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5章 雪原夜舞

作者:黄易

当我们兴高采烈站起来时,我们均知道已在与巫帝的斗争中大胜了一场。

不如是谁先围着篝火堆跳起舞来,转眼间大半人都投进了热烈的狂舞里。

没有跳舞的人在旁兴奋地欢呼、怪叫和鼓掌。

淡如成了众矢之的,因为她的舞充满了摄入的媚力,连一向奉她如神的鹰族战士亦破除了心理障碍,轮着与她共舞。

战恨来到我身旁,认真地道:“我感到整个人似脱胎换骨,连视力和听觉都灵敏起来,希望这不是暂时的现像,否则会很难受。”

我大力拍了他一下,笑道:“放心吧!异能已和你体内的潜力结合,以后只会不住增强,绝不会减退。”

青青刚刚舞罢归来,秀目闪看前所末有的采芒,闻言问道:“为何昨夜我们做着同样的事,却没有这次的神奇功效?”我道:“一来因为今次加入了很多人,力量比前人得多了,成功制造出一个庞大的能量原场出来!更重要的是昨夜我们是玩游戏的心情,但今晚我们却是为了对抗巫帝,为了生存而奋战,在生死关头,每一个人的潜能都被激发出来,由这刻起,巫帝再不能主宰我们的命运。”

西琪道:“刚才巫帝显然想把所有人除你我之外全部杀死,他为何要这样做?”巨灵这时搂看两名游女兴尽而回,坐到我前面,点头道:“或者他只是想你们两人到巫宫去,好进行对付你们的某一项阴谋。”

我微笑道;“刚刚我才明白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想借杀死我至爱的人,激起我的痛苦和仇恨,因为他害怕我充盈心内的爱念。”

众人呆了一呆,接看恍然大悟,把握了我的想法。

是的?

巫帝最怕就是人类的爱。

这事虽是玄之又玄,却是事实。

因为我们和巫帝根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

人类歌颂的爱,恰好是他的克星。

正如鱼不能离水而活,但若要人浸在水里,只会因窒息而死亡。

爱正是那能令巫帝窒息的致命之水。

若巨灵淡如等全被杀死了,我心中的爱将会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痛苦、仇恨和悲悔。

那时巫帝再不用怕我了。

战恨失笑道:“那你是否要一直说着『我爱你』才能把巫帝一剑杀死。”

众人无不莞尔,自上路后,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般轻松写意。

淡如这时脱身回来,亲切地伏在西琪背上,和她脸贴看脸。

巨灵道:“有一事我始终不明白,巫帝既是无形的精神生物,我们如何才能把他杀死?”我向西琪道:“我也不太清楚,琪琪可否说出答案?”西琪道:“我正准备把母亲告诉我的事说出来。”顿了顿续道:“母亲说!巫帝本来并非无形的,只是因为所有身体全被父神彻底毁去,才被迫藏身在巫宫下的地底磁场里,苟延残喘,假若我们能破坏磁场,而他又不能进入公主的神经里,他纯精神的存在将会烟消云散,亦等若把他杀死了。”

淡如舆奋地道:“若我们能把公主救出来,不是已立于不败之地,最下济就依先前的提议,禁止任何人进入巫宫所在附近的区域,那任他邪力如何厉害,亦无所施其技了。”

我道:“淡如切勿因小胜而轻敌,巫帝的邪力此我们所有人加起来仍庞大得多,加上他有超人的智慧,我们实在斗不过他,幸好我们有着能克制他的爱,才能使我们不致任他施为,救回公主则绝非易事。”

灰鹰这时亦加入我们这小圈子里,插口道;“只看他竟可控制天气,便使人感到难以胜过他,何况他还有十多名可怕的巫奴和连丽君辅助他,形势对我们确不乐观。”

西琪叹道:“最大的问题是敌暗我明,经过刚才一役,他应妥奴掌握了我们的实力,我们对他仍是一无所知,连他为何想我们到巫宫去的真正原因,还是茫无头绪。”

我向西琪调笑道:“琪琪你如此长敌人志气,小心我打你的屁股。”

西琪娇嗔道:“我只是直话实说吧!犯了什么错呢?”我微笑道:“他对我们再不是了如指掌了,由今晚开始,他因怕了我们的“爱能,所以不能看穿我们,就算我们不能力敌巫帝,也可以用智计胜过他,和他比比看究竟谁才是更优秀的生物。”

淡如嘟着小嘴道:“看夫君得意洋洋的轻敌样子,定是想通了圣帝最大的阴谋。”

巫帝的威胁减轻了,这美女立时回复了平日的灵巧多智,万种风情。

这再不是一面倒的战争了。

战恨嘿然道:“连巫帝为何要弄你去巫宫你也想通了,那真是教人难以置信。”

淡如搂看西琪道:“若我们的好夫君真想通了这个谜,而我们仍茫然不知,我们将被迫臣服在他的智慧之下,好琪琪我们快想想吧!”

