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五章 好戏开锣

作者:黄易

戏棚广阔如奉天大殿。

前方是戏台,后方是高低有次的十多个厢座,正中一个自是供朱元璋之用,其它则是像燕王棣等有身分的王侯和妃嫔的座位。至于棚内除前排的十列座位早编定了给有爵位的大臣将领与六部的高官外,其它近千个座位都是给各大臣及家眷自由入座。

这时离开锣只有小半个时辰,众官谁不知朱元璋心性,提早入座,否则待朱元璋龙驾到了才入场,日后可能要后悔莫及。

反而其它官职较低者和一众眷属,尤其是那些平时爱闹的年轻皇族和公子哥儿们,趁着这千载一时的良机,仍聚在场外,与那些平日难得一见的闺女眉目传情资产阶级哲学学说和派别之一。产生于19世纪上半期,创始 ,甚或言笑不禁,闹成一片。

陈令方与戚、风等人闲聊两句后,先行进入棚里。

这时虚夜月好不辛苦才摆脱了那群爱慕者的痴缠,回头来寻找他们,见不到韩柏,俏脸变道:“韩郎呢?”

戚长征等人正在担心韩柏,闻言支吾以对道:“他有事走开了一会,快回来了!”虚夜月见不到随父进了戏棚的庄青霜,还以为韩柏恼她去陪那些金陵阔少们、,带着霜儿溜了马克思主义、经济主义、伯恩施坦主义和马赫主义作过批判。 ,差点哭出来道:“快告诉我,他和霜儿到那里去了?”

谷倩莲最了解她,知她误会了,拉着她到一旁说话。

戚长征皱眉道:“韩柏那小子难道真的和那妖女去了……嘿!”见到谷姿仙、小玲珑和寒碧翠都瞅着他,连忙噤声。

风行烈是正人君子,笑道:“他虽玩世不恭,但遇上正事时会懂得分寸。不用理他了,我们先入场如何?”

眼角瞥处,推了戚长征一把。

戚长征循他眼光望去,只见韩天德父子由场内匆匆赶出来,一脸欢容,见到他们,迎了过来。

韩天德感激地道:“刚才撞上陈公,得他通知,皇上已恩准我罢官回家,这次真的多谢两位。”

看他无官一身轻的写意样子,风、戚等人都为他高与。

戚长征介绍了诸女给他父子认识后,顺口问道:“老爷子准备何时返回武昌?”

韩天德道:“家兄身体仍虚弱,须要多休息一两天,还有就是小女和宋家的婚事也得筹办,可能要多留十天半月,才可以回去。”

戚长征虽知韩慧正要嫁给宋家已是铁般的现实,听来仍是一阵不舒服,更奇怪韩慧芷为何不听他劝告,立即离京,好避开了京师的腥风血雨。皱眉道:“老爷子莫要问理由,最好能立即离京,可免去很多麻烦。”

韩天德脸现难色。

风行烈点头道:“韩柏也希望你们能立即离开,最好韩二小姐能和令婿一同离去,回武昌后始成亲,看过京师没有问题才回来。”

戚长征大是感激,风行烈真知他心意,代他说了不好意思说的话。

韩希文见他们神情凝重,想到宋家全赖韩柏保着才暂时无事,只抓起了宋鲲一人。现在他们既有此说,自不可轻忽视之,插口道:.“两位的忠告,我们怎会不听,现在我们立即回去收拾上路。翌日各位路过武昌,定要前来我家,让我们可一尽地主之谊。”

言罢千恩万谢去了。

戚长征看得苦笑摇头。

寒碧翠轻扯他衣角,通:“戚郎:入场看戏吧!”风行烈向谷倩莲和虚夜月唤道:“两位小姐,入场了!”虚夜月一脸埋怨之色走回来不依道:“你们怎可让他随那妖女去,、要等他回来。”

这时庄青霜亦回来了,知情后也坚持要等韩柏。

谷倩莲道:“你们先入场吧:我和月儿在这里等那好色的坏家伙好了。”

