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一章 送君千里

作者:黄易

韩柏紧拥着秦梦瑶,沿着官道策马飞驰,连夜赶路往镇江。

秦梦瑶回复了那淡雅飘逸的仙姿美态,但仍显得对韩柏非常依恋,不断主动献上香,比之接天楼之夜更放纵自己。

韩柏深切体会到她的心意,更知道从此一别之后,此情虽长在,此境却难再。

韩柏揩擦着她的脸蛋道:“为夫似乎还未够呢!嘿!”秦梦瑶“噗哧”娇笑道:“若你使坏时撞上了阵容庞大约允队,那怎办才好呢?”韩柏哈哈笑道:“大不了我们便以名实相符的双修大法应战吧!”秦梦瑶娇笑道:“那就由夫君看着办吧:人家早说过任凭夫君处置了。”韩柏大乐,正思忖怎样找个地方时,秦梦瑶低喝道:“小心:”他骇然前望.只见路中心有个人蹲在地上,似正找寻失掉了的东西不同,哲学的作用在于对各种知识的外部联系。认为一切现 ,忙猛提马。健马跳起前蹄,后足一撑,越过那人头顶,在丈许外着地,又奔出了五、六十丈,才缓缓停下。

秦梦瑶默然无语.神态奇怪,似乎知道那是何人。

韩柏好奇心起,策马回头。

那人像丝毫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仍不断在地上摸索,喃喃道:“谁偷了我的刀?谁偷了我的刀?”他的声音有点耳熟。

韩柏定晴一看,立时目瞪口呆。

此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依稀仍可看出是马峻声。

难怪梦瑶大生感慨。

这年轻俊彦原是武林的宠儿。却因一念之差,落得成了个疯子。

马峻声虽可算是他的大仇人,但若非他的陷害,自己亦不会因祸得福,为今自己拥仙在怀,不由对他只有同情和怜惜,再没有半点恨意了。事实上自己根本已忘记了他。

秦梦瑶轻轻叹道:“或者疯了对他会是好事,我们走吧:”韩柏掉转马头,继续赶路。

奔出了十多里后,秦梦瑶低声道:“韩郎:有人在前方拦截,不若让我们夫妻和他们玩个游戏好吗7”韩柏的魔种亦现出警兆,道:“不论如何,我怎也要和你缠绵亲热多一次。才肯放你回静斋。”秦梦瑶吻了他轻轻的一下道:“夫君有命,小妻于恭谨从命!”轻轻飘起,由他怀抱脱身出去,没入路旁的密林里,姿态之美,教韩柏看呆了眼。

再驰出半里许,前方路上一字横排,站了多人,严阵以待。

韩柏怕伤及马儿,跳下马来,把它赶到一旁休息吃草。一拍鹰刀,大步迎去,笑道:“原来是各位老朋友,韩某真是荣幸,竟能使各位长途跋涉,到此恭候在下。”拦路者赫然是“邪佛”锺仲游,不老神仙、“夺魄”解符、迷悄、妩媚两女和活色生香的白芳华。

白芳华看他的眼神很奇怪,复杂至令他完全没法揣测她的心意。

锺仲游和不老神仙神态如常,似是伤势已完全痊愈了,看得韩柏心中暗,想不到他们功力如此深厚,不到六个时辰,即可复元。

白芳华叹息一声道:“韩郎是否奇怪我们竟能如此清楚把握你的行踩呢7”韩柏见对方摆出如此阵仗,自是应有不杀死他不肯罢休之心,若非有秦梦瑶在背后撑腰,今晚确是凶多吉少。

苦笑道:“想不到白小姐的所谓真情对我,只是出神入化的媚术,还在我身上做了手脚,故能清楚把握我的行踩,召齐人手要把老子截杀,白芳华你真狠心。”白芳华凄然道:“两军交战,那容得有私情存在其间,韩郎既然走了,就不应回来,教人为难。”不老神仙冷哼道:“白教主无谓多费舌,此子一天不除,终会变成另一个庞斑。”锺仲游嘻嘻笑道:“让本佛爷把他擒下交给教主,不是就可吸干他的魔种吗7”解符待要说话,忽地剧烈咳嗽了一阵,脸色变得更苍白了。

韩柏暗赞忘情师太了得。盯着白芳华道:“原来白小姐变了白教主,恭喜你了:请问你在小弟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迷情掩着小嘴花枝乱颤般笑道:“现在天下已是我们天命教的了。燕王势穷力薄,纵逃回顺天亦难有多少天可活,怒蛟帮又痛失基地,天下再没有人能抗拒我教。看来你也是个人材,不若投靠教主,让我们姊妹可悉心服侍你,让你享尽人间艳福,至乎功名富贵,亦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岂不胜过东躲西藏,苟延残喘7”钱仲游显然对他那一刀怀恨在心,冷喝道:“迷情小宝贝给佛爷闭嘴,他运今晚都过不了,何来东躲西藏的资格7”妩媚和迷情同一鼻孔出气,亦不怕锺仲游,“暧哟”一声,笑道:“佛爷难道看不出教主一颗芳心像我们般系在韩郎身上吗7你杀他教主可肯绕过你吗7”这些妖女真真假假,确令人对她们爱恨难分。