巨灵失笑道:“现在想到了有什么可以自夸,因为已比他慢了。”

姣姣和素贾拉看手回来笑道:“谈什么谈得那么兴致勃勃?”趁巨灵向她们解说时,我往狂舞着的十二游女和鹰族战士望过去,刚捕捉到倩儿热烈地摆动着她青春坚直的美丽胴体,作出种种曼妙的舞姿,引得众舞者都围看她来欢叫。

每一个人都盈溢着爱意。

与男女之慾无关,虽然亦被包括在内。

那是一种升华了对生命的爱。

产于生命对她自身的渴望。

在挪里只有欢笑和火热的动力。

在这即将与巫帝正面对阵的时刻,我终于悟通了生命的真义。

那就是要尽情享受生命所赋予美好的一面。

我再不认为自己是贪花恋色之徒,那只是我忠于自己的生命,是忠诚而非背离。

废墟里的父神并不能助我解决这疑难,因为他始终是非人类。

只有人类才可解决自己的事情。

那亦是生命的目的。

姣姣一蹦一跳来到我旁边,亲热地挽着我道:“好夫君,快揭开谜底吧!”

一众眼光全集中到我脸上。

我从容道:“淡如二告诉你的男人,巫帝最大的目标是什么?”淡如俏目一亮道:“当然是要毁灭废墟里的父神。”她双目闪看智慧的光芒,接着道;“为了达到这目的,他定须获得公主的身体,让他能从地底磁场里脱身出来,有新的藏身之所,借着公主的身体,到废墟里杀掉他的大敌,然后才转过头来对付我们人类,是吗?我的男人。”再微微一笑道:“我也想通了!”

西琪跺足道:“真不争气,答案其实很简单,我怎会猜不到呢?”战恨搔头大惑不解道:“为何我仍想不通呢?以前我还以为自己是这世上最聪明的人。”

众人笑得弯下腰来。

素真催促道;“快说出来吧!”

我淡然道:“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推理,你父亲既说过巫帝不会做无谓的事,所以所有行动的目的,都是为了达到刚才淡知所讲的目的。既是如此,他想我和西琪到巫宫去,自然是想利用我们助他完成梦想,把自己转移到公主体内,没有我们的帮助,他根本全无办法达到这目的。否则对他来说,多等一、二百年又算那码子的一回事。”

青青道:“他将会怎样利用你们呢?”我微笑道:“很快我们就会知道,为了证明我的想法没有错,我们将会留在这里风流快活,每晚载歌载舞,看看天星,直至巫帝派人来请我们到巫宫去。”

众人听得目定口呆。

我大力一拍战恨道:“好小子!宾回你的帐幕去和雪芝穗儿等鬼混吧!就算异日你成了圣,终不过只是头圣狼而已。”

我搂着青青往帐幕走去。

青青深倩地道:“我们都很高舆大剑师回复了信心,再次表现出你那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风度,先一刻不知多么担心你哩!”

淡如从后追来,娇呼道:“兰特!”

我和青青停了下来。

淡如挺看酥胸,拦在我面前,那娇媚可爱的横蛮样儿,可教任何男人俯首称臣。

她跺脚道:“我知道兰特你还有些关于巫帝的事没有说出来,看你刚才那充满阴谋的笑容就知道了。”

我俯前吻了她的嘴,微笑道:“以秀丽法师的智慧,怎会猜不到兰特心中想看的事?”

淡如动人的胴体贴了上来,搂着我的颈道:“淡如若比得上你的才智,现在就不会成为了你的情俘了。”

我微笑道:“那只是因为荣小姐垂青兰特,所以才装作愚蠢,故败一仗,好能纡尊降贵,以身相许吧了!”

淡如气道:“你是打定主意不说出来的了!”

我悠悠道:“现在我只有舆趣和你们做爱和说些甜言蜜语,乖乖去告诉你的好姊妹们,在外面玩得久点没有关系,因为我踏进帐幕后,就不会出来,直至连丽君来找我。”

淡如一呆道:“假设连丽君不来的话,你不是永远要留在帐幕里?”我笑道:“当然有个期限,我在帐内会等她三天,假设她不来,我们立即离开,永远不再回来,快快乐乐过一天算一天,因为那证明了兰特确非巫帝的对手,连智慧亦此不上他。”

淡如一呆道:“兰特啊!你的信心是否多得过分了?”我道:“要对付巫帝这非常的邪恶生物,只有用非常的手段。去告诉你的姊妹逐一进帐来和我欢好,现在我先要和青青在那温暖的小天地缠绵一番,说说心事儿。”

淡如吻了我一囗道:“你这人总能使淡如每次面对你时都感到新鲜得像第一次般美好,兰特我愈来愈爱你了。”

当她带着一阵香风去后,我和青青锁进帐幕里去。

几乎才踏进暖帐内,我俩便开始伟大的爱业。

青青在我身下热烈的逢迎着。

这时西琪、淡如、素真、姣姣和倩儿全拥进帐里,围着我们坐看,羞红看脸看着我们两人在被窝里进行的激烈动作。

青青闭上眼睛,娇喘着,妥奴不理会是否有人在旁观看,亦无余瑕理会身外一切。

五女看得脸红耳赤。

姣姣嗔道:“兰特!你是故意利用青青挑惹我们。”

我笑道:“下一个是谁!”

