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3章 情孽缠身

作者:黄易

当我坐上红宫议事厅正中石阶上的宝座时,我知道自己成为了巫国最有权势的人。

屠龙坐在我左边,淡如坐在我右边,其他的人肃立阶下,一边是红魔人的将领,另一边是西琪战恨等我方的人,包括了屠姣姣在内。

由屠龙以下,都一脸惶恐,大祸临头的表情,不知我会怎样整治他们。

离开寝宫时,淡如通知我连丽君回到了巫宫去,向巫帝请示我要见他,这消息便我更是心如铅坠、大感不妥,偏又不知问题所在。

屠龙慾言又止,见到我沉着脸,硬把话吞回肚去。

我收摄心神,示意屠龙可以说话。

屠龙恭敬地道:“狂雨法师仍未醒来,我们……”我截断他道;“放心吧!他只是精神损耗过度,不睡上十来天绝不会醒过来,本法师谒见巫帝后,回来会把他救醒的。”

屠龙安心了点,接着有点难以启齿地低声道:“阴风法师!屠龙有一个请求,希望法师念在我多年忠心耿耿,俯允所求。”

我奇道:“尽避说出来,若我做得到,一定没有问题。”

屠龙想不到我如此容易说话,但仍战战兢兢地道:“希望法师高抬贵手,放过雅子,虽然下属知道这请求有些过分,可是我确是深爱着这女人的。”

我一时想不起,问道:“雅子是谁?”屠龙道:“就是下属的第一后妃。”

我这才省起,颇感尴尬,沉吟道;“你不会因她似曾背叛了你而厌恶她吗?”屠龙惶恐地道:“怎会呢?若法师对她有兴趣,雅子随时可以陪你,只不过……只不过……”我想不到屠龙如此长情,点头道:“放心吧!我不会再沾她半根指头的了。”顿了顿向阶下众红魔将领道:“让本法师在此宣布,我已悟通了巫术最高的境界,变化了气质,否则亦不能连夺四大美人的芳心,我的兴趣不再专注在女人身上,亦不需*女来练功,所以你们放心吧!我绝不再碰红魔国任何妇女。”

众红魔人呆了一呆后,均现出惊喜的神色,但又怕我是欺骗他们。

我特别留意姣姣那两个著名的追求者柳客和机锋的反应,发觉他们眼中虽仍带嫉恨,但更甚的是无奈之色,在爱情和生命间,他们明显地选择了后者。

淡如的声音响起道:“请问阴风法师现在对什么最感兴趣?”我微微一笑道:“这正是本法师今次来谒见巫帝的原因,大剑师兰特统一了帝国,兵力势不可挡,若让仇恨继续下去,战火会蔓延至大小两洋洲,就算最后的胜利属于我们,但也可预见那可怕的后果,更何况我们胜算不高,所以我打算和兰特握手言和,当然,最后的决定仍操在巫帝手里。”

这次众红魔人真的是瞠目结舌,只懂呆看着我,谁想得到残忍好战的阴风会主张和平?

屠龙怕我是试探他,不敢答话。

淡如道;“若想和兰特讲和,首先我们要团结一致,避免互相残杀才行。”

我道:“大洋洲最大三股势力的领袖都在这里,屠龙你可和小风后及青青举行会议,订立互不侵犯的条约,谁敢开战,我绝不会饶他。”

屠龙本是很有野心的人,但在现今这种形势下,给个天他作胆也不敢有越轨行动,只好唯唯应诺。

屠龙的军师范多智道:“兰特和我们仇深似海,恐怕不肯言和吧。”

我淡淡道:“这事你可向青青详细询问,假设他不肯言和,我看没有一个黑叉人能活着回到故土。”

转向淡如道:“我们何时起程到巫宫去。”

淡如道:“连丽君教我们耐心等待她的消息,看来不等上两三天是不行的了。”

我的心更不舒服了。

青青、素真、淡如和红魔人开会时,我闲着无聊,领着屠姣姣和西琪二女,策马离城,到郊野纵情驰骋,一泄久困船上的闷意,顺道浏览大洋洲北方美景。整个原野全覆盖着茫茫白雪,有种清净纯美的辽阔感。

我们奔上一个小丘后,跳下马来,极目四望,心旷神怡。

姣姣肌肤的白里透红和西琪的冰肌玉骨,在雪野里份外使人炫目。

姣姣向西琪赞道:“琪琪的天生丽质,比起我们所谓巫国四美实有过之无不及,凡见过你的红魔人,不论男女,都为之倾倒。”

