众人同时一震,难道楞严竟和朱元璋最宠爱的陈贵妃有私情。

朱元璋还要说话时,远处传来锺鸣鼓响。

众人同时一呆,是谁如此大胆,竟敢夜闯禁宫。

朱元璋双目凶光一闪,挥手道:“不论是谁,给朕立杀无赦。”

众人齐声应是,飞掠而去。

只剩下燕王一人垂首恭立。

朱元璋忽然露出容,伸手接着书桌,支持着身体。

燕王惶然道:“父皇没事吧!”朱元璋摇头笑道:“唉:很久没有策马飞驰了,虽是痛快,也使人感到劳累。”

站直身体,又再容光焕发。

微微一笑道:“过了这三天,父皇策立你作储君,凡被怀疑与单玉如有关的人均一律处死,允亦不例外。哈:若无兄的相道真厉害,他看中的人,绝不会差错的。”

燕王心头一阵激动,他梦寐以求的事,终于得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