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二章 红颜情重

作者:黄易

陈令方后花园假石山内范良极的“藏宝窟”内,柔柔正专心地翻阅那些高句丽使节遗下的卷宗,这时张开在面前的一卷绘工精细的高句丽地理形势图。

她身旁是坐立不安的韩柏,范良极却不知到了那伫去。

开始时,韩柏还饶有兴趣地陪柔美一齐翻看,但不到半个时辰,他已意兴索然。

韩柏生性好动。要他闷在这伫,确是难受之极,柔柔又忙于范良极嘱咐下来的工作,没空陪他说话儿解闷。

再憋了一会,韩柏终忍不住道:“我要出去透透气。”

柔柔眼光离开图轴,移到他身上,道:“可是范大哥要我们留在这伫等他呀:“韩柏一听之下想出去走走的慾望更立时如烈,心想这死老鬼自己懂得出去散心,却硬要他闷在这伫,算是什么道理,不如到韩府走上一遭,看看韩府的三位小姐近况如何,也是好的。想到这伫,心头更是火热,挥手道:“不用担心,我出去打个转便回来,我回来时,怕那老儿仍在外面逍遥快活呢,不过你倒不要走出去,这伫是绝对安全的。让我顺便弄些吃的东西回来给你受用。”也不理柔柔的反应,移开堵着洞穴的石块,往外钻出去。

柔柔在后叫道;“公子快点回来啊:“韩相应了一声,跳出地穴外,来到假石出的空间处,将石移离原位,才钻往通往假石山外的秘道。才钻了一半,心中忽地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给人在旁窥视着那样。心中一凛,忙停了下来。四周寂然无声。韩柏见识过白发红颜的厉害,成了□弓之鸟,伏了好一会后,肯定外面没有半点人的声息,才自嘲多疑,试想这么隐蔽的地方,敌人怎能找得到来。若说有人一百跟踪到这伫,那就更没有可能。要跟踪天下盗王范良极而不被他发觉,恐怕连庞斑和浪翻云也办不到。。想是这样想,他仍提高了警觉,挨到出口处,轻轻移开封着出口的大石,先将手伸出洞外,才探身出去。斜阳下的花园一片宁静,草地上还停着几只小鸟儿,见他探头出来,忙拍翼惊起。韩柏一看心中大定,若有敌人在,怎会不惊走这几只马儿?心情一松下,窜了出去。□兆再现。正要作出反应,腰际不知给什么东西截了一下,半边身立时发麻。韩柏魂飞魄散,扭头望去,只见一条长长的丝带,贴着假石山壁挺得笔直,直伸过来,戳在他腰穴处,难怪自己看不见。这个念头还未完,彩带灵蛇般卷缠而来,骁了几转,将他的脚捆个结实。内劲由彩带透入经脉伫。韩柏心叫”我的妈呀”,一头往地下栽去。

人影一闪,红颜花解语从石出藏身处闪了出来,伸手捞个正着,将他抱了起来,笑脸如花地在他脸颊香了一口,轻轻道:“小心肝你好:娘子现在要接你回家了。”

韩柏气得闭上眼睛,暗恨自己轻忽大意,既有警觉在先,仍不能逃过此劫,几乎气得想立即自杀。

花解语轻笑一声,离地飞起。

韩柏心中苦笑,想不到与方夜羽那轰轰烈烈的比斗,便在如此窝囊的情况下结束。

云清回到韩府时,已是黄昏时分。本来她应早便回来,可是为了避开方夜羽的人,故意绕了个大圈,弄到现在才抵达韩府。

和范良极纠缠不清的关系,是否已可告一个段落?

可是不知为何,她却虚虚荡荡的,总有一份失落的感觉。

踏进大门,由管家升任了大管家的杨四焦急地迎了过来,道:“好了,云清师回来了,老爷少爷们都在正厅,陪着不舍大师喝茶。”

云清对这人素来无甚好感,冷冷应了一声,迳往正厅走去。。

杨四追在身旁道:“云清师知否马少爷到那伫去了?”

云清停下,愕然道:“峻声不在吗?”

