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一章 冤家路窄

作者:黄易

雾锁长江。

谷倩莲操控着风帆,顺着水流,往东而去,暗恨天不造美,深秋时分,仍会有这样的浓雾。

风一阵一阵吹来,却吹不散谜般的雾,只是使人更感苍凉。

小艇不住加速。

风行烈盘膝坐在船尾,脸色苍白如死人,口□轻颤,双目紧闭,抵受着徘徊在散功边缘的痛苦。

打从知道自己成了庞斑道心种魔大法练勿的炉鼎后,直至这刻,他虽搜尽枯肠,仍无法明白庞斑在他身上落了什么手脚,难道庞斑自冰云和他在一起后,一直在旁暗暗缀着他两人?当他和冰云享受鱼水之欢时,庞斑便躲在一角苦忍那噬心嫉妒的煎熬?而在那种极端的情况下,进行他那魔门千古以来最玄异邪恶的练功大法。

当他第二次见到庞斑时,和第一次相比起来,庞斑便像脱胎换骨地变了另一个人,无论在气质和感觉上,均迥然有异,这是否道心种魔大法的后果?

这种种问题,除非是庞斑亲自解说出来,否则恐怕要成为永还的谜团了。

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阴寒之气,正侵蚀着他的经脉,现在唯一保着他,使他不致功力尽散、精枯血竭而亡的,是恩师厉若海注进他体内那精纯无比的真气,正凝聚在丹田之内,不时伺机而出,紧守着心脉和脑脉。

也可以说在他风行烈的身体内,庞斑和厉若海正进行另一场角力和决战。

谷倩莲看着风行烈,芳心有若刀割,泪水不断流下,可是又无能为力,只望小艇能像鸟儿般振翅起飞,载他们迅速回到双修府,找黑榜十大高手之一的“毒医”烈震北,为眼前这令她既爱又恨的倔强男子及时诊治。

一阵长风吹来。

风帆猎猎作响

艇势加速。

雾也给吹散了点,视野扩远,只见前面有个急湾,水势更猛了。

忽然又一阵浓雾涌来,霎时间四周尽是白茫茫一片。

谷倩莲心下稍安,转了这个河湾后,水流转急,将可更快把小艇送往双修府所在的“藏珍峡”。

这个念头仍在她脑海盘旋着时,异变突起。

花解语逾墙而入,跃入大宅的后园内。

她知道这定然瞒不过方夜羽布下的暗哨,但以她魔师宫两大护法之一的超然身分,亦没有人敢出来拦阻她。

她没有从后花园的门进入大厅去,只是沿着廊道串连的建筑物旁,一座越一座地走过去,每到一处都停下来看看,望往伫面,不知在找什么?

当她快到正厅时,人声隐约传来。

一闪身奔到窗旁,贴着窗旁的墙壁,却没有像先前的往内望去。

方夜羽的声音由厅内传出道:“有里老师首肯对付韩柏这小子,夜羽的心便全放下来了。”

花解语听到方夜羽的声音,一颗心不知如何忽地“卜卜”跳了起来,就好象做错了事的孩子,听到了尊长的声音般。

心中不由暗恨自己。

方夜羽这小子自己可说是由少看着他长大的,抱过他疼过他,可是他愈长大,便愈觉得渐难了解他,两人间的距离亦愈大了,到了今天,更不由自主地有点害怕他。

另一把悦耳之极且近乎柔韧如糖浆的男声平和地道:“少主吩咐,里赤媚自会尽力而为,不过盗霸赤尊信上承血手厉工魔门一系,何等厉害,既拣得他作炉鼎,又成功播下魔种,实在非同小可,观乎他竟能在摇枝和解语手底下逸去,便使人不敢轻忽视之。”

窗外的花解语听到里赤媚的声音,高耸的胸脯起伏得更是厉害,显是心情紧张。

柳摇枝的声音响起道:“我们围杀韩柏的情形,仍未有机会向小魔师和里老大细禀,现在……”

方夜羽打断道:“夜羽早留意到这点,心中确感奇怪,可知其中定有微妙之处,现在里老师已接手此事,柳叔叔亦不用向夜羽说出来,有什么便直接和里老师说好了。”

窗外的花解语闭上眼睛,心中暗喊方夜羽厉害,既免去了柳摇枝以谎话来骗他,又卖了一个人情,教柳摇枝以后也不敢再瞒他。

里赤媚淡淡道:“摇枝亦不用告诉我其中情形,解语自会说给我听。”话完便不作声,使人感到他不慾再谈下去。

方夜羽等随即相继告辞,脚步声起,众人纷纷离开正厅,只剩下里赤媚一人在内。

花解语逐渐平复下来。

里赤媚的声音由厅内传来道:“解语你到了这么久,也不肯进来见你里大哥吗?”