锺仲游显然和她们嬉玩惯了,给顶撞也不以为忡,只低骂了一声小货。

不老神仙毕竟出身白道,看不惯迷情、妩媚浪荡的行径,喝道:“夜长梦多,让老夫看看他的魔种如何厉害。”白芳华冷喝道:“且慢!”移到韩柏身旁.戚然看着他道:“韩柏你还不清楚眼前的形势吗7允已继承了朱元璋手上所有力量,百倍胜于燕王,你若陪他执迷不悟,只是以螳臂挡车。况且就是眼前这一关你已过不了,若你肯任芳华对你施以禁制魔功的手法,芳华可立毒誓,保证一生一世好好侍候你,让你享尽人间洪福。”韩柏晒道:“我还给你骗得不够吗7”白芳华点了点头,轻柔地道:“我明白韩郎的感受。亦不会怪你,是芳华不好。”轻叹一口气,点头道:“说真的,芳华宁愿你轰烈力战而亡,也好过看你到日后英雄气短的样子。韩郎死后,芳华会为你设立灵位,视你为夫。”韩柏冷冷道:“那个男人你不是视他为夫呢7”白芳华脸色微变,旋又叹了一口气,怨愤难平地瞪了他一眼后,退回己阵去,声音转寒道:“动手吧:不必留情!”迷情和妩媚同时现出错愕之色。

解符大笑一声,与不老神仙同时前进,来到他面前,邪佛则身子一晃,绕到了他背后,快似鬼魅。

邪佛武功本与了尽同级,稍前所以吃亏全在于失算,非是武功及不上韩柏。

韩柏忽地摇头失笑,道:“你们以为可以轻易宰掉韩某,实在大错特错,白教主当本浪子不知你在我身上做了手脚吗7”探手往发内一抹,取出一粒小珠,以指头弹上半天,再捧腹笑道:“这小珠可发出香味。使你们养的畜牲能嗅出我的行踩,而老子也将计就计,借此把你们引出来。其实我的拍档大侠浪翻云一直跟着本浪子,不信让本浪子着他露一手给你们看看。”白芳华等瞧他说来充满信心,不像假话。又见他明知己方有足够杀死他的能力,仍是好整以暇,一点不担心,亦似没有逃走的打算,均惊疑不定。

若来的是浪翻云,那谁都没有把握可以应付。

他们能在这里截上韩柏,看似轻易,事实上也不知费了多么大的心力和人力。

这“珠魂追敌”乃魔门的一种秘术,靠的并非是畜牲的鼻子,而是施术者经饼特别训练的灵觉,类似精神感应的术法。首先挑出在精神感应上特别有天赋的弟子,传以锻练之法,经长时间的修行,对这经过秘法炼制的珠魂生出神秘的联系感应,可在十里之内测探到珠魂所在之处,诡奇之极。

他们知道韩柏重返金陵后,又猜到他必会由陆路设法赶上燕王的船队,于是在可能的路线.布下了三个有这种异能的弟子,而他们则守在一座可与这三人借月色反照直接通讯的山岗处。接到消息后,判断出韩柏的路线,才能把他截着。

本以为韩柏救得妮娘后会立即离京,怎知这小子在金陵盘桓了个多时辰,才肯离开,等得他们差点以为已失诸交臂。

韩柏胡讥完毕,本以为秦梦瑶会立即露上一手,岂知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动静。

白芳华松了一口气,笑骂道:“韩郎真是爱闹,死到临头,还要故弄玄虚。

”锺仲游也如释重负,便要动手。

韩柏苦着脸向天合什低首道:“浪大侠:不要作耍小子了!”众人正要嘲笑,风声响起,一段枯枝由左方林内闪电射出,直取不老神仙。

白芳华等无不色变,只是此人能藏在近处而不让他们发觉,恐怕若非是浪翻云也应是庞斑了。

不老神仙冷哼一声,尘拂一挥,拂在枯枝上。

枯枝应拂掉到地上。

不老神仙忽地闷哼一声,晃了一下,喝道:“浪翻云7”众人大吃一。知道不老神仙吃了暗亏。

韩柏耸肩道:“还要和本浪子动手吗7浪大侠一个人怕都够你们侍候了,老子免役算了。”锺仲游厉喝道:“浪翻云你是见不得光的吗7本佛爷一个人就可应付你了。”韩柏见他色厉内在的样子,心中好笑,嘲弄道:“除了天上的明月,何来有光呢:佛爷你是否患了失心疯症7”不老神仙动手不是,不动手也不是。

