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九章 大战之前

作者:黄易

浪翻云送走了韩柏和范良极后,回到内室,怜秀秀早睡得香熟,俏脸泛着幸福的光辉。在窗漏透入来的月色下,静夜是如许温柔。

他坐到床沿处,为她牵好被子。

自那夜之后,他每晚伴她睡好,便另行打坐人静。这是长期以来的习惯,冥坐对他就若一般人的睡眠休息。

看着怜秀秀那满足安详的俏样儿,心中不由涌起歉意。

他再不能像对借惜般忘情地投进男女的热恋里,至乎抛弃了对天道和剑道的追求,全心全意去令对方幸福快乐。

与怜秀秀是有点像偿还某种心债。

这才情曲艺可比拟纪惜惜,同时亦是纪惜惜的崇拜者的名妓,似若是惜惜冥冥中为他作的安排,要他履行对惜惜临死前的承诺这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千万别因她的离去而放弃了一切!

怜秀秀活脱脱就是另一个纪惜惜,那种不矫情虚饰,于温柔中显得直接和洒脱的这行尤为神肖,只要是爱上了的,再无反顾。

那晚他带着纪惜惜,连夜离京,但终被朱元璋得到讯息,请出鬼王率领高手来对付他,在京师西南五十里的京南驿把他截着。

健马人立而起,把睡梦中的纪惜惜惊醒过来,星眸露出诧异迷惘的神色,由浪翻云怀里看着微明天色下,品字形拦在路上的三名男子。

鬼王负手傲立,背后是铁青衣和碧天雁两大家将高手。

虚若无哈哈一笑,道:“虚某先向惜惜小姐问好。”如电的双目转到潇自若的浪翻云身上,冷然道:“浪翻云你好应自豪,虚某这十年来除了对付蒙人,从不亲自出手,但听得是你浪翻云,仍忍不住心动手痒地赶来。”

纪惜惜娇嗔道:“威武王,此事是惜悄甘心情愿……”

鬼王一声长笑,打断她道:“惜惜小姐非是不明事理的人,当知现实的残酷,只为浪翻云身属叛逆,虚某便难让他活着离去。若换了是其它人,说不定虚某会为小姐网开一面,放他一马,只把小姐带回京师算了。”

浪翻云微微一笑,在惜惜耳边轻轻道:“不要说话和动气,一切交给我好了。”

惜惜微一点头,舒服地挨入他怀里。

鬼王冷哼一声,沉声道:“浪兄何不先与怀内美人下马。好让虚某予你公平决斗的机会,尝闻覆雨剑法能夺天地之造化,有鬼神莫测之威,今日道左相逢,实是平生快事。”

浪翻云好整以暇地微笑这:“虚兄过誉了,但若让惜惜离开本人怀里,那无论胜败,惜惜也难以和浪某比翼离去。”

鬼王摇头失笑道:“难道浪兄想怀抱美人,高踞马上来应付虚某的鞭于吗?”

浪翻云仰天长笑,大喝道:“有何不可!”

一夹马腹,战马放开四蹄,发方向以虚若无为首的三人冲刺过去。

尘土滚扬半天。

虚若无眼中掠过惊异之色时,铁青衣和碧天雁两人分左右冲上,布衫和双拐来到手中,斜掠而起,朝浪翻云两人一骑迎去。

浪翻云这一着实在行险之极,但在战略上却是在这情况下的最佳选择。

任他有通天之能,仍绝不能在正面交锋,毫无缓冲的情况下抵挡有鬼王在内的三大高手联合一击,但这个险却不能不冒。

首先,鬼王乃英雄了得的人,绝不肯与家将联手围攻。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绝不会伤害纪惜惜,否则杀了他浪翻云也没有用。

