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12章 险处还生

作者:黄易

沙娜骑上了一匹马,趁看黑夜往我奔来。

我的灵觉扫描了整块沙中绿境。那是一幅在沙漠里令人难以相言的可爱草原,团团被隆起的小丘围看,外围处长满了一种有着顽强生命力,不□风沙的百尺大树像林立的卫兵般悍卫看这罕有的神迹。

绿野方圆达百哩,千多个民族结成松散的联盟,聚结在这里,关系错踪复杂,互相间恨爱难分,可是当有外力入侵时,他们会不惜一切联手把敌人驱赶。

以前在这里势力最大的是杜变的沙盗,他们主要是拜月族的人现在自从来社变一死,拜月族就被更赶出这拥有百多个珍贵水井的□地。

沙娜穿过了外围的树林,驰上山丘,笔直往沙漠中的我跑来。

我睁开眼睛。

圆月高挂中天,其他星辰黯然失色。

金黄的色光照得沙漠像铺满了耀目的金子。

蹄声传人耳里。

我再闭上眼睛。

沙娜跳下马,跑了过来,扑到我身上,痛哭起来,充满了懊悔和内疚。

我一动不动,不作出任何反应。

若说我对她没有半点恨意,那只是欺骗自己。

沙娜悲泣着道:“我知道自己错了,你是个真正的好人,纵使他们那样对你,你的眼中仍没有丝毫仇恨……天!为何我会这样去害死一个好人…”我暗感惭愧。我并非没有仇恨,只是比一般人平淡得多吧了。

沙娜取出水□,先把水倒在手中,然后以之湿润我的嘴□,少许少许地注进我口里。

我虽不感丝毫乾渴,仍觉得清水进入咽喉是最动人的滋味。

她又用水为我洗刷脸上和身上的血污,温柔的手使我舒服得差点呻吟出来。

不一会她一震停下手来,。又扑在我身上,颤声道:“什么你的身体这样温暖,所有伤口全愈合了,就像没有受伤那样?”我缓缓张开眼来,看看她的俏目,微微一笑道:“你快点回去吧!你出来时的狗吠声使沙霸生出了警觉。现在他们正追着出来,倘发现了你在这里,恐怕你会有麻烦呢。”

我的游民语虽不纯熟,仍可清楚表达我的意思。

沙娜不能置信地叫道:“天!你一点事也投有”没有人可捱过一天一夜的,不是被火阳烧死,就是被寒风吹死。现在你甚至可说话了。”

我皱眉道:“你还不快走,他们来了。沙娜坚决地道:“不!他们对你非常恐惧,今次来将不顾一切把你杀死。”

我柔声道:“你不怕沙霸吗?”沙娜露出个不屑的神色道:“他最多足把我强姦,绝不会杀死我的!只要我答应以后跟着他,他或肯把你放走。”

我道:“那你的大人怎样办?”沙娜叹了一口气道:“它是个老好人,只是对敌人的手段不够毒辣,我怕他迟早会给沙霸杀死,为了补赎我对你的罪行,我什么也不理了。”

我大感奇怪,据战根说,在沙漠的游民里,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半分地位也没有,为何沙娜却像能决定自己可以任意选择跟随那个男人呢?

沙娜像以前般由我眼中知道了我的意思道:“在跟随沙天前,我是族内选出来的”茶司”,是族内唯一拥有自主权的女人,所以沙霸才这么恨我自愿跟着沙天。”

他们全以“沙”为姓,在大漠里确非常贴切。

蹄声响起。

沙霸和十多个骑士迅速驰至,团团把我们围着。

沙霸阴恻恻笑道:“沙娜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是想放了这妖人吗?”其他人纷纷喝骂。

沙娜表现出与以往的畏怯截然不同的勇气,淡淡道:“沙霸若你肯放走他,我便推开沙天,以后都跟看你,任你为所慾为。”

高踞马上的沙霸呼吸沉急起来,好一会才道:“又是你自己说他是妖人,要我们杀死他,何现在反要救他,是否给他的妖法媚惑了?”沙娜怕他们过来伤害我,仍伏在我身上,以娇躯保护看我道:“你不要理我,只要你立即放他离去,我以后都是你的了。”

其他人纷纷出言反对。

说的不外是我必是妖人,否则为何直至现在仍然未死,若不立即杀死我,将会受到我的报复。

沙霸大喝道:“住嘴!我自会决定自己的事。”

