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二章 日照晴空

作者:黄易

夕阳沉没。

戚长征听着水柔晶往东北掠去的声音逐渐消失。才闪出丛林之外,往来路狂奔而去,到了河旁沿岸处,再疾走十多里后,才停下脚步,一边打量着四周的形势。

到了此刻,他已感到迷失了路,再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在敌我的追逐里,这是江湖上的大忌。

现在唯一之法,就是不理天已入黑,就近找户人家,查问此处的位置,离九江还有多远?

再走了几里路.岂知行经之处,愈来愈荒僻,幸好月色清亮,可辨远近之物。越过了一个山坡后,前方出现了个小小的村落。

戚长征暗忖为何连半盏灯火也看不到,也不闻大吠,鸡道这是个被人荒弃了的野村?

路上草滋蔓,戚长征走得更是小心,脚尖只点在突出来的石头上,以免留下痕迹。

当他进入村后,更无疑间,三十多间剥落残破的小屋,一点生气也没有。

所有房合均门扉紧闭,戚长征想道:假设我有法子不经门窗进入屋内,即管敌人再追来,也不会费神逐屋搜查。想到这里,忽然兴起,认真地去想这个问题。

事实上他也需要好好休息一番,否则碰上敌人,亦没有力量去应付。

好一会后摇头叹气道:“有雨时那小子在就好了,说到动脑筋,我老戚确及不上他。呀!”

戚长征脑中灵光一闪,自己一直想着如何躲避屋内去,为何不想想躲在屋外。人同此心,假设敌人追来,很自然只会想到他躲在屋内,当见到门窗均未被人动过,自应不再耽搁便离开。

他环目四顾,这个村除了一条大路和两旁的房舍,屋后杂生的乱草和附壁而长的蔓藤外,就只有铺满了尘土生了藓苔的破锣笆和枯树枝,散布屋旁或路上,那有藏身之所,自己虽身带水柔晶的隐味粉,可躲过猎犬灵敏的鼻子,但却未必避得过他们灵锐的感觉和夜眼,若要躲在村内,还不若随便我个山林野地,倒头睡上一觉化算。

河水的流动声音由荒村右方的斜坡外传来,使人分外有种宁洽的感觉。

戚长征正要离开,又停下脚步,想到虚则实之的道理.正因这不是好的藏身之地,所以若真有方法隐身在此。必会教敌人料想不到,疏忽过去,正可藉此休息一番,争取到尚未复原的体力和真气。

想着想着,脑中灵光忽现,拍了一下额头.以责备自己脑筋不够灵光,这才小心翼翼依前之法,只以足尖点在路上的石块,来到路心一堆枯树枝破雏笆堆积之处,小心移开杂物,脱下被水柔晶撕掉了一幅的上衣,铺在地上,劲运十指,一把一把将泥上抓起,放在衣上.再包起运往屋后倒掉,如此不到片刻,路心已给他掘了个可勉强容身的地穴出来。

他没有忘记衣上沾了隐味粉,挥掉泥肩,皱眉头将上衣穿回身上,那种肮脏感觉,使他差点要再脱下来,又或只披在身上了事,不过想起可能因此闹出岔子,唯有将这些念头放弃。

他坐入穴内,小心将破纤笆等物盖在入口,才盘膝坐下。

罢要凝神聚气,脑内杂念丛生,一忽儿想起了韩家二小姐慧芷.一忽儿又想起对他情深恩重的水柔晶,始终无法静得下来。

蹄声忽响,夹杂犬吠之声遂渐接近。

心中一凛,整个精神凝聚起来,再不用费平点心力。

半晌后路面上全是蹄声和犬吠声,也不知来了多少人,几乎是停也没停便过去了。

戚长征吁出一口气,暗忖自己这方法果然高明.不过若没有水柔晶的宝贝隐味粉,便一点也行不通,想到这里,对水柔晶的感激又加深一层。

这次他再凝志炼神,几乎立即进入了虚静笃致的精神状态,达到前所未有的禅境。

蹄声、犬吠来了又去,也不知过了多少批敌人,他都置若罔闻。

两个时辰后,他功行圆满,悠然回醒过来。

他感到体能功力,均臻达一个全新的境界,不禁大奇,若往日像刚才般损耗了那么多体力和真气,无论怎样打坐休息,至少也要几天才可逐渐复原,为何现在只坐上这一两个时辰,即像个没事人似的,还更胜从前,真是奇哉怪也,幸好这只会是好事而并非坏事。

