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章 未竟全功

作者:黄易

展羽给戚长征杀得全无还手之力。

他吃亏在把成名兵器留在厅内,一身功夫发挥不出平常的七成,那是戚长征的对手。

硬以掌背引开了戚长征三刀后,展羽大叫道:“是英雄的便让展某取兵器再战,展某以信誉担保,绝不逃走。”

戚长征哈哈一笑道:“可是你绝无信誉可言,其次老戚更非英雄好汉,要怪便怪自己蠢吧!”天兵宝刀一掩,便砍展羽颈侧,去势别威猛刚强西南学派即“弗赖堡学派”。 ,又是灵巧无迹。

展羽自问就算有兵器在手,要化解这一招亦非常吃力,他终是黑榜高手,怎会这样便认命。一声巨喝,右手化爪,竟硬往敌刀抓去,另一手掌化为拳,侧身欺前,一拳轰去,摆明牺牲左手,以博对方一命。

那知戚长征右肩后缩,刀交左手,一招封寒的左手刀绝技,斜劈往对方拳头,身法步法,暗合无数变化后着。

展羽却争取到一线空隙,猛地抽身后退,跃到长阶之顶。

戚长征的刀势一直紧锁着他,气机感应下,敌退我进,刀芒大盛,化作一道厉芒,人刀合一,朝阶台上的展羽卷去。

展羽心中大定,增速退入门内,同时往门侧伸手捞去。

早先他出来援手时,早拟好策略,把矛铲放在门旁,才下场助羊和都穆,若能杀死风、戚两人自是最好,否则便由此门溜回内院,由道离开,到时就可顺手取回兵器,那知都穆两人见势色不对,忘义而逃,累得他给戚长征缠着,到此刻才找到取回兵刃的良机。

一捞之下,立即脸色剧变。

侧头一看,只见随着自己南征北战,荣登黑榜宝座的独门兵刃,已断成两截,可恨者仍挨在门处,高度当然矮了半截。

此时戚长征天兵宝刀已至,魂飞魄散下,展羽尽展绝艺,苦苦抵挡对方攀上气势巅峰的左手刀法。

戚长征刀光如涛翻浪卷,劲气激汤,把展羽完全卷在刀光里,每劈一刀,展羽均血光溅射。他劈出十八刀,展羽中足了十八刀,竟一刀也避不开。

戚长征倏地退后,虎虎作势,天兵宝刀遥指敌人,阵阵刀气,仍然狂涌过去,丝毫不肯放松。

展羽浑身浴血,体无完肤,像喝醉了酒般双目血红,左摇右摆。

然后倾金山、倒玉柱,“砰!”的一声掉在地上,双目死而不瞑。

戚长征吁出一口气,刀回鞘内,叹道:“真痛快:连碧翠爹的仇也报了。”

接着大嚷道:“行烈:是否你这家伙做的好事,弄断了展混蛋的矛铲?”

风行别的声音由后院传过来道:“不是我还有谁呢?快来:我找到了韩清风前辈。”

戚长征大喜掠去。

韩柏和范良极躲在崖壁两块突出的巨石底下,静候机会的来临。

范良极传音过来道:“正点子快下来了!”韩柏偷往上望,只见崖洞处又出来了五个黑衣人,若身材都是婀娜丰满,体态撩人的美女,可惜戴上头罩,看不到生得如何美貌。

她们正在测试索子的坚韧度,接着就会像先前那几批人般,攀索而下。

韩柏定情一看,只见五个人背上都有个黑色布袋,忙传声过去道:“谁人背上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呢?”

范良极肯定地道:“最重要的东西,自然是由身手和地位同是最高的人负责,你看中间那个妖女,不但身手最灵捷,身材亦是最撩人,显然武功媚术都高人一等,东西不在她背上才怪。”

韩柏心中佩服,口头却不让道:“抢错了莫要怪我。”

范良极怒道:“你的月儿和其它人是残废的吗?难道不懂拿人。噢:来了!”五人流星般由长索疾泻下来。

韩柏大觉好玩,闪电般贴壁游过去,一下子把十多条长索全割断了,又游回中间的位置,等候那最动人的妖女投怀送孢。

上面显是有人负责亲察,一串女子的声音呼叫道:“小心:有鬼!”五人早滑到韩柏头顶丈许处,闻言大惊往下望来,才发觉索子不但断了,还有个像她们般蒙着头脸的男人在等待着,齐吃一惊,又多滑下了数尺,才放开索子,一点崖壁,横移开去,找寻崖壁可供立足的落点。

