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10章 死里逃生

作者:黄易

我策骑看最强壮的马儿,拉着负着射口大弓和仅余约二十枝珍乌箭的另一匹马,在黑夜里全速奔驰看。

心灵进至平静无波的极境,感受看任何可能危险的临近。

因看与公主的心灵联系,我知道无论走到那里去,巫帝也可以追上来。

可恨我又不敢主动切斩那联系,其实亦不知如何方能办到,所以只能拚命在巫帝追上我前,赶到废墟去。

快到天明时,我不知赶了多少路,只知依着极星的指引,朝沙中绿境奔去。

就在这时,我感到巫帝邪恶的力量在后方某处逐渐接近看。

我反而放下心来,至少淡如和花云暂时仍是安全的。

我把异能送进两匹马儿体内,催发它们的潜能,愈跑愈快,当火毒的太阳升上中天时,巫帝似乎给我甩掉了,但我仍不敢放松,跑过一座又一座高超低伏的沙丘,兼程赶路。

看来巫帝是凭他的超体能在沙漠上徒步追赶我,假若他的速度真若现在般及不上被我轮进异能的两匹健马,我确大有机会在他赶上我前先一步抵达废墟。

这个想法才来,异变突起。

湛蓝清澈的天空蓦地昏黄污浊起来,愈来愈阴沉,狂风大作,没头没脑般吹来。

我已无暇研究这是否巫帝的邪力在作祟,亦没有知道真相的本领,顶看风暴艰苦地前进。

沙粒狂飞乱舞,劈头劈脸打过来!地面的轮廓变得模糊不清沙粒随看无数较小,但威力强猛的旋风播动迅□。

而无论我们往那个方向走,所有狂风暴沙全集中到我们身上整个沙漠的狂潮全追着来对这一人两畜苦苦打击。

我明白了是巫帝玩的把戏。

我绝少恐惧的心亦不由暗生怯意,因为我知道他很快便会追杀来了。

我跳下马来,拉看它们,缝续前进,能走多远便多远。

沙子雨点般打在我身上,绕看我急旋看。它们无孔不人地□进我的脖子和衣服去,这时才明白沙漠的游民何要用层层厚巾对看口鼻,幸好我也有这样的保护,否则沙子肯定会灌进我的耳鼻和咽喉里。

可是沙子仍使我睁不开眼来,唯有延伸灵觉,找寻可逃逸的漏洞。

从未试过如此狼狈。

也末想过巫帝在沙漠里的力量,比之他在任何地方更要可怕,因为沙的力量,亦等若是他的力量。

我感到在这茫茫沙暴里,绝对地孤立和无助。

沙暴愈刮愈大,每一步都要忍受极大的痛苦。

“嘶!“惨叫声中,那负着射日大弓的马儿颓然倒下,看来凶多吉少了,即管以它被改造了的体质,仍抵挡不住这样可怕的沙暴。我犹豫了片晌,决定放弃射日弓,因负着它,走得会更慢了,而且我怀疑它对巫帝是否还会有威胁。狂怒的风沙在我四周咆哮看,再走了百来步,另一匹健马亦不支倒地。就在这时,巫帝的邪力又再在后方出现,以骛人的高速追来。我猛一咬牙,由倒下的马背抽出妮雅给我的佩剑,屹立原地,凝神专注,等待看他的出现。沙暴倏地息止。天空中依然满是灰尘,沉重的沙粒往下飘落,一层层撤在地上。视野扩润里,巫帝那娇美修长的公主身形出现眼前,提着长剑,由远而近。我收摄心神,将爱能无限地注进刃体里。巫帝来到我身前十步许处立定,娇笑道:“兰特!你虽是最超卓的人类,不过仍斗不过我。我倒想看看你今次如何逃过我的五指关?”“他”比以前更美丽了,与西琪比毫不逊色,似乎还多了点女性的风情。

闻言下我哂道:“你是否转了魔性,说出这么多余的话来,还不动手,试试看是谁杀得了谁?”巫帝明显地愕了一愕,两眼邪光大盛,阴森地道:“是的!这确是多余的话,或者因我连身体也借用了你们人类的,所以习染了你们的愚蠢,不过这亦非什么大问题,杀了你后,我会到废墟去,把魔女百合生擒,控制了你们的保护柙,那时我将可利用那怪物储藏库内的资料和种子,使我的种族复活过来,那时人类的末日亦来临了。哈……”我大笑道:“你为何不待我到废墟才一并干掉我呢?这是否也属多余的事?或者你是害怕我到废墟去,但你究竟怕什么呢?”巫帝两眼邪芒射出,把我罩定,冷冷道:“我不会答你这问题,来!让我看看大地上最可怕的人类剑手。究竟能挡我多少剑?”我知他是怕了我把爱能传进他身体里,才被迫用剑来对付我,微微一笑道:“你的口气虽硬,但看你连这些事也不敢告诉我,正显示你没有必杀我的信心,怕我带看秘密离开,动手吧!我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

