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8章 清溪谈爱

作者:黄易

当我和初尝爱的滋味的女祭司手牵看手回到观瀑馆时,众女全回来了,在灯火通明的大厅嘻笑玩闹,孩子们则由奶娘们陪伴,在他们的房间内熟睡了。

我们踏进门内,自是一阵起哄。

首先跑上来的是大黑,好奇地嗅看花云,显是奇怪为何她身上会有我的气味。这比什么调笑都更有力,花云娇羞不胜,甩脱我的手,躲到妮雅旁的椅子□。这时的她,像一个小女孩远多于一个祭司。

红月娇痴地跑了过去,搂看花云不知说了些什么?问了那些不该问的问题?弄得花云更是无地自容。唉!红月这妮子!不肯放过人的性格总改不了。

淡如走上来,把我挽看坐到她的椅子□,然后坐到我腿上道:“我们还以你会近来和我们在天原上玩那爱的游戏,岂知你竟一去不回头。”

众娇妻静了下来,看看我怎么解释。

我的眼光逐一位在她们身上溜过,道:“我有点害怕这么做,因为上一次我和公主被巫帝截断了那心灵的联系,就是发生在返抵帝国时,当我们结合了海港内欢迎我们的人群的心灵力量时发生的,所以我怕会有同样的情况出现。”

众女齐齐一呆,首次想到这问题。

西琪道:“是否因为人太多,所以不够齐心呢?”我点头道:“这是其中一个可能性,另一个可能性则是纵使在热烈欢迎我们归来的情绪里,仍夹杂看很多负面的情绪,予巫帝有可乘之机,以一种我们所不知道的方式,利用了我们的力量,成功切断了联系。”

花云这时定过神来,道:“兰特不知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就是你固然在心灵力量的修练上不断进步,但事实上巫帝亦在同样的进步中,尤其他新得到公主有看超人体质的身躯,亦须要一段适应的时间,才能把握和发挥自己的力量。”顿了一顿叹道:“兰特!我不是怪你,让你分神的事实在太多了,包括花云在内,而巫帝则是专心一志,唯一的目标就是消减废墟的父神和你。”

众娇妻一齐色变。

花云是旁观者清,一言惊醒我们这些耽于逸乐的人。

我禁不住汗流浃背。

西琪颤声道:“兰特!在那次截断联系的爱之游戏里,你有否感到和公主的通话建立得易如反掌,一点阻力也没有呢?”我浑身一震道:“我的天!假若我没有猜错,是巫帝故意让我们得以用神对话,而他却暗中做了手脚,成功切断联系,之后他便动身来截杀我们,所以才有那次的海上之战,那次我们只是胜得侥幸吧了,在策略上我们全处在被动和下风里。”

我禁不住想到那次和公主、百合建立约三角联系,说不定也是巫帝的阴谋。

花云说得对,巫帝正在学习和掌握我们的爱能,否则怎能入侵到我们约三角联系里。

花云道:“巫帝深悉人类的其中一个弱点,就是很容易被眼前的逸乐蒙蔽。产生出盲目的信心,我们始终是人,所以亦难免犯这错误。”

采柔苍白着俏脸道:“祭司!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花云道:“我们绝不可再给巫帝喘息和学习的时间,否则他的力量会愈趋庞大难制。兰特!抛开一切,立即赶到废墟去。我们虽不知道巫帝的行琮,但看巫帝能在海上追蹑你们,应是清楚兰特的位置,所以若兰特到沙漠去,必能把他也迫得赶往那里去。”

红月凄然道:“兰特!你要小心啊!“我深吸一口气道:“好!你们全留在这里,明早我将日夜兼程奔往沙漠去口”坐在我腿上的淡如道:“不!兰特,你若以这种焦灼的心态赶往沙漠去,将必败无疑。”

素真道:“夫君的心有点乱了,如姊说得对。巫帝最怕的就是你心中的爱,这也解释了为何我们直至这刻,仍然活得好好的,假若你一个人这样匆匆赶去,难免会因挂念我们分了心,也失去借助我们来增强爱意的机会。”

