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四章 武库之会

作者:黄易

韩柏急如丧家之犬.嘴角带着血污。跄踉由秘道另一出口,一所无人的小房屋奔出长冲后,立时贴着墙边狂乱奔逃。

一时也不知应打那里逃走,却自然而然往韩家大宅的方向奔去,毕竟那是他渡过了十多年的“家”。

他心中只想着如何回去救秦梦瑶,以他一人之力,实无方法胜过里赤媚。唯一的办法,是去找到能助他的范良极。希望凭两人联手之力,对付这技艺惊人的凶魔。

想到这里,心中警兆忽现.骇然回头望去,只见里赤媚鬼魅般无声无息地在后方百步许外追过来。

韩柏头皮发麻,心中大叫“我的娘呀!”强提一口真气。顾不得像翻转了过来般的五脏六腑的伤痛,加速逃去。刹那间到了韩家大宅的正门处。

这时韩家内除了下人外,大部份人都聚在正厅里,等待着黎明的来临,想起长白的人天一亮便大军压境,来与问罪之师,谁还睡得着?

云清呷了一口茶,喝得口也淡了,看着缩在耳斗篷里的五小姐宁芷,道:“宁芷你要不要睡上一会儿?”

宁芷摇了摇头,深情地望向坐在她旁的马峻声。

马峻声轻轻道:“就这样闭上眼睛睡一会吧!”韩宁芷对他倒听话得很,缓缓合上原本明亮但现在却失去了神的眼睛,却不知能否睡着。

大少爷希文向父亲韩天德道:“不舍大师去了一整晚,不知能否在天亮前赶回来?”

韩天德无精打地摇摇头,也不知是表示不知道,还是认为不舍赶不来了。

二小姐慧芷和四小姐兰芷脸上都现出担忧的神色。

三少爷韩希武闷哼一声,不可一世地道:“我才不信长白的人是三头六臂,师傅答应了天亮时来此助阵,有他老人家在,谁还敢乱来?”提起师傅“戟怪”夏厚行,他更是神气了。

众人还未来得及对他的大口气作出反应,“轰:!”一声两重院落外的正门传来惊天动地的一下震晌。

众人愕然,难道长白的人不但来早了,还公然破门而入?

念头还未完,一把雄壮的男声在正门处大叹道:“我是韩柏|.快起来!不得了:人妖来了!”声音由远而近.直闯进来。

众人听得韩柏之名,真是晴天霹雳。齐齐色变。反而听不清楚最后那几句话。

闭目养神的五小姐韩宁芷猛然惊起,脸无血色,颤声叫道:“小柏又来索命了!”云清听得浑身一震,望向马峻声。

马峻声避开她锐利的眼光,拔剑而起,沉声道:“让我去看看谁在装神弄鬼?”

二小姐慧芷低声安慰宁芷道:“不像小柏的声音。”

“砰!”厅门打开,一名形相恢宏的年青男子气急败坏冲了进来,chún角仍带着血污。当然是被里赤媚得无路可逃的韩柏。

众人愕然望向他。

云清当然认得他,又曾听过范良极唤他作柏儿,但却从没把他联想到韩府凶案那“韩柏”的身上,只知他武功高强之极,如此怆惶奔来,自是大大不妥。双光刃立时来到手里,飘身而起,准备应变,不知如何,对这韩柏她心中竟泛起了亲切的感觉。

韩希武这些日来早蹩了满肚子闷气,见云清一副战斗样儿,私心窃喜,连忙提起放在一旁的长戟,由左侧向韩柏攻去。

韩天德长身而起。摆开架势,准备应忖这不速之客,韩希文也连忙找出剑来,护在三位妹之前,严阵以待。

韩柏一见韩天德,早忘了对方不认得自己,大叫道:“老爷本好了:快唤八派的人来!”又同云清嚷道:“云清那……噢:不!”这时韩希武的长戟攻至。

韩柏看也不看,伸手一拨一拖,一股无可抗拒的大力扯来,韩希武身不由己,跄踉往韩柏身后跌去,长戟刚好迎向一道鬼魅般闪入厅内的影子去。

韩宁芷瞪着韩柏,全身发抖尖叫:“真是小柏……我认得他说话的声音,鬼!”众人里以云清武功最高,眼力亦见最高明,一见里赤媚闪电般的身法,便知要糟,娇叱一声,越过韩柏,往里赤媚攻去,希望可以救回韩希武。

