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8章 父神之心

作者:黄易

当我和沙艳□出地面时,是次日的清晨了。

出口在月牙山一个小山谷中。

沙艳除了下身系着黑色的小布外,身上再无他物,粉藕般的玉臂,修长的美腿丰挺的酥胸,没有半点多余脂肪的蛮腰和小肮,娇艳慾滴的容头,初承雨露的美熊,看得我目瞪口呆起来。

她大方地任我看着,一点不感娇羞,展颜一笑道:“你长得很高,差点高过我,男人很少长得像你般高大好看的。”

我为之啼笑皆非,心切看到百合,拉起她的手道:“怎样到废墟去。”

沙艳拉着我的手翻过一座陡峭的山峰,越过长满矮树的坡谷,然,爬上一处高旷的山我往前看去,不能置信地停了下来。

废墟终于毫无隔阂地呈现眼前。

我实在不知怎样去形容眼前所见到的“庞然巨物”。

环状的月牙山把“他”团团围着。

那是个色彩灿烂的奇异世界,纵横数十哩。

是一片由各种几何形的有机体形状组成的,乍看似是直延至无限美丽的天地。

无数圆柱形的红色物体,穿破绿蓝两色方块凑在一起排成的地台,以不同的高度耸伸在空间里。

最高的比月牙山最高的山峰还要高,那种雄浑壮观,能使人呼吸顿止。

“废墟”的表面并非平坦的,长条形黄色的根状物,像人的筋络般循着某一规律,散布在整个表面处。

这还不是最怪异的地方。

在“废墟”的核心处,各种奇形怪状,纹理斑驳化石般的诡异形体,像岩石般结合而成一座险峻的山峰,长满了猩红色和黑色的奇怪不知名植物状的东西,却纠缠罗列在崖壁处。

而在最高峰顶的地台上,竟然耸立着一座宏伟的神庙,它那壮观的石柱和拱廊,予人一种难以形容的宏观,似是完全不受时空的规律所限制。

庙身在阳光下金光灿烂,在这奇异的世界里格外怪异。其他还有许多奇异的地方,实难以一一尽述。

沙艳拉了拉我道:“小情人!我们下去了。”

我茫然随着她走下山坡,当踏足在构成大部分表体的方块时,发觉这些原本应是柔软的有机体,已变得坚硬无比,脚踩上去时发出“嗒达嗒达”的晌音,回声四起。

这些方块足有二十步见方,眼看到的怕已有数万块之多,在高耸的圆柱体下,我们两人显得渺小可怜、孤独无助。

可以想像我们只是在父神露出地面的部分身体上走着,下面还不知是如何□人地庞我们踩过那些黄色的“巨筋”,逐渐接近核心处的化石山。

地面的颜色开始变化多端,以蓝绿为主的方块夹杂着更多奇怪的形体,粉红色的蛋状物、隆起的紫色尖拱、半透明的白色圆丘,使人不敢相信眼前所见是真实存在的。

我们就像在一个彩色缤纷、满布奇异物体的梦里境中摸索着。

沙艳拉着我。由一条狭窄的阶梯开始登上化石山,朝最高的神庙走去。

来到神庙外时,更感到这奇异无比的建筑物的宏伟无俦,净土的天庙比起它来就像小孩的玩具。

百合站在空广的庙堂里,见到我们来了,连忙迎前,投入我怀里,用尽气力把我搂紧。

我低头审砚她的俏脸,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沙艳靠了过来,张开手拥着我们两人,向百合道:“她们两人呢?”

百合平静地答道:“为了救我,她们把能量输到我体里,已安静地过世了”沙艳若无其事地点头道:“那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个人和巫帝作最后决战了。”

百合摇头道:“不!是你们两个人。”

沙艳毫不奇怪道:“我先下去,。为你们预备一切。”说罢往神庙中心一个方形的进口走去,隐没不见。

我骇然道:“不!百合!我得到了沙艳的灵能,已强大多了,合我们两人之力,应可和巫帝一较短长。”

百合甜甜一笑道:“我的小情人!你难道不想和百合做爱吗?难道不想百合享受爱情最醉人的滋味吗?而且父神曾说过!当你强大起来时,或能悟通宇宙的秘密,把我复活过来。”顿了顿又叹道:“不要那么孩子气了,你以为心灵早和你结合为一的百合不知道你在沙穴内发生的事吗?你或者有和巫帝一战之力,但却绝无法把她杀死,莫忘记西琪的例子,拥有公主身体的巫帝根本是不能被杀死的,来!我们到父神的心脏去,在那里我会告诉你一个可能歼灭巫帝的方法,至于如何办到,就全凭你的智慧和力量了。”

我摇头道:“必然还有其他方法的,让我们再想想好吗?”