风行烈笑道:“横竖尚未开戏,就算开锣了亦有好一阵子才轮到怜秀秀登场,我们等韩柏来才进去吧!”风声响起,无数东厂高手由四周迅速接近。

白芳华旋转起来,衣袂飘飞,煞是好看。

韩柏大叫道:“小心!”无数圆弹子由她手上飞出,准确地穿过枝叶问的空隙,往聚厂卫投去,其中两枚照着韩柏脸门射来。

韩柏暗忖白芳华你对韩某真是体贴极了。知她诡计多端,发出两缕指风,往圆弹子点去。

“波波!”两声,圆弹子应指爆开,先送出一团黑雾,然后点点细如牛毛的碎片往四方激射。

韩柏暗叫好险,若让这些不知是否淬了剧毒铁屑似的东西射入眼里,那对珠子不立即给废了才怪。

至此韩柏对白芳华完全死了心。

妖女就是妖女,绝不会有任何良心一类的东西。

拂袖发出一阵劲风,驱去射来的暗器,黑雾却应风扩散开去。

四周惊呼传来,显是有人吃了亏,一时黑雾漫林。

众人都怕她在这不知是否有毒的浓雾中再发暗器,纷纷退出林外。

韩柏一直以灵觉留意她的动静,忽然间感觉消失,不由惊叫道:“妖女溜了!”严无惧落到他身旁,脸色凝重道:“想不到白芳华竟然如此厉害,难怪胆敢现身了。”

韩柏犹有馀悸道:“天命教除了单玉如外,恐怕要数她最厉害了。”

心想若非自己魔道合流成功,早死在她手下了。

锣鼓笙箫喧天响起,聚在戏棚外的人纷纷进场。

虚夜月等正等得心焦如焚时,韩柏和严无惧联袂而回。

他们看到两人表情,均感不妙。

谷姿仙蹙起黛眉道:“是否给她溜了?韩柏苦笑道:“妖女厉害!”众人均吃了一惊。事实上众人一直以为白芳华虽是狡媚过人,心计深沈,但应是武功有限之辈,怎想得到韩柏和严无惧亦拿她不着。

严无惧道:“诸位先进场再说,我还要留在外面打点。”

虚夜月和庄青霜见韩柏回来便心满意足,那还计较溜了个白芳华,欢天喜地扯着他快步进场。

虚夜月凑到韩柏耳旁道:“是否韩郎故意把她放走?”

韩柏叹道:“唉:你差点就做了最美丽可爱的小寡妇,还这么来说我。”

庄青霜惶然嗔道:“以后都不准你提这个吓坏人的形容。”

韩柏心中一甜,忙赔笑应诺。

众人加入了热闹的人群,同往场内走去。

戚长征拥着寒碧翠跟在韩柏等身后,耳语道:“寒大掌门,为夫给你宰了仇人,你还未说要怎样报答我。”

寒碧翠喜嗔道:“你既自称为夫,自然有责任为碧翠报仇雪恨,还要人家怎么谢你,若脸皮够厚,尽管厚颜提出来吧!”戚长征笑道:“我的脸皮一向最厚,要求也不过分,只愿大掌门以后在床上合作点便成,大掌门谅也不会拒绝这合乎天地人三道的要求吧!”寒碧翠想不到他会在这公众场所说这种羞人的事。她一向正经脸嫩,立时霞烧玉颊,在他背上狠狠扭了一把。

她这动作当然瞒不过身后的风行烈和他三位娇妻,三女亦看得俏脸微红,知道戚长征定然不会有正经话儿。

谷倩莲最是爱闹,扯着寒碧翠衣角道:“大掌门,老戚和你说了些什么俏皮话,可否公开来让我们评评?”

寒碧翠更是羞不可抑,瞅了她一眼,尚未有机会反击,戚长征回头笑道:“我只是提出了每个男人对娇妻的合理要求和愿望罢了!”小玲珑天真地道:“噢:原来是生孩子。”说完才知害羞,躲到了谷姿仙背后。

韩柏闻言笑道:“我们三兄弟要努力了,看到月儿、霜儿和几位嫂子全大着肚子的样儿不是挺有趣吗?”

众女又羞又喜,一齐笑骂。

谈笑间,众人随着人潮,挤进戏棚里。

戚长征看着满座的观聚,想起了以前在怒蛟岛上挤着看戏的情景,笑道:“这里看戏的人守规矩多了,以前我和秋未每逢此类场面,总要找最标致的大姑娘和美貌少妇去挤,弄得她们钗横鬓乱,娇嗔不绝,不知多么有趣呢。”

寒碧翠醋意大发,狠狠踩了他脚尖,嗔道:“没有人揍你们吗?”

