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7章 沙穴春潮

作者:黄易

身子一松,又落人另一截沙道里,空气虽污浊,沙土的气味也令人窒息难受,但已足够使我继缤生存。

直至此刻。我仍不知拖着我足踝的人是何等模样。一来因这是个绝对黑暗的世界,另一方面是对方和我接触的地方,仅限于抓着足踝的一对手。

那对手柔软而有劲,拖着我这样一个雄伟汉子,仍是毫不费力。

在这样仅可容人躺着爬过的窄小穴道爬行的速度,即管我回复了体能,亦没有可能及得上对方。

再在弯弯曲曲地移行了一段路后,终于停了下来。

双手放开足踝。

按着一个丰满而充满弹性的女体由脚下爬上我的身上,亲密无间地紧压着我。

我脸前出现了雨点像宝石般的绿色大点,幽香的口气轻轻喷在我脸上。

我看着这对会在黑暗里发亮的奇异眸子,呆了起来。

一把沙哑性感而低沉冰冷的女声在地穴内响起道“我们等你二千多年了,知道吗?大剑师兰特。”她说的竟是净土语。

我心神颤荡,道:“沙女?”

沙女那对发着绿光的眼睛仔细审视着我,而我却一点也看不到她的样子。

我见她不再作声,心切地问道:“百合怎样了?”

沙女冰冷的悦耳女声道:“放心吧!她已被送到神那里去。我们利用你把巫帝引开。”我想到巫帝似忽地失柙落魄,致给我踢了她一脚,定是因沙女在那时把百合拖入了沙一声微不可闻的惨叫通过穴壁的震汤隐约传入耳里。

我骇然道:“发生了什么事?”

沙女语气平静道:“又有一位姊妹在偷袭巫帝时给她杀了,前后共有三位姊妹牺牲了。”按着道:“奇怪吗?我不但能说净土话,还能说其他地方的语言。”

我着急道:“快叫她们停止向巫帝进攻,你们不是她的对手。”

沙女淡淡道:“我们等了二千多年,为的就是能为父神和人类献上生命,你怎可要我们舍弃这光荣的权利?”

我想起百合说及她们自杀的倾向,废然无语。

沙女似有点慾言又止,好一会才道:“你这样给我压着,有什么感觉?”

给她提醒后,我立时感到她高挺的酥胸、修长圆润而富有弹性的大腿正紧压着我,轻声问道:“你是否没有穿任何衣物呢?”

沙女冷然道:“穿着衣物?那怎能在沙里移动,不过我亦非什么都没有穿,我的下身是有里布的,你还未答我的问题?”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语气明显注进了一种与她先前冰冷低沉的语气截然不同的感情。

这时的我放下了对百合的心事,立时感受到在这黑暗世界里,和一位接近全躶的丰满女体紧贴斯磨的强烈刺激,体内的能量似有复苏之象,又想起这活了二千多年的沙女,应是没有男女性慾上的冲动,好奇地道:“你的身体必是非常美丽动人,使我感到很舒服,你又有什么感觉呢?”

沙女伏了下来,俏脸贴着我的脸,在我耳旁幽出道:“我也很舒服,有一种从未试过的感觉。父神曾告诉我们,你是这世上唯一能诱发我们某一种被压制了的冲动的人,噢!兰特!那是否就是爱。我刚才抓着你足踝时,已有很美妙的滋味,现在和你拥在一起,那感觉更强烈了,生命像忽地充满了难明的意义。”

另两声惨叫传来。

沙女直起身来,似在默察着沙内某处的活动,有点紧张地道:“巫帝真是厉害,竟能凭着感应直追过来,再杀了我们两位姊妹,我们要继续走了!“按着又拖着我迅速移动起来,穿过一道又一道的沙穴、斜坡、沙土,最少一个小时后,来到了一个较宽广的地室里。她抱起了我,放在一张由沙泥造成的方状上,然后躺在我身旁,紧搂着我。在到此途中,再有五次沙女临死前的呼叫传入耳内,沙女现在应只剩下三个还未被巫帝杀死。我不由心中充满悲痛仇恨。沙女生出感应,首次以温柔的语气在我耳旁道:“不要悲伤,死亡是唯一解决我们空虚寂寞的生命最好的方法,而且若不是姊妹们奋不顾身牵制着巫帝,你和魔女都休想逃得掉。现在我们基本上是安全了,你等我一会。”

她离开了我,在黑暗里我听到机械运作的声响。

不一会她动人的肉体又挤到我怀里。低声道:“我发动了装置,可以在瞬间把所有沙道完全摧毁,将巫帝埋在数哩下的沙泥低层,以她的力量,要爬回地面,绝不可以在十个小时内办到,何况我们养的长沙虫,含在沙里和她纠缠,教她更难爬出地面去。”

“轰隆轰隆!“闷雷似的声音一下一下由沙内传来,整间地室震动起来,沙石撤下。轰鸣声忽远忽近,倏上倏下,持续了半分钟的时间,才停止下来。我骇然道:“那我们如何回到地面去?”

