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2章 怒海争雄

作者:黄易

我坐在船尾的白杨木座上,一众娇妻,包括西琪在内,全立在身后,三个宝贝分别抱在素真、山美和倩儿□里。

灰鹰和他的鹰族战士全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蓄势以待。石弹都装在投石□上。

除了丽君神色愈来愈不安外,我们对巫帝均一无所觉。

巫帝当然不会蠢得以邪力来窥探我们,从而让我们发觉他的来临。

远方海面暗沉沉的,天上灰云密布,不用说也是巫帝在玩弄控制天气的把戏。

若非我因吸取了西琪的能量而灵力大增,并破了巫帝不知以怎么样的手法加诸我身上的禁制,我们今晚整条船上的生命舆命运将会陷进万劫不复的境地。

忽然我的灵觉又再扩展,“看”到巫帝的黑叉舰。

它已在十五哩之内,很快将可追上我们。

我伸手握耆站在我旁边的黑寡妇连丽君的玉手,输出爱能,柔声道:“不用怕!我可以应付巫帝,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们。”

连丽君点了点头,但脸色仍是很难看,没有人比她更深悉巫帝的可怕。

淡如搀扶着娇柔无力的西琪道:“大剑师偏心,淡如也要你把我弄成乖琪琪那样儿。”

这两句话若在平时说出来,定会惹来一阵嘻笑,可是这刻无人不心如铅坠,竟半点应有的反应也没有。

我为了使气氛轻松一点,转身拧了淡如吹弹得破的脸蛋一下,笑道:“莫要后悔提出这要求,你也不知小琪琪给我逗得多么惨,才能得到这享受。”

淡如悄脸一红,低头问西琪道:“他说得对吗?”西琪粉脸通红,微一点头,羞道:“不过那是绝对值得的。”

我不由心中一酥,待要调笑两句,灰鹰失声叫道:“看!”

我猛地转身,望往暗茫茫的大海。

巫帝的巨舰终于从黑暗里邪魔般冒出来。

众人的呼吸立时急速起来。

我收摄心神,冷静地计算着距□,缓缓拿起挂在椅旁的射日大弓,另一手拔出一支在箭头包扎了火油布的的珍乌箭,架在大弓上。

巫帝的巨舰箭般追来,不片刻进入了三哩的短距□内。

我喝道:“点火!”

拿看火把的戴青青,立时为我点燃箭头的火油布。

烈火熊熊烧起。

我长身而起,弓步立定,吐气扬声,一把将射日大弓拉成满月之状。

巨舰像只猛兽般闯入射程裹。

“飕!”

燃看烈焰的珍乌箭划出一道美丽的火红轨迹,以最□人的高速横过海面,投往敌舰去。

众人的心脏都卜卜狂跳看,盯看火箭的去势。

“蓬!”

火箭插在中栀最大的帆篷上,借看风势,烈焰立时熊烧起来。

众人齐声狂呼时,第二枝火箭已由射日弓射出,落到对方船上,跟看是第三枝和第四枝箭……。

众人雀跃欢呼中,忽地狂风卷起,大雨哗啦啦打下来。

我一边喝令□了孕和抱看儿子女儿的一众娇妻,退到能躲避风雨的舱檐底下,自己则和灰鹰扑到船尾去,无限惋借地眼睁睁看看大火被豪雨淋灭。

这场雨当然不会是巧合的。

巫帝的邪力确使人感到难以招架。

敌舰五张桅帆有两张己毁坏至不起作用,余下三张里有一张只剩下了小半块,大大减弱了航速,而舰上被巫帝控制了灵智的黑叉人显然一时还未能习惯操控仅剩船尾两张满帆的巨舟,因灵活和平衡两方面都大失水准。使我们两舰的距□又拉远了哩许。

身旁的丽清松了一囗气道:“若依现在的速度,巫帝休想追上我们。”

本已黑沉沉的海面在豪雨中,更是难以视物,火把全给淋熄了,只剩下挂起的十多盏风灯,使我们泛起敌暗我明的感觉,可是却又不能把风灯熄掉,否则我方的人将伸手也看不见自己的指头了。

我们均浑身湿透,难受□了。

山美靠入我□里,怯懦地道;“兰特!我们逃得掉吧?”我摇头道:“你可太低占巫帝了!”