妮雅道:“这样吧!让我们里的两人陪你直至沙漠的外围,好吗?”她是言之成理,这些日子来,我早习惯了爱妻陪伴侍寝的神仙生活,忽又爱成孤身一人,可能会因不习惯而产生负面的情绪,导致爱能减退。

可是谁应是那两人,我却不敢说话,怕没有人选的人会怪我偏心,叹了一口气道:“谁陪我去呢?”姣姣道:“当然是每个人都想陪你去。”

采柔道:“这陪你去约两个人,必须能对你产生最大的作用,像我般怀了孕的自是不能入选。”

妮雅道:“在你净土的妻子□,我推举花云祭司陪你。”

龙怡抿嘴笑道:“现在算她最新鲜。”

花云又羞又喜,瞪了龙怡一眼。

众妻都觉得花云是最适合的人选,因为她长期精修而来的精柙修养。会对我产生意想不到的助力。

随我来的帝国诸女里,本以西琪最有随我去的资格,她虽把自己奇异的能量给了我,但超人的体质并没有改变,配上我回输给她的爱能,遇上巫帝亦有一拚之力,可是怀了孕的她实不宜长途跋涉,舟车劳累。

剩下来的自以秀丽法师荣淡如最有资格入选,她的法力、媚术和智慧除西琪外,难作第二人选。

我和怀里的淡如对望一眼,均知对方心意,却不敢主动提出来。

还是华茜懂得大体,道:“另外一个应是如姊吧!我想没有人会反对的了。”

丽君叹道:“谁不想入选,但我自问确不比秀丽法师更适合。”

采柔道:“花云祭司、如姊,兰特就交给你们侍候了。”

红月低声道:“她们两个应付得了好色的夫君吗?”众皆莞尔。

我失笑道:“你这傻丫头,秀丽法师以媚术起家,床上的本事不知多么厉害哩。”

龙怡促狭地道:“那花云祭司呢?”花云嗔道:“是否从此再没有人尊重我这祭司呢?”向我责怪道:“你要负上责任。”

我笑道:“放心吧!以后每晚我都会好好训练我们可敬的女祭司的。”

是夜我们谈笑至天明。

告别了诸位娇妻,天庙的祭司、大公和一众将领后,我和花云及淡如立即起程,直赴南方十五天日夜赶路后,。我们在飘香城换过新的马匹,补充了食粮,又再沿看飘香河兼程赶路这晚人畜均劳累不堪,找了个景色怡人的小湖,在湖旁扎营生火。

淡如见天气炎热,受不住湖水冰凉的诱惑,脱个清光,跳进水里,还鼓励花云向她看齐,花云只是含笑摇头。

我伸手搂看她的香肩道:“为何不下水去,你不是梦到和我戏水清溪的吗?当时我忘了问你究竟梦中的我们有穿衣还是赤躶的。”

花云淡淡笑道:“当然是没有衣服的,可是你不要想歪了,我们只是在水里追逐看,什么事也没有干过。”

我见已和我欢好十多次的她,仍在这点上坚持,莞尔道:“那是否你追我呢?”花云嗔道:“自然是你追我。”

这时淡如游到我们眼前,叫道:“水里舒服得要命,你们两人还不下来。兰特!给我们害羞的女祭司宽衣吧!她从不拒绝你那对手的。”

花云笑骂道:“你这放荡的法师,想的不过是要兰特下去陪你,却要拖我下水。”

我微笑道:“秀丽乖乖的待一会儿,我在思索看一些问题。”

淡如一阵娇笑,游到对岸去。

在月色下,她的躶体充满了活力,诱人之极。

花云低问道:“你在想什么问题,可以告诉花云吗?”我道:“想知道吗?先送上一个吻再说。”

花云含羞凑过小嘴,让我品尝。

吻了她后,我道:“你真的那么爱和我说话吗?”花云点头道:“当然!你不但是最好的战士,最懂今女人快乐的情圣,还是个不断作深思的哲人。而使花云最情难自禁的就是最后一项,所以你若要我死心塌地爱看你,自须多和我谈心。”