众人都以为她要对付韩柏,岂知却是攻向跟着追来的另一人,一时都弄糊涂了。

这时韩希武的长戟眼看要刺中里赤媚。

里赤媚亦像韩柏那样,眼尾也不扫韩希武一眼,劈手执着戟头,像扔废纸般随手向后抛去。

韩希武刚给韩柏扯得只剩三魂却不见了七魄,现在又再给人抓着兵器,那还不学乖了,急忙松手,岂知戟身传来一股奇怪的黏力,使他慾放手也不能,眼前一花,给人转了出厅外,跌个七荤八素,今趟也不知自己是走了什么霉运。

云清的双光刃,一上一下,分取里赤媚的喉结和榴中两大穴。

里赤媚一声长笑,奇异地闪了一闪,不但让云清凌厉的双光刃完全刺空,还避过了云清,到了她身后,一掌拍向韩拍的背心。

韩柏见厅内除云清外,再无某他高手,心知要糟,同时也因引狼入室后悔万分。高呼道:“老爷小姐快逃!”反手一拳迎向里赤媚的掌。

“蓬!”韩柏凌空飞跌,来到另一边大厅通往后院的大门旁。这次他用了卸劲,虽整条手臂痛楚不堪,却没有受到更严重的内伤。

马峻声和韩天德同声大喝,一剑双掌,齐往里赤媚攻去,云清这时又回过双光刃来,由后方配合着两人夹击这不可一世的蒙古高手。

直到这刻,众人仍不知里赤媚是谁,就这样糊里糊涂动上了手。

韩柏咬牙大叫道:“冤有头债有主,里赤媚你要杀我便跟来。”撞门而去。

众人听得里赤媚之名,无不色变。

里赤媚怒喝一声“滚开”,化出千百重掌影,云清、马峻声和韩天德三人有若触电,抛跌开去,看似凌厉的攻势完全瓦解冰消。

其它人眼前一花,里赤媚便消失不见,骇然下脸脸相觑。

韩柏刚掠进内院,里赤媚从后追至。

韩柏知道逃也逃不得多远,把心一横,移往练武场内,向着武庳大门扑去。

里赤媚如影附形,蓦地增速,刹那间追到他身后两丈处,凌空一指戮去。

韩柏离地腾升,避过可洞穿将壁的指风,“砰”一声以肩头撞断门锁,贴着门楣滚进武库里去。

里赤媚冷哼一声,旋风般抢进去,才越过门槛,眼前精光一片,寒锋扑脸而来,他不慌不忙,一指弹出,岂知刀光再闪,还改变了角度,往他下腹削来。

里赤媚心中一懔,暗忖这是什么兵器,如此凌厉,翻身跃起,越过韩柏头顶时,右手五指箕张,抓向韩柏的天灵盖。

韩柏哈哈一笑,微一蹲低。手中利刃往上挑去刀气大盛,呼啸声响彻武库。

“叮!”里赤媚化抓为叩,曲指在刀尖处。

韩柚闷哼一声,翻倒地上,手一挥,断了刀尖的东洋刀化作一道电芒,脱手向掠往武库中心处的里赤媚射去。

里赤媚后脚一伸,飞东洋刀,落到地上时,韩柏又从兵器架上拿起一把大关刀,摆开架势,遥指着他。

里赤媚缓缓转身,含笑道:“韩兄似乎突然回复了信心,不知是何缘故?”

韩柏仰天一笑,道:“斗不赢.不过一死,有什么大不了,只是想不到我和方夜羽黎明前武库之会,竟换了你来,看刀!”里赤媚嘴角微带冷笑,看着韩柏按着奇怪的步法,大关刀亦不断改变着角度,向着自己攻过来。心中一栗.这韩柏就像变了另外一个人那样。难道黎明前的一刻,真也是他的最佳时刻?

