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一章 此情可待

作者:黄易

方夜羽见过秦梦瑶后,坐在后花园那凉亭里,思潮起伏,一直不能平静下来。

在过去二十多年来,没有一天他不是咬紧牙根,接受庞斑最严格的训练,而他亦不负庞斑所望.做到庞斑每一个对他的要求。

这段艰辛的岁月.使他由一个平凡的人,变成第一流的武林高手,若非十八岁后他分了神筹划倾覆朱元璋的计划,他的武功将可更上层楼,就像少时的庞斑,专心一志向武道的极峰进发。但背上的包袱,使他不得不暂时放下了武事,这是他心中的第一个遗憾。

第二个遗憾发生在刚才。

一直以来他都对自己有着无比的自信,认为自己不会受感情支配了理性,但今早当他拒绝秦梦的提议时,他首次尝到肝肠慾裂的酸楚。

只因他知道在这一生里,与唯一能令他倾心苦恋的美女情缘已绝。

以后他只能收起情怀,让这事若春梦秋云,鸟迹鱼跃,不留半点痕迹。

命运安排了他只能在霸业和爱情里拣选其一。

在以后的目子里。天下间美女或可任他予取予携,但他已知道没有人能代替秦梦瑶。

纵令得成霸业,天下尽是他囊中之物,但这两个遗憾却是永远无法弥补。

目前他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将那淡雅如仙,风华绝俗的情影深藏起来,到了将来的某一日,拿出来好好思念和回味。

里赤媚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道:“见完秦梦瑶回来后,有点心事吧!”方夜羽叹了一口气,毫不掩藏地道:“到了这刻,夜羽才真的体会到师尊内心的痛苦。”

里赤媚朗声讯道:“念腰间箭,匣中剑,空埃蠹,竟何成?时易失,心徒壮,岁将零!”方夜羽呆了一呆,他博道中蒙两地诗歌文化,知道里赤媚念的是南未词人张孝祥的六州歌头,词中悲愤南宋偷安江左,空有利器,但只是用来积上尘埃,生了蛀虫,转眼时机逝去,只留下无限欷。

里赤媚长叹一声,又吟道:“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唉:有如倾。”

方夜羽一掌拍在石桌上,道:“里老师教训得是,为了我大蒙千千万同胞,我方夜羽个人的儿女私情,得得失失,又算什么?”

里赤媚微笑道:“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人寿不过百年之事,弹指即过,若不能早自己定下的目标,放手而为,有何痛快可言?想里某若要找个世外桃源之地,尽馀生之欢,乃垂手可得之事.为何还要不辞劳苦,潜回中原这当年魂断心伤的旧地,为的就是要活得更有意义.更有味道。”

方夜羽哈哈一笑.转变话题道:“里老师刚才往外走了一遭.可有韩柏和范良极这两人的消息?”说到韩柏时,他语气隐隐带着一种冷酷的意味。

里赤媚嘿然道:“说来真教人难以相信,他们两人就若忽然间消失了,没有半点痕迹留下来。”

方夜羽沉吟片晌.点头道:“若里老师也如此说,这两人当已逃离武昌,不过这两个都是不甘寂寞的人,而且……而且……”

方夜羽从没有这样慾言又止的情形.里赤媚用心一想,已知其故道:“而且韩柏最爱恋着秦梦,只要知道秦梦瑶有危险,便会不顾一切来援救,若我们能好好利用他这弱点.他能飞到那里去呢?”

方夜羽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想了想再道:“戚长征这小子也算神通广大,竟能在我们怖下的天罗地网里,苟延残喘到这一刻,现在连我亦有点担心他能安然逃去。”

里赤媚道:“少主放心,整条长江现时均在我们势力的掌握范围内,任他会生双翼,也将逃不出我们的掌心之外,由蚩敌和蒙大蒙二几人巳赶了去加入围搜.当他现出踪影的时间,就是他毕命之刻,就是大萝金仙,也难以将他援救。”

方夜羽重重呼出一口气道:“朱元璋自投身郭子兴后,运势如日中天,走足三十年大运,到了今天,他的运气还未尽已?”

里赤媚听到未元璋的名字,眼中闪过强烈的仇恨,冷然道:“创业容易,守成困鸡;建设困难,破坏容易。这匹句话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到了此时此刻,我才看到我大蒙地平上现出了第一道曙光,若我们能把握机会,在中原再分一杯羹,也非绝不可能的事。”

方夜羽道:“关键处在于怒蛟帮,现在他们弃岛而去,虽是高明,但却想不到我们另有霹雳手段,必教他们饮恨洞庭。”

里赤媚仰天长笑,悠悠道:“里某已很久未遇真正高手,希望不舍不要令我失望。”顿了顿又道:“假设再遇上秦梦瑶,少主认为里某应如何处理?”

方夜羽沉声道:“我曾以同一间题请示师尊,你可知他怎样答我?”

里赤媚苦笑道:“若我是庞老,也答不了你这问题。”

方夜羽漠然一笑道:“这也是我的答案,里老师看着办好了。”

里赤媚会意地点头,暗忖无毒不丈夫,为成大业,第一个要除去的人。

不是不舍,不是韩柏,也不是风行烈,而是这身兼慈航静厅和净念宗这两大圣地之长的秦梦瑶。

毁掉了她,就像摧毁了中原白道的灵魂,八派将不攻自溃,其中微妙处,植基于一种精神和心理上情结.。

也使方夜羽再无索挂。

里赤媚施礼告退。

剩下方夜羽一人静坐亭内,融入了夕照的馀辉里。

戚长征踏着树干.在河上顺流滑行,一千里,只个多时辰,到了下游六十里外的远处,估量已过了贵州府,心中大定.又看到河道逐渐收窄,河道的大小乱石愈来愈多,无奈下,思回岸上。

