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剑师传奇》

第04章 芙蓉帐暖

作者:黄易

黄昏前,我和山蛇、巨灵等来到闪灵人圣庙所在的闪灵谷。

一路上每个制高点都有闪灵人的岗哨,他们利用硝火,将我们到达的讯息,穿回闪灵谷去。

我将大黑搂紧怀里,心中充满对这只被遗弃了的动物的爱怜,乖狗儿,让我为你觅个新主人吧!

通过一道两边高处布满箭手的峡谷后,眼前豁然开朗,大山谷内密排着以千计的营帐,过万头的牛羊马匹在谷内嫩绿的草地上倘佯吃草。

最大的帐幕在一个长草坡的顶端平地处,看来就是闪灵人可配合游牧的流动圣庙了。

谷口密密麻麻塞满了闪灵族的战士,其中五个年纪在五、六十间的老人高坐在马上,想是长老的身份。

一个女人也见不到,在闪灵族内,女性只是男性的附庸,并没有地位。

见到我们一行人远远而来,围着入口的上千闪灵族战士,一言不发,紧盯着我们。

五位长老并排向我们驰来。

我勒定飞雪,拔剑出鞘,持剑指天,向他们表达我的敬意。

他们在我马前二十尺停下。

其中一个特别高瘦壮健的长老并没象其他长老般停下,直冲至我身侧,留神地打量我,好一会后眼中精光一闪,长笑道:“果是故人之子,兰特!我从你的脸认出了你的父亲。”接着勒转马头向众长老和族人狂喝道:“兰陵是帝国唯一的好人,是闪灵人的朋友,他的儿子也是我们的朋友!”

众长老和上千闪灵战士一齐举起武器,大声叱喝,这次是九喝九举,比先前多了一次,显示我们的关系更亲近了。

欢迎我的盛大晚宴在圣庙前的大空地举行,有身份的战士和长老都参与了这全男性的盛会,二千多人围成了近百个大圈,席地而坐,围着圈心烧烤羊肉的篝火,香气四溢。

以牛角盛载的美酒,在骤然间传递痛饮,气氛热闹之极。

负责抵上水果美酒的都是尚未荣升战士的青年,却见不到任何闪灵族的女性,父亲曾告诉我,闪灵族的美女在大地上的游牧民族间非常有名,她们跳闪灵舞时,可诱使瞎子张开眼来,可惜我却是缘悭一面,在这异族异地里,我分外感到寂寞。

我那一地席共有十八人,除了闪灵族第一勇士巨灵外,其他都属德高望重的长老,山蛇和早先说认识我父亲的天鹰长老分陪左右,不住劝酒劝食。我刚以匕首从递来的羊肉盘上割下了块热辣辣的羊腿肉,蜷坐在身旁的大黑已将头凑过来,提醒我供应它下一块羊肉,这家伙倒真沾了我的光,俨如狗皇帝的模样。

坐在对面的巨灵忽地长身而起,直来到我面前,肃容道:“巨灵仅以闪灵族第一勇士的身份,敬大剑师兰特一角酒。”

我象不到他如此有礼,慌忙立起,接过酒一饮而尽,其他人都尖啸喝采起来。

巨灵将声音提至最高喝道:“闪灵族的战士都听着!”

四周立时肃静下来,只余下篝火噼啪的燃烧声和羊肉脂油滴在火焰上的爆烧声。

我有点尴尬地站在他身旁,给二千对陌生好奇的眼睛瞪着的滋味并非好受。

巨灵大声道:“尊贵的魔女百合是闪电神派给我们的好导师,她教晓我们畜牧和语言;可敬的兰特却是神赐给我们的英雄,为我们击退了邪恶的大元首和残暴的帝国大军。”

众战士和长老一齐尖啸欢呼。

山蛇长老也立起来道:“闪灵族先代的智者曾说过!‘只有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才能相信’,今天大剑师在危急时不伤害我,为了一只狗而甘于险险的伟大表现,我山蛇便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了。”

众人又再欢啸起来。

巨灵不容我说谦虚感谢的话,大声接着道:“不论明天早上我和大剑师的比斗谁胜谁败,但大剑师将永为我们闪灵族的好兄弟。”

众人一齐立起,重复地叫道:“大剑师是我们的好兄弟!”

