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8章 对决巫宫

作者:黄易

我搂着丽君因惊惧而仍在抖震的身体,安慰道:“没事了!你做得很好!余下的事由我和西琪去完成。”

淡如挽着我手臂,吻了我的脸颊,柔声道:“我代表我们所有人预祝大剑师马到功成,歼灭巫帝。”

战恨走到西琪旁,正容道;“我则代表全场所有男子汉吻贺我们的小琪琪。”

西琪把脸蛋凑到他的□旁,微笑道:“你何须找藉口来吻我,要吻就吻吧!小琪琪怎敢得罪而特的好朋友呢?”战恨馋涎慾滴地重重在西琪的脸蛋香了一口,又作了个神魂颠倒,脚步飘飘的可恶模样,才退了回去。

我轻轻推开连丽君,柔声道:“乖乖在这里等我回家。”同时吻了她的小嘴。

素真、青青、姣姣和倩儿四人逐一走来让我吻过她们后,我拉起西琪的手,走下石阶,往巫渊跑去。

在广袤的星夜下,我们忘情地往下奔去,有种毫不费力的轻松。

我左手举着的火把,划破了黑沉有若鬼域的地渊。

沿途洞窟里瑰丽诡奇的钟rǔ石在四周泳舞,为我们这段伟大的旅程奏出了壮丽的乐章。

这是人类和另一种比他更顽强的生命作最后的决斗。

人类败了,将永远沉沦下去。

若巫帝败了,他代表的那种生命立时烟消云散,了无痕迹。

代表人类的正好是一男一女。

他们的武器就是爱。

我和西琪的心灵不住融合,逐渐凝神专注,除了奔跑、钟rǔ石和巫渊外,这寂静的天地再无他物。

除此之外,所有人事再不存在,就若他们从来未存在过那样。

狂奔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宇宙和我们狂舞着。

最后只剩下我和西琪,深切感受着互相的依恋和热爱。

巫殿在望。

我们没有丝毫犹疑,直冲而入。

就在进殿前的刹那,西琪整个人发起亮光来,庞大无匹的能量由她的手涌入我体内。

同一时问我感应到万里之外帝洲沙漠里废墟的父神,跨越了遥阔的空闲,把仅余的能量,送进西琪的体内,再传入我处,又从我处流回西琪体内。

“锵!”

西琪抽出了魔女刃。

我们冲入殿内。

可怖的巫帝石雕矗立殿端,对比着公主横陈的动人躶体,分外觉其诡怖阴森。

我们脚步不停,心念一动间,激汤体内的庞大力量带得我们冲天飞起,朝着巨石雕那对眼睛刺去,瞬眼间我们飞临他可怖的巨目前。

那对眼闭起亮若太阳的强光,由我们两旁擦过,把石床上的公主照得有若透了明,不含任何实体的幻象。

西琪的魔女刃闪电般刺入巨雕那对眼的正中处。

父神送过来的庞大能量,龙怒吼般由刀尖轰进了石雕内。

我和西琪同时力竭,往下掉去。

魔女刃抽了出来,变成灼热的蓝芒。

两道电光再由巨石雕的眼中射出来,击在公主身上,像数百条光蛇绕着她身体狂舞着。

“轰隆!”

整个巨石雕化成碎粉,溶撒下来。

地底隆隆声里,是一声轰天动地的爆炸激响,接着山摇地动,整座巫宫缓缓塌往出现了无数裂痕的殿底。

我和西琪都想到地磁被毁时会发生的一些事,却没有想到惊天动地至此,骇然间,一块巨石当头压下。

那块巨石怕有万斤之重,若给压着,保证会令我们变成肉酱。

大惊失色下,我无瑕理会公主,搂着西琪在漫天碎石里,滚往一旁。

巨石以数寸之差,落在我们身旁,小半陷进地下去,撞崩了个大缺口。

脑筋仍未回复正常运作前,另一块巨石来至头顶。

这时整个天地全是往下塌来的大小石块,根本避无可避。

西琪自忖难逃厄运,一声惊叫,紧搂着我。

我人急智生,和她滚回刚才那巨石旁,挤进那缺口去。

“轰!”