看着粗干髓水远去,竟有依依之情。

罢才顺水而来,看似轻轻松松,其实却是非常耗力,这时放松下来,顿感疲累非常。环目四顾,左方是连绵起伏,葱绿秀丽的丘陵,山脚处有条小村庄,隐隐传来牛羊的叫声。右方则是望之无尽的疏林野树,树丛间可见羊肠小径,只不知通往那里去。

若往前沿河继续走,两天内或可抵达九江府,但九江乃长江旁重镇,方夜羽必有重兵驻在那里,到那里去不会比留在武昌好得上多少。

往右去则是到长江的方向,只要找到怒蛟帮的暗舵,便可以得知怒蛟帮最新的形势,使自己能尽早归队出力。

打定主意,踏上右方的小径,往长江的方向前进。

走了个多时辰后,戚长征终受不了身疲力累的煎熬,见到一边草坡上有数株大树,浓荫覆地,看来非当阴凉,足可抗御西下前的烈阳,心中一喜,先往前全力奔出了里许远.才折返原处,跃上路旁一棵大树之顶,凌空飞渡,落在斜坡之上,这样尽避对方有那头熟悉他气味的畜牲,也会受惑追过了头,给他一个喘息机会。

流目打量一会后,戚长征选了树荫下最浓密的一处树丛.钻了进去,跌坐休息。

坐了下来,才知道这一番亡命奔逃,消耗了他多么大的体力,浑身骨头像快要散开似的,那双平时矫健有力的长腿,像再也不属于他的样子,换了普通人,怕不立即昏睡过去才怪,但他们这类练气修武之士,却最忌发生这类情形,因为若如此,对功力和意志都会大有损害。

当日韩柏服下范良极偷来的复禅膏,不知轻重想找个地方埋头睡上一大觉,为范良极喝止,就是基于这道理。

戚长征咬紧牙关,以坚定的意志硬迫自己忘去疲劳。专心调神养气,盘石般动也不动,不一会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惊醒过来,细心一听,远方隐有狗吠之声传来。

戚长征吓了一跳,暗忖敌人为何来得如此之快,一看天色,原来太阳间下了山,天色逐渐转暗,自己坐了最少两个时辰。

这时吠声愈来愈晌亮了,还有人的呼喊声,向着自已这方向走来。、戚长征默察自己的体能状况,估计回复了平日的七至八成,若能再调养半个时辰,或可完全恢复过来,那时天色全黑,逃生的机会使更大。

把心一横,继缠调神养气。

不一会斜坡下面路上人狗声起,浩浩荡荡沿路追着去了。

戚长征知道不到半炷春时间,敌人将回头搜来,不过那时自己早逃之夭夭了,正得意间路上蹄声响起。

戚长征无奈下睁开一对虎目,透过树业,往斜坡下的小路望去。

小路上出现了十多骑,带头的赫然是曾和自己交手的秃鹰由蚩敌,日月星三煞和那金木水火土五将,水柔晶抱着那只小灵,策马走在由蚩敌马前。

这处离那小灵最少有二十多丈,兼且自己处身高处.气味容易发散。

不虞被它的鼻子嗅到自己,正祈祷这批人快快沿路追去,敌骑竟停了下来。

由蚩敌的声音响起道:“水将:小灵是否有点不妥?”

水柔晶答道:“属下也不知是何缘故,到了此处,小灵的鼻子动得很厉害。”

树上的戚长征暗呼畜牲厉害,连因自己在这条路上来回走过两次,气味加强也嗅得出来,真恨不得冲出去一刀解决了它,才再逃走。

由蚩敌道:“你何不将小灵放下,看他有什么反应。”

水柔晶低声应是,将小灵抛往地上。

小变轻盈扑往路面,往前奔出,不一会又跑了回来,发出奇怪的叫声。

由蚩敌向水柔晶道:“只有你才明白它的意思,告诉我它发现了什么?”

水柔晶沉吟一会后道:“敌人可能在这里逗留了一会,所以气味特强”由蚩敌点头道:“看来就是这样!”日煞接口道:“这小子急急如丧家之大,九某这里离他由河中上岸处并不远,便没有停留的可能,所以其中定有点问题。”

由蚩敌道:“不过猎犬都追到前面去了,但你既有这想法,也不妨派人在这附近侦查一会,再追上来。”

水柔晶道:“这事便交给我,有小灵在,包那小子无所遁形。”

由蚩敌道:“只你一人非是他的敌手,我们已给这小子逃掉两次,今次不能有失,金土木火你们四人就留在这里协助水将,我和日月星三人沿路追去,遇上某么事时便以烟花炮联络。”一夹马腹,往前走去。

日月星三煞一声呼啸,追了上去,剩下金木水火土五人。

坡上的戚长征暗暗叫苦,若知如此,刚才早点溜掉便不致陷身这种险境。

五将跳下马来,将马系好。

金将道:“说到追踪之术。我们四人谁也及不上水妹,便由三来选择。”

水柔晶道:“不若我们分散搜索,但却以方圆两里为限,若无发现回到这里集合。”

四人都表示同意。

不一会四人依水柔晶的指示,同着不同方向搜了去,只剩下水柔晶一人留在路上,低着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戚长征知道水柔晶已发现了他,目下正天人交战,想着如何处置自己。

一会后水柔晶幽幽一叹,抱着小灵走了上来,来到树丛旁,俯下身子,把头伸了进来,刚好和戚长征虎虎生威的眼神短兵交接。

戚长征无奈一笑道:“戚长征无能,终逃不出去,辜负了小姐美意。”

水柔晶默默看着他,眼神不住变化,一时柔情万缠,一时冷漠凌厉,教人一点也揣摸不透她的心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