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5章 最后一站

作者:黄易

我们在越过了“丹旦拿”半哩许处安全降落。

我俩紧拥在一起不住喘息着,好一会才力气稍复,爬了起来。

危险仍未过去。

现在离天明至少还有四至五个小时,巫帝当能赶上耗尽灵能的我们。

休息了半个小时后,我们手拉着手站了起来。

百合道:“你觉得怎样了?”

我叹道:“走路还可以,若和巫帝动手,怕连几剑都挡不了,何况我们连剑也没有一把。”接着苦笑道:“且走路亦绝走不快!”

百合道:“我比你好不了多少,刚才什么能量都送去了给你。不过我们不用太过担心,巫帝绝不比我们好了多少。不若我们索性在”丹旦拿”等她,希望她来到时,

我们的力量可以恢复得多一点。”

我点头同意,搂着她往“丹旦拿”走去。

当我们靠近“丹旦拿”时,首先映入眼前是一排排的大树。

驼马的嘶叫声清晰地传入耳内。

在这本应是睡觉的时间,“丹旦拿”仍昃出奇地灯火通明人声喧闹。

百合解释道:“在这里日夜是颠倒过来的,人们为了避开白昼的炎热,午前便开始睡觉,黄昏时才醒过来进行各式各样活动。”

我把她拉得停了下来,道:“太阳赋予我们的力量虽是威力无穷,但弊处却是非常容易耗尽,无论我们吸收了多久的阳光,但我们的身体只像一个杯子般,

得到的始终是一杯子那么多的能量,有什么方法能把这杯子增大呢?那时我们就不用怕巫帝了。”

百合浅笑道:“但你现在却真的须感谢它只是个小杯子,因为用尽了太阳能后,我们体内只剩下了爱能,而我们的爱能是巫帝侦察不到,所以我们才能设法和她捉迷藏直至天明。”

看到她巧笑倩兮,肉光致致的美样儿,我心中一热,差点想对她作出热吻和爱抚的需索,忙压下心中情致,拉着她继续前进。

当进入“丹旦拿”外围的林区时,百合道:“我们最好先偷两件衣服来穿上,否则像现在这样子,走到那里都会引起騒动,要避开巫帝的耳目就更困难了。”

我童心大起,低唤道:“来!让我们一起做小偷。”

拖着她窜高伏低,藉着灯火照耀不到的暗影,往附近一堆房子和营帐摸了过去。

我们经过了一座倒塌了的房子,向风的一面深深埋在沙子里,像向着魔眼的方向致敬的样子。

人声沸腾起来。

只见屋外一大片空地上,生起了几堆篝火,百多个沙漠里的游民,穿着以黑、白、灰为主的袍服,扰扰攘攘的,似在进行某些交易。

我们潜到最大的一所白色房子后,一摸屋壁,才发觉是盐块筑成的屋宇,坚固无比。

屋子垂着黑幕的小窗透出温柔的灯光,人声隐隐传出来。

我们的精神往屋内延伸,“看”到屋内站着几名大汉,聚精会神观赏着床上一对男女在翻云覆雨,做着男女交欢种种缠绵的动作。

那女子样貌普通,但身材却非常成熟丰满。

百合看得俏脸一红,推了我一把,要我到另一间屋子去。

我心中正嘀咕为何屋内竟会有这么奇怪的情况,那对男女怎肯这般让人在床旁围观时,百合已一把拉着我到另一个没有灯火的篷帐去。

帐旁坐了一群约有十来只的千里驼,它们都给关到一道围栏处,见到我们来,其中三、四只警觉地发出难听的嘶叫。

我们的灵觉肯定了那是一个空帐后,理不得那么多,拔起了一颗安营的钉子,揭开帐幕的边子,钻了进去。

帐内的温暖使我们感到安全起来。

藉着外面闪跳掩映着火光,我们很快从帐内一个箱子里找到两套出奇地香洁的衣服。

百合正要穿衣。

我忍不住把她拉怀里,伸手在她躶裎的玉臂和长腿上温柔爱抚着,爱不释手。百合娇躯抖颤,抗议道:“小情人啊!罢刚才”看”过那么羞人的情景,你又来挑逗百合,不理人家难过吗?”

