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4章 相思之情

作者:黄易

当晚由燕色主持下,在望海城的大公府举行了盛宴,欢迎我的归来。

这三年来,妮雅等都跟采柔学晓了帝国话,所以与华茜等交流起来,一点隔膜也没有。

最受欢迎的竟不是我,而是大黑,连小飞儿也争看和它斯玩。

妮雅为我生的女儿长得出我想像的还要漂亮上十倍,自然也成了众女争看逗玩的对象。

宴会里当然少不了跳舞。

除了腹大便便的淡如诸女外,其他如华茜、丽清等全成了多情的净土男士争遨跳舞的对象,他们当然亦不放过小肮尚未隆起的小西琪。

我还想问燕色有关净土各人的近况,红月已不耐烦地道:“兰特!你快和采柔妮雅跳舞,接看便是我和龙怡凌思了,这事一早说好了的。”

我拿她没法,压下向燕色询问花云近况的冲动,拉起采柔,往舞池走去,经过搂看一位净土美女跳舞的灰鹰身旁时,故意撞了他一记,才搂住采柔展开舞步。

采柔低吟一声,挨贴过来,死命抱紧我,在我肩头狠狼咬了一口。

我惨叫一声,惹得四周十多对轻拥共舞的男女,纷纷向我们行注目礼。

我特别□受不了华茜等的眼光,尤其是我曾向她们强调过采柔的“乖”,要她们学习,此刻自是大感尴尬,忙把她带到较僻静的角落,看看她美丽的大眼睛道:“什么咬我?”采柔嗔怪地道:“你猜吧!若还猜不到,今晚休想小采柔理会你。”

我调侃道:“哼!不理我,惨的还不是我的好采柔吗?”采柔道:“你想人家惨,便不用猜了。”

我的心痛起来,认真想了想,道:“你是否恨我多了这么多妻子。”

采柔跺脚道:“谁有闲情去管你多了几个女人!“我见竟不是为这理由,大感头痛,又猜道:“是否因我这么久不回来,心中暗恨,所以忍不住想生啖我一块肉下肚。”

采柔吻了我一口,道:“现在你已在我身旁了,谁还会记看以前你离开过多少时日呢?”

再跺足道:“人家再给你一个机会。”

我暗忖究竟是什么事令这闪灵美女如此恨我,煞费思量间,脑际灵光一现,先不说破,故意逗弄她道:“今次糟了,若我猜不中的话,今晚便要教苦待了三年的心采柔独守空房了,唉!本来我也不舍得的,奈何我最尊重她,不敢违背她的命令,唉!“采柔跺了一下我的脚背后,喜孜孜道:“大剑师莫要骗我,采柔知道你猜到了,求你告诉人家吧!今晚采柔全听你的,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我心中一酥,不忍戏弄这今我梦萦魂牵,曾患难与共的美女,轻吻看她的脸蛋道:“我和巨灵说了,并完成了以闪灵族世代的安居和平换取你这闪灵第一美女的承诺,以后采柔全是我的了。”

采柔喜得跳了起来,香吻雨点般照头照脸洒过来。

这时红月那妮子竟扯看尴尬万分的妮雅走到我们旁边,不客气地拍拍采柔的香肩道:“好采柔!你霸了兰特两支舞了,快让位给妮雅,然后轮到我了。”

采柔大窘,转身扭打看红月去了。

我把垂看头红看俏脸的妮雅拥入怀里,随看旋律优美抒情的净土乐曲,舞了起来。

妮雅仰起她娇贵冷傲的俏脸,轻轻道:“兰特啊!我多么希望分娩时,你能在我的身旁,让我握看你的手,去忍受那令人发狂的痛楚。”

我怜惜地道:“我敬爱的女公爵,不能亲眼看到我和你的女儿诞生到这世上的□迹。是兰特人生里一个缺陷,只是此点,便足够惩罚我。”

妮雅伸手抚看我的脸颊温柔地道:“不要自责,唉!这三年来只是担心便足把我们折磨死了。”

我顺口问道:“为何雁菲菲会独自到了南方去呢?”妮雅道:“你走了后,为了打发日子,而且我也有责任去看看自己的捕火城,所以和她们一齐到了南方去,顺道游宽恢复了和平的净土。”

我恍然道:“你们可是在途中发现了可以作我们家园的人间胜景,所以伟大的菲菲自告奋勇留下来督建我们的家。”

妮雅摇头道:“不是我们发现的,而是在捕火城时,花云祭司告诉我们有这么一个好地方,真要感谢她呢。”

我肯定地道:“我定会亲自谢她。”

妮雅犹豫半晌后道:“花云教我问你,你知不知道她为何要忽然离开你,回到南方去?”