坐回地上时,气氛更见融洽。

天鹰长老灌下了另一口酒后向我道:“兰特公子,今次你孤身进入圣原,只不知所为何事?”

我淡淡道:“我在追踪一个可怕的邪恶战士,圣原边的屠村惨剧便可能是他的其中一件恶行。”

巨灵巨躯一震道:“那是谁?”

我道:“大元首!”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默然静下。

巨灵缓缓道:“请接受闪灵族的战士加入你的正义壮举。”

我坚决地拒绝道:“这是我和他两人间的公平决斗,没有人可以夹杂其中。”

巨灵先是闪过失望,但接着也和其他长老一样,泛起尊敬和了解的神色。

谁不受过帝国军队的欺凌和杀戮,闪灵族不断西移,便是为躲避帝国黑盔武士的屠戮。直至魔女国的确立,帝国的进犯才被制止住了,我和大元首看似私人恩怨,其实关系到整个大地所有民族的存亡。

谁不知大元首的可怕?

但我却坚持单剑去对付他。

闪灵人最敬重的就是我这种傻瓜。

我为了停止这话题,乘机向众人问道:“在圣原东的连云山脉外,究竟是什么地方?”

众人齐齐一愕,露出震骇的神情,眼光却投往坐在巨灵身旁那最少有八十岁,年纪最老,枯瘦得象人干般的青叶长老身上,显然只有他才有资格在这件事上发言。

一直没有说过话的青叶长老,在他满布皱纹的脸上张开眼来,闪出两点以他的年龄来说是罕有之极的精光,沙哑低沉地道:“你想到那里去吗?”

我恭敬地道:“是的!”

青叶干笑一声,道:“那是这世上最可怕的地方,只有‘黄沙族’的沙盗,才会将那地方当作乐土,不过即管是他们,也只能生活在大漠内几个水源的附近,往沙漠另一边去的人,没有多少人能活着地回来,那是恶神诅咒过的地方。”

另一个叫羊角的长老截入道:“青叶长老是我族伟大的旅行家,他说的绝错不了,大剑师万勿轻率涉险!”

青叶长老续道:“连云山脉是‘夜郎鬼’的圣山,他们自以为是大地上最优秀的种族,绝不会让外人进入,你看!”他拉开长袍,露出胸腹间一道早结了疤的剑痕,淡淡道:“这差点要了我的命,就是拜夜狼鬼所赐,我永远也忘记不了。”

众人都射出仇恨的目光。

山蛇长老长身而起道:“光星升离了连云山最高的连云峰,时间不早了,让大剑师歇息吧。”

我其实还有很多问题象请教青叶,闻言只好起身向各人祝颂晚安。

巨灵出人意表地道:“大剑师!我为你引路到睡帐吧!”

巨灵领着我和大黑离开宴会的场地,穿过林木般竖起的帐幕,走上南面的长草坡。

我回过头去,入目的情景使我不由停了下来。

数千个营帐,在星夜的覆盖下,密密麻麻往四外无尽地延展,隙缝间透出温暖的火光,星点般散满庞大的谷地上。

巨灵在旁道:“这是世上最巨大的山谷,是闪电神劈开来让我们安居御敌的,所以水草特别繁茂,圣溪便是由这里开始。”

我赞道:“这确是人间的乐土,既有天险可守,又不虞缺乏粮食,但愿伟大的闪灵族能世世代代保有她。”