西琪报以微笑道:“姣姣你才真美哩,兰特真的艳福齐天。”

我伸手搂着两女的腰肢,笑道:“我发觉自己愈来愈好色了!幸好这里没有床,否则定会把你们抱到床上去尽情欢乐。”

屠姣姣厥厥她那极有性格的小嘴道:“男人谁不好色,我才不信你是例外。”

我说道:“难道你忘了那晚若不是你苦苦哀求,我才不和你上床哩,还说我好色?”姣姣大怒,不悦道:“你那天是故意逗弄我,否则为何要把我压在床上,大占便宜,说话不可以坐着说的吗?”西琪也冷哼道:“还说不好色,当天在地窖里你不是对我不规矩吗?那时你的伤势还未好,认识了人家不到两天。”

这可爱的妮子总忘不了那一天的地底情景,有机会就挂在口边,可知印象多么深刻难亡汀。

事实上,我亦不曾有片刻能忘记。

我向西琪道:“还说我好色,本人有对你动手动脚吗?你应赞我有坐怀不乱的定力。”

西琪嗔道:“兰特坐怀不乱?别忘记你曾吻了我的耳珠和脸颊哩?”这妮子把细节记得半点不漏,我淡然道:“是你自己春心动了把小耳珠和脸蛋送上门来吧!”

西琪气得跳了起来,一把揪着我棉革的襟口,气鼓鼓地瞪着我大嗔道:“兰特!我誓要和你算清楚这笔糊涂帐!”

姣姣在旁推波助澜道:“琪琪!我们揍他一顿好吗?”西琪兴奋叫道:“好呀!”往我用力一推。

姣姣的粉拳亦往我擂来。

我乘势拉着两女的手,往后倒入厚厚的积雪里。

两人齐压在我身上,不幸身后恰好是道斜坡,惊呼声中,三人一齐往下滚去,直至丘底,才停了下来。

我笑得软瘫在雪里。

两女拚命爬了起来,扑到我身上,扭着我擂打起来,粉拳雨点撒下。

我抱着头大声求饶着。

最后两女笑得身子发软,伏倒我身上。

我伸手把她们搂着,心中一片宁和,整个天都给我搂进怀内。

只有在这刹那,我才真的把巫帝置诸脑后。

自发觉连丽君是巫帝的工具后,我的心情一直沉重无比。

巫国之行,直到现在都顺利无比,但我知道在这最后关键处,我完全落在下风里。

连丽君为何要助我瞒过狂雨和红魔人?

答案直接简单!就是她想我去见巫帝。

是否因为巫帝想亲自毁灭我?

我的直觉感到内情会比想像到的还复杂。因为他不是人,有着另一种思考方式。

在这离巫宫只有数日路程的地方,我对公主的思念更浓烈了。

公主仍否是以前的“她”呢?

回到皇宫内我的住处时,在宾馆外遇上巨灵和叶凤。

我随口问道:“战恨那小子滚到了那里去?”叶凤笑道:“他会到什么地方去呢?还不是找他的雪芝小姐!”

我哑然失笑,和两女直走进内厅里去,倩儿迎了上来,低声道:“屠夫人来了,她在寝室等你。”

一听下眉头大皱,我曾答应了屠龙不碰他的女人,这事应怎样应付才好?

屠姣姣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关心地道:“你要小心应付才行。”

我点了点头,向倩儿问道:“她们仍在开会吗?”倩儿点头。

我伸手慰劳地拍了拍倩儿脸蛋,问道:“昨天给我那样侵犯,心中有没有怪我?”倩儿俏脸红了起来,低声道:“倩儿欢喜还来不及,怎会怪大剑师哩!”

屠姣姣瞪我一眼道:“你这人真是的,谁敢表示对你不满呢?难道不怕杀头吗?”倩儿慌忙为我辩护道:“不!倩儿真是心甘情愿的,我们不会怕大剑师的,他是最仁慈的人。”

西琪余气未消道:“倩儿不用为他说好话,聪明的就加入我们的联盟,一起来对付他。”

我笑道:“她早是联盟的一份子,叫做『听话联盟』,乖琪琪不要以为自己可以是例外。”不理她的抗议,迳自推门进入寝室里。

雍容华贵的屠夫人雅子坐在床缘,见我进来,“啊!”一声惊喜地站了起来。

我大感奇怪,若我是以兰特的脸目和身分俘虏她芳心的话,我会一点都不奇怪她跟前这态度,可是阴风是巫国所有女人憎厌的邪恶人物,纵使一时受诱情难自禁,事后亦应悲愤交集,她不应找上门来送羊入虎口。

这事岂非顶奇怪吗!

