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六章 秘道之谜

作者:黄易

“的!”众女随着发出一阵惊呼叫叹。

范良极千辛万苦,出尽开锁的工具和本领:终打开了最上的一个锁。立即洋洋自得道:“本大哥还当北胜天如何了得,还不是让我手到锁开。”比倩莲哂道:“弄了足有三刻钟,这叫手到锁开吗?”虚夜月怨道:“开了其它两个锁才好吹大气吧!”谷姿仙皱眉道:“不要打扰范大哥好吗?”范良极哈哈笑道:“第一把锁总是最难开的,来:欣赏一下你们大哥称雄盗界的绝技。

”两条铜线探进中间那把锁里,在众女的期待下“的!”一声又给他开了。

众女热烈鼓掌欢呼。

比姿仙心感爱郎,幽幽叹了一口气。

旁观的陈令方道:“姿仙放心吧:燕王和那三个小兄弟都是缘深厚的吉相,老夫敢包保没事,不信就问鬼谷子的第一百零八代传人吧!”庄青霜、寒碧翠等同时一怔,齐声问道:“谁是鬼谷子的第一百零八代传人?”虚夜月乃唯一知情的人,抿嘴偷笑。

范良极这时正对最后一把锁努力。闻言喝骂道:“不要騒扰你老子我!”“的!”一声再次响起,不过却比以前那两声响多了,似乎是三把锁同时作响。

众女欢呼才起,见范良极面如死灰,均立即收声,齐叫道:“什么事?”范良极道:“这叫“三锁同心”,当我开启第三把锁时,触动机括,其它两把又立即再锁上了。唉:这北滕天真是世上最讨厌的人。”虚夜月吃惊道:“那怎办才好呢?你不是称雄盗界的开大王吗?”范良极额头渗出热汗,叫道:“月儿:来:做大哥的助手。”虚夜月摆手道:“不:我们第一次合作偷东西就失败了,还是我第二个吧!”谷倩莲捋高衣袖道:“让本姑娘来!”中殿处庄节和沙天放正运功调息,准备逃走,向苍松复原了大半,与薄昭如和儿媳留意着外面的战况。

云清、云素则陪着躺在长几上气若游丝的忘情师太,神情默然。

允撤退的号角声传来,众人都大是奇怪,不明白为何可击退实力比他们雄厚百倍的敌人。

庄节猛地睁眼,不能相信地道:“这是什么一回事?”向清秋道:“让我去看看!”云裳那放心他。忙追着去了。

忘情师太一声呻吟,张开眼睛。

逢云素把她抱回来后,她还是第一次回复神智。

云素、云清同时扑到她身旁,凄然叫道:“师傅!”庄节和向苍松都移步过去,察看她的情况。

忘情师太双目清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贵尼终报了深仇,那姦贼中了我一掌,开始时或者没有什么,但每过一天,他的伤势都会加深,谁也救他不了,我死了也要化作厉鬼,迫在他旁,看他慢慢死掉。”云素呆了起来,想不到多年清心修行的师傅,对解符竟有这么深刻的怨毒。

忘情师太红光泛脸,望向两位爱徒,柔声道:“云清知否为何师傅不干涉你和范良极的事,因为他是真的爱你,这事师傅一直知道,只是没有说出来吧了!”云清双眼一红,忍不住伏在她身上失声痛哭。

忘情师太望向云素,轻轻叹了一口气,勉力道:“若素儿不想当出云庵庵主,便由云净师姊当吧:师傅绝不会怪你为韩柏动了凡心。一切都随缘好了。”有庄节和向苍松在旁,云素又羞又伤痛,热泪泉涌,伏到她身上,悲泣不已,不住摇头,却是说不出话来。

忘情师太再没有任何动静。

庄节与向苍松对望一眼后,凄然道:“两位小师傅莫要悲痛,师太求仁得仁。应为她高兴才对。来:让我们把她包扎妥当,设法将她运走安葬。”云清云素哭得更厉害了,哭声由那洞开的殿顶直送往黄昏前凄声的天空。