花解语“嘤咛”一声,穿窗而入。

偌大的厅堂伫,一个身穿黄衣的男子悠悠坐在桌旁的师椅伫刚将手上的茶杯放回桌上。

这人的脸孔很长,比女孩子更白腻的肤,嫩滑如美玉,透明若雪,嘴边不觉有半点胡根的痕迹。

他不但眉清目秀,尤其那一对凤眼长明亮,予人一种点阴阳气的美熊和邪异感,但却无可否认地神采迫人,无论对男对女,均具有诡秘的引诱力。

即使是坐着,他也给人温柔洒脱的风姿,看着花解语时眼中射出毫不隐藏的怜爱之色。

□片极薄,又显得冷漠和寡情。

花解语脚一沾地,便飘飞起来,轻盈地落人这昔年蒙皇座前的首席高手的怀伫,丰腴饱满的粉臀毫不避忌坐到他腿上,玉手缠上他的颈项,凑上俏脸,鼻子几乎碰上了鼻子。

里赤媚微笑细审着花解语的脸庞,一双手在花解语的粉背上摩挲着,叹道:“解语你一天比一天年轻了,看来你的□女艳功,比之昔年八师巴之徒白莲珏,亦不遑多让。”

花解语娇笑道:“大哥要不要试试:“里赤媚哑然失笑道:“解语你是否在要你里大哥,若要你的话,我三十年前早要了,里赤媚看上的女人,谁能飞出他的掌心去。”

花解语露出娇憨的女儿之态,嗲声道:“那花解语便永为里赤媚的好妹子,老大最紧要□我疼我:“里赤媚喟然道:“我还不够疼惜你吗?当年西域四霸只向你说了几句不敬的话,我便在沙漠追踪了他们四十八天,将他们赶尽杀绝,提头回来见你,以博你一粲。”

花解语献上香□,重重在里赤媚脸上吻了一口,道:“我怎会不记得,你我所做的事,每一件我也记得,一刻也不会忘记。”

里赤媚道:“那时若非你阻止我,我早连摇枝也杀了,他有了你后,又怎能仍在外边拈花惹草,累你空守闺房。”

花解语一阵感动,贴了上去,将脸埋在里赤媚的肩上,幽幽道:“大哥:解语有个难解的死结。”

里赤媚叹了一口气道:“来:解语,让我看着你,还记得少时我带你往天山看天湖的情景吗?你走不动时,还是找抱着你走哩:“花解语在他腿上坐直娇躯,眼中隐有泪影,戚然轻语道:“大哥:我想解语已看上了韩柏。”

里赤媚一点惊奇也没有,轻叹道:“要杀韩柏,那需我里赤媚出手,只是从夜羽要将这件事塞给我,我便知道在你身上出了岔子,也只有我才能使你乖乖地做好孩子。”

花解语的泪影终化成两滴泪珠,流了出来。

里赤媚爱怜地为她揩去情泪。

花解语垂头道:“只要大哥一句话,解语便立刻去将他杀了:“里赤媚伸出纤美修长,有若女子的手指在她的脸蛋捏了一记,微笑道:“你不怕往后的日子会活在痛苦的思念伫,连你的□女艳功也因而大幅减退吗?这世上并没有太多像浪翻云这类可化悲思为力量的天生绝世武学奇才哩:“花解语一震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真心推崇一个汉人,以前即使有人问起你对”鬼王”虚若无的评价,你也只是说“相当不错”便轻轻带过了。”

里赤媚那对“凤目”伫精光一闪,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岂会像由蚩敌等的骄狂自大,就算是尚未成气候的韩柏,我也不敢小觑,表面看来,这小子像特别走运,其实却是他体内魔种正不断发挥着神奇作用,连你饱历沧桑的芳心,也受不住他的引诱,否则他现在早饮恨于你和摇枝的手下了。”

花解语蹙起秀眉,定神凝想,不一会后泄气地道:“是的:我确是抵受不了他的魔力,现在即使给你点醒,但仍是情不自禁。”

手一紧,整块脸贴上了里赤媚的脸,幽幽道:“。大哥:救救我,教我怎办?”

