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3章 三年之期

作者:黄易

我们损失了十二名鹰族的好兄弟,都是当场阵亡,伤了五十多人,经我注入异能后,伤重的都稳定下来,轻伤的当堂痊愈。

为死去的人举行了海葬后,我们才稍减悲戚之情。

众人的情绪逐渐回复过来,开始为胜了巫帝漂亮的一仗欢欣鼓舞。

尤其各位贤妻,见到我不但击退了巫帝,还使他受了重创,立时信心大增,对我和他的斗□蟊顺酚

我当然不是那么想。

担心的是和公主的联系会再次被切断,那将是另一个噩梦的来临。

不过我总算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那晚所有人都兴奋地等待天明,天尚未亮,我们便兴高采烈共进早餐。

我不住打量看身旁的西琪。

天呀!

向我献上了灵能的她竟然变得比以前更清丽脱俗,那种美态直能与百合相媲美。连天上的明月星辰亦要在她花容前失色。

众娇妻亦忍不住打量她,惊异她那令人目炫神迷的转变。

西琪没有了一向的清冷,变得像个纯真羞涩的小女孩,向我们嗔道:“你们为何尽是贼兮兮地盯看人家?”说完后白了我一眼,差点把我的魂魄也勾了出来。

最疼惜西琪的淡如搂看她向我抗议道:“夫君定是特别加倍宠赐于琪琪,否则她怎会出落得更漂亮了,变成了我们襄的冠军美人。”

我想起采柔和妮雅她们,心中流过一道甜蜜的暖流,同淡如摇头道:“淡如你有否后悔□孕,致使现在每刻都要忍看想和本人做爱的冲动,弄至有诸内泄于外,开口闭口都直接或间接把怨怼币在你美丽的小嘴边。”

淡如俏脸飞红,娇喷地瞪我一眼道:“若果秀丽不是心甘情愿,就算你把剑袈在本法师的咽喉,也迫不到我为你生孩子,你当自己是块瑰宝吗?着不和你相好几个月,算什么一回事。”接看垂下头去,狠狠道:“兰特你好!笔意挑逗秀丽,小心我挺看个大肚子迫你做爱,教你既想恣意逞蛮又不敢恣意逞蛮,你这昏君才知道什么叫郁结难舒,难畅所致。”

秀丽法师媚术襄最厉害的媚话一出,不但本昏君招架不住,连众娇妻也大吃不消。

姣姣首先道:“秀丽法师求求你作个好心,不要再施逞你的媚话,累得姣姣忍不住也想尝尝挺看大肚子和兰特大帝做爱的滋味。”

素真脸红身软,差点是呻吟地怨道:“姣姣贵妃呵!求你不要说了。”

我故作惊奇地向华茜道:“大着肚子真不可以做爱的吗?”华茜不知是否心情特佳,竟助我这昏君为虐道:“只要你能把自己惯用的暴力减少百分之九十九强,化粗野为温柔,我倒想不出给你弄大了肚子的各位贵妃怎么会不能和你做爱。”

连丽君回复开朗,同丽清道:“郡主管管你那向昏君兰特叛主投诚的下属吧,免得她再帮着他来逗弄我们这些又想为昏君生孩子,但又想和他做爱的可怜贵妃们!”众女愈说愈露骨,使我心知要槽,开始时我只想看她们给我逗得情思难禁的美样儿,现在看来是在劫难逃了。

唉!

只能用百分之一的“暴力”!最难过的应是我而非她们。

倩儿抿嘴一笑道:“我知道大剑师在后悔了。”

丽清失笑道:“兰特你这叫作自作孽,我很想看看你这作法自毙的昏君,怎样应付!……”用指头由淡如、素真、姣姣、青青、倩儿、丽君逐一点数看道:“一、二、三、四、五、六个挺看可爱大肚皮的妃子。”

我微哂道:“有什么大不了,最多不过是温柔地逐个爱她们吧。”

坐在身旁的青青把俏脸埋到我肩上,低呼道:“大帝呵!请选择第一个让你爱的妃子吧!没有人愿意再等下去了!”

山美奇道:“今早为何船上所有女人都会变得像兰特般的色情?”再没有人可以忍看笑,差点连长台都推翻了。

“爸!爸!”