巨石压下。

我和西琪搂作一团。

天崩地裂。

碎屑激溅到我们身上,幸好先前的巨石承受了后至的巨石,使我们安然无恙。

黑暗里整个大殿震动着。

我死命搂着西琪,心中却想着公主。

灵力延伸出去。

蓦地接触到巫帝强大无匹的邪力,却找不到公主心灵的丝毫踪影。

我全身冷汗直冒。

为何会有这情况出现,我已以灵能破开邪力,把强大的爱能送进公主的心灵里,把她唤醒过来,又改变了她体质和神经的状况,巫帝理应再不可进占她的身体,为此被毁掉,但何以巫帝仍存在着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成功寄居到公主的身体里去。

难道丽君离开后,给他发现了我的阴谋,再次改造了她的神经?

若是如此,我的计画彻底地失败了。

巫帝的邪力,加上公主的超人体质和潜能,再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止巫帝把整个人类毁掉铲除。

天地逐渐静止下来,地底的轰隆声不住减弱,以至于静止。

西琪在我怀内抖颤着,骇然道:“兰特!”

我勉强振起意志,带着她由巨石与巨石间的空隙爬出去。

当我们来到乱石堆之顶,整座大殿不见了,月色星光洒在渊底这一大片高低起伏的颓垣碎石上。

乍看下,一切平静得使人心颤。

但我们都知道巫帝仍没有被毁掉,他借了公主的身体复活过来,正藏在跟前这片乱石堆下。

西琪拔出了魔女刃,心惊胆颤地戒备着。

我记起了百合的话,若让巫帝成功借了公主的身体,连废墟里的父神也再不是他的对手,人类将遭遇最悲惨的命运。

西琪颤声道:“兰特!我们失败了。”

我狂叫道:“不!巫帝你滚出来。”

庞大无匹的邪力刹那间笼罩着整个空闲,一种不能抗御的冰寒充斥在我们每一条神经里,我和西琪不由紧搂在一起,凝起灵能苦苦对抗。

“轰!”

大小石块激天冲起,弹往半空。

当石头再掉下来时,漫天尘屑里一个绝美的赤躶胴体,傲然单足柱立在一块巨石之端,另一足收起横搁膝后,姿态美至难以形容。

天!

最可怕的事发生了。

巫帝真的成功占据了公主的身体。

银铃般的娇笑响彻整个空间,但却再没有公主丝毫原有的柔美甜润的感觉,而是充满了阴冷、仇恨和不屑。

我们一点感应不到公主的灵魂,邪力把她完全包容吞噬。

她再不是公主,而是巫帝。

笑声倏止。

巫帝眼中亮起诡异的红晕,以不带着半丝人类感情和冷若寒冰的公主声音道;“我虽从不感谢人类,但现在却不得不破天荒表示我的感激,没有了你们这两个蠢材,我将永远不能从地磁脱身出来,也不能把能量转移到保护神费尽心力特制出来的这美丽的身体和生命里。”

我道;“保护神?”巫帝缓缓道;“是的!那就是你们人类前代文明成功制造出来的保护神,现在瘫痪在沙漠里死而不僵的残废。”

我涌起强烈的失败感觉,颓然道:“你怎知我们在公主身上做了手脚?”巫帝再次以公主动听的声音狂笑起来,道:“你们其实也不错的了,只是人类的智慧终是有限得很,我命连丽君去找你,早知以你的能力必能解开她心灵的封锁,亦猜到你的智慧必能看穿我要借你的力量破坏地磁,为我解困,于是将计就计,任由你进入公主体内,布下你自以为是的陷阱,余下的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

我一生人里,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般沮丧和无奈。

我太不了解巫帝的智慧了,所以才招致现在的惨败。

难道人类就这样完了。

巫帝仰首望往夜空,无忧无喜,像说着完全与自己无关般的事道:“我会把你们全体杀个一乾二净,然后到废墟去干掉保护神,再把我同类的种子释放出来,培育他们,大地上所有生物将是他们猎食的对像,那会是个有趣之极的开始。”

我差点跪了下来,为人类的失败而悲泣。

西琪在我身旁颤震着。

“当!”