韩柏哈哈一笑,倏地升起,冲着那个目标妖女斜掠过去。

剑光一闪,那妖女单手勾着一抹横生出来的松树,掣出背后长剑,往他划来,隐带风雷之声,颇有两下子。

韩柏那会放在心上,随手一弹,正中对方剑尖,顺手一指往对方穴道点去。

那妖女轻笑一声,回剑一振,千百道剑光像太阳升离地平般爆炸开来,森寒剑气扑面而至。

韩柏大叫上当,才醒悟对方第一剑是故意示弱,使自己生出轻敌之心,方露出真实本领,这时连拔刀都来不及,又势不能退闪让对方溜去,低叱一声,疾若闪电的一口气劈出五掌,每一次都精准无伦地扫在对方剑体上,同时吹出一道气箭,直袭对方双目。

“叮当!”声起,改为攀壁而下的四名妖女全被虚夜月等截着,动起手来。

与韩柏动手的妖女见势色不对,娇叱一声往上升起,避过了韩柏的气箭,同时虚劈一剑,阻上韩柏追来。

韩柏趁势拔出鹰刀,架着对方长剑,冲天而起,和她一齐落到较高处突出来的巨石上。气劲盖头压下,只见一个蒙面男子头上脚下,双掌印来。

韩柏抽回鹰刀,往上溯去,先天刀气激射往从天而降的敌手。

左手则一掌怕在对方剑上。

妖女一声清叱,抽剑退后,正慾一个倒翻,忽然背上一轻,背上布带不知给人使了个什么手法,竟整个背包给人拿走了。

“蓬!”的一声,凌空偷袭韩柏的男子和韩柏毫无假借地硬拚了一招后,给撞得横飞开去,看来受了点内伤。

这时失去背包的女子正骇然往后望去,只见范良极这大贼头捧着背包,大笑道:“得手了!”妖女浑身一震,显然认得范良极是谁,亦知道难以追上这以轻功称着当代的盗王。

韩柏欺身而来,笑嘻嘻道:“让小弟陪姑娘多玩两招,不过你可要脱掉衣服才成。”

范良极也以为得了手,就在此时,奇异的呼啸声在身后响起来。

范良极吓了一跳,煞止后退之势,扭头后望。

除了倾泻百丈的飞外,人影都找不到一个。

范良极心知不妙,先往下闪去,忽地两耳贯满勾魂摄魄的呼啸声,似乎敌人的武器攻到了左右耳旁来。

他一生无论偷东西或与人动武,八成功夫全在这封天下无双的灵耳上,现在灵耳被怪声所扰,功夫登时大打折扣,犹幸他双耳在这恶劣情势下,仍然捕捉到韩柏在骇然大叫道:“小心:单玉如在你头顶!”想也不想,盗命往上撩去。

只见一个曼妙无匹,诱惑得似天魔女下凡的美丽倩影,头下脚上由上方飘了下来,一对夺魄勾魂的妙目正含情脉脉深深看进他的眼里去。

范良极心中一阵模糊,暗忖这么圣洁动人的小姑娘,我为何要与她动手?

不但忘了她是单玉如,还看不到她离手分向他两耳击来的玉环。

呼啸声忽地变成了最好听的仙籁,把飞瀑的轰隆声都遮盖了,更遑论是韩柏的呼声。

韩柏身兵魔种,并不受单玉如飞环发出的奇异魔音影响采取围魏救赵之法,鹰刀化作激芒,横掠而来。

他与范良极感情之深,早胜过亲兄弟,见他被单玉如媚功所惑,那还不奋不顾身,全力赴援。

先天刀气直冲而来,拦腰向单玉如斩去。

“叮!”的一声,两环在他鼻尖前寸许处交击在一起。

那敲击声像平地响了一个焦雷,震得范良极两耳剧痛,失了势子,竟往崖下掉去。

。范良极倏忽间醒了一醒,怪叫一声,往后一仰。

这时他正虚悬在四十女的高处,纵使以他天下无双的功,这么高掉下去,亦要摔死。单玉如发出比仙乐还好听的娇笑,翠袖暴张,一袖往韩柏鹰刀拂去,另一袖拂在范良极左手拿着的黑布袋处。

美丽性感的小嘴尚有馀暇道:“小柏啊:见你仍生龙活虎,奴家开心死了。”

先是一股大力由黑布袋处传来,范良极抓着布袋的手松了开来,接着胸口如受击,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断线风筝般往崖下掉去。

韩柏临危不乱,往下大叫道:“月儿:接住范大哥!”“蓬!”的一声,鹰刀劈在单玉如的翠袖上,只觉不但完全用不上半点力道,发出的刀气亦若石沈大海,半点都起不了作用。

单玉如另一手翠袖一卷,布袋安然飞入她怀里。

韩柏见状大急,忘了单玉如的厉害,鹰刀一绞,同时飞起一脚,往单玉如面门踢去。

单玉如一阵娇笑,收回翠袖,像给他一脚踢得飞了起来般,以一个动人之极的娇姿美态,落到上方一棵从崖石横生而出的小树尽端处,随着树枝上下飘汤,似乎身体一点重量也没有,说不出的轻盈写意。同时手抱布袋,笑意盈盈俯视着斜下方的韩柏。