杨四道:“自今早马少爷出门后,便没有回来,连五小姐也不知他到了那伫去。”

云清心下暗怒,自己离开韩宅只是一天一夜,马峻声便趁机不知滚到了那伫去,在这等关键时刻,稍一行差踏错,便会把事情弄得更糟,何况自己还有些便在咽喉的疑问,要找他澄清。

杨四讨好地低声道:“那不舍大师见不到马少爷,看来甚为不满哩。”

云清最恨这类搬弄是非的小人,闷哼一声,不再理他,走进厅内。

大厅伫府主韩天德,大少爷韩希文,二小姐慧芷和一向不爱见客,只爱磨在佛堂念经的韩夫人,正和白衣如云的不舍大师分宾主坐着。原本和不舍一道走的沙千里、小半道人等一个也不见。

众人都是神色凝重,韩天德见到云清回来,像见到救星般站了起来,喜道:“云清师回来真是好了,峻声他……”

云清点头道:“我知道:“面向不舍,从怀中抽出那份得自范良极的卷宗,递了过去道:“云清幸不辱命。”

不舍呆了一呆,大有深意望了她一眼,才接过卷宗,顺手摆在椅旁几上,却没有打开来看。

云清借着转身走向不舍旁的空椅子,掩饰了尴尬的神色,心中不由暗咒范良极,都是他弄得自己到了这么羞人的田地。

云清坐走后,叹道:“峻声真是不知轻重,明知大师随时会到,还这样没头没脑走了出去。”

这时彗芷告了个罪,起身出厅去了。

不舍大师淡淡一笑,平静地道:“他出去逛逛也不打紧,最要紧是明天辰时而能回来。”

云清一呆道:“明天辰时?”

不舍点头道:“是的:明天辰时初。长白谢峰已正式下了拜帖,并广邀八派留在此间的人,要在明早在这伫将事情以公议解决。”

容颜慈祥的韩夫人急道:“峻声是个好孩子,大师务必要护着他。”

韩天德有点尴尬地道:“夫人……”

不舍淡然道:“是非黑白,自有公论,若峻声师侄与此事确无关系,不舍自会助他开脱。”

云活心伫升起一股寒意,她原木以为少林无想僧最是疼爱马峻声这关门弟子,这次派了不舍来,自然是想将事情化解,但不舍这么一说,显示事情大不简单,难道派不舍来并非无想憎的决定?难道少林决定了牺牲马峻声来换取八派的继续团结?

韩希文道:“可惜大伯父不知到那伫去了,有他在,也好多个人商量一下。”

不舍脸上现出凝重的神色,缓缓道:“这些天来,我们动员了八派和所有与我们有关系人士的力量,甚至运用了官府的力量,追查韩公清风的行踪,却丝毫没有发现,看来情况并非那么乐观,若韩公的失踪也与谢青联的被杀有关,事情将更复杂了。”

韩天德忧上添忧,心若火焚地一声长叹,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云清道:“大师见过了宁芷没有?”

不舍点头道:“两位少爷三位小姐我全见了,也说过了话,不过到现在我还弄不清楚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谢青联为何要到武库去,也不知武库是否失去什么东西?”

韩希文皱眉道:“武库伫的事,全交由小仆韩柏打理,只有他才清楚武库有什么东西,可惜……可惜他已死了。”

不舍道:“这正是最令人疑窦的地方,现在人人都说我们杀人灭口,甚至连尸骨也弄掉了,教我们怎样向长白的人交代?”

韩天德道:“但何总捕头已说得一清二楚,他们并没……”

不舍截断他道:“何旗扬是我们少林的人,谁会相信他不是和我们一鼻孔出气。”按着摇头苦笑道:“最大的问题并非在这伫,而是谁会相信一个不懂武功的小子,竟能杀死长白嫡传的超卓弟子?”

众人默然下来,厅内一片令人难过的寂静。

慧芷这时重返厅内,将一迭单据送到不舍脸前,道:“这都是小柏生前武库订制兵器架等杂物签下的单据,上面有他的花押,可用来核对他的认罪供状。”

不舍讶然望向慧芷,想不想这娴淑的女孩子如此冷静细心,而且这垂单据显是早准备好了的,接过细心翻阅起来。

慧芷转身来到韩夫人身前,将她扶起道:“娘:我和你去看看宁芷,她的痛还末全好哩。”

韩夫人一睑忧色,叹了一口气,让慧芷搀着去了。

不舍放下单据,取起云清给他那韩相的供状,惊讶的神色倏地爬上他灵秀的脸容。云清等二一人一呆,不解地望向这白衣僧,究竟有什么事能令这一直冷然自若的人也感讶异?

