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三章 一败涂地

作者:黄易

韩柏藏在厚厚的被褥,开始进入魔胎独有的“胎息”境界,口鼻虽停止了吸呼,却没有丝毫气闷的感觉,心灵快将晋至平静无波的寂境,体内真气亦在丹田逐渐凝聚起来。

“悉悉索索!”

外面帐里传来换衣的声音。

韩柏的脑中自然地升起两个身材动人的女子宽衣解带的绮旎情景,小腹下一热,真气忽地若万马奔腾,经脉像要涨裂,大吃一惊之下举贤良对策西汉董仲舒著。以贤良对答武帝三次策问,故 ,连忙收摄心神,险险避过走火入魔的厄运。被外一股柔腻得像蜜糖的女声响起,以近乎耳语的音量道:“碧梦姊,你说我们还有没有命待到天明?”

躲在被褥内的韩柏吓了一跳,这华丽的帐幕虽是荒诞古怪,但却有种温暖绮丽的气氛,怎样也使人联想不到谋杀和死亡,岂知外面此女一开口便是担心能否活到明天。

那叫碧梦的女子叹道:“柔柔,我们都是苦命的人,门主恩宠我们时,我们便享尽荣华富贵,一旦心情不好,便拿我们出气……”

那柔柔声音提高了少许,激动地道:“出气!我们八姊妹已给他杀了六个,最惨是春花,给他活生生鞭死,我真希望春花那杯毒茶可以结果了他义”(可命名或可表示的事物,或与名词相对应的事物);既 ,最多我们陪他一齐死。”

碧梦显然胆怯多了,颤声道:“不要再说了,给他听到可不得了,还是快点燃起香炉吧,否则又不知他会用什么残忍手段对付我们。”

外面传来金属轻碰的声音,不一会香气弥漫,连被褥内的韩柏,也感觉到丝丝香气。

她们又再次喁喁细语,韩柏心中虽同情这两个命运全被那什么门主控制在手上的女子,但自身难保,唯有先集中精神全力疗伤,待伤势好了提倡为实现仁的境界而献身。承认有生而知之者,“惟上智与 ,或者能帮助这两个女人也说不定。

被褥外的声音逐渐消沉,这并不是外面两女停止了说话,而是韩柏的精神逐渐内收,进入胎息无念无想的奇异境界。

这种境界乃练武人士和修仙道者所梦寐以求的,乃由后天踏入先天的必经法门,韩柏虽身具魔种,仍未臻先天的境界,想不到在疗伤的需求下,在温暖的被褥内,加上香气的熏陶,无意间竟进入了先天结气的境界。而其中最关键处实在于他的‘无意’,若换了一般人,‘有意’为之,早落了下乘。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一声冷哼由被褥外传来,韩柏悠然醒转,只觉体内真气充盈,说不出的舒服学》等。参见“美学”中的“谢林”。 ,默察伤况,除了经脉仍有点不畅外,几乎就像从未受伤那样,心中大喜。

微响传来,接着那碧梦道:“门主!饶了我们吧。”

那门主默然不语。

碧梦惊得沙哑了声音叫道:“柔柔!还不快向门主求恕。”

那柔柔显是骨头硬得多,死不作声。

那门主再冷哼一声。

韩柏心中一惊,此人声音含蕴着强大的气劲,显是高手的高手,自己全无受伤时,或者仍未是他的对手,何况自己的伤势仍差一点工夫才完全痊愈,此消彼长下,交起手来,实是有败无胜。

外面是令人难堪的沉默,只有那碧梦偶尔牙关打颤的声音不住飨起。

韩柏心中暗叹,假若那门主真要杀人,自己只好挺身而出,否则这一生也休想良心能安乐下来。

岂知那门主一声长叹道:“我怎会怪们,要怪便怪我自己,要恨便恨我自己,若是那晚我能全心全意和谈应手合击浪翻云,胜败仍是未知之数,至不济也不过是战死当场,那会弄至今天英名尽丧,连孤竹也带着十二逍遥游士叛我而去,使我心情大坏,胡胡涂下连你们八姊妹也给我杀棹了六人,怎还能怪你们。”

碧梦想不到有如此转机,叫道:“门主!”

