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四章 飞龙在天

作者:黄易

怒蛟帮新进好手和浪翻云接触后,才知悉浪翻云厉害到这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屋内传出浪翻云的声音道:“上官帮主,这是我最后一次要求,你肯不肯听我公开解说今晚的个中因由?”上官鹰毫不犹豫答道:“我令出山,你若再不弃械投降,我将治你以叛帮的大罪,凡我帮众,都可将你格杀勿论。”他也是势成骑虎。

浪翻云的声音从屋内传出道:“帮主呀帮主,你有子如此,恕我浪翻云无从选择了。”人人都知道他叫的帮主是上一任帮主上官飞。

上官鹰铁青着脸,他动了真怒,决定不惜任何代价,要把浪翻云留下来。

翟雨时勉强站起身。他胜在底子够厚,兼有时间立即封闭穴道,阻止剑毒蔓延,所以一轮行功后,毒素已迫出了大半。增援的人手不断赶来,心下稍安。这些日以来他为了应付尊信门的突袭,加强了人手防卫和应变,想不到却是用来应付这样的场面。

超过三百精锐,把小屋团团围着,空出了小屋和高墙间一大片空地,以这样的人手实力,即使以浪翻云的厉害身手,也是插翅难飞。

在翟雨时的指挥下,五十多个武功较高的好手,纷纷扑入院中,占取有利的位置,静待血战的来临。

火光掩映,杀气腾腾。

哗啦一声。

一个人从窗中平飞而出,直向院落中扑来。

这立刻牵动了全场的目光和动作。

蓄势待发的刀矛剑斧,满场寒光,一齐向这人攻去。

两柄剑,一把斧,与上官鹰的长矛,戚长征著名的刀,不分先后同时刺入这人的身体内,各人同时一怔,这怎么可能?突变再起。

哗啦另一声巨响,浪翻云一手挟着赤条条的帮主夫人,另一手舞动名震天下的覆雨剑,撞破了屋顶,直冲空中,带起了一天的碎石瓦片。

当众人还来不及思索这是怎么一回事,天空中爆出千百光点,跟着无数碎石瓦片向四方激射,布满四方墙头的好手纷纷被击中,跌落墙下,火把纷纷熄灭,场面纷乱。

原来浪翻云利用凌空的一刹那,把覆雨剑展至极限,以剑尖刺挑碎瓦碎石,射向四周的敌人。

火把熄的熄、灭的灭,其馀的也因为主人左摇右摆,闪灭不定。

整个院落难以见物。

即使以上官鹰、戚长征的眼力,亦难以判断快如鬼魅的浪翻云的行踪去迹。

当火把重燃时,浪翻云失去踪影。

浪翻云着着领先,令人大感气馁。

他们这时才看到早先从窗中跃出的人,竟是凌战天手下大将曾述予,衣衫不整,面目灰黑,早已中毒多时。

上官鹰面色煞白,沉声道:“不论生死,一定要把浪翻云找到。”远方隐隐传来喧叫打斗的声音,西北方里许处火把的火焰熊熊,照亮了半边天。街道上不断有武装的卫士策骑飞驰,形势紧张。

楚素秋搂着儿子令儿,惊得心绪不宁。丈夫凌战天去后第二日,帮中便一片混乱,不知是否尊信门大举来犯,但细想又不像,外来的攻袭没有理由一开始便发生在这深入内陆的住屋区。

忐忑不安。

其实自从知道凌战天外调开始,她没有一晚能安睡。

她的长剑被她拿了出来。自嫁与凌战天后,她愈来愈少练剑,生了令儿后,几乎连碰也没碰过。凌战天一走,一种缺乏安全的感觉,才使她又把束之高阁的剑拿了出来。

窗户倏地打开。

一个人一闪而入,卓立厅中。

楚素秋一声娇呼,一手搂着儿子,另一手提起长剑,反应相当不错。

那人平静地说:“素秋,不用怕,是我浪翻云。”楚素秋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她最信任两个人,一个是丈夫,另一个人便是浪翻云,在这非常时刻见到他,意识到有大事发生了。

浪翻云望楚素秋秀美的面庞,见到她眼中射出勇敢无畏的光芒,心中暗赞了一声,道:“我没有解释的时间,你随我来,我们要立即逃离怒蛟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来!将令儿交给我。”楚素秋表现了果断的性格,一言不发,将令儿交给浪翻云。

