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章 月满拦江

作者:黄易

bordercolordark="#ffffff" cellspacing="0"cellpadding="0" bordercolorlight="#ffcc00" class="p5" height="36">

满月升离湖面,斜照拦江。

百多艘船上满载着来隔水观战的人,可是这孤岛仍是依然故我,任得云带棋峰,雾锁寒滩。

正值水涨之时,巨浪冲上外围的礁石,不住发出使人心颤神荡,惊天巨响,不肯有一刻放缓下来。

来自魔师宫的楼船巨舰,在另一方放下载着庞斑的小艇后,绕了过来,孤零零停到另一方去,只放出烟火思想。但又认为天地运行“始则终,终则始,若环之无端 ,以示问好,再没有任何动静。

众人屏息静气,看着浪种云的小艇消没在拦江岛另一边的烟云怒涛里,反松了一口气。

谁胜谁负?

很快将可揭晓了!

浪翻云全速催船,忽而冲上浪顶,忽而落往波谷,在大自然妙手雕出来各种奇形怪状的明暗礁石林间左穿右插。

月色透雾而入,苍茫的烟水里怪影幢幢,恍若海市蜃楼的太虚幻境。

气势磅礴的孤岛直立前方,不住扩大,似要迎头压下,教人呼吸难畅。

险滩处怪石乱布,岛身被风浪侵蚀得严险峻,惟有峰顶怪树盘生,使人感到这死气沉沉的湖岛仍有着一线生机。

狂风卷进礁石的间隙里,浪花四溅,尖厉的呼啸犹如鬼哭神号,闻者惊心。

浪翻云心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宁和平洽,眼前惊心动魄的骇人情况,只像魔境幻象般没有使他丝毫分神。

他感到在这狂暴凶厄的背后,深藏着大自然难以言喻的层次和美态。

剧裂磨擦的声音在船底响起,一个巨浪把人和船毫不费力地送上了碎石滚动的险滩,浪翻云一声长啸,凌空而起,落到被风化得似若人头的一块巨严之顶。

中秋的月光破雾下,刚好把他罩在金黄的色光里。

庞斑雄伟如山的躯体现身在峰顶边沿处,欣然道:“美景当前,月满拦江,浪兄请移大驾,到此一聚如何?”

浪翻云仰天长笑道:“如此月照当头的时刻,能与广师一决雌雄,足慰平生,庞兄请稍候片时。”

高踞峰顶的庞斑,看着浪翻云几个起落后,已冲至峰顶的上空,轻松潇地落在三丈外一株老树之巅。

两人眼神交接,天地立生变化。

     ※        ※         ※

范良极抬头望往本是清澈澄明的夜空,愕然道:“老天爷是怎么搅的?”

众人纷纷仰首观天。

东边一抹又厚又重的乌云,挟着闪动的电光,正由湖沿处迅速移来,铺天盖地的气势,看得人心生寒意。

明月这刻仍是君临湖上,但她的光能保持多久呢?

     ※        ※         ※

庞斑两手负后,目光如电,嘴角带着满足的笑意,欣然看着傲立眼前,意态自若的浪翻云,没有说话。

“锵!”

覆雨剑离鞘而出,先由怀中暴涌出一团光雨,接着雨点扩散,瞬那间庞斑身前身后尽是光点,令人难以相信这只是由一把剑变化出来的视象。

魔师庞斑被夜风拂动着的衣衫倏地静止下来,右脚轻轻踏往地上,即发出有若闷雷的声音,轰传于岛内纵横交错的洞穴里,回响不绝,威势慑人。

整个孤岛似是摇晃了一下,把浪声风声,全盖了过去。

光点倏地散去。

浪翻云仍是意态悠闲地卓立老树之巅,覆雨剑早回鞘内,像是从来没有出过手。

庞斑摇头叹道:“不愧是浪翻云,不受心魔所感,否则庞某在气机牵引下,全力出手,这场仗再不用打了。”

浪翻云望往天际,眼神若能透出云雾,对外界洞悉无遗,夷然道:“人法地,地法天,天化自然。天人交感,四时变化,人心幻灭,这片雷雨来得正合其时。”

庞斑点头道:“当年蒙师与传鹰决战长街,亦是雷雨交加,天人相应,这片乌云来得绝非偶然。”