巫帝双目邪光倏盛,一声娇叱,手中寒芒一闪,已劈脸而至,那种速度确使我自愧不如。

狂喝一声,手中长剑猛劈在他剑上。

“蓬!“我充满能量的长剑和他灌满邪力的剑交击在一起。一股狂力涌来。我的长剑汤了开去。巫帝的剑一收再出,由左至右横砍我空门大露的胸膛。我知道若往后退,定逃不过他骛人的速度,一咬牙,不退反进,抢往他的右侧,同时回剑刺向他的小肮,来个同归于尽的打法。巫帝哈哈大笑,娇躯一移,倏忽间移开了数尺,避开我那一剑。我刚暗庆得计,寒芒大盛,巫帝的剑化作漫天剑影,比刚才的沙暴还要狂猛地攻来,使我连喘一口气的机会也没有。”锵锵铿铿”的交击声中,我奋起全力,施尽浑身解数,连挡他五十多剑。

每挡他一剑,我都感手软心跳,惟有不断凝起体内异能,到第五十八剑时,我体内的灵能已接近油尽灯枯的劣境。

我暗呼不妙,开始不斩往后退避。

可是他却毫不放松地步步进迫,藉看骛人的速度,迫看我和他硬拚。

这时我退至一个沙丘尖削的尖顶,若我往斜坡过去,必会失去平衡,那时便更糟了。

我沿看坡脊一步步往后退去,把剑术展至极尽,挡格对方力逾万斤,迅比狂风落叶的凌厉剑法,全无反击之力,只是苦苦支撑,力尽时就是我丧命的时刻,谁也不能改变这命运。

这时炎阳又从中天烈射下来,灼热由沙子往上蒸发。但我反不像以前般觉得难受,反像能补充我异能飞快消失后所生出的寒冷感。

异能本身便是充满了生命的灼热气流。

我每退一步,脚都陷进了炙热的沙子里去,沙子里的火热透入脚底,再写上到身体的每道神经里,使我好过多了。

可是仍远追不上我异能消失的速度。

巫帝一声狂笑,剑芒爆开。

我拚起余力,勾起满天剑影,迎了上去。

一连串激响下,“当!“的一声,手中长剑终被挑飞。我大骇下,往一旁倒去。在我滚下斜坡前,巫帝的剑一闪而至,刺中我左肩胛处。我一声惨呼,滚下近百码的斜坡,就在此刻,我感到与公主的精神联系随血剑断去。被刺中处鲜血激溅,同时一股冰寒破体而入,窜进每一条神经去,驱走了所有温暖,把我的血液凝固起来。掉到长陡的沙坡一半时,我的手足变得僵硬如石,指头也动不了。沙粒随着我哗啦啦的狂泻而下。我完全失去了对身体指挥的能力,到了坡底时,仍停不下势子,也不知翻滚了多少次,才因被另一沙丘阻挡看,停了下来,仰身躺看。耀目的太阳使我一时什么也看不到。不能动弹的身体内那颗颓丧的心差点滴出血来。我败了。人类也走上了绝路。我所深爱的妻子儿女、大黑、朋友和大地上所有人,都要面临最悲惨的厄运。巫帝的笑声由坡顶传来道:“兰特啊!无论你如何厉害,还不是像头畜牲般被我宰掉,对我这种远比你们优越的生物来说,你只是一头畜牲吧了!”

