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章 逃出重围

作者:黄易

戚长征离开韩府时,提高十二个精神。怕方夜羽的人仍留守府外,不敢经由府前或府后离去,因为韩府给夹在两条大街之间,这等午前时份,街上人头涌涌,敌人若要混集其中,监视韩府的动静,自己极难发现对方,所以改由府侧逾墙离去,四看无人后,才跃进隔了一条小巷的另一座府第里,如此除非对方有人在高处监视,否则绝无发现他踪迹的可能。

当他跨越高墙时,忽地泛起不安的感觉,忙骇然四望,却发现不到敌人的踪影,匆匆一顾间,只见韩府正门对面一座特别高耸的楼房,其尖顶恰好可俯瞰韩府这边的形势,戚长征大为放心,除非有人能藏身那尖顶处,从隐蔽的小窗往外窥伺,否则无人可以监视他而不被发觉,但除非方夜羽的人在此楼建时设计了这样一个哨站,这可能性当然微乎其微。

戚长征当然不知道那是韩拍和花解雨发生云雨之情的高楼,暗笑自己疑神疑鬼,由隔邻府第另一方的侧墙落到小巷,才奔往后冲。

他不敢托大,混入街上的行人丛中,暗里展开身法,在大街小巷左穿右插,有时甚至穿过别人的店“曰衡者,志在权衡天下也。后以连蹇不遇,更名潜书”。(王 ,前门入后门出。漠然不理店中人的指责和喝骂,如此走了半个时辰,肯定即管有人跟踪他也追不上时,已到了城东较为僻静的住宅区处。、一群小孩在空地上玩耍,兴高烈。

戚长征记起了那天在九江府,干罗听到孩童玩耍发出的欢叫声而生出的感触,心中苦笑,无论儿童或成人,都是在玩斗智斗力的游戏,看看谁胜谁负,只不过成人的游戏危险非常,一个不好,随时会把命也赔进去。

他索性展开身法。也不理别人惊异的眼光。全速望东奔去,不一会离开了武昌城,在城东外的郊野全速飞驰。

在一望无际的水田里,小溪小河交互缠绕。垂杨处处,景色宁边清幽,戚长征暗叹若非心急赶路.能在田间小径漫步,当是最为写意的事;若有像韩二小姐慧芷这样温婉娴雅、善解人意的美女同游的、绝对的;矛盾的性质不同,其解决方法也不同,一般说 ,真是什么江湖霸业、名利富贵也可抛到一旁。

想到这里吃了一惊,自己曾立志要以刀道大宗师传鹰为奋斗目标,为何现.却有这种想法,难道爱情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吗?不由暗自警惕。

想起了韩慧芷,心头涌起阵阵痛楚,差点想掉头回去找她。

失魂落魄间,蹄声在后方响起。

戚长征心中一懔,扭头望去,只见尘上飞扬里,三骑沿着水田间的泥路斜斜往他追过来。

他闷一声,索性停在水田边的泥阜上,双手环抱胸前,看看这三人是否跟着他而来。

戚长征并非不想逃走,而是在这一望无际的水田区,要以只脚来和快马比赛,最终也要因气力不继被追上,那时身疲力累,连拚命的本钱也没有了。

三骑迅速迫近,到离他三十丈许处时,三骑散开,品字形迎了上来。

那三匹马神俊之极,踏进水田后,踢得田内初长的稻种连着泥水往四外激溅,但脚步仍是沉定有力。

戚长征冷冷看着那三名骑士,年纪都在三十以下,体形彪焊,左手盾右手矛,显是擅长硬仗的勇士。

最前端的骑士猛喝一声,勒马停定,另两骑士由左右两翼包抄上来,超越了本在最前的骑士,隐隐形成包围的局势。若戚长征掉头奔逃,给他们以快马追来,那戚长征便连气势也输了给他们。

横竖逃不了,戚长征反平静下来,豪气涌起,大笑道:“这样也可以追上戚某,果然有点门道,报上名来,看看是方夜羽的什么虾兵蟹将?”

中间的骑上冷冷道:“死到临头也不知,我三人就是小魔师座下十大煞神中的日月星三煞,你到地府后切莫忘了我们。”

戚长征早看到在他们白色劲服的襟头处分别绣上黄色日月星的标志,中间那人是日煞,左月右星,非常好认,哈哈一笑道:“要取我的命吗?那就要看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说罢倏地横移往右。