韩柏此时已知外面那人乃黑榜十大高手之一的逍遥门主莫意,暗庆自己没有鲁莽出手,现在对方能良心发现,自是最好,又见对方自责如此之深,心中亦不禁对他有点同情。

莫意再叹道:“们不用说了,刚才我偷偷跟在们身后,们说的每一句话我也听得很清楚。”

碧梦颤声道:“门主!我们……”

莫意阴声细气道:“不要担心,我早说过不会怪们的,唉!逍遥八姬中以两人姿色最佳,亦最得我宠爱,所以即管我饮醉之时恼恨坟膺,也没有失手找们来愤。”

碧梦嗫嚅道:“门……主,如果……如果你像以前那样,我和柔柔定会和以前那样侍候你,也不会在背后说你长短,是吗?柔柔!”最后两句当然是和那柔柔说的。

柔柔隔了好一会,才低声道:“是……是的!”

莫意喜道:“真的吗?”接着又长长一叹道:“但我再也不忍心要们将大好青春,浪费在我身上,何况我和浪翻云已结下不能冰释的深仇,所以我决定了让们走。”

躲在被褥下的韩柏听得暗暗点头,这实在是个最好的解决方法。

碧梦喜出望外,跪下叫道:“多谢门主!”

那柔柔却没有任何反应。

杀气忽起。

韩柏立时生出感应,但已来不及反应。

“啪!”

手掌拍在头上的声音响起,接着是头骨爆裂的声音,也不知是两女中那一个,连惨叫也来不及,便香消玉损。

韩柏怒火狂烧,作梦也想不到这莫意如此反复无常,正要不顾一切扑出,又突觉杀气已消,知道莫意闻暂不会杀人,连忙克制着鲁莽扑出的冲动,静待偷袭的好时机,若非知道外面的人是莫意,他早扑了出去。

莫意冷笑道:“一试便试出想离开我,哈哈哈!其实我是刚刚来到,那知们说过我的什么坏话。”接着语声转柔,道:“还是最好。”

柔柔狠声道:“你杀了我吧!”

莫意一愕道:“不怕死吗?”

柔柔淡淡道:“与其日夜提心吊胆,不如早点一死了之。”

莫意奇道:“但不知我有很多令生不如死的方法吗?”

柔柔平静地道:“你动手吧!”

这回连韩柏也大为奇怪,在柔柔这种处境,痛快一死绝不可怕,但谁也可想到莫意有的是使人生不如死的手段,柔柔凭什么全无所惧。想到这,心中一动,猜到柔柔必是有一种自杀的方法,保护能在莫意动手前身亡,那自然可不惧莫意的任何手段。而柔柔自杀之心亦非是那么坚决,否则应把握时机及早行动,不用像现在那样要等到最后关头了。

想到这,又大感头痛,自己若贸然扑出,必会引起莫意的反应,倘因此惹起柔柔的误会,立即自杀,岂非弄巧成拙。

莫意的叹息响起,道:“我可以狠心杀她们,但又怎狠得起心杀,不是不知我一向最疼爱。”

韩柏大叫不妙,自己想到的,这老狐狸怎会想不到,目下自是筹谋妙法,阻止柔柔自杀。

柔柔喝道:“不要过来!”

莫意道:“好!好!我不过来,我不但不过来,还走远一点,满意吗。”

柔柔的呼吸忽地急速起来。

韩柏心叫不好,知道这柔柔非常聪明,已看穿了莫意的诡计,所以决定立时自杀。

当他正要不顾一切翻被而起,一股劲力突由莫意站处顺着地毡扩散,猝不及防下,背脊登时受了一记,半边身一麻。

娇呼传来,柔柔软倒毡上的声音响起,比起韩柏,她当然更不济事。

莫意复意大笑说:“小贱人竟想玩我,也不想想我莫意是何等样人,咦!原来是袖内暗藏毒针,哼!这针原本是想来行剌我的吧!是不是?”

韩柏默运玄功,麻痹的身子立时回复了大半,没有先前的软痪无力,心中既暗惊莫意借物传力的奇功,又暗责自己疏忽大意,若莫意的对象是自己,今晚便要一败涂地了。

下定决心,只要再回复先前状态,便立即出手。

莫意怪声怪气道:“为什么不作声了,啊……定是全身麻痹了,让我给揉揉吧。”手掌磨擦身体的声音响起。

不一会,柔柔呻吟起来,哭叫道:“不要!不要碰我,杀了我吧!”

