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1章 爱恨交缠

作者:黄易

魔女完美的肉体,在轻柔的白袍报国里,仰卧在冰冷的白玉床上,雪白的肌肤、雪白的袍、雪白的床,那也是她生前最喜欢的颜色。

这所位于魔女湖下的神秘大殿里,弥漫着从魔女遗体挥散出来的百合花油香气,当我初遇魔女时,她便要我唤她作百合花。

若非魔女的胸口完全停止了起伏,她只象进入了千万年长眠的美丽女神。

她身体奇迹地一点腐朽的迹象也没有,在被大元首暗算而香销玉殒的二十八天后。

但她的确死了。

一股难以遏制的哀伤涌上心头。

智慧典手抄本的前六卷,与后六卷真本,并排放在床头旁的白玉几上,这十二册和她同样来自秘异莫测的废墟的东西,成为了魔女的陪葬品,它们和魔女改变了大地上整个文明的发展。

还有我背上的“魔女刃”,那同是来自废墟的奇异东西。锵!”

魔女刃脱鞘离背而出。

闪亮的宝刃在魔女遗体的上空,烁动着慑人的青芒,它曾痛饮大元首的凶血。

我仰天誓言道:“百合,我必手刃大元首,以祭而在天之灵!”

声音在空广无人的大殿回响轰鸣。当!”

殿门处铜钟敲响。

起程的时间到了,我把宝刃收回鞘内,转身走出殿去。

殿门外往上斜伸的宽大石阶,没一级都站了一位美丽的白衣女侍,手捧着羊油灯,为我照明重返地面的归途,她们的脸上有着不能隐藏的哀痛,淌着两行清泪。“轧轧”声响起,殿门在机轴的移动下,缓缓闭上,也关上了我一生人中最美丽的遭遇,一个短暂却无比动人的梦。

我仰首闭上眼睛,强压下沸腾的悲痛,与魔女的初遇就象发生在昨天。最深爱的两名女子,西琪和魔女都先后死了,白云苍狗,世事无常,只苦了仍要坚持活下去的众生。

死别生离!

长叹一声,硬忍着回头的慾望,大步往上走去,当我走尽百多级石阶后,身后的女侍已哭成一片,泣不成声。

魔女你安息吧!

为了大地的和平,万水千山我也会将万恶的大元首斩杀,和找到那传说中的神秘“废墟”。

当我来到出口时,华茜和魔女国的一众大将,正高坐马上,静候在魔女殿前的广场处,夜空满天星斗,凄美没人。

一匹浑体不杂一丝其他色素的白马,傲然昂首,在一名战士牵引下,卓立众人之前。

那是魔女生前名为“飞雪”的坐骑,自有魔女以来它便在她的身旁。

我走上去,伸手轻拍马头。

飞雪亲热地将头凑到我的脸上,好象知道我成了它的新主人。

我抬起头,迎上华茜的美目。

目光交错,一瞥间交换了剪之不断的缠绵。

我默然地跃上马背。

飞雪人立而起,仰天嘶鸣。

一夹马腹,飞雪箭矢般往前奔出,踏上横跨魔女湖的大桥上。

华茜和一众将领急忙策马随来。

蹄声战鼓般轰雷着。

一时天地间充满肃杀之意。

桥的两旁排满手持火把的战士,象条火龙般似慾延伸往宇宙的尽头。十多骑迅速越桥而过。魔女湖反闪着人间的灯火和天上的星光。

一马当先,我首先策骑来到直通往城门的大街,两旁满布夹道送别的民众。

震耳慾聋的欢呼声,浪潮般此起彼落。兰特万岁!魔女国万岁!”

在令人热血奔腾的欢叫声中,十多骑穿过城门,奋蹋在降下的吊桥板上,横越二十多天前鲜血曾象溪流般注进去的护城河,往一望无际的平原奔去。

早守候在城外的二万战士,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在夜色下奔驰,目的地是魔女国和望月城间的大草原。

回首后望,令人观止的城墙上灯光点点,一切都有种不真实的梦幻感觉。

二万多骑放马疾驰,象一片云般卷向无有尽极的凄迷大地,时光在蹄起蹄落间逝去三小时后我发出命令,二万魔女国战士勒马停定,分队排开,布成可应付任何危险的阵势。除了中间战马嘶鸣外,不闻任何其他杂音,可见战士的训练有素。

星夜下前方黑压压一片。

帝国的军队已先一步抵达。

两军遥遥对峙下,气氛沉凝,压得人连呼吸也感困难。肥军师”马原和华茜策马来到我左右两旁。

我极目远眺敌阵,这样的光线下使我没法从其中将丽清郡主认出来。

马原沉声道:“兰特公子,丽清那妖妇果然遵守诺言,只带了两万黑盔骑士前来赴约。”

华茜轻呼!“有人来了!”