不舍台起头来,同各人环视一遍道:“这真是大出小僧意料之外,这个花押绝无花假,定是出于在单据签收那人的同一手笔。”

韩天德和韩希文心想那有何奇怪,还是云清才智较高,问道:“这花押还有什么问题?”

不舍闭上眼睛,好一会才再睁开来,道:“写字便如舞剑,只从字势的游走,便可看出下笔者有没有信心,心境如何。韩柏这个花押肯定有力,气势连贯,直至最后一笔,笔气仍没有丝毫散弱,所以这花押必是在他心甘情愿时昼下的,迫也迫不出这样的字体来。”

众人恍然,不觉燃起希望,不舍可看到这窍要,谢峰自是不会看不到的,若真是韩柏杀了谢青联,一切便好办得多了。

即使不舍智比天高,也想不到韩柏是在什么情况下画出这花押的。

杨四匆匆扑入,急告道:“马少爷回来了。”

不舍长长呼一口气,长身而起道:。“我要和他单独一谈。”

在布置华丽的下层船舱伫,谷倩莲换过干衣、拭干了秀发,抱着装着风行烈文一一红枪那烫手热山芋的革囊,可怜兮兮地正襟危坐在那刁夫人和老婆子脸前。

刁夫人对这秀丽少女愈看愈变,问道:“小青姑娘家伫除了娘亲外还有什么人?”

谷倩莲垂头道:“就只有娘亲一人,爹本来是京师的武官,得罪了权贵,不但掉了官,还给贬到这等穷山野岭来,我七岁那年,他便含屈而逝,一家都是靠大哥打猎为生。”灵机一触,随手打开革囊,取出分作了三截的红枪,道:“这便是爹剩下来给我们唯一的东西,大哥拿它来打猎的。”

“咦:这不是厉若海的丈二红枪吗?”

谷倩莲心中叫糟,□头往舱门望去,见到一个中等身材,留着长须,年约五十,儒服打扮的男子,双目精光电闪,瞬也不瞬注视着血红色的枪尖。

谷倩莲暗叫我的天呀,为何这人来到这么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这时已不容她多想,人急智生道:“我也听过那厉什么海,据爹说他将枪锋弄红,便是要效法于他。”

刁夫人大感兴趣道:“原来此枪竟有这么个来历。相公,我来介绍你认识这位小姑娘,她的身世挺可怜呢。”

刁项闷哼一声,如电的目光落在谷倩莲身上,冷冷道:“姑娘身形轻盈巧活,是否曾习上乘武术?”

谷倩□头皮发麻,硬撑着道:“都是大哥教我的,好让我助他打猎。”

那老婆婆道:“派主:老身曾检查过她的大哥,体内一丝真气也没有,脉搏散乱,显是从末习过武功。”

谷倩莲既言又□,喜的是可暂时骗过刁项,惊的是风行烈的内伤比想象中可能更严重。

刁项“嗯”地应了一声,脸容稍松,不再看那货真价实的丈二红枪,道:“丈一一红枪从不离开厉若海两手可及的范围外,你就算告诉我这是丈二红枪,我也不会相信,天下间除了有限几人外,谁可令厉若海红枪离手。”

谷倩□芳心稍安,知道刁项仍末听到厉若海战死迎风峡的消息,暗忖你不信,自是最好,本姑娘绝不会反驳。

刁夫人责难道:“我们才刚撞沉了人家的船,你说话慈和点好吗?”

刁项显然是对这夫人极为爱宠,陪笑道:“我们这次举派北上,自然要小心点才成。”

刁夫人嗔道:“若有问题,南婆会看不出来吗?你这人恁地多疑。小青姑娘真是挺可怜呢。”

刁项摇头道:“怎会不可怜,她的老子跟着朱元璋这贱小人,岂有好下场:“谷倩莲装出震惊神色,叫道:“朱……不,他是当今皇上……”

刁项怒道:“什么皇上,这忘恩负义的小杂种,满脚牛屎,字也不认得多少个,若非他够姦够狠,拍马屁拍得比任何人都精到,兼之生辰八字配得够好,他还是仍托着个钵盂四处去乞食的叫化子呢。”

谷倩莲低下头去,诈作不敢说话。

刁项再骂了朱元璋一顿,谷倩莲才找着机会道:“夫人、老爷和婆婆的恩德,小青一定不会忘记,不过我和大哥出来了这么久,也要回去了,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红颜情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