话犹未已,一阵狂风吹来。

我们大感不妥,稍定神时才知道因为风向已改变了,变成由船头方向吹来。

灰鹰□叫道:“不好!”

船身剧震下,整艘阴风号往左倾侧,硬往左方转过去。

众人立足不稳,跄踉倒跌。

我迅速退后,一边喝令淡如她们进入船舱去,一边拿起射日大弓和箭筒,和灰鹰、华茜、丽清等没有身孕的娇妻,跑往上一层的望台去。

阴风号给巫帝召来的狂风吹得在海上团团打转,□险之情,不可名状。

华茜和山美都是首次坐船遇上风浪,受不住抛荡飘摇的折磨,呕吐起来,被我命人扶回舱里去。

望台上剩下我和灰鹰、丽清三人,和二十多名鹰族战士,严阵以待。

我知道若等巫帝的巨舰出现在肉眼可见的距□时,一切都会太迟了,忙凝聚精裨,把心灵延伸开去。

巫舰倏地在灵觉里出现,由左方高速直冲而来,看情况是要拦腰把我们撞沉。

我大骇睁眼,指首巫舰的方向大叫道:“它由那处撞过来,快避!”

灰鹰扑往驾驶室,同时发出命令,看底舱的水手扳桨猛划。

阴风号在干辛万苦下抵挡着吹向无定的狂风,斜斜弯开去。

我心中一动,吻了吻丽清的香chún,吩咐道:“你到下面照顾她们。”

不待她答应,掮着重甸甸载满珍乌箭的大箭筒,一手提起射日大弓,以最高速度,几个跑跳,来到最高的中栀处,一寸气往上扳去,到了全船最高的望台处,逐走正在那里眺望的鹰族战士,刚弯弓搭箭,巫舰已出现在左后舷处,以高速冲来。

“飕!”

珍乌箭破空而去。

“擦!”

劲箭正中仅余下两张满帆其中之一的船栀处。

射日大弓射出的箭,力道是何等劲猛,木屑碎飞中,粗若大腿的主栀立时破了个约达栀身三分之一的缺口。

我刚想射出第二箭,巫舰冲进了半哩的近距处,一通鼓响后,巫舰船首的三台弹石□射出三块巨石弹,往我们飞投过来。

在这样的模糊视野襄,灰鹰等可能连看也难以看得清楚,更遑论躲避了。

超人的目力,使我迅速判斯出三个石弹的落点,知道其中两弹必然会投到船上,而我只能选择其一加以拦截。

心念电转下,珍乌箭□弦疾射而去。

“蓬!”

石头被无坚不摧的珍乌箭射个正看,两股力量交击下,炸作一天碎粉。

“轰!”

另一颗石弹重重掷落左舷的甲板上,两名鹰族战士当场被压死,甲板裂开,石弹余势不止,直冲往船旁围栏,坚实的木栏摧枯拉朽般往外激溅,被石弹带往大海裹。

那震动连在跟甲板达五十尺距□的船栀最高看台的我,也感受到□大的激荡,身在下面的他们其□恐情况可想而知。

另一颗石弹仅以毫厘之差投到阴风号十尺旁的海水里。

阴风号像只受了伤的羔羊,左倾右侧下往外弯去。

巫舰在阴风号船尾二百来码外疾驶而过,箭像雨点般洒过来。

这时大雨依然,风势却回复了正常,因为两船相距太近,若巫帝搞出来的无定狂风仍狂吹着的话,对巫舰亦毫无好处。

我为死去的两名战士涌起怒火,另一枝珍乌箭射出,向看刚才被我射崩了一个缺口的主桅射去。

眼看射中,一个盾牌由巫帝手中甩出,正中箭身。

“当!”

珍乌箭被震得弹往远方,再□不成任何威胁。

巫帝的“娇笑”在雨里传来道:“兰特!你就是得那么三脚猫的一招半式。看我的巴!”