蹄声由远而近。

我的心□延伸过去,看到老人沙天策骑奔至。

我心中暗叹,试了试自己的力量,知道扎看我手足的组牛筋虽然坚轫,但绝挡不了我的力道。

沙天来到沙霸的旁边,正要说话,沙霸一声狂喝,拔出挂在马旁的利斧,闪电劈入沙天脸门里。

沙天惨叫也来不及,仰夭跌倒。

这突变连我也想不到,猝不及防下,救援无从。

沙娜悲叫一声,跳了起来,往沙天伏尸处扑去。

沙霸一声狞笑,冲前俯身强把沙娜抱上马背,狂笑道:“以后我就是族长,沙娜亦归我所有,杀了这人吧!“众人愕在当场,没有行动。沙霸搂看在他怀里像小白兔在虎爪下哭喊挣扎的沙娜,暴喝道:“谁不听从吩咐,沙天就是他的榜样。”

众人仍没有动作,显然不满沙霸这样杀死了沙天。

我暗恨自己不能保护沙天,他终是我的救命恩人。

事实上若以我的“妖法”,确可指头不动便轻易把沙霸制伏,可是这样一来这些游民会更感惊惧,视我若洪水猛兽,对沙娜亦是无益,惟有送出一道灵能,坟进沙霸脑里,让他痛了一痛。

沙霸痛得浑身一震,松开了箍看沙娜的手。

沙娜乘机跳下马来,直奔到我处,以娇躯覆在我身上,尖叫道:“你们不能杀死他。”

沙霸无暇去想为何无端端会脑部生痛,持着那把巨斧往我们奔来。

我叹了一口气,手脚用力,牛筋寸寸断裂。

这时沙霸手上的斧脱手旋着飞来,又准又狠地飞砍我刚被沙娜遮挡不住的头盖,这人确是残忍好杀。

我搂看沙娜站了起来。

“笃!“利斧深陷进把我绑了两天两夜的木架上。其他人吓得策马倒退。沙霸奔至近前,骇然下抽出长刀,横砍我的颈项,我冷笑一声,采手一把抓看它的长刀,便把他扯下马来,顺手在他小肮重重截了一下。沙霸整个人像没有重量般抛跌开去,滚倒沙上,捧看小肮痛得砒牙咧嘴,全身*挛。其他人则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去接受这发生在眼前的惊人突变。我搂看沙娜来到沙天伏尸处,放开沙娜,仔细观察,发觉他早已气绝,纵使我的灵能,亦回天乏术。一股悲伤涌上心头一拉开伏在他身上痛哭的沙娜,抱起沙天的尸体,然后向愕在当场的其他人道:“自己人的仇杀究竟有什么意义,只会削弱和分裂你们的力量,敌人来时你们将像羔羊般被入宰杀。”

话完不再理会他们,抱看沙天尸身,和沙娜往绿境走去。

我和沙娜把沙天火化后,回到了帐幕去,那天我一步也投有走出帐幕,只是在苌面潜心静养,继续把太阳能量小心翼翼转化成灵能。我战战兢兢的原因是怕忽然又建立起与公主的联系,给巫帝找来,我便槽了。

纵使我的力量增强了,自知仍未是巫帝的对手,只不过不像以前般全无还手之力吧。

沙娜迅速由悲伤回复过来。

沙漠里游民对死亡有看异于别地的人的看法,认为死亡是最好的归宿。想想他们凄苦艰辛的生活,这也是个自然合理的想法。

她出去了多次,到黄昏时回到帐内,怯生生跪在我身旁道:“族中的长老想请你去吃饭。”

我缓缓睁开眼来,望向沙娜。

沙娜眼中现出骛□的神色,垂下头去。

我想起她喂我喝茶的倩景,伸出手来,温柔地抚摸她的脸蛋,并送进舒缓她身心的灵能。

沙娜舒服得闭上眼睛,呻吟起来,娇躯抖颤着。

我不想逗得她太厉害,因为对看这么个成熬动人、别具大漠风情的美女,我很难克制心中的情慾,会自然而然把它夹在灵能里输入她的身体去。我放下手来,拉着她的手站了起身,道:“带我去吧!“沙娜怯懦地道:“你不会惩罚他们吧!他们都很害怕呢。”

换了我是他们,见到以如此手法收拾了他们最好的战士,不害怕就是假装的了,微笑道:“我怎会伤害他们?”往外走去。

沙娜把我拉看,垂头道:“你……你会怪我出卖了你吗?”我失笑道:“傻孩子!来吧,莫让他们等得心焦了。”