白芳华一声尖啸,解符等三人忙舍下韩柏,退回她旁,而成阵势,以应付这盛名盖天下的绝代剑手。

韩柏捧腹大笑,喘着气道:“浪翻云那会这么东躲躲、西藏藏呢?不过人给吓破了胆,脑筋便会不灵光起来。”又压低声音道:“其实里面只藏着范贼头,全是不老仙翁今天功力损耗得太厉害了,着本来只有三斤力道的东西,却以为是十斤重的正货,嘿!真是笑死人了。”以白芳华的媚功修养,也给韩柏弄得糊涂起来,这小子言之成理,唯一不合理的,就是他怎会把自己的底子露出来,难道他活得不耐烦了。

韩柏又嚷道:“邪佛爷不是敢挑战浪翻云吗7快到林里看看,包保你可见到比较易与的范贼头。”锺仲游本有意入林查看,听他如此鼓励,反不敢鲁莽行事。

白芳华想起刚才凑近韩柏时,曾嗅到他身上有女儿家的幽香,还以为他在那个许时辰是到了青楼或其它地方胡混,这时心中一颤,已知林内是何人。叹了一口气道:“现在芳华也不能不信鬼王的眼光,韩柏你果是福大命大的人,恕芳华不送了。”不老神仙等愕然望向白芳华。

韩柏脸色转寒,“锵:”的拔出鹰刀,大步朝他们走去,双目神光闪闪,冷喝道:“走得那么容易么,乖梦瑶快些出来给为夫押阵,老子要把他们全部宰掉,嘻!不过会留下两位护法仙子,因为她们对为夫总算有点良心。”驾人的刀气,迫敌而去。

他的脚步足音,生出一种奇异的节奏。使人清晰无误地感觉到他强大的信心和无与匹敌的气势。

梦瑶之名入耳,无人不心生寒意,和听到浪翻云只有少许差别。

秦梦瑶悄悄出现在众人身后,与韩柏形成合围之势,微笑道:“夫君放心出手,小妻子为你呐喊助威。”韩柏一呆停步,失声道:“梦瑶在说笑吧:难道要我一个人打这么多姦党?”纵使血战在即,白芳华等均觉啼笑皆非,这小子总是令人发噱。

锺仲游见他停了下来,气势大减。冷哼一声,闪电移前,两指箕张。直取他双目,右手则使出空手入白刃,抓往他的鹰刀。

解符同时出手,软剑化作十多道剑影,攻向韩柏侧翼。

只要能迅速解决韩柏,就不那么怕秦梦瑶了。

韩柏哈哈大笑道:“两个傻瓜中计了:”刀奔似电,连劈两刀,中断了的气势,又像抽刀断水般似分仍续,夹着驾人的刀劲,分别劈往两人。

同一时间秦梦瑶飞翼剑来到手上,朝白芳华,不老神仙迷情、妩媚迫去。

剑气遥罩,救他们不能分身去对付韩柏。

白芳华眼中射出森厉神色,拔出发簪,冷冷道:“好:就让本教主顺便报答梦瑶小姐杀师之仇。”秦梦瑶容色静若止水,淡淡道:“找我也可以,但梦瑶却不敢居首功,我只是负责把令师迫出金陵,其它的就是浪翻云的事了。”白方华呆了一呆。

秦梦瑶忽后退一步,收剑皱眉道:“只是白教主刚才的心神分散,梦瑶就可令教主饮恨剑下了。”白芳华叹了一口气道:“梦瑶小姐不知是否相信,芳华真的爱上了韩郎,故而心志难凝,斗志不坚。”此时韩柏已和解符与锺仲游战作一团,难解难分,一时谁也占不到上风。

不老神仙跃跃慾试,只恨秦梦瑶虽收剑卓立,但总觉它的精神仍遥制着自己.使他不敢妄动。

秦梦瑶平静地凝视着白芳华,摇头道:“教主此言差矣,你根本不会爱上任何人,因为你爱的只是权力和地位,你可骗倒韩柏,却骗不了梦瑶。”白芳华神色转扭冰冷,忽又露出茫然之色,垂首道:“或许是这样吧!”按着厉喝道:“动手!”疾掠而前,长簪在虚空处循着玄奥莫测的线路。不住比画,发出气劲破空的呼啸,封死了秦梦瑶所有进路。

不老神仙和妩媚、迷情分由左右侧欺上,配合白芳华全力合击秦梦瑶。

拖缠终于结束。

血战展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