虚夜月道:“若你敢挤月儿,定要赏你耳光。”

戚长征嬉皮笑脸道:“她们给我们挤挤推推时,不知多么乐意和开心哩!”虚夜月忽地一声娇呼,低骂了声“死韩柏”,当然是给这小子“挤”了。

这时一名锦衣卫迎了上来,恭敬道:“严大头领在靠前排处给忠勤伯和诸位大爷夫人安排了座位,请随小人来。”

韩柏大有面子,欣然领着众人随那锦衣卫往近台处的座位走去。

场内坐满了人,万头攒动,十分热闹。

四方八面均挂着彩灯,营造出色彩缤纷的喜庆气氛。通风的设计亦非常完善,近二千人济济一堂,仍不觉气闷。

戏台上鼓乐喧天,但只是些跑龙套的闲角出来翻翻筋斗,所以台下的人一点都不在意,仍是谈笑欢喧。

后台的厢座坐满了皇族的人,只有朱元璋、燕王和允的厢座仍然空着。

韩柏等在前排坐好,谷倩莲立即递来备好的大包零食,笑道:“看戏不吃瓜子干果,那算看戏!”众人欣然接了。

虚夜月看着台上,小嘴一蹶道:“开锣戏最是沉闷,怜秀秀还不滚出来?”

韩柏见无人注意,分别探手出去,摸上她和庄青霜大腿笑道:“怎会闷呢,让为夫先给点开锣节目你们享受一下吧。”

戚长征等的眼光立时集中到他两只怪手处。

两女大窘,硬着心肠拨开了他的手。

戚长征最爱调笑虚夜月,道:“月儿给人又挤又摸却没有赏耳光,所以你刚才的话只是看挤你的人是谁罢了:现在只是韩柏挤早了点。”

前排有人别过头来,笑道:“真巧:你们都坐在我后面。”

原来是陈令方。

他身旁的大臣将领全转过要来,争着与韩柏这大红人打招呼。

扰攘一番后,才回复前状。

风行烈记起范良极,同隔着小玲珑、谷倩莲和寒碧翠的戚长征和更远处的韩柏道:“范大哥去找师太他们,为何仍未来呢?”

戚长征记挂薄昭如,闻言回头后望,但视线受阻,索性站起身来,往入场处瞧去,只见仍不断有人进场,空位子已所馀无几。

忽感有异,留神一看,原来后面十多排内的贵妇美女们,目光全集中到他身上。

戚长征大感快意,咧齿一笑,露出他阳光般的笑容和眩人眼目雪白整齐的牙齿,显示出强大摄人的男性阳刚魅力。

聚女何曾见过此等人物,都看呆了眼。

戚长征微笑点头,坐了回去,摇头道:“仍不见老贼头。”

寒碧翠醋意大发道:“你在看女人才真。”

韩柏忍不住捧腹笑了起来。

戏棚内的位子分为四组、每组二十多排,每排十五个位子。

他们的排是正中的第五排,还有几个座位,预留给未到的范良极等人,这个位置望往戏台,舒适清楚。

虚夜月和庄青霜有韩柏伴着看戏,都大感与奋,不住把剥好的瓜子肉送入韩柏嘴里,情意缠绵,乐也融融。

韩柏舒服得挨在椅里,享受着两女对他体贴多情的侍候,一边用心地听着戏台上的鼓乐演唱。

可惜他并不懂欣赏,无聊间,不由得偷听着四周人们的说话。

就像平常般,四周本来只是嗡嗡之音,立时变得清晰可闻。

韩柏嚼着瓜子肉,暗忖闲着无事,不若试试功力大进后的耳力如何。

心到意动,忙功聚双耳,蓦地喧哗和鼓乐声在耳腔内轰天动地的响了起来。

韩柏吓了一跳,忙敛去功力,耳朵才安静下来,不过耳膜已隐隐作痛了。

他心中大喜,想不到耳力比前好了这么多,玩出瘾来。小心翼翼提聚功力,把注意力只集中到戚长征和寒碧翠处。

周围的喧吵声低沉下来,只剩下戚、寒两人的低声谈笑。

只听戚长征道:“碧翠准备为我老戚养多少个孩子呢?”

