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三章 禽兽不如

作者:黄易

“叮”酒杯交撞的声音在舱内响起。

韩柏和兰致远分别喝了杯中的美酒。

韩柏还是第一次喝酒,才入喉已受不住,强忍着不把酒喷出来,却呛得连水也流了出来。陪坐一旁的范良极大笑道:“专使呵:来中原前下属早告诉了你天国的酒北我们朝鲜的参酒辛辣得多,现在你相信了!”兰致远一脸惶恐道:“朴专使没事吧:人来:取茶给专使解酒。”

同座的方园和守备马离也关切地道:“专使大人喝杯热茶暖暖喉,没事了。”

坐在韩柏身旁的柔柔关切地道:“专使你没事吧!”韩柏挥手掉头,咳着道:“不用茶了:好酒,中原的酒都是好酒我们高句丽的……的什么……”

范良极笑道:“专使:是参酒。”按着向兰致远等三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表示韩柏的记忆还未复原。

兰致远三人谅解地点头。

韩柏才咳定,范良极又为韩柏斟满另一杯酒,眯着眼姦笑道:“大人你在国内以善饮之誉名震四方,否则大王也不会拣了你来天国和众大官贵人交朋友,快喝了这杯。显显你喝酒的本事。”

兰致远刚受了韩柏的一株“万年参王”,对韩柏自是感激有加,闻言颇有点不忍,另一方面又奇怪范良极胆敢如此不体恤自己的顶头上司。或者朝鲜的上司属下关系就是如此也说不定.道:“朴专使先喝杯茶好吗?”

韩柏心中差点想捏断范良极的老喉.但脸上不得不堆满笑容,装出豪气干云,毫不在乎的模样,不过却只能发出干哑的“豪笑”,道:“那用喝茶,我韩……韩……朴文……文正在敝国以酒称雄,刚才只是不惯这酒的特性,才会阴沟翻船,看我的!”举杯一饮而尽,果有酒将之风。范良极知道他是以内劲贯在咽喉处,硬将一杯酒“倒”进肚内,诘笑道:“大人:这酒比之我们的参酒味道如何?”

韩柏正强忍着酒入腹中的滋味,闻言一愕道:“滋味深刻之极:深刻之极!”范良极知他当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故意作弄他向兰致远道:“府台大人,我们大人最爱喝酒,你最紧要关照沿途的朋友,备酒招呼我们大人。”

兰致远连忙应道:“这个当然:这个当然!”接着叹道:“可惜以前誉满京城的“酒神”左伯颜不知所踪.否则求得他一坛半坛酒来,包保朴大人和侍卫长大快朵颐!”方围提醒道:“惜花老的官船上亦有他请来庐出名匠酿制的“仙香飘”……”

兰致远击桌道:“下官差点忘记了,待会到了九江。专使大人转乘的官船便有好酒享受。”韩柏和范良极同时一呆道:“官船!”兰致远应道:“下官忘了告诉两位,武昌最大最安全的一艘官船恰巧给敝府一位赶着赴任的朝老乘了上京,所以找已以快马传书,将官船留在九江,兼且下官不能擅自离府,所以将大人和侍卫长送到九江,转乘官船后便要回去.沿途自有方参事为各位打点,马守备则负起护驾之责。”

马雄摸了摸怀里在进此厅前范良极送给他的重礼,恭敬地道:“若专使大人和侍卫长乘的不是我们最舒服最大的倌船,皇上不高兴起来,我们便糟糕透了。”

方园也唯恐这两位豪爽的“朋友”不高与和别人共乘一船,谀笑道:“惜花老最爱交朋友,有他沿途招呼三位,兰大人才可放心下来。”

范良极心中一动问道:“这惜花老姓甚名谁?”

兰致远担心地道:“我们都惯称他作惜花老,他姓陈名令方,今次上京,是要担任新设六都的一个要职,有他在皇上脸前说几句好话,一切事也好办多了。”他作官这么久,自是懂得点醒范韩两人其中利害关系。

范良极眼中爆起亮光,“呵呵”笑道:“没有比这更美妙的安排了。”

得意忘形下大力一拍韩拍的肩头,兜了他一眼怪笑道:“我们大人也是惜花之士,就让他两人比比看谁最懂惜花之道。”

兰致远等放下心来,用眼看看艳丽夺目的柔柔,又看看韩柏这个“西贝”专使,一齐以男人们会于心的笑声陪着起哄,若非柔柔也在座里,他们会笑得更是不堪。

韩柏忍着肩膊处的阵阵痛楚。一显心忐忑跳个不停。范良极若要硬迫他公然去勾引别人的爱妾,自己应怎样应付才好?