我刚要回骂,忽感有异,原来另一个盾牌被他甩手掷出,直往我身处的高栀下方飞旋着割来。

我大骇下来不及拔箭对付,抽出腰间长剑往盾牌掷去。

“当!”一声激响,震慑全场,连雨声和风帆颤动的声音也掩盖下了。

剑盾在空中交击,长剑立时断折,盾牌去势不止,“噗!”的一声,割人了船栀裹。

我暗叫糟了,差点要闭目不敢再看,幸好盾牌被我掷出的剑化去了一半力道,力势稍减下,嵌入木栀的大半截后,便定在那里,没有拦腰把高栀割斯。

阴风号全速往外弯□,两船迅速拉远。

风势倏地加强。

我刚大叫不妙,中栀已禁不住狂风,“喀喇”一声,在盾牌割人处,折裂中斯。

中栀带着我和整幅最大的主帆,颓然往阴风号的船头倒下去。

我在这危急存亡的一刻,一手紧握射日大弓,一手提看箭筒,勉力跃起,往相反方向的船尾滚跳出去。

“轰隆!”

中栀和巨帆拍打在船头处,把整艘船带得往前倾去,惨叫痛哼声不绝于耳。

“蓬!”

我掉在望台处,若只是我一个人,最多撞凹了望台的甲板,但加上了射日大弓和载着最少三十多枝珍乌箭的大箭筒的重量,却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望台甲板崩斯折裂,我和大弓箭筒穿过望台的甲板,掉进了下层去。

阴风号左摆右摇,我顾不了疼痛,勉力爬了起来,不理身在何处,见到有扇门,跌跌撞撞冲了出去,门外原来是通往船尾的走道,丽清和山美迎面奔来,在摇曳的风灯下,花容失色,见到我悲呼道;“你没事吧!”

我强笑一声应道:“躲回舱里去,照顾其他人。”

擦身而过,抢往船尾去。

受伤的战士被战友抬看拥进长廊里,我贴在廊壁处,待他们过去后,才往船尾走去,刚才约略一数,最少有七人受了箭伤,这还只是船尾受伤的人数,可知我们是处在何等劣势里。

我挤进在船尾严阵以待的鹰族战士里,看到了装看石弹的两台投石□,心中一动,向他们下令道:“你们看我的手势,只要我手放下,掌尖向看的位置,就是敌舰刚进入射程的位置。”

众兵轰然应诺。

灰鹰这时不知由那里钻了出来,到了我身旁道:“船速减慢了一半,不过这也有好处,不致给巫帝搞出来的怪风吹得团团打转。”

我无暇理他,收摄心神,灵觉往四周延伸,与西琪的灵力结合后,最大的好处就是巫帝仍末感应到这形式的灵力,所以不虞被他的邪力□乱阻挡。

我再次感知到巫舰的位置。

我举手猛地喝道:“在那边约三百码的位置。”

战士连忙调校投石□的角度,等待看。

我和灰鹰又再跑往给我撞破了一个大洞的望台去,只见船头的部分给巨帆复盖看,巨栀压烂了整个前舱,希望当时裹面没有人就好了。

阴风号仍能稳定地破浪前进。

大雨打在巨帆上,发出“哗啦啦”的刺耳声响,备添混乱紧张的迫人气氛。

我弯弓搭箭,灵觉延伸出去,定在巫舰的位置处。

二百五十码!.那是射日弓可轻易应付的距□,“飕”一声,劲箭往崩缺了三分一的船栀准确无误地射去,黑暗和大雨一点影响不了我的灵觉.接看我以最快的速度射出第二枝珍乌箭,今次的目标是对方笃驶舱内的舵手,我要教他们没法借改变航道来避过石弹。

“当!”

第一枝箭又被巫帝掷出的一枝长矛震得失了准头,不知射到那里去了。

接看是一下惨呼,那舵手发梦也想不到祸从天降,和着一蓬血雨,被珍乌箭透体而过,立毙当场。

对不起了,明知你是身不由己,可是我也没有别的选择。

二百码。

巫舰像鬼影般出现在能见度的范围里。

“轰轰!”