单玉如一对玉环,夹着奇异的啸响,同秦梦瑶展开一次又一次的狂暴攻势。

秦梦瑶改采守势,在环影袖风中,仍是自由自在,全无碍。

容色宁恬如常,美目澄澈似水,每剑击出,均若漫不经意,轻描淡写,但总能封死单玉如所有后着,教她不能将名着天下的翠袖玉环,淋漓尽致地把威力发挥出来。

再攻三环后,单玉如一阵气馁,感到眼前此女,实是她永远无法击倒的剑道大宗师。

她的剑法臻达仙道之境,去留无迹,教人完全无法捉摸应付。

此消彼长,秦梦瑶生出感应,剑芒忽盛,一连三剑,杀得单玉如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单玉如发觉自己全被秦梦瑶控制着,要她往左她就不能往右,要她移前便怎也没法退后,这时不要说取胜,连想以天魔遁逃走亦是有所不能。

秦梦瑶忽地剑招一变。

单玉如大喜若狂,因为就在对方变招之际,她察觉到秦梦瑶丝毫不着形迹的剑法竟隐隐露出了给她可以逃遁的影迹。

单玉如乃魔门近百年来除赤尊信外最出类拔萃的高手.眼力高明之极,蓦地娇叱一声,全力击出两环。

“当当!”两响,单玉如终找到脱身的机会,闪电往后方僧房林立的古刹南端掠去。

秦梦瑶嘴角逸出笑意,如影附形,紧蹑在她身后。

单玉如刹那间掠过古刹外围高墙,到了附近房屋之顶,可是秦梦惊人的剑气,仍紧罩着她,就若有条无形之线,将两人缚在一起那样。

单玉如知道苦不施展天魔遁,休想把她甩掉,猛一咬牙,咬破舌尖,喷出一天血雾。

像奇迹出现般,单玉如猛然加速,笔直往远方流星般飞去。

秦梦玛的速度相应增加,竟仍迫在她身后。

单玉如保持直线,体内潜能逐分释放出来,把秦梦瑶稍抛在后方。

这天魔道法极为霸道,否则也不会损耗真元,而且未够百里,绝不可以停下来,逃追且须依循直线形式,否则真元一窒,立即倒地暴毙。

秦梦瑶倏然而止,悄立一座小楼之顶,极目远眺单玉如迅速变小的背影,轻叹道:“冤有头债有主,多行不义必自毙,教主好自为之,恕梦瑶不送了。”春和殿前两进躺满伤兵,由精通医术的影子太监、御医和虚夜月诸女加以施救包扎。

罢才交战不足两刻钟,阵亡的人数高达二百人,伤了二百多人。若把轻伤的计算在内,虽带伤而仍有作战能力者的略多于五百人。可反映战况之烈。

韩柏、风行烈、戚长征等高手,自行止血疗伤,略一调息便回复了七八成功力,来到中殿与燕王商议。

这时帅念祖和直破天已验明了朱元的死因,又听过了他死前的详情,疑心尽去,奋死为燕王效命。

若非此二人突然倒戈。不但不能暂时迫退了允,韩柏等可能亦没有一个人能回来。

不过现在形势仍险恶万分.敌人源源不绝开入宫来,把春和殿围个水不通。

朱元璋的龙体涂上了葯物,包扎起来,准备若能突围,就把他运回顺天府去。

戚长征道:“他们在等什么呢?”燕王棣沉声道:“在等耿炳文精锐的南兵和火烟。帅卿和直卿两人的阵前倒戈,已吓寒了允的胆子,谁说得定禁卫和锦衣卫中再没有倒戈投诚的人。”众人听到他的分析,都点头同意。

韩柏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燕王棣忽然变成了朱元璋,继承了他的冷静和雄材大略,把一切全控制在它的手里。