屠夫人急忙走来,直接把娇躯全无隔阂地紧挤着我,纤手缠上我的颈项,才仰起脸娇羞不胜道:“法师你终于回来了!”

我平静地道:“屠夫人难道不知道我答应了屠龙,不可以再碰你的吗?”屠夫人眼中掠过幽怨的神色,瞪着我道:“我不管,你是不应该答允他的,你曾公开表示要我跟着你,而雅子当时亦公开同意了。”

我大感头痛道:“当时夫人是受我的巫法蛊惑,怎能作准,别人不会当你那时的任何行动是出自真心的。”

屠夫人大有深意地甜甜一笑道;“我的确是被你蛊惑了,却与巫法全没有关系。”

我一震道:“你说什么?”屠夫人香□亲亲我的嘴,柔声道:“不要骗我了,你是大剑师兰特!”

我冷然道:“夫人错了!”

屠夫人微笑不语,迳自伸出纤手,在我脸上一阵摸索,把我的面具脱了下来,接着秀目光芒大盛,露出颠倒迷醉的神色,赞叹道:“难怪没有女子不给你迷倒,你长得真好看,还有对可勾去任何女人魂魄的眼睛。”

我感到头皮发麻,深吸一口气后道:“你何时发现我是兰特?”屠夫人得意地道:“当你的手臂缠上我的手臂时,你自己或者不会在意,但我却从未接触过那么强壮和含蕴着爆炸性力量的肌肉。”

我叹道:“阴风不是挺强壮吗?”屠夫人道:“我曾见过阴风,他算是强壮,却没有你身体散发着的青春气息和生命力,那绝瞒不过我。”

我吁出一口气道:“你为何不当场揭穿我?”屠夫人道:“雅子为何要那样做?你到来当然是要对付巫帝,在这里谁不暗里憎恨和怕他呢?只是不敢反抗吧了!”

我抹了一额冷汗,暗叫侥幸。

还以为自己扮阴风扮得无懈可击,先是给小风后发现了玄虚,现在又给怀内这美人的直觉悉破了伪装,幸好大剑师的声名还不错,才使这两个美女甘心助我,不过亦惹来烦恼,若屠夫人以此要胁我,应该怎办呢?

我当然可以向屠龙坦白说出真相,可是他的反应仍是难以预料,在这个即将和巫帝决战的时刻,直不宜横生枝节。

正找寻适当拒绝她的用辞时,屠夫人眼中射出深情,柔声道:“兰特公子,雅子这样助你胜了一仗,你应怎样酬谢我?”我道:“屠龙是真心对你好的,为何还要背叛他?”屠夫人冷冷道:“他只是贪恋我的美色,有一天当我不再年轻了,他还不是弃我如敝屣。”

我愕然道:“你怎知我不是这样的人?”屠夫人道:“我感觉得到,昨天你当众吻我时,雅子感受到你丰富的感情,当时你虽然很坏地侵犯作践我,但你自己不知道吧,底子里你的手仍是很温柔的,轻重方面还很有分寸呢。”

我再抹了一额冷汗,幸好我没有照足淡如的吩咐,处处行婬,否则定会在这些不经意的地方,泄露出我和阴风的分别。

我始终学不到阴风以虐待女性,使她们痛苦不堪为快意的行为。

我道;“你不觉得背叛丈夫是不对的吗?”屠夫人道:“公子请告诉我,为何男人可以拥有无数女人,而女人则只能对一个男人忠心?”我为之语塞。

一个男人拥有多个女人,在这时代像呼吸般自然,只觉天经地义,从没有人去怀疑那是否不公平。

这或者是一个强弱和多寡的问题。

像丽清郡主那样的女强者,就可以拥有无数的宠男。而宠男亦没有怀疑那是否不公平。

屠夫人深情地看着我道:“况且屠龙也不过是仗着自己的权势,把我从以前的男人手内抢过来吧?我的第一个男人后来给他使姦谋害死了,你说我应否盲目地对他忠心呢?”我的头痛得更厉害了,叹道:“我是亲口答应过屠龙不和他争夺你,假若反口的话,会生出很严重的问题,在跟前这重要的时刻,我实在没有余力去应付这种事。”

屠夫人愉快地笑道:“我又不是要跟着你,保密方面我自有办法,一点不用你操心,亦不会惹起问题,只要你和相好一次那么多。”

我无奈叹道:“一切待我由巫宫回来再说吧!”