百合吻了我一口,深情地道:“你方才在地底显示的力量,早吓破了巫帝的胆,现在她随时会回到地面来,她亦知道白天和黑夜对拥有庞大太阳能量的你毫无分别,所以她会立即到来把我们全部杀死,而她的确可以达到这目的。再没有迟疑的时间了,来吧!”

我被她半强迫地拖进地道里,拾级而下。

她拖着我越走愈快,沿着七彩斑烂的地道往下深进。

忽地一脚踏空,我和她往下掉去。

下面是一团红艳的光晕。

我们掉在柔软得像棉花的奇怪物体上,红光由下透上来,把整个空间沐浴在这奇异的色光里。

我望向黑沉沉的上方,愕然道:“我们怎样走出去?”

百合笑道:“放心吧!一定有方法的,到时你自会知道。”

她的神态有种说不出的轻快自若,不但真的半点不把生死放在心上,还像是无限般欣我不由感到有点羞惭,在某一个程度上,我确是自私了点,因为我不想失去她,想长久地拥有她。

可是百合来到这世上的任务,就是要消减巫帝,其他一切都应只是次要的。

我刚要爬起来,百合一把搂着我,翻滚起来。

身子一空。

原来到了这像张巨大圆状般物体的边沿处,掉了下去。

一触“地面”,弹了起来。

我发觉处身在一个不知如何形容的地方里。

除了方圆百来步的地方被下面透上来的红光笼罩着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以我增强了百倍的目力,仍看不透那黑暗。

当百合拉着我在触脚弹跳的地面,往黑暗走去时,才发觉那是一面环形的巨大黑壁。

百合喟然道:“这是父神体内的核心部分,在父神把他仅余的能量送往巫国前,本是透明的,现在却变成了这样子。来!进去吧”我正奇怪如何进去。

百合拉着我挤进了墙壁去。

我们挤入了软绵的壁内,吃力地在这奇怪的壁内前进着,片晌后身体一松,到了壁内的空间里。

那是个直径达百尺的圆形空间,中间有个每边约二十尺的小方池,一种难以形容的红色液体在旋动着,射出血红的强烈光线,照亮了这密封的地方。

沙艳立在池边,神情严肃地看着我们,平静地道:“进入父神心脏的门经已开放,你们可以进去了。”

百合对我嫣然一笑,柔声道:“小情人,我们进去吧?”

我愕然道:“入口在那里?”

沙艳笑了起来,看若盛放的鲜花,指着那小池道:“这就是入口。”

我早见怪不怪,点头应了一声,随着魔女百合走到池旁,见沙艳没有丝毫随我们“进去”的意思,奇道:“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人相依为命,你不随我们进去吗?”

沙艳淡淡道:“巫帝随时会闯进来,我若进去了,谁给你们守卫唯一的入口?”

我大骛失色道:“我怎可让你如此白白牺牲,不!你定要跟在我身旁,让我保护你。”

沙艳平静地道:“这是分秒必争的时刻,若巫帝在你们的结合完成前,闯来破坏一切,不但我们三人性命不保,人类和父神都会完了,我来到这世上的使命,就是要保护父柙和人类。”接着垂头低声道:“小情人!谢谢你,你使艳钝终于尝到了爱情的滋味,生命无负于我了。”

百合道:“兰特你必须看破生死只是生命的幻象,没有生命是会完全毁减的,沙艳是沙女里最超卓的一位,就算对上巫帝,亦有一拚之力。”

沙里催促道:“快下去吧!我答应你,尽量保存性命,难道我不想继续享受爱情的甜美滋味吗?”

我猛下决心,深情看了她一眼后,同百合道:“好!下去吧!”

百合欣然道:“这才是好孩子!”拉着我,踪身跳进池内去。

跳进了一个连做梦也未曾到过的奇异空间里去。

先是眼前一黑,迅速下堕。

跌势不住减缓,最后像气球般慢慢下降,四周彩光迸现。

当眼睛适应了光线后,一个奇异无伦、美丽无比的天地呈现眼前。

那是个无际无涯的虚空广域。

无数放射着光谱上的各种彩芒、圆的、方的、三角形的、多角形的等等各式各样,应有尽有,奇异至绝顶的几何有机形体,像气球、棉花、花朵般在这空间飘浮着。

各种色素的光线、雨点、闪电般在这些形体间往来交激着。

闪耀狂旋。

这些形体大至崇山、小若指头,永无休止地分分合合,每一汇合,都会变成另一种与先前完全不相同的新奇形状。

整个空间就若千变万化的立体□案。

一道白色的电光打在我和百合身上产出一种莫名的感觉直钻到灵魂的至深处,使我的脑内浮现出奇异的空间和天地。

我看到虚空里彩云般飘浮着的螺旋形星系、宇宙的开始和结局毁灭与再生、溃败与胜利、屈辱和征服、文明的勃兴和灭亡。

幻象纷呈。

百合拉着我自由地飘浮飞翔。

这目眩神□驰的迷离世界,使我浑忘一切,忘情地和百合游荡着,享受受着彼此炽热的爱恋。

百合缠了过来,玉腿夹上我的腰际。

她甜美的声音在我心灵里晌起道:“小情人,我们结合的时刻到了,不要想任何事,只要想着我们问的爱。”