两人均神舒意闲,不但有若从未曾出手试探虚实,更像至交好友,到此聚首谈心,不带丝毫敌意。

就在此时,庞斑全身衣衫忽拂汤飞扬,猎猎狂响,锁峰的云雾绕着他急转起来,情景诡异之极。

浪翻云微微一笑,手往后收。

由昨天黄昏乘船出发,他的心神就逐渐进入一种从未曾涉猎过的玄妙境界中。

他的心灵彻底敞了开来,多年压抑着的情绪毫无保留地涌上心田,沉浸在对惜惜和言静庵那使人魂断的追忆中,不放过任何一个片段,不肯错过任何细节。

她们的音容,在他心湖里活了过来,与他共享这决战前无与伦比的旅航。

过去、现在、将来,浑为一体,那包含了所有爱和痛苦,与及一切人天事物。

平时深藏着的创伤呈现了出来,各种令人颠倒迷失的情绪洪水般冲过心灵的大地。

这种种强烈至不能约束和没有止境的情绪,亦如洪水般冲刷洗净了他的身心。

当满江岛出现眼前时。就在那一刹间,他与包围着他的天地再无内外之分,你我之别。

在那一刻,他像火凤凰般由世情的烈重生过来。

唯能极于情。

故能极于剑。

他终于达到了憧憬中剑道的极致,这种境界是永不会结束的,只要再跨进一步,他将可由天人合一的境界,更上一层楼,踏破天人之限。

他在等待着。

眼前虽是迷团般化不开的浓雾,但他却一分不误地知道庞斑每根毛发的动静。

自两眼交锁那瞬间开始,他们的心灵已紧接在一起。

只要他有半分心神失守,就是横就地之局。在气势互引下,这悲惨的结果连庞斑都没法改变过来。

天际的雷鸣,隐隐传来,更增添两人正面交锋前那山雨慾来的紧张气氛。

庞斑卓立于卷飞狂旋的浓雾之中,不住催发魔功。

换了对手不是浪翻云,尽管高明如无想僧之辈,在他全力施为的压力和强劲的气势催迫下,必须立即改守为攻,以免他将魔功提至极限时,被绞成粉碎。

以厉若海之能,亦要以坚攻坚,不让庞斑有此机会。

自魔功大成的六十年来,从未有人可像浪翻云般与他正面对峙这么久,更不要说任他提聚功力了。

整个天地的精气不住由他的毛孔吸入体内,转化作真元之气,他的精神不住强化凝聚,全力克制着对方的心神,觑隙而入。

这种夺天地造化,攫取宇宙精华的玄妙功法,只有他成了道胎的魔体方可办到。

但这过程亦是凶险异常,人身始终有限,宇宙却是无穷,若只聚不散,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当场粉身碎骨,就算庞斑也不能例外幸免。

他需要的是一个渲的对象,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抗,才可取得平衡。

浪翻云正是他苦盼了六十年的对手。

浪翻云全身衣衫不动,但头发却飞扬天上,双目神光电射,他不能学庞斑般夺取天地精华,但他却成了宇宙无分彼我的部份,天人融为一体。

无论庞斑的精神和攻击的力量如何庞大可怕,但他的气势总是如影随形,紧蹑庞斑的气势不住增长着。

就若一叶轻舟,无论波涛如何汹涌,总能在波浪上任意遨游,安然无恙。

“轰隆!”

雷鸣由东面传来,风雨正逐步迫近。

“锵铮!”

