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11章 沙中绿境

作者:黄易

当我再睁开眼来时,看到的是个帐篷的顶部。帐蓬是用长方形的蓝布片缝制而成,由六根立柱,两根横梁支撑着。只从这些帐篷的形式,便知不是可随便竖立起来的放帐,所以这应该是个较永久性的住所,那也是说我应被救到了沙漠里游民的聚居地。究竟是什么地方?我坐了起来,竟浑体乏力。骇然下冷汗直冒。我体内的异能到那里去了,隐隐里想到这是与巫帝输入我体内的邪力有关。沙粒内的太阳能虽把邪气驱走,却不能恢复我的异能。我的体力已与异能结合在一起,没有了异能,力气也随之离去了。

现在的我比之常人还不如。一股绝望的情绪狂涌进胸臆里。我虽逃出生天,但现在的情况,比巫帝杀了我还使我鸡过。唯一的办法就是央人将我放到沙里去,让我吸收沙内的太阳能。

想到这里又燃起了点希望。打量起这篷帐来。帐内很宽敞。大约有二十尺长,千尺宽,高达十五尺。布片在长期的阳光曝晒下已经褪了颜色,反有种乾净的感觉。帐篷被隔成两部分,色彩鲜艳的厚毯子分中垂下,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角落处堆放看驼鞍、皮毛、弓矢、矛刀、麻袋等东西。人声隐隐从帐幕另一边传过来。我张口想叫,岂知声音到了咽喉处,变成了沙哑的呻吟声,同时喉咙像给火烧看般刺痛外面人声竭止。一个高大的老人揭帐而入,见到我醒了过来,露出喜色,蹲在我旁,伸手探了探我额头,然后叽哩咕哝说了一大番话。这老人气宇不凡、身体结实灵活,穿看靛蓝色的长袍,满脸胡须,颇有气势。可惜我只能听懂其中一些单字。我连打个手势也办不到,想起巫帝随时会找到来,差点要哭出来。那老人扶我起来,给我喝了几口水,又再和我说那种奇怪的话。我虽然曾从战恨处颇费了一番工夫去学习游民的语言,可是这位老人家说得又急又快,教我如何听得懂。忽地一阵力乏身疲,眼前一黑,再昏过去。当意识再进入我脑内时,我听到”擗擗啪啪”的奇异声响。

我勉力扭头,入目是一对明媚的大眼晴。

那对眼正凝视看我。

眼睛的主人属于一个二十左右的绝色美女,梳看辫子,衬得她的鹅蛋脸分外可爱,充满青春魅力的动人身体穿着出嫁了女子的黑纱衣,婀娜多姿。

她半跪地上,坐看自己的小腿,前面铺了一块铜片,上面整齐地放着茶叶、□、水壶和小茶盅。

辟啪的声响来自燃着的草根,正烧着一铛清水。

烟袅袅升起,由帐顶一个撑开了的小窗逸去。

她见到我醒来,没有特别的惊异,只是羞涩一笑,便低下头继缤专心于所做的事襄。

阳光由小窗洒入,刚好照在她身上,使她有种超越凡世的美感。看阳光射人的角度和色光,现在应是早晨时分。

帐内有种宁洽和平的感觉。

外面不时传来人马的叫声,间中还有千里驼的长鸣。

水沸声响起。

那美女把热开水倒进那壶子里,加入茶叶和□,又把壶子放在余火上慢慢煨煮。一切就绪后,美女将茶壶高举过头。明媚的秀目专注地望着茶壶,以她甜美的声音轻抉地呢喃看像感恩祷文那一类东西,完全无视我这旁观者正紧盯看她。

念完经文后,她把茶水倒进茶盅里,自己先浅□一口,俏脸泛起满意的柙色,然后提起小茶盅,盈盈站起,来到我旁,跪了下来,先以一手把我扶得半坐起来,再把茶盅送至我胸前,低声说了一句话,显是要我把它喝了。

我猛一咬牙,勉力想把手举起,可是举到一半便感力不从心,颓然放下。

美女眼中露出怜惜之意,略仰俏脸,道:“抬高头吧!“我心中大喜,她说得这么慢,咬字又清楚,使我终于听懂了她的话,忙把头仰起。女子温柔地把热茶缓缓倾进我口里。我一口一口吃看,一种难以形容的舒适透喉而入。女子欢喜地道:“这种甜茶最解热毒,很快你乾坏了的喉咙便能说话了。”