沙女道:“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四周都有厚石层保护着,和一条穿破石层的地道相连,可以直通到父神那里,放心吧!我们怎会有此自陷绝境的疏忽。”

我忧虑地道:“若给巫帝钻到这里来,岂非又可轻易回到地面?”

沙支道:“放心吧!刚才我带你逃走的路线是经过精心安排的,而且我的姊妹们对她的连番出击,就是要把她诱进我们想她前往的地穴去,她若要爬到这里来,比直接爬到地面去还要遇到更多岩层的阻碍,她是不会如此愚笨的。”

我心头的大石这才完全放下来,道:“那我们为何还不到父神那里去?”

沙女答道:“我们要留多一会,使巫帝因感觉到你还在地底里,再盲目摸索一会,那我们两位送走魔女的姊妹,就可以有多点时间为魔女疗治伤势了。放心吧!她会很快复元的。”

我不由对她们计画的周详深感佩服。也想到巫帝的力量确是倍增了,我们不再能躲过她灵觉的侦查。

顺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沙女呆了一呆,才道:“我是没有名字的!“我很想把她搂紧,可是身体仍一点气力都没有,道:“我给你起个名字好吗?”

沙女欢喜地道:“我叫作什么才好呢?”

我想了想道:“不若唤作沙艳吧?”

沙女喃喃念了几遍,欣喜地道:“以后我就叫沙艳,是兰特的沙艳。”

我心中一酥道:“你可否像刚才般压着我?”

沙艳立即爬了起来,伏在我身上。

她那对绿睛又在我脸前数寸处出现。

我体内渐渐生起一股热能,非常舒服,问道:“舒服吗?我的好沙艳?”

沙曲叹息道:“很舒服!从未试过这么舒服,你的身体充满了电能和生气,惹得我体内分泌剧增,充满了情感的热流。自从父神把我弄到这世界来后,沙艳从未想过可以有如此美妙的感受。”顿了顿道:“你也做我的小情人好吗?”

我失笑道:“小情人?”

沙艳毫不羞涩地道:“你不是魔女的小情人吗?我也要学魔女那样,要你做小情人。”

我笑道:“你知若把我当作小情人,我会对你有特别权利吗?”

沙艳愕然道:“什么权利?”

我柔声道:“搂搂抱抱是其中之一,其他包括了亲嘴、抚弄你动人的身体,甚至可以进入你,和你作男女的结合。”

沙艳默然下来,当我以为我的调情话儿触怒了她时,她更软软地伏倒我身上,脸蛋紧贴着我,幽幽道:“小情人啊!刚才你说的事我都不懂,但我可以让你对我拥有任何权利,你可以教我吗?沙艳会尽力去学的,魔女说过,你可以教懂我们一直不懂得的东西,那时我们还不相信呢!但现在我开始相信了,因为我感到自己正热切期待着你会对我干点什么似的,那种感觉很怪,但很好。”

我叹了一口气道:“可惜我现在动也动不了,否则必会教你尝到很特别的滋味。”

沙艳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但旋又兴奋起来道:“只是搂着你我已有很多美好的感觉,我虽不能具体说出来,但你的身体内含蕴着一种使我震撼神往的异力,似能填补我精神上的缺陷,而我亦感到自己有种冲动,要把二千多年来从沙漠里得来的力量献上给你,作为回报。”

我心意大动,知道我们间产生了微妙的吸引。

沙女长期在沙漠里生活,养成了敏锐的直觉,所以把握到我拥有着改变她寂寞生命的爱能;而我亦知道与她作爱的结合,将不但能令我恢复元气,还会大大增强力量,例如能像她般在这样的黑暗里视物和在沙底里奔驰,那对付起巫帝将更有把握。

这样双方有利的事,自是何乐而不为。

可恨我现在的疲弱体能难作剧烈的运动。

沙艳的呼吸绵细悠长,没有半点情动的迹象。

我索性闭目养神,感受着她动人的身体渗来的热量。

她的体温令我非常松弛舒畅,体内的灵能缓缓凝累。

寂然无声里,沙钝梦呓般道:“小情人!你定要教导和指引我。”

我暗想横竖无事可为,不若先和她调情作乐,顺便研究一下有什么方法可以逗起她的情慾,点头道:“你先脱掉身上那小月里布吧!“沙艳很自然地探手腰间,解下了小块的蔽体物。我柔声道:“你带我的手去抚摸你的身体,看看你有什么感觉?”

沙艳依我指示,丰挺浑圆的臀部坐在我小肮下,大腿跪在我身体两旁,恰是个男女交欢的姿势,拿起我两只大手,道:“你要先摸那里?”