蹄声的嗒,一名骑士从敌阵驰出。

来骑直奔到百多码外,才勒停下来,高呼道:“兰特公子,郡主恭候多时了。!”

马原喝道:“丽清郡主在哪里?”

骑士并不回答,拉马退后数步,拔出号角。嘟嘟嘟!”

号角响彻平原,荒凉悲壮。

腊腊声响。

敌阵处红光大盛,二万名黑盔战士一起燃点起手中火把,火光冲天而上,将黯黑的平原染个血红。

接着前两排的黑盔战士往左右移开,而其他的战士亦往后退去,露出一大片空地,中央出现了个粉红色的巨型帐幕。

骑士收起号角,叫道:“兰特公子,郡主在帐内静候大驾。”一抽马头,赶往退向左旁的队伍去。

马原皱眉道:“丽清弄什么鬼?”

华茜待要发言,给我伸手止住。

帐内隐现灯火,在草原的呼呼寒风里,予人份外温暖的感觉,假若我坚持不进去,这种示弱已足使我们在心理和气势上败了一仗。

我沉声道:“你们安心待我回来吧!”即管大元首在帐幕之内,我也有信心能全身而退。

一拍飞雪,疾驰过去。

帐幕不断在眼前扩大,帝国的军队仍在缓缓远退,显示他们的诚意。

我跃下马背,揭帐而入。

丽清郡主一身粉红色的长袍,曼妙的背影向着我,地上铺满的粉红色的羊皮,在帐幕四角羊油灯映照下,春意盎然,帐内还燃了一炉香。

我记起了在郡主宫的智慧宫内第一次见丽清郡主时,她也是这身装扮。

香气不断送进我鼻孔里。她长长的秀发垂了下来,在灯光下闪闪生辉,充盈花样年华才能拥有的青春气息。

手一松,帐幕在身后垂下。

外面虽是两军对峙,剑拔弩张,这里却是一帐温柔和甜美的回忆。

丽清轻叹一声,道:“兰特兰特,你骗得我很苦。”

我温柔地道:“转过身来,让我看你。”

丽清郡主顺从地缓缓转身。

秀发轻摇下,我终于再目睹她艳光四射、媚视众生的俏脸,她的眼含着诉之难尽的怨怼,一点也不象个手握生杀大权的狠辣郡主。

她凝望着我的脸叹道:“这副英俊的脸孔才配得上你,大剑师。”

以前我每次见她都是戴着神力王的面具,知道此地此刻,才以真面目向着她。大剑师”是帝国内最高明剑手的尊称,本应落在我父兰特身上,但自父亲与祈北决裂后,郁郁寡欢,一直拒绝大元首赐他这尊号,现在却由丽清郡主的檀口落在我的身上,由此亦可推见丽清郡主有取大元首代之的野心。

她移到我身前,几乎贴上我的身体,轻声道:“兰特,让我嫁给你吧!这天下将是你我囊中之物。”

我不由自主伸出双手,捧起她的俏脸,嫩滑的脸蛋,是那样地令人心神迷醉,这与我有合体之缘的美女,眼睛闪跳着炽热的感情和诱人的异彩。

我摇头道:“丽清!你知道吗,我对名利和权位都感到无比的厌倦,生命并不只是为了这些虚幻的东西吧?”

她柔软的玉手水蛇般缠上我的头颈,以近乎耳语的声音道:“吻我!”

我俯首下去,重重吻在湿润的樱chún上,天地以我们为核心在旋转着,火热的女体在我怀里摩擦扭动。

我感到她体内滚辣辣的情意。

chún分。

她娇喘着道:“你爱我吗?”

我蜻蜓点水般吻了她一下道:“我今次来是要和你谈判帝国和魔女国的命运。”

她眼中掠过哀怨的神色,离开我的怀抱,回到刚才的位置,背对着我道:“兰特,你是否冷酷无情的人?”

我呆了一呆。

我究竟是怎么样的人?

当剑刃出鞘后,我是冷血无情的可怕剑手;但当剑回到鞘内时,我却多情而善感,否则也不会对每段感情难舍难离,就如我对眼前这以婬荡和狠毒著名的美女的情形,我只看到她最好的一面,纵使她有千般不是,她仍时以真情待我。

悉悉卒卒。

她身上的长袍象一片云彩般滑下,落到地上露出完全赤躶的女体,美丽的线条重现眼前,在阔别了三十多天后。

她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烁着动人的生命姿彩。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丽清郡主悲哀地道:“不论将来我们是共偕白首的夫妻,又或是誓不两立的大仇家,但在明天来临前,让我们好好地去爱对方,好吗?神力王。”