她扶看我躺回地毯上去,站了起来,珍而重之执拾茶具,放回帐角一个木箱襄去。

我心中涌起感激之情。

这美女看来是那老人的小妻子。

沙漠的游民都是非常穷困,这老者能拥有这样豪华的帐幕,当是族长那种地位的人物,所以能拥有一个年轻美丽的妻子绝不稀奇。,外面忽地传来激烈的嘈吵声。

美女浑身一震,现出骛□的神色,瑟缩在一角。

我正摸不看头脑之际,分隔帐幕的彩毯整幅给人扯了下来。

我愕然望去。

只见几个身配刀斧那类武器的精悍汉子,正围看那高大的老人家激烈地争论看。

彩毯落下,众人凶光闪闪的眼睛,全落在我身上,其中一个特别强壮,似是带头约三十来岁的疤脸大汉,眼光射在那美女身上,闪着近乎野兽的慾望。

我大感不妥。

其中一人想向我走来,给那老者伸手拦看,大声斥责。

闹了一会后,那些人悻悻然离去,看来仍不会罢休。

老者气得满脸通红,向那□得抖颤的美女匆匆交代了几句后,匆匆出帐去了。

这时或者是我的脑筋清醒了点,大概聘出老者的意思是要那美女留在帐内,不要出去。

还听到他唤那女子的名字作“沙娜”。

帐内再次剩下我们两人。

我望向沙娜,她恰好亦向我望来。

我以眼睛向她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沙娜垂头低声道:“他们要沙娜的大人把你交出来,因为你是凶手。”

我心中一震,眼下我连坐起来的力量也投有,若给这些游民糊里糊涂杀了,真是冤哉枉也。

沙娜打开了另一个木箱,取出衣服来,静坐一角,细心地干看缝补的工作。

我无奈下闭上眼睛假寐看。

不一会沙娜又道:“你不用心里难受,大人看人从不会看错的,他说你不是坏人,你就不是坏人。在这男权至上的地方,”大人”就是妻子对丈夫的尊称。

沙娜看来平时极少说话的机会,一说出来便滔滔不绝。饶有兴致续道:“他们硬派你袭击”古塔尔”的凶徒,只是沙霸针对大人吧了!他想做族长很久呢。”

她的话我只能听个七成,其他都是猜出来,这时眼中不由射出询问的神色,表示想知道沙霸是谁。

沙娜看了我一眼,垂下头道:“沙霸就是那疤脸大汉,是这里最好的战士,噢!“骇然抬起头往我望来,颤声道:“为何我只是看你的眼睛,竟可以像完全清楚你内心的想法?”我也心中一震,知道自己的眼神仍保存看以心传心的奇异能力,证明体内的异能仍在,但为何却乏力至此。

以往纵使异能耗尽,但很快又可恢复过来,但为何今次却不是那样?

我望向沙娜,把思想由眼内传向她道:“请将我放回沙漠里去。”

沙娜脸色发白。忽地跳了起来,揭帐逃命般去了。

我暗叹一口气,若给沙娜告诉其他人我有对会施妖法的眼睛,可能连那教我的老人也会改变主意,让那疤脸凶汉沙霸干掉我,不过这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不旋踵帐外人声鼎沸。

我暗叫不妙时,那老者领看沙霸等十多人拥了进来,剑、刀、斧全拿在手中,如临大敌般看看我。

那现在看来一点也不可爱的沙娜瑟缩在老人背后。

老人指看我喝道:“你是否拜月族的妖巫?”我很自然地往他望去,心中想道:“请勿误会我。”

老人浑身一震,大喝道:“这人真懂妖法,我救错了他。”

话犹未已,两把斧头劈面斩来。

我暗叫吾命休矣。

“当!当!“斧头汤开。沙霸运力挑开两把斧头后,同众人喝道:“不能这样杀死他!“老人也道:“谁杀死他,会因他死前的诅咒带来不测的灾祸。”

他们现在的话都与我有关,使我较能掌握他们的意思。

声势汹汹的人里有人道:“我们应怎样对付他。”

沙霸狞笑道:“让沙漠的真柙把他杀死。”

“嗦!“他手上飞出长索,箍累了我的双脚,一把扯着我到了帐外。狂野的喊声响起。

模糊间四周全是疯狂喊看要把我处死的男女。忽然身子飞快的被扯得往前拖地而去,原来沙霸把索子另一端绑在马上,拖看我在半沙半草的地上绕着大圈子。围观的人鼓掌欢叫。背上一阵剧痛,衣衫尽裂。也不知绕了几个圈子,忽然沙霸改以直线驰去。四周马蹄轰鸣,显是好事者骑上马背,追来看热闹。我的感觉完全庥木了,唯一知道的事是自己仍生存看。身子不住撞上石头和草树,弄得全身血肉模糊。忽然感到又来到了沙漠□。有人过来解开绑在我脚上的绳索,接看给人提了起来。”蓬!”