五女对望一眼,谁都渴想做那下一个,却又不好意思争先。

素真道:“夫君你自己来拣吧!”

西琪秀目闪着智慧的采芒,道:“夫君这样做是有目的哩!我们要自行决定先后次序。”

淡如一呆道:“他有什么目的,看!他是蓄意弄到青青那么热情狂放的。”

姣姣忽地扑在我背上,颤声道:“兰特!你好坏,姣姣忍受不了!”

淡如一震道;“我明白了,兰特你是在进行对付巫帝的阴谋,所以才故意挑起我们最狂野、最原始的慾望!”

西琪双颊潮红道:“兰特你成功了,明知我们刚才因那爱的游戏,心中充盈着对生命的热情爱火,现在给你这么一逗,全都涌了出来,今晚让我们抛开一切,彻底向你投降,把肉体和侄蛔奴奉上给你好吗?”我喘息看道:“相信我吧!我已掌握了战胜巫帝的真正窍诀,那是连废墟中的父神也想不到的方法。”

我的精神体力攀上前所未有的高峰,持续的男女交欢,令我把体内的爱送至沸剩的顶点,而且不像一般人那样到达gāo cháo后立即衰遏,而是一直保留在那里,把深菽着的潜能引发出来,让生命尽倩挥发。

这才是男女性爱的真谛。

我从“爱的游戏”里得到这种明悟。

自古以来,人们都希望能从男女欢好里获得最大的快乐和满足,追求种种肉体上逗弄的技巧,却不明白肉体的亲密接触只是手段,真正的目的只有是心灵的交融和结合。

所以纯是追求肉体快感的男女,最终都是一无所得。

只有当灵慾一致时,男女才可真正分享对方,同时施予和接受。

每一个人的心灵都是一个黑暗隔离的深渊,男女结合时纵使如何深爱着对方,互相能触及的部份只是这心灵深渊最浮面的表层。正如我们所谓的“真”,究竟能“真”到那个地步呢?人类一天不真正了解自己,就不能明白“真”是什么。

连自己亦不知道的东西,怎样才可以让别人了解呢?

为了对付巫帝,我必须妥奴地了解爱的真面目,再无他法。

现在我就是要彻底消除和众女问的隔阂,我要把自己妥奴献给她们,也要她们妥奴地把自己献给我。

要达到这目的,唯一方法就是把灵慾交融的极乐保持在最高点,直至她们把心灵妥奴开放,情不自禁和毫不保留地献出一切的“真”。那种爱才是真的和无私的爱。

我终于成功做到了从没有一对男女能做到的事。

来自魔女刃带看百合真爱的异能只是一把火,它的作用是燃看爱的葯引,把深藏的能力释放出来,现在生命的烈火已熊熊燃烧了起来,再没有什么能阻止它的奔腾扩散。

人类是应该拥有这奇妙的能力的,只是自己不知道,还习以为常地不知道能得到更多更美好的东西。

那是每一个人在孤寂的晚上一直哭泣着追求的美梦。

那才是真正的爱,其他的都是虚假和幻觉,会因时间和加深的了解而减退、消失,甚至会变成深刻的互相憎恨。

一般的爱或者能使人类有短暂的“真”,但过后将一无所有,再次沦入日常沉闷的意识里,只想再次经历那借感官刺激带来的“真”,然后再重归于失,变回一个孤独的个体。

但我和众女现在的那种爱,将永远击败了隔离和孤独。

因为那不单是肉体的结合。

亦是心灵的浑融无间。

那是自有人类以来,让他们一直脚不停蹄地追寻着的东西。

我悠悠醒来时,发觉躺在倩儿温暖的杯抱里。

她微笑看着我,再没有半点畏怯和自卑。身分的尊卑再不存在她思域内。

我是男。

她是女。

互相深爱着对方,就是那样。

她俯下头来,深吻我一囗道:“她们都到了外面去欣赏雪景,留下我一个人陪你,我们会轮着来侍候你,被你疼和爱。”

我微笑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倩儿俏脸一红道;“是第二天的晚上了,你肚子饿不饿。”

我吓了一跳,坐了起来,沉吟片响,奇道:“我真的不饿,甚至不想吃东西。”

倩儿娇羞道:“可能你昨晚和今早吃别的东西吃得太多了。”

我拧了下她的脸蛋道:“你没有吃到东西吗?”倩儿倒入了我杯里道:“吃了!还吃得很满足很快乐!天哪!你知道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事吗?你把我们送到极乐的世界里去,我们从没有想到可以那么美妙的。”

我心扉忽动。

倩儿立时感到,间!“什么事?”我平静地道:“连丽君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