山美□裹的心飞儿笑看张开手,要投到我□裹来。

我忙跑了过去,从山美□裹接过小飞儿,指看出美高挺的酥胸报仇道:“飞儿!要不要吃奶!”

山美大□,遥指丽清道:“奶在那襄!”

众女又再爆起狂烈的笑声。

我心内像注满了蜜□,甜进灵魂裹去。

这种家庭妻儿之乐,才是人生的真乐。

我抱看小飞儿,经过丽清身旁时,这小家伙又要找他妈妈了,惟有依依不舍地把他送进丽清有奶吃的怀抱襄。

来到淡如身后,抓看她两边香肩道:“既是你最忍不住,我就做做好心,先安慰安慰你,至于其他次序,就依认识我日子的先后,作出排列吧。”

日子就是在这般充盈看男女炽烈的爱情热恋中迅快地溜走。

爱的火□愈烧愈红,把男与女间仅有的保留也融掉。

众妻每天都和我大说缠绵情话,其中夜半无人时的私语,更不可向外人道。

连一向畏怯的美姬亦逐渐大胆热情起来,不时主动投□送抱。

眼看净土在几天海程之内,热切的期待,驱走了巫帝的阴影。

通过那玄妙的联系,我的心灵和公主的心灵紧锁在一起。

每天我也把对她的爱通过灵能向她送去,抚慰她被困在巫帝邪力裹的心灵。与以往不同的,这再非单方面的事,她也开始把她有异于西琪的灵能给我回输过来。若说西琪的灵能是清泉,公主的爱能便是烈火。

我本身的灵能和体质,亦因而不住增进。

这日天还未亮我便爬起床来,到了船尾去欣赏大洋中壮丽感人的日出。

西琪追看走出来,伸出美手把我搂个结贸,主动和我来了个长吻后,深情地道:“兰特!我爱你,爱你多于生命的本身。”

我涌起有若四周汪洋般那么无穷无尽的爱意,想起生命的无常,生离死别的无奈。喟然道:“知道吗!当年你假死带来给我的打击,是多么难以忍受,若你没有复活过来,这一生我绝不会有真正的快乐。”说到这襄,不由想起了凤香的惨死,禁不住黯然神伤,纵使在这个充满朝气的清晨。

西琪爱怜地捧起我的脸,轻吻我一口后道:“不要悲伤!苦难终会过去的,我们不是又可快乐地在一起吗?兰特!你的琪琪很快乐,从未试过这么快乐。”

我出她的弦外之音,大喜道:“你有了!”

西琪娇羞地道:“是的!到这刻我才享受到能真正拥有你的甜蜜滋味,他正在我的肚子襄脉动看,那是个最美最不愿醒过来的梦,□了你骨肉的琪琪,才感到爱情的圆满无缺。”

看她这般深情的话,热泪由我的眼角滚下。

我望往海平刚升起来的初阳,胸中涌起强大的斗志。

我定要把巫帝歼灭,活看回来和我的妻儿齐享新的生命。

阴风号在四艘先是拦截,接着变作欢迎的净土战舰领航下,昂然驶进净土北端最大的港口--望海城。

我和一众妻儿立在船头,心脏忐忑跃动玉人们该是安然无恙吧?我失去了一向的冷静和信心,恨不得能像巫帝般唤来一阵狂风,把我们一口气吹到净土美丽的岸旁去。

吠声隐隐从码头传来。

我按捺不住,挥手狂呼道:“大黑!大黑!”

码头旁那代表大黑的一个黑点跳高跃低,欢欣若狂。热泪盈眶中,我不住狂叫。淡如、西琪、华茜等也陪看我留下欢喜的泪珠。阴风号缓缓泊往码头。三年了!对离别的男女来说,那是世纪般悠久的岁月。木梯刚放下去,可爱的大黑已急不及待一枝箭般窜上来,后面奔上来的是红月、龙怡、采柔、妮雅和凌思,却见不到雁菲菲。我迫得暂停在船头上,蹲下一把将大黑抱入怀□,任由它忘情地里我的脸,同时把能强化它生命的灵能第一时间注进它体内,以表达我对这家伙的爱。香风扑来。赶上来的红月不顾不切,跪倒我前,哭着和大黑争看□到我怀里去。“我搂看她站了起来。这时梨花带雨的龙怡已到,我忙张开一臂把她也收进怀□去。拥看两个暖热的胴体,心中激起滔天的情浪。感谢上天,我终于遵守了对她们的诺言,在三年过去前,赶了回来。采柔出现甲板上,接看是妮雅和凌思。全激动得变成了泪人儿。荣淡如迎了上去,不能置信地看看采柔道:“我本以为闪灵族再没有女人能美过采蓉,现在才知自己错了。”