我愕然道:“她是蓄意离开我的吗?”妮雅点头道:“是的!因为她怕再不离开你,便会和你发生难以割抬的开系。”

我目定口呆道:“我是洪水猛兽吗?”妮雅道:“不要多心,你对花云来说。不但不可怕,还太可爱了,这才教她怕会情不自禁,破了自己要为净土保持贞洁的誓言。”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妮雅道:“花云祭司相信肉体是短暂的生命,只有精神才是永恒不减的,所以她希望从一个精柙的层面上去爱你,希望你能明白并尊重她的心愿。”

我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我并不能应允这种不合情理的要求,因本人深信肉体也可以是永恒的,我会以事实来证明这点。”

妮雅蹙起那好看的秀眉,还想说话,红月已含笑来到我们身旁。

妮雅狠狠盯了她一眼,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我。

红月当仁不让地投入我怀□去,一对柔软的手缠上我的脖子,幽出道:“大剑师啊!三年是很长很长的日子哩!“我故意挤压看她的身体,笑道:“这三年看来也不太坏。除了你的脸蛋清瘦了少许外,你的胴体却丰满了很多。充满女人的味道,今晚我定要好好享受你。”

红月喜欢地道:“人人都说我愈大愈漂亮,你觉得他们说得对吗?小红月是否比得上你那美若天仙的小西琪呢?”我道:“当然比得上,你也不知你对我的诱惑是多么大。”不由想起当初爱上她的原因,就是因为她便我想起了小西琪。

红月□受不住我的贴体斯磨,喘息着道:“求求你,不要逗人家好吗?因为我至少要等龙,和凌思也和你跳过舞后,才可拿弯刀迫你和我们离开这里。”

那晚我并不是和凌思舞罢就可脱身回到大公府幽静的后院去,因为华茜等一众“行动灵活”的娇妻,刚学晓了净土舞,怎也要我和她们逐一跳过后,才兴尽而退。

众女问早有协议,今晚我只陪在净土等了我三年约五位美女。

沐浴时,我忍不住已和五女胡天胡地,在浴室出来时,五女佣懒不胜,倒在床上熟睡过去。

离天明尚有两个小时许,我醒了过来,几经艰辛后,才从五女的肢体阵里爬下床来,赤看身体,来到窗前,望往美丽的天空,找到天梦和飘香两颗亮星。

我终于又回到这美丽的土地来了。

想起其中的经历,真是感慨万千。

采柔可能是刚才给我弄醒了,跟看我走下床来,到了我身后,紧贴过来,搂紧我的腰,小嘴在我耳边吐气如兰道:“兰特!我要每晚都陪你,再不分离,唉!真不明白你这人是什么构造的,连做爱的能耐也可以进步了这么多。真使人快乐死了。”

我感受看两个赤躶胴体亲热接触的醉人滋味,反手在她嫩滑的粉背爱不释手地爱抚着,柔声道:“当日我离开百合假死的地下陵寝时,以为自己的一生再不会爱上任何女人,岂知就是在闪灵谷那晚帐幕内遇上的一个美人儿,便把我本应是痛苦的人生彻底改变了,使我身不由主地再次接受幸福,采柔!你知否我对你给我的青睐,是多么的感激?”采柔娇体剧颤,把我扳了过去,又移开了点,好让我借着星光月色,细看她绝世的艳容和娇美的身体,颤抖看的手抚上我的脸,明眸内闪看欢喜的泪光,轻轻道:“兰特!你到沙漠去找可以不管,但你须紧记要活看回来。”

灯光亮起。

原来妮雅燃亮了床头几上的小油灯,把卧室融人了温暖的色光里。

妮雅坐了起来,向着油灯的身体闪映看像超越了尘世般的红艳之色,背光的一半却藏在暗黑里,更强调了她茁挺的双□和不盈一握的小蛮腰的美妙线条,百看得我瞠目结舌,呼吸顿止。

她皱眉嗔道:“你为何不在床上陪我们,采柔你还在纵容他!“我挽看采柔回去,齐坐到床沿,伸手搂看她修美的粉颈,把她拉得俯了过来,痛吻一番后,才放开她道:“我怕若还留在床上,会忍不住再侵犯你们,你们实在太诱人了。”

妮雅早给我吻得怒气全消,微带羞容道:“为何怕侵犯我们呢?全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侵犯都可以的。”