这时他反有点不愿离开这虽气闷了点,但却非常安全宁静的心天地,索性开目沉思,将这十多天来和强敌连番交手的经验,在脑海中重现一遍,作出检讨,想到兴奋时,真想跳出穴外,找上最近的故人,杀个痛快。

连他自已也不知道。这地穴内的两个时辰,实乃他在刀道的修练过程中最关键的一个转折点,使他能进真正上乘的境界。

步声响起。

戚长征透过杂物间隙.运足眼力,一看下叫了声糟糕,原来带头来的竟是由蚩敌,他两旁一看便知是蒙氏双魔的学生老叟:后面跟着是日,月、星三煞;金木水火土王将和一群三十来个劲装大汉。

他只感头皮发麻,就像在一个不能醒来的噩梦里。怎会这么巧?他最怕的人全来了。

众凶转瞬来到戚长征藏身地穴的两旁,停身立定,最贴近的恰好是右方的水柔晶。

日煞问道:“由老:要不要孩儿们遂屋去搜。”

蒙大冷冷道:“我看不用了,门窗的尘痕一点剥落的迹像也没有,连双小虫也飞不进去。”

蒙二接口道:“要藏身也不会蠢到躲到了这个死村之内,附近这么多荒山野岭,安全得多了。”

戚长征暗笑道:你真是说得很有道理。

由蚩敌冷冷道:“老四老五你们有否感到奇怪,以我们的人手物力,追踪之术,为何过了百里,仍拿这小子不着?”

戚长征心中一懔,望往水柔晶,不禁担心起来。

蒙大道:“老由说得好,可知定是我们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由蚩敌转过身来,凌厉的眼光落在水柔晶脸上,狞笑道:“柔晶:你还有什么话说。”

戚长征的手握上刀柄,明知是送死,水柔晶有难他怎可袖手旁观。

水柔晶娇厅剧震,冷冷答道:“柔晶不明白由老在说什么?”

由蚩敌仰大一阵长笑道:“其实早先搜查韩府找不到人,而事后证明了那小子当时确在韩府之内,我便应怀疑你了。若非是你,小灵狸怎会嗅不出他来,现在我们也不会给他逃脱。”

水柔晶素知由蚩敌手段的残酷,若落到他手上,实是生不如死,想到这里,肌肉一缩一弹,装在小臂的袖珍匕首滑到反转了的手心内,斜指着小肮下,才答道:“柔晶仍不明白由老的说话。”

她的动作,戚长征看得一清二楚,见她想以死以保自己不受辱于人,心下敬佩,已知今日一战难以避免,忙收摄心神,竟意外地造人了往日浪翻云指点他武功时所说的“日照睛空”的境界,无一物不清晰,无一物能在日照下遁形掩迹。

这也算戚长征一场造化,老天将他摆了在这么必死的环境,反而刺激得他的“刀心”又进入更深一重境界。

水柔晶身后七、八尺许处站的是人将,其它人都远在十步开外,这时火将在水柔晶后打了个手势,显是通知由蚩敌水柔晶想自杀,因为他是全场里唯一可看到水柔晶手心暗藏匕首的人。在她左方的人,给他身体挡着视线,另一边则是戚长征的杂物堆。

由蚩敌眼中神光一闪,语气转为温和,道:“看柔晶你的神态确不像曾作出助敌的行为,难道是别处出了漏洞?”

水柔晶见他语气转得如此之快,愕了一愕。

身后的人将乘机道步欺上,一指点往水柔晶的腰眼上,他这一指合着阳震之动,即管水柔晶刀锋入腹,也会给他震得退出来。

水柔晶惊觉时,已来不及自杀,唯一之法是往前掠去,但同一时间,日、月、星三煞三支长矛一齐出手,封死了她的进路。

水柔晶露出惊骇慾绝的神色,知道现在连自杀也办不到,不禁暗恨不早些下手。

匕首挥往身后,希望能迫开火将,争取一刻缓冲的时间.以了结此生。

“呸!”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喝。起自水柔晶旁的离物堆内,按着刀光一闪,人将右手齐腕给斩了下来,刀芒再起,日月星三煞同时踉跄跌退,虽是轻伤,但气势被夺,仓惶间来不及作出迅速反击。