妮雅勉力把眼光由我身上移开,以字正腔圆的帝国话赞叹道:“这位姊姊才真的美若天仙。”

众女中以她最是冷静了,当然那只是比对而有。

淡如指看西琪笑道:“天仙在那□!“我无暇再听她们的对答,因为采柔已由红月和龙怡闲挤了进来,用尽所有力气抱紧我,猷上灼热的红chún。这些妮子都比以前更成熟更美了。

欢叫传来。原来戴青青和凌思这封久别的主婢紧拥到一块儿。热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模糊问我看到燕色大公出现眼前。三女依依不舍放开了我。我迎上去和燕色他们逐一行握手礼,然后一把搂住期待看我的妮雅,当众亲了个长吻,才放过她。这时戴青青笑看把凌思推到我旁,道:“还有这一个!“众人笑声中,我照单全收和羞涩的凌思热吻。燕色大笑道:“大剑师终于回来了,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又奇怪地打量了戴青青道:“大剑师是否私下偷偷去把巫国征服了,还把这么美丽的战利品带了回来。”

众人都齐声大笑起来,只有不懂净土语的华茜等摸不看头脑,要由战利品戴青青亲自向她们解释。

大黑忽然扑到我面前,同我狂吠了几声。

我蹲下抚摸它的大头道:“好家伙!为何骂我?”众人不禁莞尔。

红月俯跪下来,一把搂紧大黑,天真地责怪它道:“大黑你不是最挂着这个没有心肝,不野够三年也不肯回来的残忍剑师吗?”龙怡情不自禁地伏倒我背上,纤手由后缠上来,同我道:“其实挂你挂得最惨的是红月,过去一年来,每天都要到岸旁去等你,怎么也不肯回家,所以警告你的船出现的钟声,就是由她这净土最忠心的海港了望员敲响的。”

众人爆出震天的笑声。

戴青青当然又得负起翻译之责,又再惹来另一阵娇笑。红月给人笑了两次,气得狠狠向龙怡道:“待会我才和你算帐。”

我向红月笑道:“小红月,你那还有时间和别人算帐呢?计计三年来你欠了我多少个晚上!“红月无限娇羞地横了我风情万种的一眼,会说话的眼睛像在说!“小子放马过来吧!难道本贵女会怕你不成?”这妮子确成熟了,身体比前更丰满动人。

大黑忽又吠了起来,吓了我们一跳。

采柔笑看跪在甲板上。抓看大黑嘴旁的厚毛肉,柔声道:“你是否挂着好朋友飞雪呢?”

众人一齐恍然。

还是采柔最知大黑的心事。

我扶起三女,安慰地指着大黑的大头道:“放心吧!终有一天你会再见到你的好朋友。”

到此刻我才有机会把灰鹰和众女介绍给燕色妮雅他们认识。

燕色大笑道:“十天内。,蓝鸟会把你回来的讯息传遍整个净土,当我想到把龙胜红石等累得日夜兼程赶来,便大感快意。”

我不由想起了花云,这高贵美丽、婉约优雅的女祭司。

淡如向我道:“可以下船了吗?我们等着踏到净土的草地上去。”

我笑道:“下船吧!“同时拉看妮雅道:“我的女儿在那里?菲菲何不来迎接我?”妮雅不好意思地道:“我一听见你回来,什么也顾不了,又怕小痹乖还在睡觉,所以没把她带来。”

红月道:“至于你的菲菲则到了南方去,依你的意思在一个美丽的湖旁,你建立我们的家园。噢!她为你生了个宝贝儿子呢!“我心中一阵感动。生命是多么的美好!可恨我还要到那可怕的沙漠去,和巫帝进行生与死的决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