我想起那晚在天瀑和她定情的醉人情景,把她拉得倒入我怀里,让她的头枕在我的腿上,仰躺看娇躯,又把她的发簪拔下,任由她的秀发清溪流水般自然地在月光下垂散看,痛吻她的香□后道:“祭司你欢喜和兰特做爱吗?”花云每当面对这类问题时,总不脱娇羞,这时也不例外,闭上眼睛微一点头,风韵迷人之极。

我柔声道:“我想的正是这问题,你不是一向都认为自己不会陷进男女肉慾的爱恋去吗?但现在因何改变过来。是否因为你是人类,而人终是具有感情的动物,动了真情,便难以收拾呢?”花云张开俏目,深情地看看我道:“你先告诉我,为何会想起这样的问题?”我道:“这十多天来,我一直想着巫帝的问题,而对付巫帝唯一有力的武器就是人类的爱!所以找若不能把握爱的本质,便很难把爱发挥尽致,以之消灭巫帝。因此我才思索看爱究竟是什么东西?那是否只是因”性的本能”而来的副产品?”花云秀目内闪耀看智慧的光芒,道!。“当然不应是那样,爱是一种普遍的人类行为,性爱或者是最炽烈的,但仍只是其中一种。”

当她说这些话时,俏脸泛起神圣的光辉,我心弦颤动下,忍不住低下头去,贪婪地吻着她的明眸、挺秀的巧鼻、圆润的耳珠和鲜红的小嘴。

花云舒服得呻吟起来道:“兰特!请不要这样嘛!人家没法集中精神来说话了。”

我离她少许后道:“祭司不是很有定力的吗?”花云白我一眼道:“若真有定力,现在也不会给你这样为所慾,什么矜持都没有了。”

我仰首望向天上的明月,沉吟不语。

花云伸手温柔地爱抚着我宽润的胸膛道:“我最爱看你现在沉思的样子,告诉花云,你心□在想什么?”我答道:“我正想看,人类除了为求生存的基本行为外,其他是否全基于爱而出发。甚至名利权位财富,说到底都是为了要更容易得到别人的爱。”

淡如的声音传来道:“让我来告诉你吧!每一个人在深心里都渴望被同类燎解和认识,希望自己的想法能被认同,只有通过别人的眼,才能建立起自己存在的价值。男女之爱最伟大的地方,就是使双方都能肯定自己的价值。”

哗啦水声里,淡如娇美至极的胴体从湖水里跳了出来,由我身旁返回帐幕去了,边走边笑道:“兰特你不反对我不穿衣服吗?匚花云坐了起来,赞叹道:“法师真是美得使人目炫。”

我道:“她说得对吗?”花云挨了过来,亲热地把脸蛋枕在我肩上,把玉手送进了我大手□,另一手搂看我的腰道:“人类的爱,是出于他们对孤独的恐惧,只有拥着另一个人时,才能使他们减低那可怕的空虚感觉。”

这时我们的话题愈扯愈远,似和巫帝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事贸上与巫帝的斗争实是玄之又玄的一回事,牵涉到人类心灵的本质。这些年来,巫帝一直通过对人类的了解,控制看两个大洲,否则也写不出巫神书来,所以我们谈的虽似是无关的人类问题,却说不定在某种情况下生出能对付巫帝的作用。

假设我们能明白巫帝为何恐惧人类的爱,说不定便可把握到她的弱点,一举把他歼灭。

这时淡如来到我另一边坐下,拿看乾布拭抹挂满水珠的秀发。

我看看她带看惊人美态的躶体,心中却是一片祥和宁静,没有半分邪念。

淡如侧看俏脸,送我一个迷人的甜笑后,同花云道:“兰特的乖祭司说得对,淡如爱上兰特后,再不感孤独了。”接看白了我一眼道:“你是第一次看人家的躶体没有色迷迷的样子,你说秀丽应高兴还是伤心。”

我伸手绕过她修美的玉颈,把她箍了过来,痛吻个饱后,才放开她道:“没有爱的人都是挫折者、失败者和孤独者,幸好人类发明了神,使没有爱的人仍有最后一个机会去得到爱,感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花云道:“你为何要说”发明”呢?看到浩瀚无边的星夜,你难道仍感不到神的存在吗?”我搂紧二女,叹了一口气道:“假设神只是代表宇宙最本原的某一种力量,我便承认神的存在。”