魔女刃由西琪手里滑下,掉在地上。

巫帝猛地往我们望来,两眼射出两道红光,将我俩笼罩其中。

我们有如被掉进冰窖里,连一个指头也动不了。

在这生死悬于一发的危急存亡之际,倏地魔女百合的声音在我们心灵里响起道:“兰特、琪琪,不要绝望,不要气馁,他是要激起你们悲伤悔恨的情绪,使他能有机可乘。兰特啊!记得我和你在口出城宫中那小房内的相拥相爱吗?我们三母女都是深爱着你的。你要……”巫帝一声狂叫。

邪力旋风般卷起,碎石冲天而起,漫天飞舞着。

百合的声音被割斯了般倏地消止。

把我和西琪压得身心均不能动弹的奇寒倏地松了一松。

我和西琪心意相通,立时激起心内滔天的爱,那不单是男女的爱恋,还有对整个人类炽热的挚爱。

罩着我们的红光散去。

巫帝再次狂笑起来,道:“好!你们或可抗拒我精神的力量,但却绝胜不过我肉体的力量,你们都要死。”

长笑声中,凌空往我们扑来。

人未至,狂烈的气流压体而至。

我向西琪喝道:“魔女刃!”往前扑出,拔出黄金匕首,往他眉心间掷去。

巫帝眼中闪过嘲弄的神色,一掌劈出,正中匕首的尖锋。

匕首笔直往我退飞回来,速度力道都比前倍增。

我闪了闪,避过匕首,巫帝飞临头上,两手十指箕张,分往我和西琪的天灵盖抓来。

我松开西琪的手,用肩头把她撞得滚往地上,一侧身,全力运掌劈往他的手腕处。

巫帝想不到我反应如此敏捷机变,一声痛哼,给我劈中手腕,同时把他带得由头顶飞起到了身后。

我如影随形,跟着追去,双拳全力一往他将落到地上的躶背处。

眼看击中。

巫帝背后像生了对眼睛般,俯身倾前,后脚闪电踢出,正中我小肮处。

一股无可抗拒的大力传来,我整个人往后抛跌,落到一堆乱石里,小肮剧痛,一时无法再爬起来。

西琪娇叱咨起。

我强忍痛楚,勉力挣起身体。

只见西琪手持魔女刃,化作千万道剑影,与巫帝战作一团。

我不能置信地看着巫帝以公主娇嫩的玉手,当作兵刃般硬架着无坚不摧的魔女刃,发出密集沉闷的一声。

“呀!”

西琪一声惨叫,竟给巫帝一手抓着魔女刃锋利的剑锋,另一手握拳扭腰击出,打在西琪香肩处。

西琪凌空抛跌,落在另一堆乱石上。

我大惊下不知那里来的力量,跳起身来,往巫帝扑去。

巫帝静立不动,魔女刃反转过来,剑锋遥指着我。

我骇然止步,没有兵器的巫帝已是我不能力敌得了,何况现在手上有了魔女刃。

他眼中红晕再起,射出残忍凶狠的杀意,再没有说话的兴趣。

一个奇怪的念头掠过脑际。

这才是真正的巫帝。

无论是他的邪力,又或肉体的力量,都足够杀死我们有余。

所以根本不需多余的说话。

换了是人类,可能会因敌手身陷困境而自鸣得意。

但他却不是人类。

正如我们杀一只野狠时,绝不用学狼叫一番、又或大说一轮才杀它。

巫帝是绝不会做无聊的事。

那为何早先他又要费尽□舌,摧毁我们的信心,制造恐惧。

背后必然存在一个理由。

唯一能令他恐惧的事,必然与公主有关。

巫帝眼中邪芒更盛,一步步往我走来,魔女刃略往内收,平举胸前。

我给他的邪芒慑得全身乏力。

当他的魔女刃刺出时,就是我丧命的一刻。

西琪爬了起来,尖叫声中往他扑去。

我心神大震,涌起对西琪无尽的爱,压力一松,恢复无比强大的力量,往巫帝扑去。

我这时与巫帝隔了五、六堆高低起伏的乱石堆,西琪则已奔上他立身处的同一块大石,即管他杀了西琪,我仍未能去到和他相距一半的距离。

西琪悲叫道;“兰特快走!”