沙娜走快两步,喜孜孜伴在我身旁,往外走去,低声道:“沙娜喜砍你像刚才般摸我。”我惯了和淡如等调笑,闻言下色心又起,冲口而出道:“摸别的地方可以吗?”沙娜有点愕然道:“当然可以,你已成了沙娜的新大人了,除非你将我送人,否则我就是你的了。”

我吞了一口涎沫,心中一热,想不到这么快便有美女伴寝,而我确贷需要这方面的行为,以将体内的新灵能再转化作爱能,以对付巫帝。

没有男女情慾产生出来的能量,我更非巫帝对手。

在公在私我也不会放过这别具一格的美女。我还要加倍地挑弄起她原始的情慾呢。

帐幕外空无一人。

但差点每个帐内都有眼睛透过门缝向我们窥视,显出游民对我的猜疑和恐惧。尤其曾经参与过对我的虐打,或在旁喝采欢呼的,谁不怕遭我报复。

沙娜带看我到了营帐间一片空地上,早有七八个人围坐在篝火旁等待看我,见到我来,忙肃立敬礼。

我也以战恨教的方法,同他们致以代表友好的见面礼。

那八个人紧张的脸容宽松下来,纷纷围看火堆盘膝坐下。

沙娜捧来了一小盘清水,送到我面前。

我还以为是用来喝的,刚想捧起痛饮两大口,沙娜忍看笑道:“是用来净手的。”

我心莞尔,暗忖道可能是最昂贵的洗手,就要把双手全浸进水里。

那八个刚才还害怕得要死的人,一齐笑了起来。

我知道不妥,望向沙娜。

沙娜不敢笑,忍得俏脸胀个通红,娇羞无伦,道:“只可以洗右手。”

我尴尬地把右手浸进水襄,拨了几下,便当洗完了。

沙娜把水递过去给其他人,让他们轮看洗右手。

我向沙娜低声问道:“为何只洗右手?”沙娜道:“为何你懂说我们的话,却不知道我们的习惯。右手是用来抓饭吃的,所以要洗净他。”

我奇道:“那左手呢?”沙娜粉脸通红,想答我,又不知怎么说,最后竟倒入我怀里,公然搂看我的腰。

我想起来自沙漠那个饿狼战恨最喜欢当众和女人调情做爱的习惯,暗叫不妙,看来这也是游民的习惯!我是否应入乡随俗呢?

这时篝火上那大油锅开始滚热起来,发出沙沙响声。

其中一人移到锅前,先将切好的千里驼肉放进旁边的油里浸过,然后逐片逐片扔进锅内煎炸。

众人都默然祷告着,吃对他们来说是神圣不过的事。使人想起在沙漠的艰苦环境里有食物可吃是应该好好珍惜和感谢神恩的一回事。

我乘机打量他们。

这八个人有一半的年纪在四十以下,都是特别强壮之辈,可以看出这里武力仍是最重要的筹码直至这刻他们仍未作自我介绍,又或询问我是谁,或者习俗如此,我唯有按下询问的冲动。

当所有驼肉全在锅里炸熟后,那人再加入大米和粉浆,用木棍搀和看,待所有东西里成一大团“东西”时,在两人帮助下,提起铲子,把那些混合的东西揆进一个大盆里。

众人又再向天祷告。

沙娜藏在我怀里,竟熟睡过去。

这几天实在把她折磨惨了。

八人中看来是头子的四十来岁,长发垂肩的壮汉,捧看那盘饭,膝行来到我面前,非常恭敬道:“沙南仅代表黄沙族,向贵客大人献食,望贵客大人不再追究我们所犯的罪行。”

没有了沙娜的提点,我也不知如何做才合乎礼节,伸手便往盘内热腾腾的饭抓下去,顾不得饭从指隙漏下,吃了两把,然后点头表示满意,其实也不知多么难吃。

众人都目定口呆看看我的吃相。

我心叫不妙,但又不知岔子出在那里。

那沙南捧看那盘饭坐到我旁边,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看我,犹豫了半晌,才采手到盘里去,在小山般的饭堆上用右手抓了一把饭,把它捏成鸡蛋形的饭团后,才乾净俐落地送进口里。接看把饭盘递给其他人,不像我般手忙脚乱的连吃两口。

我老脸一红,惟有一笑置之。

饭盘传了几次后,吃个一乾二净。

沙南乾咳雨声,急速地说了一番话。

他说得这么快,咬字又不清楚,教我如何听得懂,只好请他说得慢一点。

沙南仔细望了我一会后道:“贵客大人是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2章 险处还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