我强忍*火,把她推开少许,为她换上雪白的袍服。

百合闭上眼睛,满脸诱人的红晕,在这样一个温暖的小帐里,份外有使人侵犯的冲动。

把她服侍妥当后,我开始穿上另一套白袍,尺码虽小了点,但我仍相当满意。百合这时从宽敞旁的帐幕的兵器箱里找了两把长剑出来,笑着道:“在”丹旦拿”最不缺乏的是武器了,你若要弓箭或长矛,有更多款式让你选择。”

我把她搂入怀里。

百合一震下把两剑全掉在地毯上,纤手情不自禁的缠上我的脖子,呻吟一声,主动吻在我的嘴上。

我不由为之魂销,热烈地回应着。

我们的身体和心灵融化在一起,一直苦制着的热情海潮般澎湃高涨。

百合扭动喘息,我则不住挤压着她能使任何最有定力的人犯罪的胴体。

我一对大手贪婪地在她腻滑的后背和高耸的圆臀恣意地爱揉捏着。

高涨的热情使我们忘掉了一切。

一声凄厉的惨呼唤醒了我们不住沉沦的意志。

接着是两声连续的惨叫,来自“丹旦拿”另一端的远处。

驼马惊嘶声此起彼落。

外面人声沸腾起来,一片混乱。

帐外空地那些人显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又再是几声惨叫。

我们吓得分了开来。

我揭开帐门的一角,往外看去。

只见空地上的百多人全提着兵器,慌皇地望着“丹旦拿”另一端的远处。

火光熊熊,照得“丹旦拿”血红一片。

谁在杀人放火?

四周的屋子和帐篷里的人纷纷拿着兵器,仓皇奔了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百合来到我身后道:“巫帝来了,她知道没有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找遍整个”丹旦拿”,所以故意杀人放火,迫我们现身。”

惨呼声不住响起,惊破了这魔眼边缘最后一处绿土那原是安宁的气氛。

驼马嘶叫声更添可怖的感觉。

胆子较的蜂拥往惨剧发生的地方。

巫帝这方法非常有效,我们怎能坐看这种残酷的屠杀,就在我们眼前进行呢?百合沉声道:“我们去也是白赔的,不若立即逃往魔眼去,或者可引得她追来也说不定.只要挨得个许小时,太阳便会出来了。”

我坚决地摇头道:“不!或许我只是个傻子,但若坐看巫帝杀光了整个”丹旦拿”的人,会在我的心中造成很大的遗憾和不安,

异日和巫帝作最后的决战时,会成为致命的败因。”

百合肃容点头道:“我同意小情人的话,而且非常钦佩小情人无私的爱,但我们应怎办呢?”

我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

拥有公主美丽身体的巫帝玉脸生寒,美目邪光大作,左手高举熊熊燃烧的火把,右手持剑,踏着被她斩杀了的尸体,迅速在篷帐间移动着。

附近的数十个营帐全陷在烈焰冲天的火海里。

她踢门冲进一间盐屋后,惨叫还未完竭时,已鬼魅般退了出来,把几名扑过来的大汉劈得肢离体碎,血肉横飞,教人不忍卒睹。

原本想上前动手的人,都吓得四下逃窜。

“丹旦拿”进入了未日前的慌乱里。

我在百合耳旁吩咐了几句后,跳了出去,大叫道:“巫帝!”

正想往逃走的人加以追杀的巫帝,闻言回过身来,看着远在百步之外的我,眼中闪着深刻的仇恨,默默抛掉手中火把,一步一步往我走过来。

我抬头往天上明月,暗忖自己能否见到明夜的月色呢?忽地心中一动,记起了百合曾说过月儿的美丽是借来的,反映着太阳的光线,心中一动,

忙凝神吸收月能。

巫帝来到我身前十步许处立定,冷冷道:“你的太阳能已一滴不剩,看你今次还有什么能耐。”

这时“丹旦拿”所有人都逃离了这区域,除了帐屋焚毁的声音和驼马嘶叫外,四周有若鬼域。

寒风呼呼刮着。

天地浴在血红的火光里。

我的身体却逐渐暖和起来,月能正缓缓注入我体内,只是过程非常缓慢。

有什么方法可拖延点时间?

巫帝显亦因先前那一剑受了重创,邪力大减,刻上正凝聚邪能,准备对我作出必杀的一击。

面对似乎无可击败的敌人,我的脑筋灵活地分析着双方的形势。

现在昔巫帝的邪力降至前所未有的低点。

往昔和她对敌时,她的邪力总能把我完全笼罩其中,要我不住以精神力量抗拒着,这刻却全没有那感觉。

她的精神力量似乎并不能像往日般延伸开去,所以才要仗着杀人放火把我们迫出来,否则她尽可以邪力扫描整个“丹旦拿”,

“看”到我们在那里。

她因感应不到我们的爱能,才运用残酷的手段迫我们出来。

假若如此.她现在只是一个可怕的“人”,恃仗的是惊人的速度、体力和仅余体内的邪能。

这三方面我都比不上她,但我却可在战略和剑术上跟她一较短长。

我讯息向躲在伺暗处的百合送出去。

巫帝眼睛环扫四周,冷冷道:“外震大地的魔女百合那里去了!为何只懂得躲起来。”

我更肯定了我的想法,她并没有余力去搜寻百合。

月能缓缓在我体内积聚,强化着我的体能。

我明知道她也在凝聚邪能,故意道:“你今夜为何如此好兴致,尽说着多余的话,是否想拖延时间,不怕天亮了吗?”

