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2章 万里逃亡

作者:黄易

当我再醒过来时,发觉仍在魔女百合的怀里,飞雪的背上。

一骑两人,逆着大漠黑夜的寒风全速驰骋着。

我挨在百合怀里,这个角度看上去,刚好看到百合轮廓的线条,在星夜的映托下,她的玉容美丽至令人难以相信的程度。

整个沙漠和天上的星辰和我们共舞着。

我涌起对沙娜惨死的悲伤,呻吟起来。

百合把凝定前方某处,若有所思的眸子收回来,低头往我瞧来,眼中射出怜爱的神色,柔声道:“小情人!你的心中允满了悲伤,对你的身体,绝对没有半点好处。”

我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我知道!可是我的心情却没法改变过来。”

她的美眸亮了起来浅浅一笑,仰起螓首,望进深广无尽的星空,像一个母亲向儿子循循善诱地道:“看宇宙是多么奇妙!什么是开始?什么是结束?何谓生?□谓死?谁答得上来。所以又何必为已逝去或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事而悲伤?享受和百合在一起时的珍贵时刻吧,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到达了尽头,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绝不多了。”

我一震道:“不要吓我!”

百合深情地望着大漠上壮人观止的广袤星夜,嘴角逸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油然道:“小情人啊!生生死死算那一回事!宇宙只是不断循环和重复,但每次重复都生出了变化,由盛至衰,衰而至盛,故有生必有死,你若车死亡亦惧怕,百合以后再不倾心于你了。”

我终于被她充满智慧的“情话”,挑起了强烈的爱意,长叹道:“我可以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却不能漠视你的生死,这难道错了吗?”

百合道:“小情人说得好!你是个很易心软的人,否则你刚才极有可能杀死巫帝。我一直在旁窥伺,直到最后一刻,才忍不住出来救你。假设你真能完全漠视生死,包括别人的,巫帝应已败于你手下。”

我愕然道:“你什么时候到的。”

百合俯头往我望来眼睛烁着汪洋般的深情,温婉道:“你和巫帝未碰面时我已到了。”

我奇道:“那为何不着我早点逃走,不是可避过巫帝吗?”

百合道:“傻孩子!你今次到沙漠来,不是要和巫帝决一死战?他肯送上门来,为何要拒绝呢?只有面对挑战,你的潜能才能全面激发起来.这个险是不能不冒的。”

我苦笑道:“杀了巫帝,不是等若也杀了公主吗?”

百合道:“巫帝就是准了你会因此心软,所以才处处占得上风。”

我一呆道:“你是要我连公主的生死亦不顾虑吗?”

百合轻笑摇头,道:“我岂会迫你做违反自己意愿的事,你看着吧,百合对我的小青人最有信心。”

我对她涌起红颜知己的深刻感觉,问道:“巫帝是否在后面追来?”

百合望往前方,点头道:“是的!他正在后面追来,力量还不住增强,以飞雪的速度跑了两天两夜,仍未能把他甩下。”

我骇然道:“我竟昏了两天两夜吗?”

百合幽幽一叹道:“我已不住把爱能输进你体内,可是你心中充满对死亡深沉的悲哀,所以复元的速度非常慢。”

我终于明白了她的用心,点头道:“我明白了!”心神完全放在紧挨着的美丽胴体上,嗅着她独有的芳香。

那是百合花的香味。

我的心神回到初遇她时那一刻里。

百合笼在白纱里,像深藏在不能透视的浓雾中,如此地动人、神秘。

想到这里,我宁洽下来,感到百合的灵能源源不绝送入体内。

不旋踵我沉沉睡去。

那并不真是睡眠,而只是一种最深切的松弛和休息,无思无念,但意识却清晰通透。

当我再醒过来时,情况大变。

飞雪逆着沙暴,背着我们两人艰苦地前进着。

百合把她的绝世容颜紧裹在白纱里,连那对摄魄的美眸亦藏在脸幕后。

我坐直身体,发觉复元过来,似乎比之往日更有力量。事实上每经一次危难,我的精神和力量都有长足的发展。

风沙没头没脑迎面刮来。

在百合的帮助下,我把头脸包扎起来,垂下脸幕,代替她策着飞雪逆风而行。我们的心灵和肉体融浑一体,再无分彼我。

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即管和西琪一起时,亦没有这种醉人的感受,不能达致如此浓烈的境界。

我的人灵向百合查询道:“巫帝是否追上来了。”

百合的心灵回应道:“是的!他在我们身后约十哩许处,随时都可以赶上我们。”

我骇然道:“他难道可跑得快过飞雪吗?”