纪惜惜反成了他的护身盾牌,使对方投鼠忌器,不能发挥全部威力。

有利必有害,怀里有位千娇百媚的俏佳人,他只能全采守势,所以若马儿不保。他将失去了机动力,要陷于苦战之局了。

铁青衣的长衫像一片云般扫向马颈,若给带上。保证马首立和躯体分家。

碧天雁掠往浪翻云侧,两拐闪电劈出,分攻浪翻云右肩和侧背,教他不能阻止铁青衣杀马。两人取的都是不会波及纪惜惜的攻击位置,正好堕入浪翻云的神机妙算里。

鬼王退了寻丈后,仍是负手傲立,双日神光迸射,紧罩着浪翻云,防他弃马挟美逃生。

纪惜借星眸半闭,娇柔地挨入浪翻云怀里,那种须人保护爱怜的感觉,激起了浪翻云的豪情壮气,一声长啸,覆雨剑离鞘而出,灵动巧妙,不见丝毫斧凿痕觞。

烟花般的光点,在纪惜惜眼前爆开,按着马头前和右侧尽是光点和嗤嗤剑气,今人目眩神迷。

虚若无一见对方出手,立时动容,一言不发,鬼魅般冲天而起,往浪翻云头顶飞掠过来。

铁青衣的长衫首先与覆雨剑交触,全力的一击,立时劲道全消,不但伤不了马儿,连变招的后继攻击力也失去了,大吃一惊时,一股无可抗御的力道扯着长衫,把他带得顺势由马头前往横飞跌。

铁青衣终是高手,立即松手放开长衫,同时凌空飞起一脚,往健马咽喉踢去。

长衫改横飞为直上,飕的一声竟朝迎头像流星赶月般掠来的鬼王疾射而去,时间角度则巧妙地拿捏得全无破绽可寻。

勇不可挡,能令三军辟易的碧大雁,凌空扭腰转身,眼看双拐要劈中浪翻云。岂知“当”的一声,浪翻云剑柄回撞过来,正好迎上攻向他肩头的一拐,接着眼前剑芒暴张,以碧天雁的悍勇,仍没法继续往他背侧劈打另一拐,回拐护身时,爆起连串金铁交鸣的清音。

碧天雁吃亏在双脚离地,难以着力,一声闷哼,给覆雨剑送得往道旁的林木抛去。

浪翻云同时撑出左脚,像长了眼睛般一分不差与铁青衣硬拚了一记。

铁青衣惨哼一声,断线风筝地横飞往与碧天雁相反的一方。

这时铁青衣给挑得脱手的长衫刚迎上鬼王,衣内蓄着铁青衣和浪翻云两人的内劲。以鬼王的自负,亦不敢硬接,冷哼一声,凌空翻了个筋斗,长衫呼一声在身下险险飞过。同时名震天下的鬼王鞭由他衣袖飞出,往正策骑飞驰的浪翻云头顶点去。

浪翻云哈哈一笑,大喝道:“领教了!”

覆雨剑化巧为拙,冲天而起。

鬼王一声长笑,鬼王鞭化作漫天鞭影,向下方的浪翻云罩去,鞭风劲气,威力惊人。

浪翻云再夹马腹,催得这匹重金买来的健马把速度增至极限,覆雨剑爆起漫天光雨。反映着初阳的光线,像一片光网般把虚若无瞧往下方的规线完全隔绝开来。

以虚若无的修养,亦要心中骇然。

一连串剑鞭交触的声音响过后,虚若无胸中一口真气已尽。落往地面,浪翻云早挟美策骑奔出了五丈之外。

覆两剑“锵”的一声回到鞘内。

鬼王摆手制止了两大家将追去,探吸一口气将声音运劲传送去道:“假以时日,浪兄定可与庞斑一决雌雄,一路顺风了。”

浪翻云由回忆醒觉过来时,鬼王虚若无这三句话仍像在耳际萦绕未去。

还有二十多天,就是他与庞斑决战拦江的大日子了。自惜惜死后,他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天的来临,早在庞斑向他送出战书前,他已决定了要对这雄踞天下第一高手宝座达六十年的超卓人物挑战。

只有在生死决战的时刻,面对生死,他方可体悟出生命的真义。

除了庞斑外,再没有人可予他同样的刺激和启发。

想到这里,一声低吟,俯头吻了怜秀秀的脸蛋后,出房去了。

在万众期待下,日子一天接一天的溜走。

怒蛟帮战船云集于拦江岛附近的海域,来回梭巡,实施封锁。

怒蛟帮的帅船上,凌战天、上官鹰、翟雨时等在指挥大局。他们的心情,比要收复怒蛟岛还更紧张。

这天是八月十四,怒蛟帮收到情报,载着魔师庞斑的搂船巨舰,进入了洞庭水域,暂时下锚泊岸,估计水程,应在今晚午夜后开来。消息传至,气氛立时拉紧得若满弓之弦。

一艘打着梁秋末旗号的战船满帆驶至,然后逐渐减速,到了帅船旁缓缓停下。

几个人横掠过来,不但有梁秋末,还有韩柏和范良极,连小鬼王荆城冷都来了。

众人相见,由于心情沉重,少了往日的欢笑热闹。

来到指挥台上时,梁秋末道:“许多大门派的人亦想到来观战,还正式向我作了知会。”

凌战天看着十里外藏在云雾中的拦江岛,苦笑道:“他们以为在这样的距离,仍可看到他两人交手吗?”