韩柏这时连观看范良极的馀暇都没有,亦知不宜分神,正要往上窜去,呼啸声贯耳而来,只见两个玉环,竟由后方击至。

他的魔正处于巅峰状态,反手鹰刀往后劈出,改上窜为横移,来到了单玉如脚下。

“叮叮!”两声,鹰刀准确无误地劈在玉环上。

上方的单玉如娇躯一颤,大吃一惊,想不到韩柏竟能像浪翻云般不为魔音所扰,探手凌空一抓,一对玉环回到了右手里,同时往上腾升而起。

蓦地上方两声暴喝传来,风行烈的丈二红枪,戚长征的天兵宝刀,化作枪光刀影以无可抗御的君临天下之势,直压而下,封死上方所有进路。

任她单玉如怎样高明,猝不及防下也无法硬挡这两大年轻高手雷霆万钧的合击,吓了一跳下,无奈往下落去,一对飞环离手而出,分向两人迎去。

“当当!”两声,飞环竟在刀光枪影中找到真主,套往天兵宝刀和丈二红枪的刀锋枪尖去。

刀光枪影立时消散。

飞环完成了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后,飞回单玉如手内。

她刚接过来环,动人的肉体刚好落到韩柏侧旁五尺许处。

韩柏早扯掉再无意义的面罩,哈哈笑道:“姑奶奶:让老韩来侍候你吧。”

鹰刀一闪,往她颈侧疾斩过去,另一手同时闪电探前,往布袋抓去。

风行烈和戚长征被她那对玉环套在兵器处,不但劲道全消玉环内暗含的真劲还由兵器处直击过来,震得两人血气翻腾,分向左右横移找寻立足点,亦不由喑呼厉害。

单玉如更不好受,为了应付风、戚两人,她被迫耗费贯元,这时仍未恢复过来,韩柏又已杀至,无奈下握环的手袖往上掠,露出美若天上神物的玉臂,玉环一开一阖,竟把鹰刀夹个正着。

同时玉容一改,变得眉眼处尽是说不出的凄楚幽怨,任何人只要看上一眼,休想移开目光。娇躯更配合得天衣无缝地以一个动人至难以形容的姿态落在突崖而出的大石上,檀口微张吐出“韩柏啊!”三个字。

韩柏先是心头一阵迷糊,浑忘了自己在这里是为干什么来的,只觉眼前美女极需自己的怜惜和疼爱,心中充满高尚的情操。

旋又惊醒过来,看穿她是在对自己施展媚术。

魔天性不受魔门任何功法影响,若非单玉如特别厉害,连心头刹那间的受制亦应不会出现。

韩柏心中一动,装作被她迷了神志,往拿布袋的手,改为往她酥胸抓去。

单玉如暗骂色鬼。

自被言静庵击败后,她醒悟到以肉体媚惑男人,始终落于下乘小道,转而进修魔门传的“天魔妙法”,以色相配合精神异力,达到言笑间制人心神、杀人于无形的层次。水涨船高,令她魔功大进。

故此这二十年来,她不用布施肉体,就把无数高手冶得贴贴伏伏,甘为她卖命,楞严和展羽就是其中两个好例子。

虽然二十年来从没有被男人碰过她的身体,但若牺牲一点可以杀死韩柏,她却是乐而之的,微挺酥胸,任他摸过来。

只要他指尖触到胸脯,她便可送出催心断魄的气动,取他小命。

韩柏的手指立生感应,知道这女魔王身体任何一个部分亦可凝聚功力,自己纵是一拳打在她高耸的胸脯上,恐亦伤不了她。人急智生,忽地改抓为拂,迅疾无伦地扫过她胸前双九,同时催发暗含道胎的魔种之气,输入她体内。

单玉如那想得到韩柏有此一着,不但送不出真劲,还给这小子占了大便宜,大怒下猛施辣手,夹着鹰刀的玉环往后一拉,扯得韩柏前倾过来,下面则曲膝往韩柏下阴顶去。

岂知胸脯忽地一阵麻,一前所未尝但又美妙无伦的感觉,直钻入心脾里去,娇躯一软,像去了一半的力量般,只想倒入韩柏怀内去,任他尽情放恣。

韩柏嘻嘻一笑道:“滋味好吗?”