美人软语,教我魂为之销,拉起两女的手,送出两道爱能之流。

妮雅和采柔两女赤躶的娇躯同时颤抖,俏脸生舂。

我笑道:“我忘了告诉你们,我学懂了挑情的妖法,可使最高贵的淑女变成最放荡的婬妇。”

妮雅和采柔嘤咛一声,齐扑人我怀□。

我停止以爱能逗弄她们,把她们紧拥看,涌起幸福和满足的美丽感觉。在她们粉背上温柔地摩挲看。

妮雅嗔道:“明知人家已处在怎么样的状态,你还要对人客气守礼吗?”采柔也呻吟看道:“兰特!你是否要人求你才惬意呢?”我大感快意道:“放心吧!让我们规规矩短先说上一会话儿,横竖明天太阳升不到中天,我也不准你们离开这张床的。我会以爱能改变你们的体质,使你们成真正的仙女,永远陪伴我这天帝。”

这时我的灵觉感到躺在最外围的凌思醒了过来,却因畏怯不敢投身加入我们,昨晚若非我迫她到床上去,她也不敢和妮雅等与我同床共寝呢。

顽皮之心顿起,我操控看爱能,透过大床,送进她体内。

采柔轻笑道:“龙怡和红月真是贪睡,这么吵也弄不醒她们。想不到凌思都是一样儿。”妮雅叹道:“可怜她们这几个月来每晚都睡不好,特别是红月,谁能猜到这么爱睡的人竟会失眠呢?”我刚想问她自己有否失眠,凌思□不住爱能的刺激,“啊!“一声娇啼出来。妮雅和采柔同时一呆。我得意道:“凌思我还以为你的定力比妮雅和采柔好,原来亦是如此不堪一击。”

妮雅和采柔这才知我正挑逗装睡的凌恩。

凌思坐了起来,颤声求饶道:“大剑师!”

我放过了她道:“来吧!“凌思跪起身来,从床的那边绕了过来,坐坐到我身后,用尽所有气力搂看我,显是情动极矣。妮雅坐直身体,风情万种横我一眼道:“我们早从如姊处知道你在巫国学得浑身妖法回来欺负我们,所以决定结成密切的联盟,一起对抗你这女人的克星。”

我笑着望往睡作一团的龙怡和红月,忍不住采手进她们的被子□去,无处不到地巡弋妮雅把小嘴凑到我耳旁轻轻道:“你还末为我们的乖宝贝取名字呢!“我的手停在红月的酥胸上,思索了片晌,道:“让她唤作香忆好吗?”妮雅知道我□念死去的凤香,点头道:“这是个不能再好的名字,兰特!妮雅喜欢你这么多情。”

采柔离开我的怀抱,站起来道:“让我去拿点酒来助兴。”

凌思慌忙站起道:“让我来服侍你们吧!“采柔把她推入我怀□,笑道:“何不可以出我侍候你。”迳自出厅去了。

待她婷婷美体消失在门外时,我才记起收回目光,一手在凌思身上爱怜地搓捏着,另一手继续在被内活动。

妮雅看得俏脸通红,白我一眼道:“你这色魔!“龙怡首先醒来,呻吟着道:“大剑师!噢!“我放过了她。专心对付红月,以偿她三年相思之苦。红月虽不住扭动呻吟,神智仍陷在半睡半醒间。卧在床尾的大黑见有热闹可凑,千辛万苦爬了起来,踏过红月的身体,待要□入我怀□,给妮雅一把搂看,娇笑道:“不!今晚兰特是我们的。”

大黑颓然倒入妮雅怀里,又睡了过去,看得我们会心微笑,它的昨天实在过得太兴奋了。

龙怡爬了过来,搂肴我热烈狂吻,让我享尽温柔滋味。红月终于醒来,充□情慾的眼□凝望看我。

采柔捧看一瓶美酒和六只杯子走了回来。

红月爬了过来,□入我怀里,半睡半醒地呻吟道:“兰特!“我们都笑了起来。采柔”野性”大发,把所有锦衾全掀到床外的地上去,把那盛看美酒杯子的托盘放在大床的中央。

凌思走了过去,负责斟满六个杯子。

我硬迫红月坐起来,六个人围看美酒坐在床上。

我心中涌起无尽的温馨,接过递来的美酒,举杯道:“不想我生孩子的女人,便不要和我碰杯子。”

“锵!“六只杯子撞到一起,以一声脆响表达出众女对我的承诺。我把美酒一饮而尽,杯子放回盘内,顺手移到一旁,同红月道中间,让我给你先上一课,教你知道什么才是永恒不灭的爱情。”

“小妮子!给我躺在床中间,让我先给你上一课,教你知道什么才是永邬不灭的爱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