百合道:“在一般情况下,他的速度绝及不上飞雪,可是他却制造出这样一场风暴,使我们的速度大大减低,而他却是愈迫愈近。”

我皱眉道:“那他为何不立即追上来,把我们杀掉,看来他的力量正在不断增强中。”

百合在我心灵里叹道:“他正等待太阳下山的时刻,没有了太阳,你的能力将会大为逊色,他对付我们来便容易多了。”

我咬牙道:“不若我们掉转头去找他?”

百合叹道:“没有用的,今早我曾掉过头去寻他,可是他却远远避开了他比狐狸还要狡猾千百倍呢。”

我默然无语,策着飞雪,两人一骑顶住不断袭来夹杂着沙粒的狂风,在沙尘浑天飞舞,暗茫茫无尽极的沙海里前进着。

我把灵能输进飞雪体内,在这狂暴和视野迷糊的可怕世界里相依并进。

那感觉便像一个忽然失明的人凭着感觉向前爬行着狂怒的风沙在上下四周咆哮嘶喊。

这样的情景下,根本没有法子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我向百合询问。

魔女百合道:“应是午后时分,我一直小心计算时间。唉!”

我明白她这声叹息的含意,因为那等若计算我们还有多少个小时可以活着。

忽地心中一动,起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向魔女道:“奇怪得很,巫帝既能制造这样一场遮天蔽日的风沙,早截断了我和太阳的联系,为何不快点追上来,把我们解决?”

百合在我灵内平静地道:“我亦曾经想过这问题,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当他和我们血战时,难以分神去控制天气,所以宁愿待至没有太阳的晚上。”

我把飞雪勒停,沉思半晌后,转头在百合凑上来的耳侧道:“假若我们两人的力量结合起来,应和巫帝相差不远,他既能控制天气,我们为何不可向他展开反击,只要他一分神,便难以再控制这些风沙,我们可先一步逃进废墟里去。”

百合欣然道:“我们姑且一试,就算不成功,总好过坐以待毙。”

我微笑道:“我们虽不能真个销魂,但精神的融合,不也等若做爱吗?来吧!让我们纯以精神做一次爱,挫一挫巫帝的威风。”

我一夹飞雪,继续前进。

百合的灵能不住涌进我体内,再由我处倒流回她体内。

几个循环后,我们的心灵融成一体,产生出旋风般的力量,往四外延伸出去。风沙里充盈着巫帝庞大的邪力,铁壁地难以攻破或加以影响转移。

我心中一动,把联手的心灵力量升往上空。灵觉不住往上攀升,不一会穿破了层层叠叠的烟尘云幕,接触到天上炎阳的光和热。

我们心领神会,大量地把光和热吸纳,引往我们的肉体。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一道阳光破云而下,照在我们身上。

那就似在一个无光的昏暗世界里,忽然一道灯光,照射在我们身上。

更奇妙的事发生了。

就像在绿境里云散日明的重演。

阳光不住扩,大风沙的力量在此消彼长下,不住被削弱。

我们的心灵同时欢呼起来。

飞雪全身一松,放蹄疾驰。

我们奔到那里,阳光即追到那里,天空上的乌云被破开一条长长的裂缝,蔚为奇观。

飞雪的速度;倏地攀上顶峰,瞬间穿过了狂沙,又在万里碧空下狂驰着。

我和百合揭开头巾脸幕,欢呼声中在光明的沙原纵情飞驰。

我转过头去。

百合□绝当世的俏脸发着亮光,长发在阳光照耀下闪闪生辉,随风飘舞,那种超乎尘世的美态使我差点感动得掉下泪。

黄昏时分我们终于把巫帝甩掉。

百合在我耳旁轻轻道:“兰特!我们必须停下来让飞雪歇息,它早透支了所有的力量,全赖你的异能挺着,再不让它休息,它会力竭而死的。”