“砰!”的一声,以膝对膝和她硬拚了一记,鹰刀抽了回来,同时左手抓着了布袋。

单玉如一下失神后又回复过来,娇哼一声,正要痛下杀手,劲气压顶,风、戚两人再联手攻来。

她自问不能同时应付这三个各具绝技的年轻高手,一阵娇笑,抓着布袋往后退去。同时借布袋向韩柏全力送出摧心裂肺的真劲。

韩柏早猜到她不是那么好相与,却是一点不惧,早先被擒时,他凭着灵锐的魔,早摸清了她魔功的特点,知道因赤尊信的魔功与她同出一源,故能把它的真气据为已有,忙运起挨打奇功,任由对方真劲沿手而入。

风、戚两人扑了个空时,单玉如早横移开寻丈之外,却骇然发觉韩柏仍紧抓布袋不放,正嬉皮笑脸瞧着自己,那便像是自己故意把他扯了过来那样。

韩柏得意地道:“美人儿:让我们试试谁的力气大一点!”猛力一拉。

单玉如差点布袋脱手,连忙运功扯住,眼角处见到风、戚两人横掠而至,人急智生,微运劲力,布袋立时寸寸碎裂。

十多份宗卷往崖下掉去。

单王如娇笑道:“小柏儿:你中计了!”玉环飞起,往韩柏攻去,同时一个翻身,头上脚下往散飞下坠的宗卷追去,探手抓住其中一份特别抢眼以红皮钉装的厚册子。

韩柏大叫上当,却为飞环所阻,空叹奈何。

风、戚两人自问轻功及不上单玉如,亦是追之不及。

眼看单王如要抓着那争夺了整晚的册子时,下方一条人影闪电般窜上来,右手一疾往单王如点去,另一手已抓着了册子,原来是范良极。

单玉如气得一袖拂打在盗命上,另一手伸指一戳,一道火光,烈射在册子上。

不知是什么妖火那么厉害,册皮立即燃烧起来。

单王如同时把头一摇,竟射出三条秀发,箭矢般朝范良极面门射去。

范良极顾此失彼,那想得到单王如有如此出人意表的奇技,不过他也是诡计多端,扬手把红皮册往韩柏抛去,大叫道:“救火!”盗命回手拨掉了三支发箭,饶是他轻功了得,仍不得不往下坠去,落到三丈下一丛树上。

上面的戚长征脱下长袍,飞身跃下,长袍覆到全陷在火中的册子,连劲一把束紧,落到韩柏身侧。

岂知“蓬”的一声,连长袍都烧了起来,比前更要猛烈,吓得戚长征甩手抛出。

单王如一阵娇笑,道:“这是三昧真火,水也救不熄的!”转移开去,转瞬不见。

一声佛号,忘情师大从天而降,从道出口往下跃来,双掌往升至最高点,正往下回落焚烧着的册子虚按一下。

森寒掌风呼呼而起,火立灭。

风行烈探出红枪,轻轻一挑,烧得不成样子的册子落到手上。

这时韩柏才发觉刚才那对妖男妖女,早溜之大吉,影踪不见。

风行烈忙打开残册一看,颓然叹了一口气。

众人凑过去,原来册子只烧剩中间几页,还是残破不全,禁不住大为气,想不到辛苦一晚,只得来这几页没用的破纸。

忘情师太微笑道:“一得一失,自有前定,这趟救回了韩清风施主,是不虚此行了。”韩柏大喜道:“什么?”

崖下忽传来兵刃交击声和虚夜月众女的叱喝声。

众人骇然飞扑下去,战事早结束了。

虚夜月气鼓鼓地看着地上的两个布袋,不忿道:“好辛苦才生擒了两个妖女,又给那天杀的单玉如救走了。”

谷姿仙吁出一口凉气道:“这个魔头真厉害哩。”

众人均犹有馀悸。

风行烈担心韩清风安危,招呼一声后,登崖去了。忘情师太亦怕单玉如会回头,忙跟了上去。

韩柏关心范良极,抚着他肩头道:“又说自己如何高明,给单玉如几招便杀到屁滚尿流,没什么事吧?”

范良极大失面子,两眼一翻,不肯理他,迳自去查看那两个布袋,不半晌道:“原来全是只合韩小子用的东西,不是*葯就是壮阳葯,还有些助与的小玩意。”

众女都听得俏脸飞红,又好气又好笑。

韩柏把戚长征拉到一旁道:“我现在要立刻拿这些破东西去见老朱,把大老爷送回韩府的事,就拜托你了。”

戚长征色变道:“不要搞小弟,让小烈送他去吧!”韩柏笑道:“我看二小姐和你只是一场误会罢了:男子汉大丈夫,就算爱人移情别恋,多见一次又怎样呢?”

戚长征想了想,苦笑道:“好吧:这次我是给你面子,下不为例。”

韩柏大喜,暗忖只要你有去便成了。

这时天色渐明,漫长的一夜过去了,朱元璋大寿的日子终于来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