严无惧道:“宝库的锁仍未能开启,里面是否另有秘道仍是未知之数,借此时机,不若再想突围之法,趁南兵抵达前强闯出去,胜过坐以待毙。”燕王棣摇头道:“父皇既在临死前都不忘提出秘道一事,可知定有此事。本王亦同意范良极所说的,若有秘道,必在宝库之内。本王就押他一注,大不了再作困兽之斗,总比作那全无生望的突围强得多了。”韩柏插入道:“我对老贼头最有信心,若给他时间,定能把锁打开。”燕王棣下令道:“把伤者全都移入中殿,若能逃走,先把他们运送出去,本王若见不到所有人安全离去,怎也不肯先自逃走的。”众人大为感动,暗忖燕王棣比朱元璋有义气得多了。

当下有领命的去了。

最后一线夕阳的光线,终消失在这战云密布的古城之下,殿外昏暗下来。

殿内殿外均黑沉沉一片,双方都没有亮起灯火。

远处忽然传来隆隆之声。

陈令方骇然道:“这是什么声音?”一直静立一旁的了尽禅主淡淡道:“这是火炮移动的声音。”陈令方骇得面青白,说不出话来。

燕王棣的头号大将张玉道:“敌人要在四方八面架起大炮,大约须要一个时辰,若我们不能在这时间内进入秘道,天下就是允的了。”燕王棣喝道:“生死有命,本王才不信鬼王的眼光会看错本王和那个小子。”陈令方的脸立时重见血色,不住点头,若非不敢騒扰范良极,早扯着要他再加证实。

殿外忽又传来喊杀之声。

陈令方登时又脸无人色。

僧道衍微笑道:“这只是騒扰性的佯攻,使我们不得安宁,待道衍出去看看。”

严无惧、叶素冬、帅念祖等均是谨慎的人,各自往不同的战线奋师。

戚长征最是好闹。也扯着风行烈去了,陈令方则往地下室看范良极的任务进行得如何,最后只剩下老公公、了尽禅主和韩柏三人伴着燕王棣。

一向影子般陪着朱元璋。现在则改为形影不离保护燕王棣的老公公,告了一声罪,与了尽到了一角说话。

燕王棣轻叹一声道:“韩兄弟:陪我走走。”韩柏默默随他由侧门步到院外。只见高墙外火把的光照得明如白昼,攻防战正激烈地开展着。

燕王棣道:“幸好父皇早在宫内预备了大批兵器箭矢,否则早不敷应用了。”韩柏鸡他语气感触甚深,也叹了一口气。

燕王棣负手身后,仰望夜空,喟然道:“本王一生最敬重的人,就是父皇;但最痛恨卑视的,却也是他,这是否非常矛盾呢?”韩柏细心一想,点头道:“我明白燕王的意思。”燕王棣目泛光,凄然道:“可是当他在我怀内死去的一刻,我却发觉自已变得一无所有,以前我总有个欢喜和痛恨的目标,但现在却感到无比的空虚,所以若不能安安全全地逃离京师,本王情愿轰烈战死,也胜似做那落荒之犬,东躲西藏。”韩柏明白他的意思,若硬闯突围,能有几个人逃得出去已是侥天之幸,那时定会给允大举搜捕,迟早都要给擒着。但若是由地道全师离去,就可保存实力。而且朱元璋既点明秘道可让燕王离京,那条秘道的出口必然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说不定可直通城外。”

燕王棣道:“只要到达扬州府,那处的守将是我的人,我们就安全了。”韩柏道:“我有信心燕王可安返顺天。”燕王棣淡淡道:“我也有那个信心。刚才本王还以为你死定了,那知帅直两人会忽然倒戈,这就叫命运,谁也不能推翻。”韩柏暗忖人在绝境时特别相信鬼神命运,燕王也不例外。朱元璋驾崩的一刻,所有人的信心都被摧毁了,现在初战得利,才逐渐回复过来。