浪翻云名震天下的覆雨剑像有灵性般由鞘内弹了出来,不知如何的,来到浪翻云修长的指掌内。

翻卷着的风云倏地静止,有如忽然凝固了。

庞斑似若由地底冒上来般,现身在浪翻云身前丈许处,一拳击来。

     ※        ※         ※

这时数百艘观战船上以千计的各路武林高手,正全神贯注、目瞪口呆地看着满江岛峰顶处像怒龙般旋飞狂舞的云烟,不能相信那是人为的力量。

天上圆月高临峰顶之上,金黄的色光,罩在急转着的云雾上,把它化成了一团盘舞着的金黄光云,俨若一个离奇荒诞的神迹。

轰雷震耳时,众人才惊觉半边天地正陷在疾雷急雨的狂暴肆虐里。

同时发现一叶轻舟从云海苍茫处疾箭般射来,要与云雨比赛飞移的速度。

     ※        ※         ※

没有任何言语可形容庞斑那一拳的威力和速度。

毫无花巧的一拳,偏显尽了天地微妙的变化,贯通了道境魔界的秘密。

浪翻云似醒还醉的眼倏地睁亮,爆出无可形拟的精芒,覆雨剑化作一道长虹,先冲天而起,忽然速度激增,有若脱弦之箭,游龙破浪般几下起伏急窜,电射在庞斑的拳头上。

拳剑相交,却没有丝毫声音。

广布峰顶的云烟,倏地聚拢到拳剑交接的那一点上,接着漫天烟云以电光石火的惊人速度消逸得无迹无形!就像那里刚被破开了一个通往另一空间的洞穴。

整个峰顶全暴露在明月金黄的色光下,一片澄明清澈。

隔水观战的人,都可清楚看到两人拳剑交击那一瞬间令人毕生难忘的诡异情景。

狂风暴卷。

“啪喇!”

一道电光金矛般穿云刺下,在两人头上裂成无数根状的闪光,历久犹存。

明月失色,乌云盖顶。

滂沱大雨漫天打下,又把这对天下最备受景仰的顶尖高手没入茫茫的风雨雷电中。

庞斑神目如电,与浪翻云凌厉的目光剑锋相对地交击着。

这威震天下的魔师晋入前所未有的超凡人圣境界里,把天地字宙的能量以已体作媒介,长江大河般源源不绝透过覆雨剑送入浪翻云的经脉里。

只要浪翻云一下支持不住,那非凡体可抗御澎湃惊人的力量将可把他炸成粉末,不留丁点痕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没有人可挡得住这惊天地泣鬼神的进击。

即使浪翻云也没有能力办到。

但浪翻云却变成了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海,经脉千川百河般把来自庞斑这深不测的源头和力量,狂吸猛纳,舒引运转。

广斑冷酷的容颜忽地飘出一丝无比真诚的笑意。

浪翻云双目亦逸出欢畅的神色。

蓦地两人同时仰天大笑起来,连震天价响的雷电风雨声都掩盖不了。

庞斑的拳头虚虚荡荡,所有力量忽然无影无踪。

同一时间浪翻云吸纳了他的所有真元造化,闪电般狂打回去,刹那间全送回庞斑体内。

雨箭射来,都给劲气迫得溅飞横泻开去。

两人衣衫,没有半滴雨渍。

     ※        ※         ※

观战的人却是衣衫尽湿,不过亦无瑕理会。

快艇这时来到了舟船云集的最外围处。

一位身穿雪白布衣,身段无限优美的女子,俏立船头处,斜撑游子伞,掩盖了人人渴想一见的芳容。

艇尾处任凭风吹雨打的撑船者是位中年尼姑,双桨挥动如飞,入水出水,不见半点浪花,如鸟拍翅膀,载着船头女子,朝着拦江岛驶去。

韩柏失声道:“是靳斋主。”

撑艇者正是问天尼。

     ※        ※         ※

霹雳一声。

庞斑在虚空里消失不见。

刹那后重现在刚才卓上的崖缘处,整个人被耀目的金芒笼罩着,接着把金芒吸入体内,再回复原形,就像由天上回到了人间,由神仙变回了凡人。

两大高手目光紧锁不放,接着同时相视大笑,欢欣若狂,就像两个得到了毕生渴望着罕贵玩物的小孩童。

庞斑笑得跪了下来,指着浪翻云道:“你明白了吗?”

浪翻云也笑得前仰后合,须得以剑支地,才没跌倒地上,狂点着头笑道:“就是这样子了。”

     ※        ※         ※

横竖大雨挡格了众人投往拦江岛上的视线,大部份人都移目到那载着武林圣地之主的靳冰云身上。

正当人人以为小艇会笔直驶往拦江岛时,小艇缓缓停下,横亘在舟船蚁集处和孤岛之间。

     ※        ※         ※

庞斑辛苦地收止了笑声,摇头叹道:“庞某人急不及待了。”

浪翻云的覆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月满拦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