我自然生出男性最自然的原始反应,想不到在这种黑暗里,与一个我连她长得是什么模样也不知道的女子亲热,竟可以如此刺激,不由呻吟起来。

沙艳也同时呻吟,颤声道:“小情人啊!你那会变大的东西,把一股热流送进我身体里,令我有想爆炸的感觉。”

同一时间,我亦感到一股奇异的能量,由那部分传回我体内,使我浑身舒泰,力竭身疲的感觉一扫而空,身体亦回复了活动的能力,两手探前,抓着她健美的胸脯。

我们两人有若触电,一齐抖颤起来。

沙艳的身体亮了起来。

我终于看到了她动人的身体和姿容。

在一层淡红光晕的包里里,一个修长窈窕的女体不胜刺激地在我身上扭动着,纤手紧抓着我的手腕。

她生得非常俏丽,有种清纯不染丝毫俗丽的天真神态。

这时她的秀目满溢着激情,半张半闭地紧盯着我。

她的身体热得像火炭。

我□至心灵地知道她因受到我爱能的挑引,把压抑了近二千年的情慾引发,若不能适当地渲泄,她真的会自燃而亡。慌忙收回抚弄她的大手,轻托起她的身体,强而有力地进入她的体内。

沙曲不能控制地狂呼乱扭,一对手掩着俏脸,全身抖震晃动得若狂风吹拂下柔弱但强韧的小草儿。

我把爱能缓缓却有节奏地送进她体内。

沙艳肉体发出的红光倏地大盛,炫人眼目,忽然又收回体内,接着我便感到强大的能量由她体内长江大河般输进我体内。

我体内立时充盈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那是太阳的力量。

至此我才明白,沙艳来自沙漠的力量,亦是太阳的力量,不过却比我以前所能吸收的太阳能强大千万倍,毕竟那是她二千多年来宝贵的积累。

沙艳停止了剧烈的摇晃,狂叫化成了快乐的呻吟。

我凝神定志,不住把太阳能转化作爱的雾能,一阵一阵送到她体内,把她不断送上快乐的极点。

爱在澎湃扩张着。

我感到灵觉伸延往室外的岩层里,深入沙泥里,很快找到巫帝的所在。

她正在离地面近五哩的深处挣扎着往上钻去。

如此良机,岂可放过。

我以正强烈迸发着的爱能把她包围起来,同他的脑柙□坟进去。

巫帝骇然一震,停了下来,连起邪力,试图封闭我的入侵。

她的力量仍然比我强大得多,可是我却知道她有一处守不住的弱点和破绽。

那就是以前我们破开了的精神缺口。

爱能源源不绝往那缺口冲去,同时充满着爱意的太阳能,亦无孔不入地出她每一寸肌肤进侵她的神经。

巫帝被我攻个措手不及,只能苦苦反抗。

可以想像经过了千里的狂追和整夜与我们及沙女的苦战,现在又要挣扎爬出地面,实大大削弱了她的力量。

而我却是正振作着的生力军。

沙女们体内的太阳能虽庞大无匹,可是却不懂把它化作精神的力量,兼之她们缺乏了爱,所以不是巫帝对手。

但我却是完全另一回事。

这么强大的太阳能来到我身上,怎不教巫帝立即吃个大亏。

巫帝分神对抗我长进她体内的爱能时,我终穿破了她精柙的护罩,与公主的潜能紧连在一起。

公主骛喜地道:“兰特啊!你终于回来了。”

我欢喜地道:“小痹乖你最紧要坚持下去,现在我会把庞大的爱能输进你的心灵去,使你强大起来,在关键的时刻助我把巫帝由你的身体驱走,那时你将会回复自由,做我快乐的小娇妻了。”

公主欣喜答应。

爱能像长河般向她涌去,瞬那间已输去了比以前加起来的爱能还要多上十倍的能量。

巫帝的邪力似又开始壮大起来。

我向她冷笑道:“想不到吧!今次对你略作教训,下次将是你的死期了。”

巫帝充满仇恨的声音道:“我要把你们人类全体宰掉,你绝不会是例外。”

我哈哈一笑,缓缓退了回来。

完全的退回来。

任由那联絮被巫帝切断。

但我却不担心,因为我现在的能力,是可随时和公主的心灵连结在一起。

我回到体内时,沙艳软伏在我身上。

眼睛亮了起来,室内充满着淡绿的光线。

我已能像沙女般在沙穴里的黑暗世界视物了。

我搂着沙艳翻了一个身,把她压在体下。

这次轮到我尽情享受她了。

这些日子苦制着的*火,终于找到了渲泄的美丽目标。

沙艳死命搂着我。

但终于瘫软无力。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后,我把生命的精华注进她体内。

她剧烈地抖震起来,不住喘息。

我凝起爱能,缓缓迭去,改造着她的柙经和生理。

经过这番输送,她会比常人有更强烈的需求和冲动。

或者就是对一向缺乏爱的她作的补偿吧!

当然这责任亦来到了我身上。

普通人若和她做爱,保证会给力大无穷的她活活搂死。

沙艳在我耳边道:“没有事能比这更使人痛快和□魂颠倒了,小情人!以后有空你定要对我这样做。”

我笑道:“这真是我求之不得,但我们可以出去了没有?”

沙艳一震下推开了我,生了起来,道:“我差点忘了,快出去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