大雨下,雷声隆隆,一道接一道的电光。在林外闪烁着。

易燕媚挨着一株大树,任由雨水从浓密的枝叶间下来,滴在她的秀发和身上。

天地虽大,她却不知应到那里去。

凭着和干罗相处多年的经验,她隐隐猜到干罗会避到翻阳湖附近来,却不能肯定是那个市?那个镇?又或那个村?

沿途她不住留下山城的暗记.但这可把干罗引出来哩?她一点把握也没有。她甚至不知为何要这样做?以干罗一向的冷漠无情,心毒手辣,这样做是否灯蛾扑火的自杀行为?但那晚为何干罗被暗算后仍放过她呢?就是这点渺茫的希望,支持着她作着这蠢事。

“隆!”

一个激雷的在林顶爆开,易燕媚心累神疲,无助地滑坐树根上,背倚大树,胸脯不住起伏,受着各种思绪的冲击。

自成为干罗山城三大高手以来,在江湖上她“掌上舞”易燕媚真是横行无忌,但现在这一刻,她只感到自己是条可怜虫。

远方民居透出的灯火,标志着一个完全与她不同的世界.那另一种生活的方式,比对江湖上的斗争仇杀.使她升起一来自深心的厌倦。

“嚓嚓嚓!”由远而近的足音使她蓦地从愁思中清醒过来。

风雨里,一高一矮,两个头顶竹笠,身穿衣的人由远而近,来到林边外的空地,才停了下来,只看他们稳定有力的步伐.便知是江湖中人。

身形较矮的那个低头细看身旁一块坚在地上的方石,道:“爹:这是熊家界了,就是这地方。”娇声滴滴,原来是个女子。

易燕媚的江湖经验告诉她这封父女透着一股不寻常的诡秘味道,心中一动,躲入了一丛浓密的乱叶里,在雷雨的掩护下,加上娇小的易燕媚一向以轻功见长,纵使对方武功比她高明数倍,也难以发觉她这小心的动作。

那被称为爹的人沉声道:“你待在这里!”身子一闪,穿入林内去,来回搜查起来。

易燕媚看着对方在身前身后掠过,心下骇然,这人也算小心谨慎了。

那高挺的男人到四周搜看一番后,才回到那女子身旁道:“刚才爹有被人窥视着的感觉,原来只是疑心生暗鬼。”

躲在暗处的易燕媚哧然一震,林外这男人无疑是个一流高手,只有这级数的人,可对别人的窥视生出感应,究竟对方是谁?

那女儿叹了一口气道:“自大哥传来鹰刀的消息后,我们马家像变了另一个世界,每一步也要算过度过,终日提心吊胆,这是否值得呢?大哥他……”

案亲肯定地道:“凡成大功业者.谁不历尽灾劫,作出种种牺牲,若能悉破鹰刀的秘密,尽得传鹰的薪传,那时天下何人不景仰我马家,就算我们想坐上朱元璋那姦贼的皇座,也非绝无可能,当我们成功后,就知现在的一切牺牲和苦难都是值得的。”

林内的易燕媚心中一震,知道了林外的父女是谁,就是鼎鼎大名的马家堡主马任名和他的爱女马心莹。

马心莹答道:“爹教训得是,与其平凡渡过一生,不若轰轰烈烈干一番大事。也对得住上天赐予我们的生命,只是大哥他……”

马任名兴奋起来,道:“声儿见有杨奉照顾,他们又无凭实据,能拿声儿怎么样。有件事阿爹从未向你们提及,就是曾有个高明的相士说我手掌都生有龙纹,乃天子九五之首之象,现在鹰刀鬼推神使落到阿爹手里,你说是否注定我要做皇帝,天下还不是属于我马家吗?叹:有人来了。”

这时连林内的易燕媚也听到有人迅速接近的风声。

马任名道:“是否杨奉兄来了?”