浪翻云一把挟起令儿,同时问道:“令儿,你怕不怕?”令儿才只六岁,天真的道:“娘常说你是天下第一高手,我怎会怕。”浪翻云一愕,望向楚素秋。

她面红过耳,很不好意思。

浪翻云若有所悟,但时间分秒必争,不容他多想。低喝一声:“跟着我!”便由窗户窜出。

浪翻云伏高窜低,穿房过舍,直向岛南观潮石处奔去。

这下可苦了楚素秋,她当年虽以轻功最出色见称,可是这些年来早已丢疏,浪翻云虽然迁就,也追得她心跳力竭,不过,凭着坚强的性格,她咬着牙根,苦苦支撑,紧跟着浪翻云,向南扑去。

浪翻云回首望向楚素秋,灼灼目光洞悉了楚素秋的实况。当年这美丽的女孩子,令他们这群年轻人神魂颠倒,浪翻云也是其中一个,最后楚素秋拣上英俊的凌战天,令浪翻云也失望了好一会。

浪翻云微微一笑,心想自己究竟怎么了,居然想起这些陈年旧事。

月夜下楚素秋见到浪翻云回过头来,不知想到什么居然微笑起来,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在他棕黑的脸上分外悦目。

浪翻云道:“前面敌人重重关锁,这翟雨时果然是长于布置的人才,一遇紧急事故,便显出强大的应变能力,大大不利于我们逃走。我必须要以最快速的身法,抓着小许空隙,乘机窜逃。所以要你伏在我背上,以使我能够全力展开身法。”楚素秋看着他坚定的面容,绝对没有半点的犹豫,这正是浪翻云一向的行事作风。

她一言不发下,顺从地伏在他背上,双手紧缠上他宽阔强壮的颈背。

两人一时默然无语,浪翻云感到楚素秋动人的肉体毫无阻隔地紧贴自己背上,连忙用意志控制自己的思想,转移到敌方的布置上。

这时他们离开南岸的观潮石才不过两里许,但也是以这段路封锁得最是严密。因为怒蛟帮所有设施都是针对敌人从海上攻来,故在沿岸一带置有重兵,愈近岸边的地方,愈难安然闯过。

楚素秋伏在浪翻云雄伟的背上,心中生出一种安全的感觉。他的身体微弓,蓄势待发,果然一声“小心了”,便像伏在一只腾空起飞的大鸟背上,两耳虎虎生风,忽高忽低,忽停忽行,速度比之刚才快了不知多少倍,使她益信浪翻云是无法可施下,才要自己伏在他背上的。

浪翻云停了下来。

远处传来狗吠的声音。

楚素秋知道出了问题。

浪翻云把头略略仰后,嘴巴刚好凑在楚素秋的耳边道:“前面是观潮石,只要你在石上现身,自然有快艇来接应,如果我估计没错,快艇正在恭候我们。你一下艇,将会被带到安全处所。”楚素秋听出他语气并不打算和她与令儿一齐逃走,双手下意识一紧,把浪翻云搂个结实,悄声急道:“大哥不和我们一齐走吗?”听到她娇呼大哥,心下一软,又迅速坚强地说:“敌人在前面有重兵,又有巡岛恶犬,即使我们能登上快艇,亦难逃过他们巡艇的追截,所以我目下要现身引开敌人。

当你听到我啸声,立即直奔往观潮石处,切记!”楚素秋知道这不是纠缠不清的时刻。

她对这大哥素来信服,尤在丈夫凌战天之上。

终于咬牙点了点头。

浪翻云欣赏地笑了笑,淡淡道:“记着,我是覆雨剑浪翻云,何况我还有一张王牌在手。”脑中浮现出干虹青玲珑浮凸的赤躶身体。但同时间背部感到楚素秋柔软的胸脯,正紧压背上。

楚素秋心中欢喜,这大哥终于回复当年豪气。这时浪翻云侧身把她卸下背来。

楚素秋一阵空虚,无论如何,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她和这个一向尊崇的大哥,有一段最亲密的接触。

浪翻云一声珍重,身形消失在黑夜里。

不一刻一声长啸在东北方响起,外面立时一阵纷乱,狗吠声逐渐远去。

楚素秋再不迟疑,一把抱起令儿,往观潮石奔去。

为了防御敌人从水路攻来,怒蛟帮除了在山势高处设立了望站,又以快艇穿梭巡湖,在沿岸重要的战略据点建有了望楼,俯视着沿岸一带水域的情形。

这次变自内来,故此布置都掉转枪头,反过来监视岛内活动,防止浪翻云逸走。了望楼上最少有四至五人在站岗;了望楼下燃起了十多盏风灯。一队为数三十多人的怒蛟帮众,手持各式各样的利器,牵着两只巨犬,扼守着通往南岸观潮石的信道,如临大敌。