听到她娇呼神力王,我的心不由一软。

她转过身来,美丽诱人的胴体全无保留地向我的眼睛奉献。

赤躶的她被娇弱的楚楚可怜代替了刚坚,分外叩动我深心处为保护自己而建起的门。

俏脸上挂着两行清泪,使人柔肠寸断,不能自己;但她神色间却有种坚决的味道。

帐外风声呼呼,不时夹杂着战马的嘶鸣。

她盈盈步来,温柔地为我脱下标志着战争的戎装,象个细心的妻子。

不一刻帐内激荡着高涨的慾情,燎原的爱火,一发不可收拾。

丽清郡主用尽身心所能奉上的热情和力量,在我身体下逢迎着,嘶喊着。

她在我耳边叫道:“兰特!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我停止了剧烈的动作,从她赤躶的肩膊抬起头来道:“你可以放弃你所拥有的一切吗?”

丽清郡主的眼神由迷茫转回了清明,迎着我的目光道:“权力和名位对我已象呼吸般自然,放弃了我又怎能快乐起来。”

她又低徊地道:“你既要我为你牺牲一切,但兰特你又可肯为丽清放弃任何东西?”

这是个难解的死结。

蓦地里我找不到可说的话。

丽清郡主的眼睛清亮起来,平静地道:“无论如何,我也要感谢你,你刺进大元首体内那一剑,戳破了他永不能被伤害的神话。”

我沉声道:“假设他重返帝国,你会怎么办?”

丽清淡淡一笑道:“帝国再也不成帝国,大元首的受伤远遁,使帝国四分五裂,变成十多个据地称王的地方势力,但没有人比我的军力更完整更强大,所以若有你的帮助,我们可望于短时间内重新统一帝国。”

我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丽清眼中闪过一丝惊惧,叹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但没有人再愿活在他婬威下。这次他心理上受的打击当一点不逊于身体所受的重伤,所以只要他出现,我会不择手段置人于死地,你已以事实证明了他也会被击倒的,是吗?大剑师。”

我道:“假设我不站到你那一边,你又会如何对付我?”

丽清郡主冷冷道:“尽避以后我会饱受因思忆你而带来的折磨,可是我仍会毁了你。”

我脸容不动地道:“你会怎样处置我的遗体?”

丽清郡主眼中掠过一丝哀伤,使我感到她虽然野心勃勃,但却不是完全冷血的人,只听她幽幽道:“我会为你建造最美丽的陵寝,每个月我也会抽一天,睡在你的灵柩旁,使你不感寂寞。”

我俩仍处在男女所能做到的最亲密的状态里,说的却是死亡和谋杀。

我朗笑道:“既然你一切都计划好了,为何不吧你涂在尾指中的毒葯,划破我的肌肤,送进我的血液里?”

丽清郡主全身一震,道:“你知道了?”

我沉声道:“自三岁懂事以来,父亲便教我辨认各类型的毒葯,只是我的鼻子便可将它们嗅出来,尤其你蓄意燃了一炉香,以掩盖毒葯发出的气味,更使我生出怀疑之心。”

丽清郡主再搂着我,左手尾尖利的指甲仍按在我右颈侧的血脉上,柔声道:“我指甲涂的是巫师制造名为‘血贼’的见血封喉毒葯,难道你以为自己受得了吗?”

我淡淡道:“我曾经蓄意地骗取你的身心,这次给回你杀我的机会,不是两下扯平了吗?”

丽清茫然道:“有时你象头最狡猾的狐狸,有时却象个感情用事的大傻瓜,当我却偏爱上你而不能自拔,只有杀死你,我才能从毒咒里解脱出来。”

我大力动了几下,丽清快乐得*挛起来,俏目孕满高涨的情慾,但左手尾指甲却始终没有稍离我颈侧的大动脉。

动作在剧烈进行着。

我喘着气道:“下手吧!”

丽清郡主娇呼道:“兰特!让我为你生个孩子,他将会拥有这大地上最优秀的血统,你也可以安息了。”

我叫道:“但你如何向他交代他父亲是死在你这母亲手上。”

我们同时攀上情慾的极峰。

我伏在她身上,感到她尾指甲轻扫颈侧,死亡是如此地接近,我想起西琪和魔女,死后是否可和她们重聚,但华茜呢?

丽清郡主闭上眼睛,以近乎呻吟的声音道:“兰特!你不害怕死亡吗?”

我坚定地道:“当死亡来临时,谁抗拒得了,它是不可抗衡的命运,但即管死,我也要死得象个勇士,可是你却不会杀我的,因为你并非如此愚蠢的女人。”

丽清郡主美目一睁,射出森厉的锐光。

她冷冷道:“兰特!你过份高估自己了。”

我柔声道:“我死了,谁能对付大元首?”