忽地我们的衣服燃烧起来,尽作飞灰。两个赤躶的身体紧缠在一起,在这奇异的天地浮游飘荡。

我抛开了一切,热烈地爱抚着魔女百合至美的神体,每一寸的柔肌,而她亦以同样方式回报。

我们四肢交缠纠结起来,热吻狂热地进行着。

心灵水rǔ交融地融和起来。

汪洋般的爱能由我送到她处,再循环迥转到我体内。

我们的思域扩展到这空间每一个形体内去。

感觉到它们内中不住变化的生命,蕴藏其内以万千年计,经历过无数宇宙里异事的智慧和记忆。

也看到绝对毁灭里那点不减的生机,尽极边际处含蕴着的无垠远处的无尽远。

我深深进入百合的体内,把她的情慾引发,像熔崴般爆发出来。

百合娇喘着,抖颤着,肉体的快乐使她完全抛开了一切,感情、生理与心灵毫无保留地向我开放、迎合。

庞大的爱能以我们为中心发射向这广阔空间的每一个形体去。

电芒彩光激射爆闪着。

所有形体的交汇变化不断加速,到最后这本是轻松安详的天地变成了暴风雨般的狂野世界。

所有分合的过程都被疯狂地加速了。

我感到不但与百合成一体,也与这空间的一切合而为一。

百合的身体愈来愈热,灼热的白光太阳般亮起。

她美若天上圣物的肉体变得水晶般透明,但神情逐渐由充满肉慾转为庄严圣洁。

百合的声音在这空间的每一个角落晌起道:“小情人!百合爱你,爱你多于生命的本身,你是我最深最甜的美梦。”

我回应道:“我也爱你!”

忽地发觉自己的声音亦在每一个角落晌起,再传回到其内去。

百合道:“在上一个文明里,产生了两个奇异的种族,一个叫梦族,一个叫高山族,他们都拥有庞大的精柙力量,梦族是”永桓”的力量,高山族是“感情”的力量。父神就取了这两族的种子,加以改良后把我制造出来,当我把爱释放时,可以改变宇宙里任何的生命,使他变成继圣士单杰后,另一个活着的永邬之神。”

我问道:“单杰?”

百合道:“是的!单杰是上代文明最超卓的人类,他早离开了这地球,共探索宇宙终始的秘密,再没有任何消息。在他离开前,父神答应了他会好好照顾人类,而父神许下的诺言,将在你身上完成。小情人将成为超人类,任何遥远的地方,对你来说都不再遥远。只要你消除了巫帝这祸根,人类的进化史将展开全新的一页。父神会因你的能力得到再生的机会,我亦因你而永邬不减,因为我将会成为你,而你则成为了我。到了某一天,我们可以分裂开来,那时我又可以在心灵外的所谓“现实”,接受小情人的调情和逗弄了,小情人啊!宇宙里还有什么事物比真正的爱情更动人呢?”

我心中充满幸□和平静,道:“但怎样方可杀巫帝呢?”

百合道:“当我和你结合后,我会深藏在你的记忆里,你不但能感觉到我的存在,还可以运用我的智慧和经验。假若你想见我,只须潜进精柙的空间里,便可像梦般和我相会,甚至像现在般爱恋着,你说这是多么美妙的事呢?好了!最后的时刻来临了,天啊!你知我是如何深爱着你。”

天地旋转起来。

所有形体齐向我们靠拢过来,与我们汇合为一,电芒采光激汤涨射缠绕。

四周幽暗起来。

只剩下我和百合纠结着的身体,被包容在一团彩云内。

百合蓦地变成一球强光,融入了我体内,强光倏敛。

我失去了身体,灵觉不住提升。

我看到圆球的起始,徜徉在生命的历史长河里,看着生命的发生、进化、人类文明的出现、起落。每个细节都历历在目,没有半点遗漏。

刹那间我经历了以万计的悠长岁月。

我看到巫帝和她邪恶的同类,在毁灭性的光线里得到了力量,把人类赶尽杀绝。

父神和她们泛星系的斗争剧烈地进行着,然后我又再有了身体。

发觉自己卓立在神庙的入口处,俯视着刚由沙里□出来的巫帝,奔上长阶,朝我而来。

最后决战的时刻终于来临。

一弯残月高挂夜空里,照着我赤躶的身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