右面的星煞一声断喝,策马前驰,一矛往戚长征挑去.又快又劲。

戚长征一看对方来势,心中懔然,想不到方夜羽一个没甚名头的手下,也如此厉害,拔出背上长刀,随念而发,横刀挡格。

“锵!”重矛应刀荡开,星煞冲势不停,霎那间到了戚长征右侧处.对着他横移脱出包围的去路。

戚长征哈哈一笑。长刀在空中转了个圈。奋满劲力,才全力往星煞劈去。

“当!”星煞眉头也不变地运盾硬挡了戚长征一刀,来到戚长征右后侧,长矛回手挑来。

这时日煞月煞也同时攻至,两枝重矛分由左前和左后攻来,凌厉至极。

戚长征丝毫不惧。扭身跃起,避过日月两煞的重矛,再往星煞扑去,刚才劈在星煞盾牌上的那一刀,乃全身功力所聚,估量对方表面看来虽若无其事,其实应是气血翻腾,所以不惜轻身涉险,漠然不理对方回马夹击,便扑上去.希望破入矛势里,来个近身搏杀。若能去某一人,使他们发挥不出合围的战术,逃生的可能就大大增加。

说时迟、那时快,戚长征身在半空,来到对方头顶上,闪电般横劈了下去,正中矛头。

星煞惨哼一声.全身剧震,重矛荡往一侧,中门大开。

戚长征知道自己估计无误,对方的功力果逊自己一筹,此时仍未从刚才的一招硬碰回气过来.故劲道大不如前,否则若让对方将自己由空中追回地上,在日月两煞已形成的合击之势下,自己定是有死无生。

戚长征以性命搏来这样的机会,那敢迟疑,凌空一个倒翻,来到了星煞的上空,一脚往他后脑踢去。

星煞临危不乱,伏身马背上,盾牌护在头身之上。

戚长征暗赞对方反应迅速.一声长笑,脚尖点在扬起的马尾上,就借那点上扬的力这,弹起了尺许。腰一扭,借腰劲之力凝聚十多年的精修,一刀劈在对方盾牌的边缘处。

“当!”再一声激响。

星煞盾牌被戚长征那凶猛无伦的一刀,劈得脱手横飞,他本来亦不是这么不济事,只因危急间运盾挡着背后,看不见戚长征长刀的来势,兼且戚长征身在半空,一脚不中,便须落往地面.几个因素加起来,即管他和戚长征功力相差不远,也落得要盾牌离手。

星煞失去了护盾,长矛又不及回守,大惊失色下,滑落马背,硬是堕进水田里,拚着会弄得一身泥污,总胜过小命不保。

战马正在前冲之势,霎那间冲前数丈,戚长征再翻了个跟斗,四平八稳落到马背上。

日月两煞见星煞吃了大亏,大怒拍马追来。

戚长征一夹马腹,策马待要冲前,岂知此马变通之极,竟知背上坐的不是主人,跳起前蹄,想将戚长征翻下马来。

戚长征喝道:“好畜牲!”反手两刀挡开日月两煞攻来的长矛,在对方再组攻势前。一刀刺在马股上。

战马受痛一声惨嘶,放开四蹄,往前狂奔冲去。

戚长征尽展浑身解数,骑着陷于疯狂状态的马儿,转那间似劲箭般冲前十多丈,把日月两煞远远抛在后方,只可怜也不知踏坏了田主人多少辛苦苦锺出来的稻苗。

只一盏热茶约工夫.便越过无数块水田。发了狂的马儿背着戚长征冲入一片疏林里,速度不减,穿林而过。

“砰!”后方上空爆起一朵烟花,施放者不用说自是那日月星三大煞神,用来通知前面的同党,好及时将他拦截。

穿过树林后,马儿吐着白沫。往一座小丘奔上去。

戚长征见马儿倒毙在即,心中不忍,叫道:“好:放过你吧!”跃离马背,落到地上。

战马通灵之极,再奔七七八丈后,缓缓停下,不住喷着白气。

戚长征心中暗赞好马,自忖这日月星三煞若是跟他单打独斗,没有人会是他对手,但若任何两个对付他。已有胜他的机会.若是三人联手,他更是必败无疑,由此可见方夜羽的实力是如何强大。

好汉不吃眼前亏,戚长征落荒逃去,专拣马儿难行的山野逃走,免得被三煞凭马力追上来。两个时辰后,纵使以戚长征的扎实底子,也感到吃不消.勉力再奔出十馀里。经过了两条宁静的村子后,一道大河挡在面前,可能在大雨之后,河水特别湍急。

戚长征大喜过望,一路逃来时,他有两个忧处,第一个忧虑当然是骑着快马的日月旦三煞,这些人早先可以追上他,必有一套追踪的方法,日下也可以追上来。

其次就是水柔晶那头嗅觉持续的小敝,谁能担保对方只得一头.又或在这种形势下,水柔晶纵想护他也办不到。

现在有了这条河,既可把他迅速带走,不惧对方快马,又可避过那怪狸的鼻子,还有什么比这更理想。

他振起馀力,找了株浮力特佳的梯树,斩下一截粗干,抛进水里,一声长啸,落到干上,巧妙地平着身体,遂浪而去。

这妙技妙技乃他幼时由浪翻云所教,在年青一辈里以他技术最好,想不到现在竟作逃命之用。

瞬眼间他消失在河道弯角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