两枚石弹激射而出,往敌舰投去。

同一时间,我射出第三枝珍乌箭,目标是站在甲板上一层看台的巫帝。

第三枝珍乌箭后发先至,早了半刻来至巫帝身前。

劲箭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不过巫帝的反应亦是一等一的迅捷,一剑劈在珍乌箭上。

“当!”

珍乌箭竟和他的长剑一齐折斯,可见交击的力量如何驽人。

断了一截的珍乌箭去势不减,刺进巫帝胸膛处,我刚要欢呼,突感不妥,原来珍乌箭只刺进了寸许,便停了下来,接看更使人震骇的事发生了。

珍乌箭反弹了出来。

“轰轰!”

两枚石弹成功落到敌舰上,一枚把其中一台投石□压个粉碎,撞得守在投万□旁的黑叉人马仰人翻,伤亡枕籍;另一枚偏了少许,却恰到好处地击中对方左前舷船身处,木屑横飞下,破了一个大洞,船头激起的浪花,立时狂涌进去。

敌船投出的四枚石弹,给我们避了开去。没有舵手的敌船,笔直地在阴风号船尾五十来码外倾侧看掠过去。

战士们百箭齐发的向敌舰射去。

我却绝无欢喜之情,连射日弓发出的珍乌箭也刺不人巫帝占据了的公主身体,我还有何杀死“他”的方法?

当两船来至最接近的距□时,巫帝一阵“娇笑”,飞出一条索钓,挂在高栀上,借力荡上半空,尖叫道:“兰特!我来了!”

在我们骇然以对中,巫帝荡上最高点,然后放手凌空向我飞来。

灰鹰浑身一震,大骇道:“我的天!,”我一咬牙,全力向他射出一枝珍乌箭,同时把爱能灌进箭襄,直至饱和的顶点。

巫帝在空中狂笑道:“你的箭能奈何我吗.,”“飕!”

劲箭说时迟那时快,正中巫帝胸膛。

我心中真的在析祷。若这带看爱能的箭也不能伤害他,我只好眼睁睁让他过来把我们杀得半个不留。

巫帝“娇笑”倏止。

浑身剧震。

珍乌箭透胸而人,仅余箭尾,可是却没有鲜血在后背标射出来。

巫帝“俏脸”剧变,几乎凝定在看台的上方空中,稍后才一声惨叫,往下跌去。

我立时射出第二枝灌满爱能的珍乌箭。

巫帝一声怒叱,伸手挡格,竟一把拨开了快如电闪的第二枝珍乌箭。

至此我才知道第一箭□得多么侥幸。

“他”是绝不会干多余的事的,觉得没有需要去挡那枝箭,才会给我有可乘之□。

“哗啦!”

巫帝没进海水里。

立时风息雨止。

去远了的黑叉巨舰有一半倾斜进海水裹,眼看沉投在即。

忽然间我再次和公主建立了心灵的联系。

我吩咐灰鹰不得騒□我,把以前更炽烈的爱能源源不绝向公主送过去。

公主的声音在我心灵间欣悦地响起道:“我可爱的兰特啊!我对你愈来愈有信心了,你再次击败了他。”

我回应道:“你没有事吧!”

公主道:“我的力量本来愈来愈弱,但现在不同丁,你的爱能使找的活力更□从前,他想切断我们的联系也困难多了,一天联系不断,他也不敢直接来面对你,快到废墟吧!现在巫帝唯一会做的事,不是要杀死你,而是到废墟裹,找寻把我彻底除去的方法,但你定会比他快的,因为你那带看爱能的一箭,对我被他占据了肉体造成的伤害,没有一个月的时间,绝难完全复元。”

我在心灵内叫道:“公主!兰特爱你,你肯嫁我为妻吗?”公主欢喜地答道:“当然愿意,我要与你长相守,让你永远疼爱我,我只想属于你一个人的。”

我还要说话,巫帝的邪力涌起,阻隔了我们的通讯,但再切不断我们的联系。

我睁开眼来。

乌云散退,露出壮丽浩瀚的星空。

海面回复风平浪静,敌舰踪影全无。

可是我却知道,在这美丽的海洋裹,能毁灭大地所有生物的巫帝仍在顽强地生存看,等待复仇的□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