秦梦瑶叫了声“失陪了”,身法由慢转快,倏忽间迫至吃了暗亏的苦别行身前,手撮成剑,往苦别行刺去。

苦别行厉啸一声,无奈下双手一送,铁钵再从怀里旋飞出来,化作一连串光影,迎向秦梦瑶以手代剑的一击,同时往后疾退。

其它三僧见状知道不妙,分由三方赶来。施以援手,容白正雅的距离最远。但他手中珠串扬起。五粒佛珠射了出来,分取秦梦瑶背上五处大穴,却是后发先至。

秦梦瑶娇叱一声,左右掌尖发出“嗤嗤”气劲.不攻向苦别行,而向由左右两方攻来的哈赤知间和宁尔芝兰刺去,同时腾身而起,避过后面袭来的佛珠,右足点在铁钵的中心处。铁钵去势与高度竟无丝毫变,带着秦梦瑶斜飞往容白正雅头项的上空,直与云而去的仙子无异。

三僧都以为她必是乘势追击苦别行,以攻破苦别行那一方的封锁,岂知她忽然藉飞钵改变了方向,一呆下秦梦瑶来到了容白正雅的后上方。

容白正雅怒哼一声,手上珠串化作点点寒光,往秦梦瑶上去。

秦梦瑶娇笑道:“还你托钵!”脚下微一用力,铁钵旋下,削往容白正雅的脸门,人却翔飞开去,没进暗点里。

容白正雅最接近秦梦瑶,本慾追截,但铁钵削来,惟有一手接过,这时秦梦瑶早消失得影踪全无。

其它二僧赶到他身旁,都是脸色阴沉。

亦知闲沉声道:“此女一日不除,我们南北藏武林,休想再抬起头来做人。”

里赤媚两手探出,一把捏着韩柏怒涛击岸般劈过来的关刀,手法之准。

胆量之大,可令任何人瞪目结舌。

韩柏却不慌不忙,趁里赤媚藉着关刀吐出内劲前,转着旋了开去,再回来时,手中拿了枝长达丈半的方天画戟,他就算闭上眼睛,也知道每件兵器放的位置,要那件兵器,便那件兵器。

里赤媚用力一拗,“啪”一声,关刀的身立时折断,随手抛开。

韩柏豪气狂涌,感到痛快之极,身上伤势像差不多全好了似的,两手一颤,戟影漫天涌出,刺挥劈戮,眨眼间将里赤媚困在戟影里。

里赤媚吃亏在刚才见韩柏关刀使得大开大阖.以为对方运起重兵器来,走的亦必是这种路子,由于心有定见,加上这韩府终是八派之地,心切速投速决,所以一出手,便以硬制硬,以强攻强,岂知韩柏戟法一变,既凌厉无比,但又是细密如绵,将戟性发挥至极限,比之韩希武真有天坏之别。

里赤媚挡了十七击后,才找到一线空隙,掌背扫在戟身处。

“啪!”方天寿戟应声折断。

里赤媚心想这次还不取你韩柏狗命,正要仗着魅变之术,抢入韩柏中门,于敌致命一击。

韩柏脸上露出个神秘微笑,手一扬,十多个铁弹,由怀里掏出来,连里赤媚的眼力也不知他何时取得了暗器。

里赤媚左右摇闪,十指屈弹。挡开把去路完全封锁的暗器时,韩柏横移往武库右侧,探手从墙上取下一盾一刀,狂喝一声,又再攻来,竟是愈战愈勇,毫无怯意。

里赤媚心叫不好,高手争战之道,最紧要在于料敌机先,可是这韩柏上承赤尊信精通天下各类兵器的本领,每拿起一样兵器,便能将武器的特性发挥出来,而当他把握到对方的路子时,韩柏早换了另一种武器,这种打法。可能很有趣,但却绝不适合在这随时有八派的人到来干预的时刻。