我吓得和百合跃下马背。

这时波浪般起伏的沙丘,被光秃秃的沙石平原所替代。

我们在这空广的天地缓缓而行,头顶稀稀落落地飘浮几片薄得像叶般的云彩。夕阳由左后侧射过来,把我们长长的影子嵌在荒原上。

两只信天翁在头上吵闹着飞过为这全无生气的地方添进了少许活力。

我浏览着四周的景色,尽避是我深情望向她时,她总以甜蜜的笑容回报,俏目闪着亮光,可人之极。

她的美丽是无可比拟的,尤其她洞悉世情的眼神,更使人倾慕神迷。

虽偶有因念沙娜的神伤,但在我蓄意忘记下,已淡了很多。

要胜过巫帝,靠的只能是爱而非恨。

飞雪精灵的眼愈来愈没有神采。

我们不得不停了下来,坐看黑夜的来临。

我像个小孩子般缩在百合香气四溢的芳怀里,享受着荒原的黑夜。

明月逐渐升上中天,她金黄的色光令天梦飘香两颗明星亦要黯然失色。

在宽广的月夜里,我生出非常奇异的感觉,那就像我们忽然缩小了。

我们两人一畜只是一个小点。

而整个沙石平原,甚至整片沙漠,亦只是茫茫宇宙中一个小点。

包围着我们的天幕是无际无涯的一团漆黑。

百合柔声道:“小情人!你是否对眼前这奇异的天地生出感触。”

我点头道:“告诉我!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百合轻叹道:“在我比常人悠久的生命里,我也一直思索着这个问题,你亦曾看过智慧典里的描述,我们的太阳和其他以亿计的太阳,分布在这虚广的空间里,永邬地放射着光,没有什么原因,也没有什么目的。”

我一震道:“不!一定有某种目的,只是我们不知道吧!”

百合道:“你快到废墟了,不如直接向父神询问,或者他能给你一个答案。”我充满希望道:“你不是说他因耗尽了能量,藏了起来不说话吗?”

百合微笑道:“他既可把力量送给我们,我自亦可把力量输给他,那他不是可答你的问题吗?”

顿了顿,满怀感触地道:“你看看这夜空,几亿年前是这个样子,几亿年后也将是这个样子,它虽然也会有生灭变化,却非是我们短暂的生命所能目睹的。”

我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丝毫没有变化的亿万年在这一刻的前后无限地延伸开去。

不只是个人,甚至所有生命都是无关痛养和微不足道地发生及发展着。

可是对人类来说,又或对我和百合来说,与巫帝的斗争确又是如此重要,尽避这广阔的宇宙毫不关人的一件琐事。

可是对人类的荣辱,对宇宙来说,只是在永邬的阳光里有若微尘的一下跳跃。现实就像一个个的火球和巨泥块般的星体在虚空里永不停息地滚动,在无法量计的时空里循环不休,漠视着一切的发生。

百合仰视着明月高照的苍穹,幽幽道:“每当我仰望夜空,都会感到渺小和孤独,依智慧典所说的,现在我们看到的星光,可能是亿万年前已离开那颗星体,到现在才射进我们的眼里,这是多么令人心颤的想法。”

飞雪这时发出了一声轻嘶,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我伸手抚上它的大头。

飞雪亲挚地用鼻子来嗅我的手。

一个使我心颤的直觉升上心头!生命正离飞雪而去。

百合叹道:“不要白费灵能了,它早耗尽了生命的能量,让它安息吧”我不能置信地搂着飞雪的脖子,热泪涌出道:“不!”

它还未见过大黑,怎能就此死去。

百合的秀发在沙漠冰寒的夜风里飘拂着,神情出奇地平静,却有种难言的凄迷与怆然的绝世美态,缓缓道:“即管宇宙亦有起始生灭,生命岂会例外,让它平静去吧!它已陪我走了很远的路,我和它都感到非常劳累了。”

我心中腾起强烈不祥的感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