莫意婬笑道:“任你三贞九烈,也受不住我逍遥手法的挑逗,何况只是个騒货,那处地方喜欢被男人摸弄,有谁比我更清楚。”

柔柔令人心摇魄荡的呻吟声更大了,不住喘息着。

韩柏勃然大怒,这莫意确是不堪之极,但同时心情也平定了点,想来莫意在大大羞辱柔柔一番前,是不会下毒手的,自己只要颅准一个机会,出手偷袭,便大有胜望。

柳摇枝那一箫确是非同小可,直到这刻,半边身的经脉仍感不大畅顺。其实韩柏不知道的是:若柳摇枝得悉他这么快便复原了大半,一定更惊得目瞪口呆,要对他魔种的潜力重新评估呢。

‘啪勒!’

衣衫碎裂的声音响起。

娇呼传至。.‘砰!’

柔软的女体跌在韩柏躲藏的被褥上。

柔柔惊叫起来,显是感到铍褥下有人。

韩柏心中一动,伸掌轻椎,柔柔又从被褥上滚下,落到地毡上,躺在他身侧。

韩柏在被褥的黑暗里,当然看不到柔柔的躶体,但想想仍感到非常刺激。他自少至大,从未见过任何女人的身体,花解语已使他大开限界,这时对只隔了一堆绣被的柔柔充满了遐想,实乃最自然的事。

莫意狞笑道:“小騒货,让我先将弄至半生不死,才想想如何折磨,哈哈哈!”柔柔惊叫。

风声响起。

韩柏心中大喜,那敢再迟疑,探手出外,贴上柔柔滑嫩坚实的躶背,收摄心神,低喝道:“出掌!”

柔柔虽早知有人藏在被内,但忽然间背上给人按上,仍吓了一跳,接着内劲透体脉而入,直传上右手,又见莫意丑恶之极的肥躯一座山般向她压来,豁了出去,一掌击出,正中莫意胸口。

“呀!”

一声惨叫下,莫意像片树叶般往外抛飞,脸上的肥肉扭曲出难以相信的惊容。

同一时间,原本折迭整齐的被褥一齐飞起,像朵厚云般往莫意罩去,当他刚背脊触地时,几张绣被刚好将他罩个正着。

韩柏弹了起来,凌空飞起,柔柔清楚看到他正飞临隆起被内的莫意闻上,双掌全力下击,一时间劲风满帐,点着了的灯火一齐熄灭。

“篷!”

韩柏击实被上,可惜却非莫意的肥体,而是他破被而出的肥掌。

韩柏惨叫一声,反抛而起,受伤未愈的经脉立时剧痛麻痹,不过幸好他早有和范良极交手的经验,知道莫意这个级数的高手都有护体真气,更何况自己是借柔柔发掌,劲力大打折扣,又击不中对方穴位要害。但仍想不到莫意如此快能作出反击。

黑暗中劲风呼呼,躺在帐边的柔柔也不知两人过了多少招。

两声闷哼,几乎同时响起。

“砰!”

韩柏跌回柔柔的躶体旁,不住深吸长呼,显在积聚内力。

那边厢的莫意却是无声无息,令人完全不知他下一步要作何行动。

柔柔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这年轻男子生死血战间仍不忘滚回她身旁保护她,怎能不使她心生感激。

劲风再起。

柔柔只觉自己赤躶的身体,被那男子反身搂着,跟着在黑暗中往前飙窜,到了帐幕另一角里。

其间掌击声爆竹般连串响起。

血战忽又停下。

黑暗里交战的两人都默不作声。

柔柔自少便给莫意收作姬妾,从未接触过其它男人,这一刻给这体魄健硕充满男性气息的男子紧搂怀,真是别有一番滋味,情不自禁下反手将对方搂着。

反而韩柏全神贯注着莫意的动静,一点也感不到怀内女人的反应。这时他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半边身在与莫意的硬拚下,差点连感觉也失去了,兼之又要保护怀内之女,实在落处下风,喜的是莫意的内力始终不及范良极精纯,虽及时勉力反击,仍然伤上加伤,否则也无需每一轮攻击后,都要调息后再出手了。

“嗦!”

柔柔大吃一惊,凑在韩柏耳边叫道:“他的扇!”

莫意怒哼道:“吃扒外的贱人!”

韩柏故作惊奇地道:“什么!他气得要用扇来煽掉怒火?”

“咿呀!”

帐内三人同时一震。

帐外的仓门打了开来。

究竟是谁在这等时刻,闯进仓来!

洞庭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一败涂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