里赤媚沉声道:“我给你两天时间,好好地去爱他,若他肯退出与我们斗争,便一切好办,若他执迷不悟,你便立即离开他,那亦是我出手的时间了。”

花解语的美目亮了起来,肯定地道:“若他不答应,便由我亲手杀了他”里赤媚柔声道:“这才是乖孩子,你和他接触过,当然曾对他施了手脚可以再轻易找到他。”

花解语眼中射出兴奋的神色,点头道:“我在他身上下了”万里跟”在此地,我便可轻易将他找出来。”

方夜羽离开正厅后,回到自己居住的内宅,一名美婢迎了上来,道“易小姐回来后,一直把自己关在房内,饭也没有吃。”

方夜羽脸色一沉,挥手使开美婢,往易燕媚的房间走去。

来到房门处,停了下来,沉吟半晌,才推门而入。

易燕媚坐在梳□台前,神情呆滞,和自己在铜镜内的反映对望着。

方夜羽缕缕来到她身后,直至贴着她的粉背,将手按在她香肩上,温柔地搓捏着。

易燕媚木然地从镜中反映看着这使她动心的男子的接近,以往每次见到他时的兴奋雀跃,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代之而占据了她的心神的是被她刺了一刀在丹田的干罗那苍白的容颜。

自己究竟干了什么事?

是否只是个婬贱背主的女人?

她易燕媚真正爱的人,难道是干罗而不是年纪比自己轻上五岁的方夜羽?

方夜羽的手使她绷紧的神经略得松弛,习惯地她将蛋脸侧贴往方夜羽的手背上。

方夜羽微笑道:“媚姊:你太累了,好好睡一觉,会感到好得多的。”

易燕媚轻轻一叹道:“他死了吗?”

方夜明道:“不:他逃走了。”

易燕媚娇躯一颤,“哦”一声坐直了身体,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自干罗暗袭怒蛟岛,败退山城后,山城上上下下的人,都认为干罗名大于实,再不能回复昔日雄风,想不到竟是厉害到如此骇人听闻的境界,背叛了他的人,恐怕以后没有一晚可以高枕无忧了。

方夜羽道:放心吧:我已调派了“五行使者”和由蚩敌负责追缉他,以他们的追踪之术,干罗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能走得多远的:“易燕媚心中升起一股火热。干罗仍未死!方夜羽奇道:“媚姊在想什么?”

易燕媚看着镜中的自己,心中暗问:易燕媚,你是否在追寻着一些不应属于你的东西?她知道方夜羽永不会真正爱上她,她只是他泄慾的工具、利用的棋子,尤其当方夜羽见过秦梦瑶回来后,更明显地对她冷淡起来,她感觉得到,但她仍在欺骗自己。

忽然间,干罗挟着她血战突围的情景,又在脑海伫重现出来。跟了干罗这么多年,她从没有想过干罗会爱上任何女人,而这女人竟还是她易燕媚。

干罗啊:为何你不杀死我?那我现在便不用如此痛苦了。

方夜羽蹙起剑眉,有点不耐烦地道:“媚姊……”

易燕媚打断他道:“假设我要离开你,你会杀死我吗?”

方夜羽愕了一愕,剑眉锁得更紧了,脸色沉了下来,道:“你要到那伫去?”

易燕媚心中升起一丝惊惶,但旋又被一种自暴自弃的情绪冲淡,美目茫然,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一向以来,凭着艳色和武功,男人都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上,岂知却遇上了方夜明这大克星。方夜羽心中不由想起”红颜”花解语,心中暗自警惕,女人都是鸡以捉摸的动物,最不可靠。数了一口气道:“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好睡一觉吧:来:让我唤人为你梳洗。我还有很多事要办,不能陪你。”

易燕媚闭上眼睛,也不知是否答应了。

方夜羽离开易燕媚,苦思一会后,才淡然向手下下达了任由易燕媚离开的指令,无论在那一方面,他也不再需要她了。

正午时分。

这时位于长江之畔、黄州府下游的另一兴旺的大城邑九江府一所毫不起眼的民房内,戚长征正在屋前围墙内的空地上练刀。

“锵:“刀出鞘,斜指前方。戚长征闭上眼睛,心神全贯在刀锋处,无思无虑,感受着微风拂在刀身上的感觉,忽然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冤家路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