巨灵沉默下来。

在这一刻,我感到我们这对明早要比斗谁高谁低的人,距离缩短了很多。

我不经意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巨灵沉声道:“我在想着外面的世界,勇敢的闪灵人耽在这虚假的安乐里太久了,使他们忘记了伟大的闪电先辈,如何将夜狼鬼和沙盗逐往连云山后的吃人沙漠里,可是现在他们又回来了。”

我诚心地道:“闪灵族战士将会再向敌人展示他们闪电般可怕力量,凡小觑你们的人都会招来惨痛的教训。”

巨灵眼中射出感激的神色,道:“大剑师是真正的英雄,只有真英雄才是我巨灵的真兄弟。”

我微笑道:“巨灵也是我兰特的真兄弟。”

巨灵肃容道:“明天我将会全力出手,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巨灵最尊敬的人。”

我低喝道:“好!”

他举起巨手和我相应高举的手大力拍了一下后,道:“你看!”指着孤零零位于斜坡顶一小块平地处的帐幕,道:“那就是你度过今夜的睡帐了。”

我愕然道:“帐内似乎有人!”

巨灵眼内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沉声道:“那更没错了,大剑师请进吧!”转身便去,剩下我和大黑呆站在那里。

一两声马嘶羊鸣,夹杂着间歇从后方帐内传出的孩童哭喊声,谷内一片临睡前的宁静。

我咬了咬牙,往“我的帐幕”走去。事情有点不寻常。

应该是没有恶意的吧!

我揭开布帐门,立时愕然。

一名闪灵族的女子,跪在帐内厚厚铺起的羊皮毡上,头垂在胸前,一头乌润的秀发在羊油灯照耀下,闪闪生辉。

她是我入谷后见到的第一个闪灵族女子。

其他的女人,不论老少,都印我的来临而避进帐幕里去。

她穿着质朴但柔软的白袍,有种难以形容的自然之美,和这环境很合衬,白色也让我想起魔女。

女子轻轻道:“闪灵之女采柔,拜见大剑师兰特公子。”声音柔软动听。

我不忍心立刻将她拒绝,我父曾告诉我,草原上的游牧民族,都惯以妻子款待和听命共宿的贵宾,谓之“妻客”,想不到这种刺激的场面,竟给我遇上了。

她依然含羞垂头道:“采柔今夜特来侍寝,以解大剑师独宿的寂寞。”

我暗叹果然不出所料,一时间找不到适当的说话,但我确感寂寞,一种不能被填补的寂寞。

她惶惑地抬头望来。

我不能置信地看着她充满了原野热情,年轻俏丽的脸庞。

那是一种野性的美丽,她特别丰润鲜红的两片嘴chún,可使任何男人感激到那挑战性。

闪灵人的美女竟美至如斯!

采柔的眼闪着火焰般的光芒,象能将男人的心轻易融化。

我发自真心的道:“你定是闪灵族的第一美女!”

这时大黑刚好找着了最舒适的一个帐角,转了几个圈,嗅了一轮,才“噼啪”一声掉在厚毡上,准备睡个好觉。

我们两人的目光被它吸引了过去。

我想起了飞雪,不知是否找雌马去了?

想到这里,心中也觉好笑。

采柔俏脸一红,却掩不住被我称赞的欣喜,盈盈站了起来,为我宽衣。

她身量很高,只比我矮了小半个头,丰满的身材予人惊心动魄的健康美感。

采柔熟练地解下以薄铁和皮革打制的战士袍服,露出我精赤的上身。

我心中想,她定是常为男人脱战袍的了,否则手法怎能如此纯熟,难道她真是别人的妻子?这想法使我既感刺激,又感为难。

我绝不介意占有这熟得象个最可口的美果般的美女,那定是抒发男女情慾的极品,但我却不惯接受别人的妻子,并并不是帝国的风俗。

她赞叹道:“这是世上最美最有力量的肌肉,难怪连巨灵也那么尊敬你。”一边说着,一边有力地为我按摩疲倦的肩肌。

我全身一震道:“你是巨灵的妻子?”