时间紧迫,他必须立时行动。

浪翻云借着房舍的掩护,迅速向了望楼掠去,一到了六丈之遥,两只巨犬已有所觉,向着那个方向“胡胡”低嚎。

数十人手中利器一振。一齐望往浪翻云那个方向。刚好看见浪翻云有如天神下降,在半空中平掠过来。

两只巨犬狂扑而上,浪翻云正中下怀,覆雨剑闪电两下,两只巨犬在鲜血飞溅中,打着旋转外跌出去。不杀这两犬,楚素秋如何可避过它们灵敏的感官。

浪翻云身形丝毫不停,一下撞入如狼似虎的帮众内,覆雨剑□出点点银光,对方纷纷中剑倒地。他所刺的都是穴位,非常刁钻,中剑着伤虽不致命,短期内休想能行动。

了望楼上敲起警报钟声。

敌方援手转瞬即来。

钟声倏然而止,原来浪翻云杀上了望楼,解决了站岗的守卫。

分秒必争。浪翻云一声长啸,直向东北方驰去。他知道此举会引起敌人的大举追截,这正是他的目的。

浪翻云把速度增至极限,对遇上几股搜索他的敌人,都是采取一击远□的方式。他武功又高,行动如鬼魅,很快将敌人弄至疲于奔命,无从捉摸的混乱局面。

上官鹰和戚长征等一群武功较杰出的好手,站在东岸的高台上,这处是怒蛟岛的主要码头,聚集了数十艘大小船只。

翟雨时面色苍白,肩上以白布扎好。

上官鹰发出命令:“将所有人手召回,分布在沿岸重要据点。待天明才派精锐分子逐屋搜索。”这一着不愧是高明的手法。

怒蛟帮一众默然不语。浪翻云将他们打个天翻地覆,人人面目无光。

他们一向上承怒蛟帮先辈创下的虎威,纵横得意,以为自己这辈人后浪会胜前浪,故不把任何人放在眼内;加上救人被他们削去势力,使他们更是骄横自大。

这是可以说是第一次遇上真正的高手,才发现己方着着失错,无论在武功上或才智上,比之浪翻云都是大大不如,怎不教他们心胆俱慑,自尊和自信大受打击。

上官鹰还有更深一层的忧虑。一向以来他都不把浪翻云和凌战天看在眼内,连带他也不太把干罗、赤尊信等人放在心上。就是在这种心理下,他以为可以把干罗加以利用,对付赤尊信,可是眼下和浪翻云一接触,他自认为智勇兼备,无可与京的一群,莫不弃甲曳戈,却连敌人的边儿也沾不上;更可惧的是他每一着都是难以捉摸,令他们尽失先机,无从应付。浪翻云如此厉害,进而推之,干罗、赤尊信等也无不是老辣成精之辈!他们何能抗衡。

上官鹰勉力振作,自忖一定要周旋到底,这时另一得力手下杨权走近来说:“帮主,庞过之、谢成就等人一齐托病不出,我们要如何对付?”眼中射出愤愤不平的怨恨。

上官鹰心想现下还怎能对付这班旧人,他们托病不出,隔岸观火,已是上上大吉。

一边应道:“他们同为旧有系统,不出面助我,乃意料中事。”戚长征在旁插嘴道:“所以浪翻云的事一定要迅速解决,早点了结这班旧人,否则夜长梦多,另生枝节。”岛上约有三千帮众,旧人只占一小部分,约有二百至三百人,但是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力量不可轻估。

翟雨时心中暗骂戚长征废话,可以不拖下去,谁愿意拖。一边道:“帮主,梁秋末率领大批好手,在赶回岛上途中。他一返来,我们实力大增,可无惧于浪翻云。”梁秋末驻在离怒蛟岛南洞庭湖边的陈寨,打点外界与怒蛟岛的联系,手下带领了最精锐的好手。

所以上官鹰一见局势难以控制,立即飞鸽传书召他返岛协助。

上官鹰心下稍安,翟雨时借机把他拉在一旁道:“检验曾述予□体的弟兄说,他是中了一种不知名的剧毒致死……”顿了一顿,似乎有点难以启齿地道:“他下身仍黏满精液,显然死前和女人有合体之欢。”上官鹰紧咬嘴chún,一言不发,眼中闪着怒恨的凶光。

翟雨时道:“我吩咐了严守秘密,所以绝不会传出去。”上官鹰道:“雨时,你做得好。”翟雨时道:“若果我们能把浪翻云乱刀格杀,便一切妥当。”古往今来,灭口是最佳的保密方法。

上官鹰点头同意。这个赃,铁定要栽在浪翻云身上,他丢不起这个面。

但要打垮浪翻云,谈何容易。

洞庭湖上一轮明月高挂。

海风徐来。

一点也不因人世的险恶有任何改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