巫帝双目邪光倏盛,平静地道:“现在离天明尚有一个小时,而我杀你只需几分钟的时间,不耐烦的话,即管动手!”

我们双方都是各怀鬼胎。

她在等待邪能的恢复,我则希望能尽量多吸收点月儿反射过来的阳光。

一时间成了僵持的局面。

但彼此凌厉的眼神却一点不让地交击着。

我忽地想到藏在她脑神经里的公主,暗忖现在她邪力大减,我可否唤起公主的意识,由内部向巫帝反攻呢?

想到这里,百合已生出感应,和我的心灵结合在一起。

充盈着爱的灵能往巫帝探去,同时间向公主做出精神的呼唤。

蓦地里我们重新感应到公主的存在,她仍坚强不屈地在邪力里挣扎着。

巫帝浑身剧震,奋起余力封闭了我们入侵。

如此良机,岂可错过。

我狂喝一声,挺剑直刺。

巫帝回复冷凝的神态,娇吒一声,长剑挑出,正中刃尖。

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力透剑而来。

我虎口痛得差麻木了,死命抓紧剑把,疾退开去。

这剑她蓄满了邪力发出,耗尽了太阳能的我怎是对手,若非刚才积聚了才许的月能,这一剑定教我长剑脱手。

人影一闪,巫帝迫至近前,漫天剑雨,向我洒至。

我才不信她仍能保有刚才的力能,暴喝一声,化巧为拙,迎头一剑侧劈而去,恰是她剑势最弱之处,看似简单一剑,

实是兰某毕生剑术精华所在,化腐朽为神奇,妙至毫巅。

“锵!”

巫帝被迫得反攻为守,硬接了我这凌厉无比的一剑。

我虽仍虎口发痛,但果然比刚才好多了。

巫帝不进反往左旁虚晃一下,似要移往左方,但迅又改变方向,横移右方。

这正是蜘蛛移动的方式。

我早成竹在胸,矮身踢出一脚,正中她小腿处,仅余的爱能送进了她体内。

巫帝做尽她的蜘蛛大梦也想不到我把她移动的方式计算得这么精确,如此容易把她踢中,发出一声惊叫,全身抖震,斜退开去,那是她本能逃退的方式。

巫帝身后剑光亮起。

百合以惊人的速度由暗处闪出,凌厉的剑法展至极尽,往巫帝攻去。

我还是首次看到百合的英姿。

她一向的娇柔化成刚猛,秀发飘扬中,有种说不出扣人心弦的美妙姿态。

巫帝第一次现出惊惶的神色,猛一扭身,迎上百合的长剑。

“叮当”之声响起。

堪称世上最美的两个女体乍分倏合,战得难分难解。

巫帝显然仍未在我刚才那一脚复元过来,不住后退,处于下风。

我刚才把仅余的灵能送出,这时全身有若虚脱,单剑柱地,支持着摇摇慾坠的身体,幸好月能不住吸纳进来,补充着我的虚耗。

我一瞬不瞬注视着内激烈的恶斗,心叫不好。

百合虽是占尽上风,但我却知道她是强弩之未,支持不了多久。

而巫帝却愈守愈稳,显然正逐渐由我那一脚造成的伤害里回复过来。

这时我回复了部份气力,心生一计,移往巫帝身后,大喝道:“看剑!”

巫帝果然一惊横移。

她对我的畏惧,尤甚于百合现在的剑。

百合一声娇叱,长剑一闪,向巫帝刺去挑中她的肩胛。

虽没有半滴鲜血,巫帝却是一惨呼,跄踉往旁侧跌去。

百合娇躯一颤,以剑插地支持着身体。

她也像我般用尽了所有爱能。

我知道此乃最关键的时候,若让巫帝看穿了我们两人的底细,今晚我和百合便要同赴黄泉,

暴喝一声,奋起余力,往巫帝迫去。

巫帝骇然往我望来。

我装出龙精虎猛的雄姿,仗剑虚张声势般扑去,喝道:“不要走!”

这完全是赌命,若巫帝还剑刺来,保证可轻易贯穿我的心房。

但巫帝是不会做多余的事的。

果然巫帝滚倒地上,翻滚开去,直到二十多步才弹起身来往暗处逃去,厉呼道:“当我恢复时,就是你们两人的死期。”

我再立足不稳,坐倒地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