采柔从容道:“我是巨灵才配有的十位妻子里,最受他宠爱的一个,今晚就是奉他之命来侍候公子。”手指按得工有力了。

我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沉声道:“闪灵族也有‘妻客’的风俗吗?”这种事发生在连有陌生客到来,族内的女人都要躲起来的地方,确使我奇怪。

她摇头道:“闪灵族的战士,只会在一种情形下,才将妻子的一晚送与别人。”她开始为我脱下护腿的战甲。

我愕然问道:“什么情形?”

她将腿甲放在帐门旁,缓缓道:“闪灵族上一届长老会,为防止族人动辄内斗,立下了凡是挑战者,必须将妻子献出一晚与被挑战者,使任何人在挑战他人时,都要好好先想一想。”她将一盆烧热了的水,捧到我身旁来,再以布巾蘸热水为我揩拭全身。

舒服的感觉透体而入。

我道:“但我并不是闪灵族的人?”

她轻声道:“巨灵已当你是他的兄弟,否则我怎能来服侍你。”声音转细,象蚊子般道:“那亦是采柔的荣幸!”

心下不由感动。

巨灵虽有点横蛮,却无疑是个值得相交的好汉子,可是我并不欣赏这种方式。

采柔道:“巨灵说你有杀他的机会,但你却没有杀他。”

这才恍然大悟,今日在草原上和他交手时,假若当时藉着魔女刃的锋快,加上我的剑术,确有乘其不备轻取其命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杀他,在我来说是那么自然,所以才想不起这对巨灵的“恩典”,使人视我如兄弟,也惹来现在这进退两难的局面。

假若我拒绝了采柔,我不但伤害了采柔和巨灵的自尊,也显示了我不把巨灵当作兄弟。

游牧民族都是讲究面子的人。

我长长叹了口气。

采柔惶恐地瑟缩在我面前,双手垂下道:“公子是否嫌采柔做得不好了?”

想起了华茜,她在我面前不是也常有这类诚惶诚恐的神态吗,想到她,心中一阵歉疚。

我伸手抓着她的香肩,柔声道:“你做的很好,我叹气只是因为我想起了其他的事。”

她轻声道:“想起你妻子们了!”

我将她轻轻拥入怀里,茫然道:“她们早死了!”

魔女和西琪不时都死了吗?

采柔意外地骇然一震,接着搂着我只穿了一条短裤的身体,抱歉地道:“对不起,不过我敢保证,天下没有一位美女不梦想着侍候你,包括采柔在内。”

我有点难以启齿地道:“采柔!为了应付明天和你丈夫的剑斗,我今晚希望一个人能独自静上一静。”

采柔全身抖颤,不能置信地离开我的轻抱,望着我道:“大剑师难道要将采柔赶走?”

我想不到她的反应如此激烈,手忙脚乱地道:“我只是想多点休息……”

采柔回复了表面的平静,俯低俏脸哀怨地道:“只要是大剑师的旨意,采柔一定遵从。”垂着头往帐门退去。

我叫道:“采柔!”

采柔惊喜地抬头道:“兰特公子!”

我皱眉道:“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

采柔见我不是出言留她,脸容一黯,忍着眼睛内打滚的泪花,低头!“无论是什么请求,采柔无不答应。”

我心中叹了一口气,硬着心肠道:“这黑犬是我从死村带来的幸存者,希望明天我走后,你能代我好好照顾它。”

大黑睡得好梦正酣,一点也不知我这几句说话,便决定了它往后的命运。

采柔目光转到大黑身上,道:“大剑师请放心,大黑一定会快乐地活在这里,直至老死。”

她偷看我一眼道:“大剑师还有没有别的吩咐?”

我迎着她期待的眼咬牙道:“没有了!”

她静静揭帐而出,接着传来她的轻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剑师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