她轻笑道:“你死了,我也得到你那无坚不摧的利刃,我手下里虽没有人的剑术及得上你,但好手如云,对付孤身一人的大元首总有方法,何况他目下身受重伤,能逃到哪里去了?”一边说,眼中的神色愈转冰冷,我知道只要说错一句话,便是中毒身亡的局面,事实上我是直到她将尾指按在我颈侧处,才发觉她的阴谋毒计,刚才的说法只是心理攻势,使她不能在气势上将我压倒。

我叹息道:“你犯了几点错误,首先大元首的伤势并非你想象中那么严重,我的魔女刃只刺进了他身体内两寸,并未能伤到他的心脏。”这倒是实话。

丽清郡主眼中闪动着清明锐利的神光,道:“但他会因游泳逃走和奔窜而大量失血。”

我紧接着道:“但他也比常人强壮百倍。”

丽清郡主皱眉道:“若他伤势不重,为何不回来重整军队?”

我迅速答道:“首先他看出你和黑寡妇都有叛变之心,所以要等待至较佳状态时,他才会出来收拾你们,而更重要的是他惧怕我,更正确点是他惧怕我所代表的东西,那在神秘废墟里的‘异物’。”

丽清郡主眼中闪过对大元首的惊惧,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大元首对付叛徒的残酷手段。

我不给她思考的时间步步进迫道:“假若我死了,大元首将没有了最大的心理障碍,而你和长期生活在他婬威下的将领们,在他面前将会不战自溃,年后果你也可以想象,我可以站起来吗?”

丽清郡主默默盯着我。

我缓缓从她的温热里退了出来。

她眼神连续数变,一忽儿温柔无限,一忽儿冰冷无情,按在我颈侧的尾指一点也没有放松。

这是最关键的时刻。

我慢慢离开她的身体。

丽清郡主叹了口气,放下可致我于死的手,泪水从眼角溢出。

我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她站起身来,将戴在尾指的毒假指甲脱下弃掉,柔顺地拿起我的衣服,为我穿上,轻轻道:“兰特!假设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会怎样待我?”

这岂是个易答的问题。

我将魔女刃重挂背上,道:“你为他取蚌好的名字吧!”

丽清郡主咬牙切齿地道:“兰特我会爱你,但也会恨你。”

看着她美丽的胴体重裹在粉红的长袍里,天地立时失去了点颜色。

她转过头来,双目回复剑般锋利。

谈判的时刻终于到来。

我沉声道:“我已遣出了人手,追查大元首的行踪,只要一有消息回来,便会上路追杀大元首,所以我要你保证永不进犯魔女国。”

丽清郡主脸色一寒道:“我可以保证只要你在生一天,我便一天不进攻魔女国,但条件是魔女国不可以扩张她的领土,也不可以未经我同意而增加她的军队。”

我仰天长笑道:“看来我们也是谈不拢的了,你最好赶快回望月城,加厚你的城墙,等待魔女国大军的来临吧!最多三年,我便可以利用魔女国和附近各游牧民族的资源,建立出可摧毁望月城的庞大军队,而你恐怕还要应付帝国其他势力的挑战,腹背受敌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吧!”

丽清郡主的俏脸微变。

我毫不放松地道:“在那样的情况下,你更休想我去找大元首算账。”

丽清郡主的脸色一变,她的心腹大患始终不是魔女国,而是大元首,那也是她的弱点。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忽地绽出个花朵盛放般地甜蜜笑容,双手缠上我的颈项,玲珑浮突的身体再挤紧我道:“兰特公子!你有什么更佳的提议?”

我笑道:“让魔女国和望月城永世结为联盟,只要不是彼此侵略的战争,两个便并肩作战,共抗外敌,郡主以为如何?”

丽清郡主娇笑道:“这么好的提议,我怎能拒绝呢?”

当我离开帐幕时,黎明刚好降临大地,大草原充满勃发的生机,飞雪安静地在附近的草地吃草,见我出来时兴奋得跃起前蹄,仰天嘶叫。

但我心中却没有应有的兴奋。

追杀大元首的事势在必行,我走后华茜能否应付她的故主,狡毒多变的丽清郡主呢?

可是我已没有别的选择了。

丽清郡主留在帐内,一个既爱我亦恨我的女人。

我跃上飞雪,放蹄往华茜马原的魔女国军队驰去,华茜和马原迎了上来,我越过他们后,放缓马速,让他们掉过头来并排前进。

马原叫道:“有没有干掉那妖妇?”

我心中苦笑,干的确干过,却非马原说的那种,口中应道:“我和她结成同盟。”

华茜喜道:“这不时很理想吗?”

我沉声道:“回国后立即扩军备战,若我估计不错,我走后三个月内,丽清郡主便会来覆灭魔女国。”

马原华茜同时一愕。

一夹马腹,飞雪箭矢般标前,二万魔女过战士,裂开一条通道,让我比值穿过,在这强者为王的年代,只有武力才可保证和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