范良极沉声道:“凌兄心情不佳,才事事看不顺眼,他们也学我们那样,只想着能愈接近战场愈好。至少可看到是谁活着离开拦江岛。”

忽然间所有人都沉默下来,再没有人有兴趣说话。

小怒蛟的浪翻云却在谈笑风生。

这时范豹进来道:“小风帆准备妥当,首座真不须小人负贵操舟吗?”

浪翻云哑然失笑道:“范豹你何时变得如此拖泥带水,最紧要放好那两判清溪流泉,若我没酒喝,会回来找你算账。”

范豹低着头,一声不作匆匆走了。

在旁侍候两人的花朵儿,“哗”一声哭了起来,掩面奔返内宅处。

浪翻云对怜秀秀苦笑道:“为何人人好象大难临头的样子,真教人费心。”

怜秀秀喜孜孜地提壶为他斟酒,以恳求的语气这:“秀秀斟了这杯酒,浪翻云须准秀秀送他下船去。”

浪翻云想起当日面对鬼王,纪惜惜蜷伏入怀的动人情景,心中怜意大生,点头道:“浪翻云那敢不从命。”

怜秀秀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大半年是秀秀一生人最快乐的日子,浪郎放心去吧!秀秀懂得照顾自己的了。”

浪翻云举杯一饮而尽,畅然道:“好!想不到拦江之战前,我浪翻云仍可得此红颜知己。”

庞斑极目北望,心中浮起孤立于洞庭湖中那终年给烟云怒涛封锁着的拦江岛。

万顷碧波,在脚的巨舟边沿下数丈处的湖面无穷无尽地延伸开去,云霞冉冉,粼粼湖水反映着夕照的馀晖,澎湃回流,激汤着无数人的心湖。

矗然高耸,兀立百丈的拦江岛,明晚此时会是怎么的一番情景呢?

挺立船头的庞斑回首前尘,以他不受世情影响的定力,亦不由欷一叹。

他一生人最受震撼的时刻,就是第一眼看到言静庵的刹那。

那改变了他以后的命运。

明天此时,他面对的再不是这一望无际的湖水,而是马脚由湖底插天而起,波涛激溅,岛上虽有林木,但飞禽罕集的孤岛拦江。

他等了足有一年。

这动人的时刻,在眼前的太阳再度落下时将会翩然而至。

在夕霞横亘的天幕上,他仿似看到言静庵欺霜赛雪,羊脂白玉般的纤手,体贴地为他翻开一页接一页以梵文写成的《慈航剑典》。

自三日前他踏入静斋的剑阁,由吉静庵翻开了剑典的第一章 后,他便安坐桌旁,没有说过半句话,又或动过半个指头,只是目不转睛地读着剑典内所记载那些超越了人类智能极限的剑术和法,剑即。

那是武林两大圣地一切武功心法的源头,净念宗的典只是抄自剑典内十三章 的其中十二章 ,再加以演绎变化而成。

看罢第十二章 后,言静庵忽把剑典阖上,移坐到长桌之侧,托着下颔深深凝注着他。

以庞斑的涵养,仍禁不住愕然了好一阵子,才道:“言斋主是否想害苦庞某,正津津有味时,却偏不让我续看应是最精采的第十三章 。”

言静庵嫣然一笑道:“想不到庞兄会有焦灼的情绪,刚才若静庵出手,不知会否教庞兄栽个大筋斗呢?”

庞斑摇头苦笑道:“我总是斗不过你,快告诉我,是否须庞斑出手强索?”

言静庵“噗哧”笑道:“庞兄真奇怪,剑典就在你探手可触之处,何用强来,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吧!”

按着幽幽一叹道:“我真恨不得你能立即翻阅最后一章 ,那就可一了百了。”

庞斑眼中光芒闪动,注视了她好一会后,眼光才转回剑典之上,点头道:“言斋主说得好,剑典上所载法,虽是玄奥无匹,但却与庞某无缘,不看也罢。”

言静庵微微一笑,站了起来,移到可眺望后山听雨亭的窗漏前,背着他平静地道:“静庵今趟约魔师来此,本是不安好心,想引魔师看那详载最后一着的死关法。”

庞斑像早知如此,毫无惊异地道:“不知言斋主是否相信,就在斋主提议让我阅读剑典时,庞斑已知斋主此意。”

言静庵盈盈转过身来,笑意盎然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大战之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