韩柏猛虎般攻至,盾牌底锋利的边缘横削下阴,劲风狂扑而来。

里赤媚哈哈一笑,用脚挑起身旁一个放满了兵器的兵器架,十多件兵器连着铁架泰山盖顶般往韩柏压去。

韩柏怒叱一声。横移一旁,将另一个兵器架撞跌地上。

里赤媚又挑起另一个兵器架往韩柏压去,两手更左右开弓,不断拔出各种不同兵器,往韩柏掷去,每一掷都贯满真劲。

一时间武库内混乱至极点,韩柏运盾挥刀、一边将掷来的兵器挡格挑飞,一边又要避开压来的兵器架。金属撞击声和兵器铁架掉在地上的声音,不绝于耳,有如将漫天雷暴.搬到了这武库之内。

韩柏心中叫苦,也不知挡了对方多少“明器”,“当”一声大震.精铁打造的盾牌终片片碎裂,正要运刀挑开对方挪来的一柄大斧,才发觉大刀亦只剩下了半截。

这时武库内没有一个兵器架仍是竖立着的,兵器倒满一地,现出武库那庞大的空间来。韩柏抛开断刀,一手接着大斧,旋了一个转,化去斧身带着的狂猛劲道,再转回来,还对着里赤媚。

里赤媚并非要给韩柏喘息的机会,而是刚才那种打法,最损耗真元,故不得不用点时间凝聚真气,才能再出手。

韩柏眼耳口鼻全渗出了鲜血,形状可怖之极,但眼神仍然坚定,完全是一副拚死力战的气概。

两人交手至今,全是以快打快,别人要长时间才能完成的连串动作,他们却是在刹那间完成,所以由武库内交手开始,到了这刻,绝不会超过一盏热茶的工夫,由此亦可知战况的惨烈凶险。

韩柏知道自己已是强弩之末,不能再撑多人,脑筋一转,提着兵器退往后墙。

气机感应下,里赤媚怒鹰扰免般飞掠过来,双掌全力猛击韩柏。

劲风满库。

韩柏在对方惊人的气动下,连呼吸也有困难,抛开大斧,往前滚去,顺手执着地上一枝长枪,往上挑去。

里赤媚一声长笑,空中一个翻滚,踢在枪尖上,一指隔空往韩柏右眼戳去,劲气破空,发出嗤嗤嘶叫。

长枪荡开,韩柏滚往一侧,避还过指风.跳起来时,手上多了个流星,一扬手。向着扑来的里赤媚迎头撞去。

里赤媚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敢放光。”竟侧身以肩头撞在流星上,同时欺入韩柏空门大开的中路,一掌拍出,心想今次若让你有机会再拿起另一件武器,我里赤媚三个字真要倒转来为才成。