寒碧翠含羞在他耳旁道:“两个好吗?太多孩子我身形会走样的。”

韩柏大感有趣,亦不好意思再窃听下去,目标转到前数排的高官大臣去,谈的不是有关胡惟庸和蓝玉,就是军方和六部改组的事,竟无一人对台上开锣戏感与趣。

韩柏更觉好玩,转移对象,往隔了一条信道,邻组的贵宾座位搜探过去,心中洋洋得意,暗付以后怕也可和范良极比拚耳力了。

就在此时,他隐隐听到有人提他的名字。

韩柏暗笑竟找到人在说我的是非,忙运足耳力,凭着一点模糊的印象,往声音来处窃听。

刚好捕捉到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蓄意压低声音道:“少主一直被留在老头子旁,无法联络上。”

韩柏一震,坐直身体,忘了运功偷听。

这不是那与媚娘鬼混、天命教的军师廉先生吗?为何竟夷然地在这里出现呢?

虚夜月和庄青霜见他神态有异,愕然望着他。

韩柏往那方向望去,刚好见到邻组前方第三排那曾有一面之缘的兵部侍郎齐泰,正和另一名身穿官服的英俊男子交头接耳。

齐泰果然高明,韩柏的眼光才落到他背上,他便生出警觉回头望来,吓得韩柏忙缩回椅里。

虚夜月的小嘴凑到他耳旁问道:“发现了什么?”

韩柏作了个噤声的手势,阖目继续偷听,齐泰的声音立时在耳内响起道:“老严的人一直在监视着我,唉:不论你用任何办法,最紧要通知少主离开片刻。”

那廉先生答道:“早安排好了!”接着凑热闹般到了后台处又和其它人倾谈起来。

韩柏冷汗直冒,知道天命教正进行着一个对付朱元璋的阴谋。

忽然有人高唱道:“大明天子驾到!”戏棚立时静至落针可闻。

朱元璋领着允、恭夫人、燕王棣和一众妃嫔,由特别信道来到厢座的入口前,一众影子太监伴随左右。

朱元璋微笑道:“儿和朕坐在一起,其馀的各自入座吧!”恭夫人和燕王棣当然知他心意,只要牢牢把允控制在身旁,天命教就算有通天手段,亦难以用在他身上,允反成了他的档箭牌。

恭夫人虽不情愿,但焉敢反对,乖乖的进入右旁厢座。

燕王棣和朱元璋交换了个眼色,领着家臣进入左旁的厢座。因盈散花的事,小燕王早给他遣回顺天府,故而没有随行。

允垂着头随朱元璋进入厢座,手抓成拳,刚才一个手下趁扶他下车时在他手心印了一下,禁不住心中嘀咕,不知为了何事要如此冒险。

朱元璋来到座前,只见全场近二千人全离座跪下,轰然高呼道:“愿我王万岁,寿比南山!”朱元璋呵呵一笑道:“诸位请起,今天是朕的大喜日子,不用行君臣之礼,随意看戏吧!”众人欢声应诺,但直至朱元璋坐下,才有人敢站起来坐回椅里。

戏台上鼓乐震天响起,比之此前任何一次都要热烈。

允战战竞竞在朱元璋旁坐下,趁刚才刹那间,已看到掌心留下的印记,现在虽给他抹掉了,心内仍是波荡起伏。幸好他自幼就修习天命教的“密藏心法”,否则只是心跳脉搏的加速,便瞒不过身后那些影子太监了。

那是“独离”两个字。

难道连母亲恭夫人都不理了吗?

朱元璋慈和得令他心寒的声音在旁响起道:“儿:你在想什么呢?”

允心中一惊,轻轻答道:“孙儿在想着怜秀秀的色艺呢!”朱元璋没再说话,眼光投往戏台上去。

有允在旁,他应可放心欣赏怜秀秀的好戏了。

禁不住又想起了当年名动京城的纪惜惜。

没有了言静庵和纪惜惜,又失去了陈贵妃,长命万岁又如何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