燕王沉默起来。

韩柏识趣告退,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对着夜空沉思。

韩柏回到中殿,四周躺满了伤重难行的人,虚夜月和庄青霜刚忙碌完毕,见到他来。都急不及待把他缠着。

韩柏道:“师太怎样了?”两女神情一暗,没有答他。

韩柏虽心中不舒服,但却没有很大的悲痛,心想人总是要死的,只是迟早的问题吧了:拥着两女,走入地下室去。

忘情师太和朱元璋的遗体都停放在一角,云素见他下来,垂下了俏脸,神情木然,韩柏走了过去,向遗体恭敬地叩了三个头,才站起身来。

庄节已可随便行走,正和向苍松及向清秋夫妇说话。

范良极满头大汗地在弄那把“三锁同心”的怪锁,谷情莲站在一旁却帮不上忙。

韩柏哈哈一笑道:“老贼头又自夸什么天下妙手,原来对着区区三把锁都一筹莫展,看来也该归隐耕田了。”旁边的寒碧翠待要责怪韩柏,谷姿仙使个眼色,把她拉开。

范良极骂了一轮粗话后,喝道:“韩柏小子快滚过来!”韩柏移往他旁,蹲下嘻嘻笑道:“什么“三锁同心”这么文绉绉的,我看只是一个锁三个洞,你分开处理,自然摸不着头绪哩!”范良极浑身一震,像给人点了大穴凝然不动。

比倩莲两手分按他两人肩头,把头凑到两人之间,娇哼道:“韩小子你这人有破坏没有建设。少说一句行吗?”韩柏别过脸来,大嘴凑到谷倩莲的耳旁嘻嘻笑道:“小莲姐:我们好象从未试过这么亲热的,不怕小风呷醋吗?”比倩莲悄脸飞红,啐骂一声,退了开去。

范良极忽地发出一声怪叫,六七枝铜针闪电般分别插进三个匙孔里,大笑道:“你这小子真是傻得有理,一个锁他奶奶的三个洞,看老子我破你北胜天的鬼把戏。”两手在几枝铜针上忙个不了,又钻又摇,“的的的”三声连续响起后,接着是“咯”的一声清响。

比倩莲忘形地捧着脸蛋尖叫道:“天啊:打开了!”在场诸人一起涌过来。

范良极抓着门把,用力扭了三个圈,轻轻一推,厚铜门立时往内滑去。

宝库只有十个柜子,盘龙掩月杯赫然出现在其中一个单独的柜子内。

众女鼓掌欢呼。

范良极深吸了一口气道:“假设里面没有秘道入口,我们怎办呢?”众人立即鸦雀无声。

韩柏大笑举步入库,潇笑道:“那有什么假如或如果,快用你的贼眼看看入口在那里,”庄节等推着范良极进入宝库,迫他立即探查。

范良极先在宝库粗略找了一遍,才逐寸逐寸推敲思索。

众人高涨的情绪随着他的愈来愈难看的面色不住下降,当他颓然坐下时,没有人再有半点欢容。

范良极转手哭丧着脸道:“今次完了,这里根本没有秘道,老朱指的可能只是那些普通的地道。”这时戚长征和风行烈匆匆赶至,见库门大开,狂喜奔来,等见到各人的表情,均骇然大惊。

韩柏苦着脸道:“外面的情况怎样了?”风行烈苦笑道:“今次完了,耿炳文的大军已至,火炮都架了起来.随时会向我们发动攻击。”戚长征焦急道:“你查看清楚了所有地方没有?”范良极叹道:“这四面墙壁和地板我都不知摸过多少遍,每个炉都搬开来看过,就是没有地道。”虚夜月心中一动,往上望去,然后发出一声尖叫,指着“承尘”道:“你们看!”众人抬头仰望,都不觉得有异样之处。

薄昭如一震道:“我明白了,这室顶比外面至少矮了五尺,地道定是在上面。”

范良极弹了起来,以手掌吸着室顶,迅速移动,不一刻怪叫道:“找到了:我到了!”

“隆!”一阵地动天摇.范良极给震得掉了下来。

敌人终于发动猛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