韩柏大叫道:“来得好!”觑准来势.猛一转身,弓起背脊。

里赤媚心叫不妥,掌巳印实韩柏背上,触掌处软软柔柔,原来竟是印在韩柏用手掌贴在背都的护体软甲上。

软甲碎裂。

韩柏喷出今晚的第三口血。但后脚一伸,正击在里赤媚小肮处。

里赤媚跄踉后退,嘴角溢出血丝,交手至今,他还是首次中招。

韩柏乘着掌势,借力往武库的后门飞掠过去。

里赤媚眼中闪过骇人的杀机,抹去嘴角血清,双足一屈一弹,箭矢离弦般往韩柏射去,此人城府极深,直到这刻,才动了真怒。

离开后门,是韩家的后花园,也是货仓和马庳的所在处。

里赤媚那全力一掌,虽说被软甲化去了大半力道,仍是非同小可,韩柏伤上加伤,知道自己若再如此舍命狂奔,不出百步必吐血倒地。

人声这时由武库另一方传来,可惜却是远水难救近火。

天色微明下,后花园的景像是如此地亲切和熟悉。

身后衣袂破风声紧迫而来。

韩柏心中早有定计,嘬chún尖啸。

一声马嘶,接着是木栏折断的声音,一道灰影,由马庳飞窜出来。

韩柏大喜,赶上连浪翻云也要称赞的良驹灰儿,跃上马背,大叫道:“灰儿呀:救我!”里赤媚扑至,一掌往灰儿凌空声去。

韩柏大惊下一抽马鞭叫道:“快跳!”灰儿像有灵性般原地跃起.落到地上时,放开四蹄。朝后花园的大后门箭般射去,倏地将与里赤媚的距离拉远了二十多步。

里赤媚想不到这灰马如此神骏,竟能突然发力,虽是这样.但以他的魅变身法.绝对有把握在百丈之内追上这负着韩柏的健马。

“砰!”韩柏发出一道劈空掌力,撞木栏门闩,再吐出一小口血.伏在灰儿背上破门而出.转入长街。

灰儿仰天一阵嘶叫,兴奋万状,放开四蹄,往长街另一端窜去。

里赤媚亦将身法展至极尽,追了出来,速度果胜过灰儿少许,逐渐追上。

韩柏回头望去,骇然发觉里赤媚追至十丈之内,连忙叫道:“灰儿:快点呀!”灰儿直喷白气,但已无法再加速。

里赤媚又赶近了两丈,鬼魅般往韩柏和灰儿掠去。

日出黄昏暗寂静的长街,充塞着急剧的马蹄声。

里赤媚右手暗聚功力,准备再迫前一丈。立施辣手,只要击毙这灰马,韩柏除了束手待毙外。还能斡什么?

就在这千钩一发的时刻,一道惊人剑气发自街旁左方的屋顶上,破空而下,笼罩着里赤媚上方所有空间。

即管以里赤媚之能,也不得不煞止前冲之势,提掌迎去。

蹄声远去,只是这一瞬间,灰儿早背着韩柏,切入另一条长街,消失在转角处。

“蓬!”掌剑交击。

里赤媚全身一震。对方又飘飞而起,落在街心,挡着了去路,姿态美妙非凡。

原来是刚脱出重围的秦梦瑶。

里赤媚知道暂时难以再追赶韩柏,不过却并不担心,因为他们早出动了所有人手,封锁了往城外去的所有要道和出口,只要韩柏还留在城里,休想逃过他们的手底下。

他乃提得起放得下的人,抛开韩柏的事不去想。眼光落到秦梦瑶手持的古剑上。知道秦梦瑶到过何旗扬处,取回古剑,当然也见到了何旗扬的身。

里亦媚微微一笑道:“梦瑶小姐,今晚与青藏四密之战,当使小姐扬威中外,留下美名。”

秦梦瑶回剑鞘内,亭亭而立,淡淡道:“尝间魅变之术,威慑域外,今日一见,果是名不虚传。”

里赤媚柔声道:“看到梦瑶小姐还剑鞘内,里某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只不知里某现在若要离去,梦瑶小姐是否会剑再出鞘?”

秦梦瑶留心打量这充满邪异魅力,同时具备了吸引男性和女性条件的蒙古高手,点头道:“你既能指使青藏四密把我留住一炷香的时间,梦瑶怎可不作回报?”

里赤媚暗察韩柏那一脚造成的伤势,知道现在实不宜与秦梦瑶这类深不可测的高手硬来,当机立断道:“好:那我便答应梦瑶小姐在一个时辰内,完全不理会韩柏,如此里某便不须与小姐兵刀相见了。”

秦梦瑶心中一懔,在某一个角度看,里赤媚实在比庞斑更可怕。因为里赤媚正是那种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枭雄性格,像现在当他计算过不宜动手,便什么也可以抛在一旁。

秦梦瑶轻叹道:“里老师请吧!”里赤媚拱手为礼。腾身而起,疾掠而去。

一道人影落在秦梦瑶身旁,原来是白衣如云的不舍。

秦梦瑶道:“他发觉了大师在旁窥视。”

不舍脸色凝重道:“只看他走时所挑的方向,刚好是和我的位置成一直线的反方向,便可知瞒不过他,可恨我们不能不顾师门令,联手对付他,否则可断去方夜羽右臂。”

秦梦瑶摇头道:“凭他的魅变身法,他若打定主意要逃走,我们恐亦拦他不住。”

不舍抬头仰望天色,道:“天亮了:他们也该快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