她是打定牺牲自己来救我。

我心中爱意狂涌,体内灵能大增,加速往巫帝扑去。

巫帝漠然不理西琪,两眼注定了我,双足用力,避开西琪,凌空扑来。

另一念头在我脑海里迅雷激电般闪过。

他为何不先杀掉西琪。

唯一的原因是他最想杀我。

灵光一闪。

我知道他是为什么了!

他怕的是我内心对公主的爱,他对公主的封锁仍有破绽,所以他千方百计都是要挑起我负面的情绪,使我不能激起心中的爱意。

巫帝已至,魔女刃当胸刺来。

我一声长笑,迎了上去,同时凝起全身灵能爱意,准备送到蕴藏着同一爱能的魔女刃剑锋去。

西琪惊叫传来,用力过猛下,她滚倒地上。

魔女刀尖锋碰上我的胸肌。

灵能全力送出。

海潮般涌进刃内,与刃体内的庞大灵能结成一体,惊涛裂岸般由巫帝握剑的手汹涌澎湃地拥进他体内,化成莫可抗御的千股激流,注进他的神经里去。

巫帝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喊,脸上现出痛苦至极点的神色,魔女刃刺来的力道大幅减弱。

刃锋深进半寸,在刺到我心脏前,给我十指紧捏在刃体上,凝定下来。

庞大的邪力由巫帝体内反涌而出。

我体内的灵能亦反击过去。

魔女刃由刀尖至手握处,寸寸碎裂。

忽然我们之间再无他物,巫帝仍凌空扑来的身体却直压下来。

我迎了上去,伸手把他那原是公主的赤躶娇躯拥个正着。

巨力压下。

我往后跌去,同时借力一扭,变成他反在我身躯之下。

巫帝一声惨哼,背脊撞在一块石尖锋利的边缘处。

他吃痛下用力一扭,把我反在下面。

高低不平的残石怎能支持平衡,我们搂作一团,沿着乱石形成的斜坡往下滚去,石屑在哗啦啦声中随着我们往下泻去。

我们脸脸相对。

他两眼邪光再盛。

我知道送进她体内的灵能只能暂时把他克制,现在他快要复原过来。

他箍着我身体的力量开始增强,使我愈来愈难以呼吸。

不住翻滚中,我突吻上“她”的红□。

就在那一刻,我感到西琪和百合对我的爱以及我对公主的爱结合起来,藉灵能由两□交接中送进去。

巫帝“娇躯”剧烈颤抖起来,拚命挣扎。

“蓬!”

翻滚停止,我把他紧压在坡底一块大石上。

我忘掉了一切,往深藏在他邪力内的公主心灵钻进去,很快找到早先破开了的小缺口,利钻般刺进去。

就像钻进一块铁板去。

幸好这铁板像纸般脆薄,在爱能给反弹回来前被我钻破了进去。

我先前的猜想没有错,巫帝对公主心灵的封锁仍有破绽。

那就是我早先在巫殿时到破开的缺口,那是巫帝也不能以邪力封锁的破绽,所以他才害怕被我察觉。

忽然间我成功地与公主的心灵和爱连结在一起。

公主凄叫道:“兰特救我!”

我从内心回应道:“不用怕!我来了!再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来。”

公主道:“我一直和巫帝斗争着,不设他封上这缺口。”

我不住把爱能由缺口源源不绝地送往公主被困锁的心灵里,激引着她本身庞大的精神潜能,不住把巫帝的封锁缺口扩阔。

蓦地巫帝“身体”生出狂力。

我一声闷哼,弹离了“他”的身体,抛跌在数十步外一堆碎石里,跌个七荤八素。

巫帝狂喊一声,两手捧着头,往远方滚去,忽地跳了起来,实进黑暗中,消失不见。

我紧紧追踪着他,感觉到他钻进了巫渊下的洞窟里,迅速远去。

我再听不到公主的声音,但我的心灵已和公主连结起来,无论巫帝的邪力如何庞大,距离多么远,这爱的联系亦不会中断。

因为爱正是巫帝的克星。

我爬了起来,刚好西琪找了过来,扑进我怀内。

我犹有余悸地紧搂着她。

西琪喜泣道:“我们击败了他!”

我道:“不!斗争才是刚开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