不知谁一拳打在我小肮处,痛得我弯下身来,又给后面的人扯直,一阵拳打脚踢后,后面的人把我放开。

我那站得稳,仰天倒下。

我勉强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刺眼的太阳。灼热由沙子传进我的脊骨里,登时使我舒服了很多。

这是我渴想得到的事,只是想不到是在这种不友善的对待下得到。

不过我的欢喜保持不了多久,竟给人抬了起来,放到一个“大”字形的木架上,手足给扎紧在木架上,虽平放地上,却接触不到我需要的热沙。

我失望得差点要发狂了,只是那几寸的距离,却是天堂和地狱的分别。

四周全是残忍狰狞的可怕嘴脸。

我看到那老人和沙娜。

沙娜的神色很奇怪,似乎颇有点悔意和怜惜。

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妈的!

这样一个鲁莽无知的女人。

有人又拿脚来踢我。

我惟有诈作晕了过去,我倒不信他们肯用珍贵的水来泼醒我。

对这些人我不由动了怒气。

众人再羞辱了我一会后,逐渐散去,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和那木架留在火热的沙漠里。

我身体的水分迅速蒸发。

火热由上面的太阳直射在身上。也由身下的沙子蒸在背梁上。

我横竖没有别的事可做,收摄心柙,看看可否就这样吸收阳光的能量。

时间像停止了溜逝般,我的身子愈来愈热。体内的神经忽又活跃起来,比之直接由沙子吸收热量还更有效用。

我专心一致,把涌进体内的热能尽情吸纳,然后引导看它们流过每一道神经。

迷迷糊糊里,体外冷了下来,原来太阳下山了。

我这时身体一点也不觉寒冷,反觉得愈寒冷愈好,可使我体内的太阳能量更加凝聚。

我运集所有心力,把太阳能逐步逐步吸收到肌肉和神经里,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后,忽然物我两忘,整个人浑浑融融地不知身在何处,然后太阳光又照耀在我身上,原来竟过了一天一夜。

我忘记了身在何处,也想不起为何给人缚在这里,只知不时有人来看我,在一旁窃窃细语,骛异我仍顽强地生存看。

接看寒冷的黑夜又来了。

这时我体内早储够了热能,我开始以无上意志,试看凭过去的经验,把太阳的能量化作灵能,以为已用。

今次吸收的太阳能量,比之上次在沙内仓卒吸收的自不可同日而语,况且那次我没有时间把能量转化作□能。

化成□能的太阳能,将永远也不会消失。

随看时间的步伐,我感到自己的灵觉在延伸看,比之以前更强大和操控自如,不由向百合作出心灵的呼唤。

百合惊喜的声音在我心灵内响起道:“兰特呵!我担心死了,过去的十五天百合完全失去对你的感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你身上?为何现在我对你的感觉完全不同了?现在的你更强大了,充满了活力和生命。”

我约略告诉了她大概的情况,问道:“巫帝为何要阻截我到父神那里去?”百合答道:“道理很简单,因为巫帝若由父神处取出自己同类的种子,是需要一段培育的时间,那时他将进入冥想的状态,绝不能被外来的事物影响,所以一天他末杀死你和我,纵使控制了父柙,也不敢展开它的计划。我道:“我感到你并不在废墟襄,你是在那襄呢?”

百合道:“自从与你失去联系后,我便离开父柙,四处找你,现在我碓开你所在的沙中绿境,足有近四百哩的距离,好了!我可爱的心情人,你留在那襄不要走,我会策看飞雪来会你。”

我道:“小心遇上巫帝。”

百合道:“放心吧!打不过我会逃的,他仍未有追上飞雪的能力。我们很快会见面了。

百合真的很高兴。”

联系斯去。

我的心□往沙中绿境延伸,不一会来到老人和沙娜的帐内。

老人早熟睡过去。

沙娜在老人旁边侧钋看,两眼睁大,忽然悄悄爬了起来,在帐旁取了一套衣服和一壶水,披上毛衣偷偷钻出帐外。

我的灵觉追随看她,心中暗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不过旋又感激看她。

若非如此一来,我岂能脱胎换骨,变成了另一个更具灵力的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