淡如点头道:“秀丽已明白夫君的意思,你是否想说你相信的神并不像一般人心中构想的那样!是关心人世的,会赏善罚恶,佑护好人的!而只是一种智慧的力量,并能产生出宇宙和生命的。”

花云紧盯着我,显也心切知道我的答案。

我道:“是的!那只是种包容了一切的伟大力量,一种能产生出黑叉人的夜神和净土人的太阳神那奇异的力量。”

两女默言无语。

我沉声道:“情绪是人类的最大负担!爱则是一切快乐和痛苦的根源。人生不外就是如何去逃避痛苦和找寻快乐,诸种方法,例如男女之爱、名利、财富、权力、刺激均莫不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但死亡却最终使我们一无所得,这是人类最大的恐□。巫帝便以死亡作威吓手段统治了大小洋洲达千年之久。对抗这最可怕的东西,唯一的法门就是关切死后种种的宗教。只要一天仍有死亡,这样的宗教将永恒地存在于人类里。假若没有了死亡,另一种全新的”宗教”将会出现。”

花云吻了我一口道:“夫君!你说得真动听。”

我狂喜道:“祭司!你还是第一次唤我作夫君。”

淡如掩嘴笑道:“乖祭司终于给你充满哲理,并针对她弱点来说的”甜言蜜语”征服了。心甘情愿地下嫁给你,以后赶也不走了。”

花云嗔道:“你这个秀丽法师,由离开天庙后每一句话都不肯放过我。”

我拍着花云的香肩抚慰道:“祭司你给别人那从容优雅、绝世仙姿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所以谁都想看你那动了凡心的样子,我自然也不例外,所以每次挑逗你的时间都特别加长,难怪秀丽嫉妒你。”

淡如重重在我手臂扭了一下,嗔道:“谁会因这种事而嫉妒,我还庆幸自己没有受到这种款待呢。”

花云羞得脸红过耳,差点咬我一口。

淡如探手进我衣服□,摸看我的建硕坟起的胸肌道:“兰特和秀丽间那种爱是不是等若宗教的真爱。”

我愕然道:“你是在施展媚术还是其的想发问?”花云忍看笑道:“我想问两位一个问题,假设你们只得一天的生命,你们会选择做些什么事?”接看低声在我耳边道:“兰特!你可以摸我的腿吗?但只限摸腿,花云远耍和你雉续深谈下去。”

我探手进她裙里依命而行,奇道:“你好像到现在才真的对我情动。”

花云被我摸得浑身发软,吃不消下勉强答道:“往日我是要经你挑诱才会动情慾,今晚却是不须这过程便心动,分别就只在这点上,怎可责人家以前没对你没动过页倩呢?”淡如道:“假设我只得一天,定要用尽所有时间和兰特做爱。”

花云抓看我在她裙内的色手,喘息着道:“兰特,让我歇一会。”转向淡知道:“法师的答案,正是我从大自然发现出来的答案,有很多种寿命短促的飞虫,例如灯蛾,都是用尽所有时间和力气去飞和做爱。”

我浑身剧震道:“我明白巫帝为何害怕人类的爱了,因为那是生命的精华,人类最炽烈的情绪。巫帝不是怕了爱,而是惧怕人类那种形式的生命。”

我忽然隐隐知道了战胜巫帝的秘方。

淡如大喜道:“兰特你是否掌握到了什么?”我笑道:“说出来就不灵的了。”一对手又在两女身上活动起来。

花云不依道:“我还末谈够呢?”我哂道:“你为何不学秀丽那样,事在做爱时才说正事?”淡如娇咦道:“我又没像祭司般开罪你,为何派我不是?”花云颤声道:“他在赞你呢!“我大笑道:“夜了!你们要在帐内还是帐外睡觉?”淡如媚笑道:“内外都没关系,只要有你在那里就行了。”我大乐下向花云道:“祭司又如何呢?”花云强忍着狂涌而起的春情咬看牙道:“我要在湖水里爱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