戚长征现身水柔晶之旁,仰天大笑道:“痛快痛快:由秃子你敢否和我单打独斗,我保证分出胜负才走,但这期间你不得命人对付水柔晶。”

众凶团团将两人围住,只待由蚩敌一声令下。

由蚩敌望往飞到脚下的一片碎瓦,动容道:“你不但胆子大了,连武功也突然间进步了许多,可知庞老对你的评价一点也错不了,但若说今趟你仍能逃出去,恐怕连你自己也不相信吧。”

水柔晶在戚长征背后轻轻道:“你走吧:我掩护你。”、.戚长征心头一阵激动,左手向后反抓着水柔晶的手,全不理会敌人的灼灼目光。

水柔晶自知两人必死,豁了出去,任由这男子抓着自己柔若无骨的手。

蒙大向由蚩敌冷哼道:“女大不中留,就是如此!”接着低声道:“一下手不要留情,此子能藏在近处而不被我们所觉,已可晋入黑榜的级数。”

蒙二迅速低语道:“这小子比我想象中还高明,只从他的刀法便可看出浪翻云的可怕。”

断了手腕,两眼真如喷火的人将这时迫到后方,由手下给他包扎敷葯,再无动手的能力。

后方是金、本、土三将,前方是日月星三煞.再外围是由蚩敌居中,蒙大蒙二两人傍在左右,最外档处则是那些劲装大汉,若戚长征要闯出重园,势须凭手上快刀的本领,没有任何取巧馀地。

在由蚩敌和蒙氏双魔这三个凶人的围堵下,实在连逃也逃不了。

戚长征泠喝道:“老由你怕了吗?”

由蚩敌发出一阵狂笑,道:“闭嘴:网中之鱼,有何资格提出要求,动手!”金木土三将倏地往后散开,日月星三煞三支长矛有若三道电光,向戚长征射来。

戚长征左手仍牵着水柔晶的玉手,手上刀光潮涌,护在身前,刀法精微玄奥,有若偶拾而成的佳句。

由蒙等三人眼力最高明,一齐色变,尤其由蚩敌几天前才和他交过手,岂知士别三日,竟要刮日相看,更增他除去戚长征之心。

日月星三煞当然非是弱者,矛光散,笼罩的范围也扩大了。

岂知戚长征就在利矛贯体前.刀光暴涨,接上三矛。

“叮叮叮!”戚长征连追三步,化去狂劲。

日月星三煞齐被便生生迫退,三人早被他气势所慑,竟便不出平常的七成功夫。

蒙大蒙二齐声冷哼,像演习了千百次般由日月星三煞间穿入。两手相握,接着急旋起来,龙卷风般往戚长征急转过去。

劲气漫天,发出嗤嗤尖啸。

戚长征和水柔晶发衣飘拂。

水柔晶尖叫道:“是他们的“旋风杀”,快退!”拉着戚长征往后飞退。戚长征拿着她的手借势一送,水柔晶整个飘往远方。

这时蒙氏双魔转得快至已没有人可分辨出谁是老大、谁是老二,二人的旋劲扑至,使戚长征也有随之旋起的倾向。

在这生死立决的关头,戚长征忽地静了下来。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整个天地像完全没有了声音,体内充盈着无比的信心和勇气,没有半丝的紊乱。

一股强大的劲使他们愈旋愈快。

他一分不差地知道当蒙氏双魔每转一圈,都藉拉着的手生出正反力道,那力道刚生的刹那,就是旧力消失的当儿。

那也是两人唯一的空隙。

进来的是浪翻云、左诗和陈令方。

陈令方有点疲倦,显是刚才教这两个不肖学生时费了很大的心力。

范良极和韩柏看到左诗,眼睛同时亮起来,秀美无伦的左诗自有一种非常动人的独特气质,唯未如秦梦瑶的不食人间烟火,但自有其秀丽清逸之处。

范良极较快回复过来,见到韩柏这好色之徒仍不瞬眼地瞪着人家。暗骂这小子见不得美女,踢了他一脚。

浪翻云看得微微一笑道:“这是酒神左伯颜之女左诗姑娘。”

左诗被韩柏看得芳心忐忑跳动,暗怪这人为何如此无礼,但既是浪翻云朋友,唯有检施礼。

陈令方道:“来:我们坐下再说。”

众人围桌坐下。

客气几句后,浪翻云正容道:“我刚接到敝帮千里灵传信,得到一个很坏的消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日照晴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