杨奉的笑声传来道:“马兄久候了!”人影一闪,全身湿透的杨奉立在马家父女之旁,那对着名赤脚踏在雨水里。

马任名道:“小弟也是刚来!”易燕媚不敢往外看去,怕再引起马任名的警觉。

“锵!”马任名和马心莹的怒叫同时传来。

杨奉大笑道:“马兄功力更胜从前,还未教杨某诚服,但马兄对我的防范,却真教杨某大出意外!”马任名怒道:“我们一场兄弟,为何你一到便对我偷袭?”

杨奉冷笑道:“还说一场兄弟。得到了鹰刀也不知会杨某一声,这算那门子的兄弟,枉我还为你的宝贝儿子出力。”

马心莹颤声道:“你怎知……”

马任名喝止道:“心莹!”杨奉嘿嘿笑道:“说不说出来也没关紧要了,现在江湖上谁不知鹰刀到了你们父女手里,你的宝贝儿子也给北藏第一高手红日法王掳走,天下虽大,看来亦无你马任名藏身之所了。”

“锵锵!”林外再传来数十下兵器交击之声,按着是马心莹的惊叱和马任名的喘息声,看来两父女加起来也非杨奉对手。

杨奉哈哈大笑道::马兄你缩在马家堡大久了,就算朝夕苦练,也胜不过杨某这以海角天涯为家,以遍访天下高手为练武之途的流浪汉,当年你的武功便逊我一筹,今天相差更远了。”

马任名恨声道:“我看错了你,一听到鹰刀便想据为己有,什么朋友之义也不顾了。”

杨奉冷笑道:“为了这天下人梦寐以求的宝物,不要说朋友之义,就算夫妻之爱,父子之情,在你马任名又算得是甚庞?只要我将你二人杀了,我择荒地埋了,武林还以为你们躲了起来,那时我杨奉便可安然找出鹰刀的秘密。哈……”

“锵锵锵锵!”兵刃交击声不住在林外响起。

马任名大叫道:“莹儿:走!”马心莹悲叫道:“爹!”马任名怒喝道:“还不走:想死在一块吗?”

林内的易燕媚心中骇然,这杨奉的武功竟如此高强,连鼎鼎大名的马家堡主和女儿联手,也及不上他,不由往外望去。

马心莹的竹笠掉了下来,慌惶往密林掠去.马任名则仗剑拚死挡着杨奉凌厉的攻势。

易燕媚暗忖这马任名总算是个好父亲,危急关头下,宁愿机牲自己也要救女儿一命,刚想到这里,马任名大喝道:“莹儿快走,死也不要让恶贼得到你身上的宝刀。”

罢扑进林内的马心莹全身剧震,骇得一口真气提不起来,仆倒地上。

易燕媚一愕下已知其故。

杨奉果然大喝一声,一连几拐迫开了马任名,往林内扑来。

杨奉跃进林内,外边的马任名向着相反的方向逃去,刹那间消失在雨里。

头发散乱,形若厉鬼的马心莹刚从泥地爬起来,杨奉从后掠至,一拐往马心莹击去。

马心莹像失去了魂魄般,挡也不挡.只是拚命往前奔去。

“蓬!”马心莹应拐飞跌,仆在一堆树丛里。

杨奉奔了过去。一点也不理男女之嫌,脱掉她的衣,仔细搜查起来,不一会全身一震,道:“不好:中了这姦贼之计!”飞掠出林.往马任名逃走的方向追去。

易燕媚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来到马心莹伏身处。

马心莹被杨奉搜身时翻转了过来,眼耳口鼻全渗出鲜血,两眼无力地睁开。气若游丝。

易燕媚知道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她的命,蹲在她旁,低声道:“马小姐,你有什么话想说?”两水不住落在马心莹没有了半点血色的脸上,鲜血混在雨水里,化了开来,嘴轻颤。

易燕媚将耳朵凑过去,听得马心莹微弱的声音道:“爹:你好狠心!”易燕媚心中凄然,用指尖揩去马心莹眼角的泪珠,叹道:“马小姐安息吧!这世上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