屠夫人秀目闪着炽烈的情□,摇头道:“不!我要你先安慰我!”

我怎会不明白“安慰”的真正含意,苦笑道:“不要胡闹!”

屠夫人狠狠瞪了我一眼,退了开去,拉开少许襟口,竟然把我的假脸具塞进了高耸的胸脯间,微笑道:“雅子告退了!”

至此我才深刻体会到红魔女郎的娇泼和媚辣。

屠姣姣如此,屠夫人雅子亦如此。

在雅子诈作离房前,我一把将她抓个正着,她故意惊叫道:“法师你要干什么?”我毫不客气,把她娇柔的身体提起来,扛在肩上,走到床前,把她抛了下去,然后将她按实床上,不理她的求饶和痛哼,“重重”地在她浑圆挺耸的粉臀“劈劈啪啪”打了十多记,气才消了点。

这风情万种的美人雪雪呼痛下转过身来,满脸诱人的霞采,媚眼如丝幽幽道:“你这样打了我,我要跟足你一世好好报仇,除非你立即赔偿我的损失,还要我满意那赔偿,才可以放过你。”

当我送走屠夫人后,回到内厅时,屠姣姣一把抽着我的襟头,嗔怒道:“还说你不好色,看她的姣样儿,谁也知道你们在房内做了些什么事?”我半哄半强迫把她拉到一旁坐到腿上,老老实实将刚才所有事和盘托出。

这妮子性格刚硬倔强,不以道理说服她,很可能会弄出事来。

听完整件事后,屠姣姣绷紧的俏脸才放松了下来,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错怪你了!”

一直作壁上观的西琪走了过来,坐到扶手上去,微笑道:“我从未见过兰特对女人如此低声下气,有没有感到受了委屈?”姣姣听她这么说,神情不自然起来。

西琪伸手抓着她肩头,凑到她耳旁柔声道:“信任兰特吧!他做任何事总有令人信服的理由,我和其他姊妹和他闹玩是有的,却从没有人质疑他是否行差踏错。”

姣姣给她这样一说,两眼一红,泫然慾泣。

西琪伸手轻抚着她的脸蛋,诚恳地道:“我真的是为了你好,她们都宠惯了兰特,若见到你对他那凶巴巴的样儿,是会不开心的,以后你的日子就难受了。”

姣姣顺从地点头,偷看了我一眼,低声道:“兰特你是否已因此不喜欢我了。”

我哈哈大笑起来,把她拥入怀里,奇道:“太阳都要下山了,为何她们仍未回来?”话犹未已,淡如等的笑语声由外传来。

屠姣姣脱出我的拥抱,站了起来。

淡如、青青、小风后、巨灵、叶凤、战恨全回来了。

我向淡如约略问了会议的情况,知道一切顺利后,向他们说出了“黑寡妇”连丽君的事。

众人都听得大感愕然。

淡如最熟悉巫帝的可怕处,俏脸阴沉起来,道:“我们是否应不理连丽君的指示,立即赶到巫宫去,和巫帝一决雌雄?”西琪道:“若我们弄不清楚连丽君的真正动机,对我们将会非常不利。”

淡如道:“其实我心中一直感到不妥当,巫帝是非常有力量的邪物,但今次整个旅程实在太轻易太顺利了,他是不会不知道我们要来消灭他的,可是他完全放弃了对付我们的任何行动,反让连丽君屡次暗助兰特。”

巨灵道:“他是否因可稳吃我们,所以才欢迎我们到巫宫去?”战恨打了个寒战道;“他定是喜欢亲手干掉我们。”

我向西琪道:“魔女说过父神能通过你和我的联手,送出毁灭性的能量,把巫帝杀死,是否真有这么一回事?”西琪肯定地道:“是的!”

我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我们只能当巫帝低估了我们,想不到父神会在暗里作我们的后盾,所以才会引我们到巫宫去,以完成他某一项目标。”顿了顿道;“既是如此,我们耐心一点,等候连丽君的消息,再赴巫宫去见他。”

淡如点头道:“看来只好如此了。”

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心中不安的感觉更浓烈了。

或者我知道原因在那里。

自踏足巫国后,我感到能在某些情况下预知将来的异力,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前路深藏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