我全身冰寒彻骨,忍不住牙关打战,唯一令我稍感舒服的就是灼热的沙子,那使我的背骨仍能保持少许温暖。

想不到巫帝以我之道,还施我身。

上两次我都是藉送入爱能,令他受挫!今次却是他以邪能使我完全失去抵抗的力量。

巫帝以公主的甜美声音狂笑道:“杀了你后,这世界就是我的了。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

沙子吸收了的太阳热涌入我的脊骨里,我的手足似又能活动起来。

沙子泻下的声音传来,显示巫帝正走下斜坡来对付我。

我记起了当日魔女刃内的异能传入脊骨的经历,心念一动,勉力运起意志,纯以脊骨去吸取沙内的热能。

寒冷骤退。

体内的灵能虽仍一滴不剩,但代之而起却是藏在沙子里的太阳热能,我感到附近沙内的热量狂潮般涌进体内,驱尽巫帝的邪气。

我侧头一望,巫帝已落至斜坡的一半。

那退敢迟疑,狂叫一声,跳了起来,用尽全身的气力,往身侧的沙丘爬上去。

巫帝显然大感意外,一声□呼,往我追来。

我迅速来到高达百多码的丘顶。

巫帝亦来至丘下,迅速攀上来。

我虽恢复了体力,但灵能仍未恢复过来,对看他真是不堪一击,人急智生,诈作立足不稳,翻下另一边的斜坡,事实上却是刚要滑下,便稳着身子,同时往近顶虚的热沙坟进去。

才藏好身体,被热沙勉强包容起来时,身上风声响起,巫帝已由上方掠过,追下坡去。

我知道若他见不到我,定知我躲进沙里去,那时他大可逐寸搜索这片长坡。早晚会将我掘出来,唯一的逃命方法,就是行险着,赌他因失去了对我的联系,不能感应到我的存在。

我从沙襄□出来,刚好看到巫帝背看我奔下丘顶。

沙子虽因我的钻动往下泻去,可是因巫帝走下丘坡所带起的沙流亦正狂泻而下,遮盖了声音,所以他并无所觉,也没有回头。

我估计不错,因没了和公主的联系,又或因我体内的能量全代之以沙子的热能,可能对他来说!我就和沙子般毫无分别。所以他感应不到我的存在。

心中大喜,趁看他未回头前,滚过丘顶,由原先爬上来的斜坡滚下去。直落至坡底,跳了起来,往相反方向迅速奔去,连过几个沙丘后早疲不能兴,忙找了个隆起的沙丘藏身进去,只把脸露出少许在沙外呼吸,远看保证巫帝什么也看不到。

我心神稍定。

不由感谢沙漠赋予我的力量。

太阳是大地上一切生命能力的来源。没有了太阳。大地将荒凉冰寒,一片死寂。

所以它亦是生命的能量。是否因为这原因,它的热量能像异能般补充我的需要。甚至魔女刃内蕴藏看的能量,亦是类似太能的某种力量,否则那种热力为何这么相似。

这藏在沙内的热足可把任何生物烤熟,但我经受爱能长期改造的体质,却可以在毫无损伤下吸收这蕴藏在沙漠内的太阳能量。

这发现使我重新燃起希望。

可借这太阳的热能似只能对我的体力有所帮助,并不能像录能般使我抹有心纛的异力。眼角黑影一闪。

巫帝迅速由左方远处掠过,跑上了一个沙丘,没在丘后。

心中暗懔,知道巫帝已搜寻过方才那个丘坡,现在正四处搜索我。

太阳开始往地平落下去。

心中忽地想起一个问题,纵使在灼热的沙子里,仍差点出了一身冷汗。

沙漠的沙子吸热和散热都是同样快速,太阳下山后,不片刻沙子的热气便会敬尽,那时独有我的身体藏看大量热能,以巫帝邪异的灵觉,那还不立即把我辨认出来。

想到这里,巫帝那娇美无伦,但又代表看大地上最可怕力量的身体,出现在前方丘顶之上,笔直往我藏身处走来。

我暗叫完了。

这时我动也不敢动,怕只是把头沉进沙里那轻微的动作,亦会惹起对方的警觉。而且我自问也不可以在沙内闭气那么久。

这时我的脸上只薄薄地铺了一层沙,巫帝只要眼睛往下望,我立即无所遁形。

巫帝眼望看前方,邪芒连闪,似乎在思索看某一难解的问题。大概不外关于我忽地消失无踪这一事上。

“噗!噗!“脚步声在我耳旁响起。巫帝视如不见地在我身旁走过,一点也不警觉到我的存在。我松了一口气,略仰起脸,直至看到他消失在后方的丘顶处,忙□了出来,全力逃跑。我以骛人的高速逢丘过丘,遇有斜坡便往下滚去。愈跑愈快。身内的热量迅速消耗,当太阳下山时,我的热能便所余不多。寒风刮起时,就像地狱里吹来的阴风,把我的体热迅速吹掉。一阵软弱下,我从一个丘顶往下滚落去,迷糊间我似乎听到□叫声和火光,然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